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33. 双双封王
    莫燃沉吟不语,面上不动声色,可心里却也多了几分怀疑,她也很想知道为什么她会跳朝凤舞,朝凤舞是郑家的舞,总不会郑家是凤家的血脉吧

    虽然这个想法很荒唐,可莫燃心底深处却并非全然不信,她出生在大齐王朝,可她的身世却是青门莫家人,若娘亲家中也根源深厚,也不是没可能

    半晌,莫燃道“我最近没空,不能远去你们王都。”

    凤佳人却又按住了莫燃肩膀道“你这人看着洒脱,心里怎么那么多事你还是我老大,我若做什么对不起的事,那是要遭天谴的,此事紧急,你立刻随我前往云都,就你那小黑情人,让他带路,眨个眼就到了,装什么没空若证明你不是凤家人,你忙什么我都不会管。”

    莫燃顿时看向凤佳人,此人心直口快,却并不代表她粗心,短短一夜,她真是把她和她身边的人都摸清了。

    莫燃若有所思的问“你为什么这么急于拉我去凤氏宗祠”

    凤佳人却大小道“若证明你是凤家人,你我就是自家人了,你这人虽然有点讨厌,但谁叫我就喜欢你这种讨厌的人呢。”

    莫燃不由的推开了凤佳人,倾身向前,反而换她按住了凤佳人肩膀,风景爱人实在娇小,这动作换成莫燃来做看上去才更顺眼,她盯着凤佳人道“我可以跟你去,是因为我也想知道答案,可你要是算计我,你要知道我不会善罢甘休的。”

    凤佳人也盯着莫燃看了一会,忽然挑眉笑道“我现在有种预感,你就是凤家人。”

    莫燃松开了凤佳人,转身出门了,她本是要去叫魂落的,却看到一个不太可能出现的人坐在她院子里,悠悠的喝着茶,却是唐甜。

    “你怎么来了”莫燃问道。

    此时唐甜看到了跟在莫燃身后的凤佳人,挑了挑眉道“凤鸣国的军队围了你家里,我来通知你一声。”

    莫燃脸色一沉,猛的回身看向凤佳人,那骤然释放的杀气让凤佳人哆嗦了一下,连忙道“你别紧张,不是围,是保护我让人都藏在巷子外面了,你家人可真警觉,万一你真是凤鸣国望族的血脉,那你家人可都是皇亲国戚,我能不谨慎点吗”

    莫燃却不听解释,她沉声道“我家人不需要你的帮助,你马上撤走你的人,而且永远都别把主意打到我家人头上,否则,你我就是敌人”

    一点商榷的余地都没有,莫燃的态度出奇的坚决,透过那冷硬的眼神,凤佳人看到的是毁天灭地的疯狂心中一凛,她以为这只是小事一桩,可这竟是莫燃的逆鳞

    半晌,凤佳人哈哈一笑,道“撤就撤嘛,一句话的事,你可是我老大,你吩咐了我怎么会不执行呢是吧”

    说着便差一个随从下山去了。

    唐甜晃到了莫燃跟前,瞥了一眼凤佳人道“哦,你新收的小弟啊”

    莫燃点了点头,神色慢慢放松下来。

    凤佳人倒是从头到尾把唐甜打量了一遍,见这个刚来的女子一身风流气,身姿妖娆,容貌妍丽,一双杏眼十分有神,修为已是元婴期三层中期。

    调查的资料上说莫燃交友广泛,深交的却并无多少,唐家二小姐便是其一,莫燃可是为了她杀了唐家家主唐玥薏的,想来这个女子就是唐甜了吧

    “唐甜是吧久仰大名。”凤佳人看着唐甜,率先说道。

    唐甜却道“凤太子才是声名赫赫,幸甚得见。”

    凤佳人瞧着唐甜就比莫燃顺眼了许多,也不知道是不是莫燃让她一次次颜面扫地的原因,不过即便如此,凤佳人也对眼前这两人喜欢的很,大概她就是喜欢那种不搭理她的人吧。

    一个历劫期的修者,走到哪里都是前呼后拥的,可在这里却尤其不同呢。

    这时,莫燃唤来了魂落,“小黑,我们先去接娘亲。”

