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31. 融于血肉
    莫燃道:“我不明白,你到底什么意思?”

    狱火鬼车道:“说了你也无能为力,慢慢等吧,他们救不了你。”

    莫燃低下头去,无力再说话,疼痛让她无法集中注意力,慢慢等是要等多久?被折磨的人不是他,他当然不着急。

    有人在救她,那必定是魂落带她回天一门了,可她现在昏迷着,如何才能与魂落他们对话?

    而此刻,几个男人看着那冰床融化的越来越多,都是无比的紧张,刑天忽然上前把莫燃抱了起来,几乎立刻就遭到其他人的杀意,“你干什么?”

    刑天低头看着莫燃,沉声道:“不是异火,是狱火鬼车。”

    “什么?”唐烬皱眉。

    刑天道:“是狱火鬼车,莫燃已经没有了意识,如果只是异火失控定不会如此,狱火鬼车想要出来,把她放在冰床上只会让她更痛苦。”

    鬼医一双眸子顿时阴冷之极,“狱火鬼车敢算计莫燃?”

    刑天看了他一眼道:“那本就是贪婪之兽,既然有了魂,岂有不想见光的道理?”

    厉鸣犴却道:“若不是狱火鬼车呢?”

    刑天道:“这有何难,一问便知。”说着,他两只并拢点在莫燃的眉心,将声音传入莫燃的神识:“你若是狱火鬼车,便应一声,如若不然,我便进去捉你,如果是我进去,你少不得再魂飞魄散一回。”

    那声音传入了火海之中,莫燃隐隐听到了刑天的声音,她抬头虚弱的喊了几声,可那声音太小,根本不足以传出去。

    倒是狱火鬼车意外的转动着九颗头颅,看向莫燃道:“你身边竟有这种人物。”

    哪种人物?莫燃没空思考,只听狱火鬼车的声音穿透无边无际的火海扩散出去,“有明白人便好,我也不用多费时间,我的主人要召唤我,你们就不必横加阻拦了。”

    他口中的主人、自然是莫燃了。

    刑天睁开眼睛,对凝视着他的几个男人点点头,“是他。”

    几人脸上都出现了浓浓的杀气,他们合力将狱火鬼车召唤出来,为的是帮莫燃保命,却不想狱火鬼车也不是个安分的主。

    鬼医忽然撤去了周围的阵法,沉着脸的样子无比骇人,这笔账、日后他会千倍万倍的算回来。

    几人又将那冰床撤走,将莫燃平放在浴池当中,又同时走了出去。

    站在门外,几人周身的低气压将夜色渲染的更加浓郁,正巧寻来的狐玖看到几人出来,红衣翩然落下,顺着几人的目光看向前方的门,即便他想知道莫燃现在怎么样了,那几个男人也不会回答他,他便也稳住心神等着。

    没过多久,只见一阵金色的火焰冲天而起!将那屋顶烧出一个巨大的窟窿,同时将整座山头照得通明!滔天的灵力肆虐,将无数天一门弟子惊醒!

    魂落几人一动不动,眼前发生的本就在他们意料之中,只是火光下,几人的脸色都如罗刹,而一旁的狐玖却心头猛的跳了一下,脚下飞快的往前挪了几步,想去救火海里的人,可在路过那几个男人的时候,硬生生的止住了。

    他们没动,说明莫燃没事,可这火是怎么回事?

    渐渐的,那火光之中忽然出现一个轮廓,那轮廓越来越清晰,仿佛在火中诞生一般,修长的双腿,细嫩的手臂,姣好的身形被裹在火焰之中,银丝如瀑,女子垂手站在空中。

    忽然,压抑的低吼从她口中传出,天鹅般的颈项扬起,银发在火焰中划过一道耀眼的弧度,身体后仰,宛如弓弦一般!而在她背后,两道赤金色的肉刃慢慢扎出,并且飞快的增长!

    “啊——”只听一声嘶吼,女子背后唰的生出一对华丽耀眼的赤金色火翼!那火翼猛的一拍打,带着女子飞入高空,在天一门上空畅游一周之后才幽幽的回到了那间院子。

    高空之上,那火红色的翅膀一收,女子从空中落下,被一人率先冲入空中接住了。

    “莫燃。”刑天唤了一声,一手抱着她,另一只手也动作飞快,将自己的外袍脱下来紧紧的裹在莫燃身上,只因方才莫燃是浑身**的刚刚还有火焰蔽体,那火焰收走之后自然**了

    刑天也来不及跟其他人说话,抱着莫燃冲进了一间完好的屋子,鬼医等人先后进去,就只留下厉鸣犴站在院中,不为别的,只为了让厉鸣犴留下应付马上到来的掌门长老而已。

    果然,洛川很快便至,还有几个副掌门以及长老,许多修为高些的弟子也御剑而至,洛川见一排房屋已是残垣断壁,急问厉鸣犴:“怎么回事?莫燃呢?”

    厉鸣犴不慌不忙道:“师父,莫燃刚刚召唤了火系兽魂,此时精疲力竭,已经休息了,惊动师父及各位师叔,明日莫燃定上门谢罪。”

    众人都是惊讶,洛川更是道:“莫燃召唤了兽魂,这是好事!是什么兽魂?”

    厉鸣犴道:“回师父,是鬼车。”

    他当然不会说是狱火鬼车,鬼车人间尚有,狱火鬼车却绝无仅有。

    洛川先是一惊,随后大喜,顿时大笑道:“哈哈哈,竟然是鬼车!怪不得异火冲天!这是大喜事!你们都散了吧,不必在此打扰莫燃休息,厉鸣犴,你也去照看莫燃,让她醒来之后不必急于来找为师,先巩固修为重要。”

    厉鸣犴自然欣然答应:“多谢师父。”

    随后,洛川也拂袖而去,那得意的笑声还回荡在路上。

    送走了那群人,厉鸣犴也匆匆回房,却见莫燃卷着一床被子坐在大床中央,其他人则站在地上。

    莫燃看了看眼前这些男人们,他们此时定是又气又自责,可偏偏狱火鬼车是住在她的身体里,他们即便恨极了,也没出撒气。

    最终莫燃打破沉默道:“我今日跳了朝凤舞,不小心召唤了他”

    几个男人都没吭声,半晌,江潮摸着莫燃披散的长发,问道:“小燃,疼不疼?”

    莫燃鼻头一酸,本来不觉得疼,可被江潮这么一叫,又觉得疼了。鬼车没有身体,当然不能吃她的血肉,而它所谓的吃她血肉,指的是摧毁了她的身体,让她在浴火重生了。

    狱火鬼车想要出来,就只有这种办法,男人们也是深知如此,才会那么果断的退出去,长痛不如短痛。

    虽然也曾有过一次这样经历,可过程依旧漫长痛苦,莫燃抬眸看着江潮道:“也不疼,狱火鬼车让我吃了这种苦,我会加倍奉还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