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4章 你为什么亲我?
    莫燃这是第一次明明白白的问出这个问题,是因为离心让她觉得,她可以摊牌了,经过恨离门一事,莫燃与离心的羁绊更深,她也不希望一直如此朦朦胧胧的猜测彼此的意图。

    他跟洛川还有聂狰不一样,他是莫燃亦师亦友的存在,莫燃想知道他的立场,这也会关系到她以后该如何处理与沧月国、天一门、兽宗之间的关系。

    面对莫燃的严肃,离心却是悠悠一笑,好像并没有多么把这个问题当回事一样,“如何撇清关系?你我是拜过宗庙的师徒,离家列祖列宗都知道你是我的徒弟,是福是祸为师都躲不过,难道大难临头了,为师还能与你断绝师徒关系不成?”

    莫燃一顿,被离心这一笑一说,弄的一脸尴尬,当她一本正经的想要一个答案的时候,离心却把她当过家家一样,实在让人有些无力。

    最终,莫燃道:“师父真想的开。”

    离心却道:“做你的师父,能是一般人吗?”

    说着,离心见莫燃一副颓废的样子,神色终于正经了一些,他看着莫燃身后那棵古树,声音也带着一丝沉重道:“莫燃,你想要的立场,为师个人可以给你,可若是涉及到沧月国,便不是为师可以决定的了。

    沧月国是经过几千年、无数修者巩固积淀而来的,牵扯甚广,又处处受到天界的制约,就算是为师,也不能让它说反就反。

    你要走的路本是逆天的,是不被世人看好的,这个世界上崇尚强者,但你与天界为敌,在世人看来,那便不是强,是傻,没有人会站在你的旗下。

    但如果有朝一日你逆袭了,翻盘了,逆天取胜了,你打破了这个规则,那世人的嘴就会顷刻间闭上,就算你不开口去要立场,世人也会争先恐后投入你的旗下。

    说白了,这条路是孤独的,但你若走通了,你就是主宰者。”

    闻言,莫燃的眼睛却是越来越亮,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她看向离心,离心这是在告诉她,现在所谓的立场,就算有,那也是口头上的,是虚的,经不起风浪的考验。

    他的立场其实就是没立场,如果她向世人证明了她的强大,这个‘立场’就会马上出现!

    其实她不必纠结于如何处理与三个师父之间的关系,更不必纠结其中是否有利益关系,她需时刻谨记,须弥界就是一个人吃人的世界,它现实的很,残酷的很,一旦众人嗅到了好处,就会顷刻间倒向她!

    这也是这个世界的潜规则,她必须看清,也必须适应。

    莫燃站起身来,对离心深深作揖,“师父,徒儿受教了。”

    离心却是又笑起来,“有个一点就通的徒弟,为师也很欣慰。”

    莫燃坐下,过了一会之后道:“师父伤势已经无碍,我也没必要在山上久留了,我要走了。”

    莫燃所说的走,是要下山了,也是要离开靖丰城了。

    离心慢慢点头,他就是因为猜到莫燃已经心不在此,这才有了最开始那一问,“去哪里?”

    莫燃道:“在去空中岛之前,我还有一件事要办,恕我不能告诉师父,不过事成之后,空中岛很快就会有消息,到时候师父若是还感兴趣,我在岛上随时恭候。”

    离心也没有刨根问底,他看了看莫燃,对于自己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徒弟还是有些奇怪的感觉,她就要外出历练,离心心里竟然很不放心。

    他手指敲了敲棋盘,忽然道:“下盘棋吧,我瞧瞧你棋艺如何。”

    莫燃笑了笑,“师父手下留情。”

    离心的脑子是真的没坏,棋艺还是那么精湛,即便莫燃已经用了洪荒之力,最后还是棋差一招,输了。

    “也不赖,能出师了。”离心难得的夸了一句,他自己不知道,可莫燃却感触颇深,跟离心下那么久的棋,这是离心第一次肯定她。

    莫燃一笑,“那我此行也算圆满了,师父保重。”

    她又行了一礼,之后便干脆的下山了,桃花林那里也没必要再回去了。

    离心却是负手站在悬崖边上,古树斜伸,将他的背影映衬的挺拔又苍劲,他想,莫燃此去,回头无期。

    转身时,望着树荫之外一片阳光灿烂,脑海中不知为何划过一副画面,一个女子单脚站立,头上顶着一本书,烈日下大汗淋漓……

    ……

    而另一边,莫燃离开皇宫之后,血杀很快就追了出来,两人站在靖丰城外,血杀问道:“你要去哪里?”