    唐甜顿时问道“你要去哪里”

    莫燃道“我去一趟凤凰城,很快就回来。”

    唐甜看了一眼凤佳人,道“我随你一块去。”

    莫燃却道“不必,我不会在那逗留的。”

    说完,几人便一同往山下去了,只是正要走时,旁边传来一声猫叫,“喵”的一声,一只黑猫落在了莫燃怀里。

    莫燃低头一看,见黑猫蹭了蹭她的手,然后慵懒的趴在她胸口闭上了眼睛,她又回头瞧了一眼,见唐烬站在木桥上,白衣翩翩,目送她离开。

    他们让刑天跟着,也是以防不测,刑天那厮,他们都知道他时刻准备着撬墙角,偏偏有些事情还只有他方便做,想想就让人恼火。

    莫燃朝唐烬挥了挥手,便继续走了。

    莫燃回到山下的家里时,凤佳人安排在这里的人都已经撤走了,速度还挺快。

    “怎么回来了”说话的人正是郑雨薇,她穿着一身天蓝色的劲装,放下长剑,似乎是刚刚练完剑。

    莫燃的三个娘亲都是天香国色,重生之后更加丽质天成,郑雨薇是将门之后,不仅美貌,更带着一股英气。

    莫燃道“娘亲,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具体的一会慢慢讲给你。”

    郑雨薇眼中露出一丝疑惑,“去哪里”

    凤佳人抢先一步道“去凤凰城,凤鸣国的国都。”

    魂落划开了虚空之门,带着莫燃、郑雨薇、凤佳人一同出现在了凤凰城外。

    凤凰城坐落在一座奇山之上,周围云盘雾绕,仿如仙境,而进出都城的修者都是乘坐飞行妖兽,凤佳人指着城外壮阔的河山景象道“凤鸣国虽不多,却处处都是沃土,凤鸣国信仰凤凰,即便凤凰早已绝迹,这里的子民也都以驾驭飞行妖兽为荣。”

    黑猫从探出头来,懒洋洋的看了一眼,很快又窝了回去,莫燃的怀里又香又软,他实在想在这里睡一辈子了。

    正说话间,一辆豪华的马车停在几人面前,由四只翼马并排拉着,驾车的女官跳下来对着凤佳人恭敬的行礼,“恭迎殿下”

    凤佳人却侧身让莫燃和郑雨薇先请,莫燃也不客气,扶着郑雨薇先上了马车。

    马车内空间很大,三人各据一面,魂落趴在窗户上,看着窗外掠过的景色,还有满大街的女人。

    郑雨薇这才开口,“小燃,到底什么事”

    凤佳人嘴上噙着笑,也看向莫燃,从莫燃叫上郑雨薇那时候起,她心里的猜测就更肯定了几分,莫燃自己也是怀疑的,而且,凤家的血脉只能是女人,所以莫燃的传承也必定是来自她的娘亲。

    莫燃看着自家娘亲道“娘,你可知道,郑家可有修炼的先祖”

    郑雨薇不知道莫燃为什么这么问,可她依然摇头道“没有。”

    她很肯定,若不是在须弥界重生了,她永远都不会知道大齐王朝外还有这么大的世界。

    莫燃并不意外的点了点头,随后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对郑雨薇详细道来,最后她道“我们现在去凤氏祠堂,确认此事。”

    郑雨薇眼神中带着几分精明,倒是处变不惊,她看向凤佳人道“所以你就是凤鸣国的太子”

    凤佳人笑着点头,“正是。”

    郑雨薇却又问道“如果确定了,你当如何”

    凤佳人道“若你们身上真流着凤氏的血,母皇必定将你们列入宗祠,请你们回凤凰城,给你们一切皇族女子该有的待遇,我也不打什么官腔,莫燃名声赫赫,您也前途无量,您想要什么,母皇大概都会应允。”

