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38. 故人亦仇人
    一片紧绷之中,鬼王慢慢举起了手,望着对面的人冷冷的笑了笑,随即猛的落下!瞬间杀声四起,鬼域的大军浪潮一般涌向对面,只有最直接的杀戮才能释放鬼域此刻快要溢出的熊熊战意!

    很快双方便陷入混战,眼花缭乱的能量在沟壑纵横的地面上炸开,火焰四起,不多一会,那原本就焦黑的地面顿时被烧成一片,似乎也在助阵着这历史性的一战!

    婴童也到了战场上,它玩闹一般穿梭在一片黑漆漆的影子当中,那都是高阶的魂魄,战场上的表现丝毫不逊色于任何一个鬼修,婴童掌管的可是鬼域的军队,而那些魂魄也是军队中的一部分。

    面对敌人,婴童真的成了收割性命的魔鬼,那小小的身影游荡在人群之中,再也看不出哪里可爱,尽是一片诡异。

    莫燃慢慢收回了视线,看向对面同样没有动的几人,离火当真像一把不受拘束的火,他抱着双臂欣赏着眼前的一幕,似乎对胜负并没有兴趣,倒是频频向莫燃他们这边看来,也不知道他现在在想什么。

    不过,离火回天界一个多月,成果看来不错,就算没有拿回太子之位,皇子的权利想必也毋庸置疑,从他跟随大军一同来到莽原即可看出。

    他身边还有许多人,不过莫燃都不认识,她在心里猜测着,那里面哪个是如今的青门太子

    “呵,可惜,今日来的不是那老东西。”鬼王摇着头道,虽是笑着,但那微微眯起的眼睛却泄露出他的杀意,他口中的‘老东西’指的自然是天帝,他们所有人都是结怨于天帝,可如今天帝却早已不坐镇青门,这几乎是他们心中的刺。

    莫燃看了一眼鬼王,鬼王却身形一闪,瞬间落在更高的空中,风掣着披风,让那修长的身形也多了几分肃杀,而与此同时,另一人也闪身而至,双方的距离顿时拉进了许多。

    莫燃几人也随后落在鬼王身边,看着离火等人同时逼近。

    莫燃看向对面,站在正中的人,也是刚刚第一个站出来的人,几乎肯定他就是现在的青门太子。

    微微眯了眯眼,在看到那人的瞬间莫燃心里都凉了一下,就算他人木人样,莫燃却感觉见到了一条蛇,它用缓慢的速度在她的心脏上划过,带起了一阵令人战栗的凉意,惊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莫燃稳了稳心神,这才仔细看他,细看之下更加惊心,身着一身华服,却依然掩盖不了那毒蛇一般伺机而动的危险性,还有那仿佛藏在阴暗出潮湿角落的晦暗,一张脸苍白如纸,显的唇红齿白,红是鲜血的红,白是白骨的白,眼神也如淬了毒一般,望着一个人时,仿佛那人当场就被判了死刑。

    他的气息过于阴柔,也过于危险,就像毒蛇,一旦暴露,他所表现出的是一击毙命的杀招,这使得莫燃也暗暗提高了警惕御敌,以至于全无心情去想他的容貌是美是丑。

    同为青门皇子,如果说小黑是不具感情的战神,离火是张狂肆意的上位者,那他就是不择手段的杀手!

    真想不到,这几万年来,天帝竟是把青门交到了这样一个人手中,想必青门这些年过的也挺精彩吧

    “青门那老东西死了吗?”鬼王勾唇道,那王者的霸气自然流露,悄然形成一个令人震撼的气场,对面那些人当中,除了青门太子和离火之外,眼中都带着深深的警惕。

    “你还没死,他怎么会死。”那青门太子说道,声音也阴冷骇人,语气中对自己的父亲也并无多少尊敬,但对于敌人也丝毫不屑,也许天帝的儿子当真都有些帝王风范,那与生俱来的自信是多少人都羡慕不来的。

    “呵,可惜,本王原想让他瞧一瞧青门如何万劫不复的,看来老东西没这个眼福了。”鬼王慢慢笑开。

    对面的一些人已经露出惊恐之色,只有青门太子依然不动如山,那嘴角也勾起,阴柔的气息更甚,仿佛张开了嘴的毒蛇,只等咬下,注入毒液,“鬼域在青门手下吃的败仗数不胜数,如今鬼王已非原身,认主于小小人类,鬼王大人似乎真的以为能卷土重来,殊不知挣扎一通,到最后、还是输,依我看,鬼王大人既然出来了,不如本分一点,去给你的小主人暖暖被窝多好。”

    说着,那双细长的眼睛忽然在莫燃身上划过,并没有停留,可莫燃却无法肯定那一眼是不是有意的,因为那冷意准确的传达到了莫燃的心里,让她全部的神经都紧绷起来!