    莫燃道:“我该去做我自己的事情了。”

    即便莫燃心里想要放松,可神色间还是透出了一丝凝重,血杀那犀利的异瞳微微一缩,莫燃自己的事情吗?她现在最迫切的便是第七种异火了……

    “第七种异火吗……在哪里?”血杀又问。

    莫燃道:“神之囚牢。”

    血杀微微一怔,那异瞳之中竟是出现一丝紧张,神之囚牢的异火、那就只能是地狱神焱了!血杀当即问道:“为什么一定是地狱神焱?没有别的异火了吗?”

    莫燃看了看血杀,“目前,地狱神焱对我来说是最合适的。”

    血杀却忽然抓住了莫燃的胳膊,“这太冒险了。”

    那手抓的紧紧的,无声的传递着他的紧张和反对,莫燃带血杀过来是让他送她去的,这厮不会罢工吧?

    莫燃试图让血杀松手,可血杀却一动不动,那双异瞳就那么带着些煞气的望着她,莫燃终是耐心解释了一番,“我现在已经收服了六种异火,以后不管遇到的是什么异火,区别都不会太大了,况且,我要打开神之囚牢,一定要,这是我跟天界抗衡的资本,我知道你是担心我,但我有狱火鬼车,死不了的。”

    血杀还是看着莫燃,她说的这些他怎么可能不懂,在她说出神之囚牢四个字的时候他就想到了,可是地狱神焱终究跟别的异火不同,它是地心焱、轮回之火、火山焱、末日之焱、亡灵之火、龙殒之焱六中极其霸道的异火形成的一种全新的后天异火。

    地狱神焱不在异火榜单上,就是因为世人还无法判定它的杀伤力到底有多强,莫燃把自己的生命很大一部分都交给了未知,这才是血杀所担心的。

    见血杀始终无法放心,莫燃心中终是塌了一块,她发现,就算自己装作多么潇洒,也都无法忽略来自旁人的关心,每次收服异火就像是踏进一个生死难料的战场,她必须头也不回的去,才能有勇气挣扎着回来,所以她从不跟自家男人话别,真怕说多了就是遗言。

    但也只有在这种时候,莫燃才无心去伪装自己的心脏,以至于她忽然靠近血杀,主动吻上他的时候,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血杀的眸子却是一暗,在莫燃亲上来的时候很快抱着她反客为主,他的吻与他的人一样,侵略性极强,丝毫不给莫燃后退或犹豫的机会。

    斗篷一收,将莫燃完全纳入了怀中,血杀那样子一点都不像个一直禁欲的人,反倒像个情场老手,该怎么挑逗真是门儿清,以至于一个简单单纯的吻,亲着亲着就快发展成野战了。

    莫燃好不容易才抓住了血杀四处作乱的手,凭借过人的毅力结束那撩人的热吻,脸埋在血杀胸膛上,半天都没起来。

    两人依偎在一处,看起来是那么的和谐,可谁知道莫燃现在心头正有无数草泥马奔腾而过,她不是要晾着血杀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暧昧的气氛缠绕在周围,莫燃能清晰的感觉到血杀的**一点点被压制下去,可他一言不发,就像个任劳任怨的好好先生,可是刚刚借着斗篷的掩饰花式挑逗她的手到底是谁的!

    过了好一会,莫燃才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来,那双魔魅的异瞳看着她,好像一直都在等她一样,只听血杀道:“如果能让你沉迷情事,忘记地狱神焱也不错。”

    当然,血杀这句话也只能是‘如果’,没有任何实现的可能。

    莫燃脸却是黑了一层,她还不至于那么没定力吧!她推了推血杀,想要退开他的怀抱,不想再被那莫名的暧昧禁锢着了,浑身都不自在。

    而血杀却没松手,还偏偏不遂她愿的问道:“你为什么要亲我?”

    莫燃脚下一闪,几乎又扑到血杀怀里,那咄咄逼人的目光从头顶落下,让她无所遁形,而莫燃脑海中却一阵嗡嗡的响,为什么亲他?她怎么知道!

    “中邪了。”莫燃自暴自弃的说道。

    “中的什么邪?”血杀却是问道,声音冷静又平淡,那轻飘飘的反问却无端的带着丝丝戏谑的成分,也不管莫燃这么不负责任又赖皮的搪塞,又道,“是对我情不自禁的邪?还是口是心非的邪?”

    莫燃一噎,她发现血杀一点都不沉默寡言,措辞犀利,字字珠玑,竟能把她的话堵的死死的。

    过了一会,莫燃还未说话,血杀又道:“莫燃,还是你的身体诚实。”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妖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