    凤佳人敢说出这样的话,最大的原因还是朝凤舞。

    郑雨薇皱了皱眉,听起来是天上掉下的好事,可又不是没经过世故,不懂得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只是如此吗一族后裔多余牛毛,凤族就如此大度,愿意费周折迎两个流落在外的族人回去”

    凤佳人笑意加深,郑雨薇可真是莫燃的亲娘,一样的精明,“如果你们是凤氏的族人,那就什么都值,至于原因稍后母皇陛下会告知二位的。”

    郑雨薇笑问,“若我们二人并非凤氏族人呢”

    凤佳人哈哈大笑,“那当然是把二位完完整整送回去了,莫燃是要急着回去天一门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舍不得那几个俊俏的夫君,不过您要是有空闲,可以在凤凰城多住些日子。”

    说完,凤佳人凑到窗边,也跟魂落一同看向外面,忽然问道“我说小黑,凤凰城的女子是不是别具风情”

    魂落不悦道“叫我魂落。”

    凤佳人不禁兴味的笑了,“哟,感情只有莫燃能叫你小黑是吧得得得,魂落,叫什么不都一样。”

    魂落这才道“莫莫是最美的。”

    马车在山路上一路疾驰,一直来到皇宫,那皇宫却是又在一处空中孤岛,四匹翼马展翅飞了过去。

    下车后又是一副壮观景象,左右两排白衣卫兵,清一色都是女子,脚下吃冰蓝的地毯,凤佳人挥退了迎接的女官,自己带着莫燃几人进入皇宫。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几人来到一处巍峨肃穆的殿堂,在那高高的台阶之上,许多衣着华丽的女子站在那里。

    凤佳人低声道“这就是凤氏的祠堂,母皇和凤老都在那里等着。”

    说着,她看了一眼魂落和黑猫,莫燃明白了她的意思,便把黑猫递给了魂落,“你们就在这里等我。”

    “喵。”黑猫叫了一声,脱离了魂落的手,自己站在了那汉白玉雕的石兽上。

    魂落当然无所谓,他还不想抱着那只死猫呢。

    不一会,莫燃和郑雨薇站在了凤鸣国女皇的面前,她穿着一身暗红色的皇袍,衣服上用金线绣着栩栩如生的凤凰,掩不住的帝王之气,长相也很精致,只是那太强盛的其实很容易让人忽略她的容貌。

    她的右手边站着一个手扶拐杖的老者,微微佝偻着腰,一头苍白的发丝,那应该就是凤鸣国的祭司了。

    凤佳人对女皇行礼道“母皇,人我带来了,她就是莫燃,这位是莫燃的母亲。”

    莫燃和郑雨薇只是行了修者之间的拱手礼。

    女皇犀利的眸子已经将莫燃和郑雨薇打量过了,此时道“先进祠堂。”

    相比起凤佳人来说,这女皇倒是不苟言笑,严肃的很。

    众人簇拥着女皇进入祠堂,而凤佳人对莫燃和郑雨薇道“你们什么都不用做,跟着就行了。”

    祠堂内香烛袅袅,一排排一列列牌位很是壮观,女官分列左右,只有女皇和那老者站在最前,莫燃三人落在其后。

    那老者忽然看向莫燃和郑雨薇,浑浊的眼中却暗藏犀利,沙哑的声音道“你们二人,跪在此处。”

    莫燃不动声色,先请郑雨薇上前,跪在那厚厚的蒲团之上。

    随后那老者点了三炷香,在前面手舞足蹈一阵,手中念念有词,“神祖有明,吾凤族子孙,重归故土,先祖有灵,请指示吾等”

    在她话音落下之后,一道金光划过那些牌位,照亮了一个个金色的字眼,那金光从最下面一直往上,祠堂内气氛显然凝重许多。

    半晌,当那金光停在一个牌位上不再移动,紧接着,那牌位之上忽然射出一道光,直直的笼罩在了莫燃和郑雨薇身上

    四周响起一阵吸气声,连那老者也眼放精光的看向两人,待那金光消失之后,那老者走到女皇面前道“陛下,是凤玉先皇的血脉。”