    莫燃袖子下的手慢慢握紧,眼神越来越幽暗,她知道,这就是高阶修者的洞察力和威压,他们只用气势就足够将一些修为不够的人镇压,即便莫燃身边平时围绕的都是大人物,可他们不会对他释放如此具有攻击性的威压,这也让她再一次深受刺激,她清醒的认识到,这样的战场,是她现在远远不能驾驭的!

    她差远了,她根本不够强!

    鬼王笑了,那高高牵起的唇角几乎称得上艳丽了,眼皮微微抬起,似乎总算赏了青门太子一个正眼,衣袂无风自动,鬼王的声音夹杂在肃杀的气氛之中,仿佛预示着死亡之花的盛开,瑰丽而残忍,“本王原打算取你一条狗命,可现在改变主意了,本王打算把你留给本王的小主人,不管是生吞了还是活剥了,随她高兴。”

    众人看鬼王笑的如此艳丽,语气又如此阴晴不定,青门太子的话是侮辱鬼王,本是讽刺他堂堂鬼王沦为人类的玩物,但他似乎连这种屈辱也能忍受?

    事实上,不是能忍受,而是他们并不明白莫燃可是鬼王的心头肉,如果真要说侮辱,他们将莫燃贬低的一无是处才更更能让鬼王怒火中烧。

    可无论如何,青门太子这一番话,注定会付出代价,如果当着鬼王的面说了这种话还能全身而退,那就不是鬼王了。

    青门太子眼神幽暗,“那本太子倒是非常期待你的小主人了。”

    鬼王垂眸看了看战场,漫不经心道:“太慢了本王再送你们一程。”

    鬼王话音落下,苏雨夜却慢慢踱步出来,一身墨绿色的军装,在双方对峙中从容不迫,他瞥了一眼青门太子,失望道:“本以为至少能势均力敌,却不想青门如此儿戏,呵,太子废到如此地步,也算是史无前例了吧。”

    说着,也不给青门太子说话的余地,苏雨夜活动了一下那修长的四肢,转瞬间化作一条青龙腾空而起!

    “吼!”

    一声龙吟震的莽原都颤了几颤,几乎所有人都停下瞬间,去看这忽然冒出来的青龙!

    而很快,张恪和柳洋也相继飞身而出,两人在空中化出本体,一个是通体洁白美的惊人的白孔雀,一个是振翅万里的雷鹏!

    青门那些人早已大惊失色,连青门太子都难掩惊异,那双幽暗的眼睛愈发浑浊,一如他此刻拿捏不定的心。

    六族妖气被释放了,这是他们已经知道的,但他们绝对不知道,已经有了如此强的妖兽!怪不得须弥界暗中探听那么久都一无所获,如此高阶妖兽,哪是那些人能探听出来的!

    鬼王胸有成竹的淡笑,只见青门太子阴沉着脸拨了三个人前去迎战,再次看向鬼王时,哼笑一声,“本太子很想知道,这些是不是也是你那小主人的杰作。”

    鬼王却仿佛没有听到一样,晾了他许久才淡淡吐出几个字,“无可奉告。”

    鬼王以及其他男人们手里最出色的一张牌,也许就是莫燃了,不到他们主动亮出那一刻,青门也许永远都找不到。

    青门太子冷冷的笑着,视线直直的看向一人,这也是他第一次把视线对准他——魂落,“皇兄,我不知道你还活着,否则早就迎你回青门了,见到你神采依旧,我很高兴,你随我回青门吧。”

    若是换做旁人说,这番话还有几分兄弟间的温情,可用那阴冷的声线说出来,就只有彻骨的凉意了。

    魂落冷然一笑,“回青门做什么?”

    那人道:“青门有你的兄弟,还有你的母亲。”

    魂落笑了,那笑容让整张脸都异常夺目,可那笑却充满着嘲讽,他淡淡的问:“你是我的兄弟吗?”

    那人面色不变,点头道:“是。”

    紫眸中溢出一阵死气,魂落的声音也陡然变冷,“可惜了,我不认你!顺便回去告知青门帝后,魂落此生还有心愿未了,那就是取帝后性命,我给她时间准备自己的后事。”

    青门太子盯着魂落,似乎确定他已经不会再回青门阵营,便道:“既然是皇兄的心愿,我必定会带到。”

    莫燃低头,也笑了笑,青门天帝这一家人,明明就是仇人。

    “孽子,你还活着!”这时,一人忽然怒吼,那人身形魁梧,容貌普通却气势吓人,看着四十多岁的模样,那手直直的指着厉鸣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