    莫燃和郑雨薇相视一眼,各自也都很震惊,她们显然也明白那道金光的意义,虽然来之前有了一点心理准备,可确定之后依然淡定不了。

    此时那女皇却是亲自扶起了莫燃和郑雨薇二人,面目依旧严肃,可显然眉宇间带着几分喜悦,语气也亲近了许多,她道“你们二人是凤玉皇叔的血脉,的确是我凤氏的族人,朕与凤玉皇叔相识,已经是千年前的事情了,皇叔离开凤鸣国之后再没有回来,想是在别处成家了。

    凤玉皇叔在凤鸣国没有子嗣,朕今日封雨薇为亲王,莫燃为郡王,你们二人可分别入住亲王府和郡王府,至于凤玉皇叔生前的事情,你们二人可以向凤老慢慢了解。”

    她一边说,已经有女官在一旁记录下来,而其他女官虽不言语,却也忍不住惊讶的抬头看了几眼,要知道凤氏的子嗣虽然众多,但是封了亲王的却只有五个,其中四个还都是分封在外,并不在凤凰城的,而郡王就更少了,当朝也就只有两个而已。

    没想到今天刚刚领回来的两人,一个封了亲王,一个封了郡王能不令人震惊吗

    见莫燃和郑雨薇都无动于衷,凤佳人在身后提醒二人,“快谢恩啊。”

    郑雨薇虽有许多问题想问,但此时的场合根本不方便,拉着莫燃一块下拜,“臣领旨谢恩。”

    从凤氏宗祠离开之后,女皇遣散了朝臣,带着莫燃几人去了她的御书房,她端坐在龙椅上,道“雨薇,你与莫燃都是皇族之人,朕希望你们都能恢复凤氏。”

    郑雨薇稍微顿了一下,道“陛下,宗祠内您可以将我与小燃冠上凤姓,只是我难忘郑家之恩,小燃也是我夫君的子嗣,不便变更姓氏。”

    而凤佳人却晃到了前面,毫无形象的坐在椅子上,翘着一条腿道“姓氏而已,雨薇亲王与莫燃已经是凤家人,改不改不都是一样吗”

    女皇看了看全无形象的凤佳人,却没有呵斥,想是早就习惯了,她只是对郑雨薇道“那边依你所言去办,朕让凤老将你们二人冠以凤姓写入宗祠。”

    郑雨薇这才问道“陛下,臣一直想问,为何一定要认我与小燃而且,臣与小燃并不懂朝政,恐怕担不起这么重的责任。”

    殿内响起凤佳人的咀嚼声,她正抱着一串葡萄吃,而女皇似乎忽略了她,她道“昨夜莫燃跳了朝凤舞,祭司便有感应,近年来凤鸣国的传承越来越弱,三年前的传承仪式上,便有许多子民未能获得传承。

    长此以往,凤鸣国人才凋零,甚至传承都可能中断,到时候必定会被三大帝国吞并,唯一的办法便是凤氏族人跳朝凤舞,凝实凤氏的传承,只是迄今为止,达到标准的人只有佳人一人。

    三个月后便是今年的传承仪式,在那之前必须先凝实传承,因此才会如此急于找你们回来。”

    此时凤佳人吐出一串葡萄籽,道“虽然是急了些,但是做成此事,便是千秋万代的功业。”

    莫燃和郑雨薇都是半晌无言,最后郑雨薇道“既然如此,臣义不容辞。”

    女皇似乎微微笑了笑,凤佳人则直接跳起来道“雨薇亲王果然深明大义,我就知道我没看错人只是,莫燃要急着回天一门,雨薇亲王可否暂留凤凰城你们二人刚刚封王,许多事情必定要亲自接手的。”

    今天这事情来的太突然,郑雨薇也想慢慢弄清楚,便点了点头,“也好。”

    ------题外话------

    一写到小黑的时候就莫名变弱受,我给他的人设明明也是强攻啊喂哭卿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