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43. 残忍的选择【一更】
    莫燃心中莫名跳了一下,因为鬼王深情的话,也因为他说这话时的担忧,莫燃故作轻松的笑了笑,“这里风吹雨淋,我舍不得让你们等太久的。”

    说完,莫燃干脆的转身进去了,不问里面到底有什么危险,也不问鬼王言语间的晦涩是因为什么,因为他相信鬼王,纵使前面真的是刀山火海,她也会义无反顾的。

    走到那高高的门前,莫燃还在想这么大的门该怎么开的时候,那门却是知道有客人一样,自己打开了一个仅容一人进入的缝隙,风卷起落叶吹了进去,莫燃没再回头,走了进去。

    没什么好珍重的,不久后她会再出来的。

    等到那扇大门砰的合上了,忍了许久男人们才都不悦的看向鬼王,苏雨夜率先问道:“为什么一定要来这里取异火?”

    这城堡显然比鬼王说的邪门多了,连他都不确定的事情,竟然就让莫燃进去了!这不在他们的掌控之中,莫燃若真出了什么意外,他们也许什么都做不了!

    鬼王靠在布满青苔的石墙上,丝毫没有被这么多人质问的紧张,他只是沉声道:“她偶尔也需要自己走路。”

    “她若走丢”苏雨夜的声音沉的能滴出水来,若莫燃在这里出了意外,他想象不到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拆了这个宫殿,还是拆了鬼王,可不论如何,那都不能挽回她

    “呵,她会出来的。”鬼王却道,心里也一遍遍的这么说,仿佛说的多了,就一定会实现的。

    大门关上之后,周围便陷入一片死寂,伸手不见五指,莫燃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干脆站着没动,可那寂静太折磨人了,黑暗中仿佛什么都没有,又仿佛到处潜伏着什么,在这样的环境下,她的心跳声都显的格外清晰。

    等了太久,莫燃忍不住试探性的往前迈了一步,前面却忽然亮起一束光,那光束打在一个孤零零的台子上,台子上放着一件东西,再无别的。

    忽然的光刺的莫燃眯了一下眼睛,慢慢适应之后,莫燃借着那光线往后看了一眼,却见身后一片漆黑,但可以肯定的是,本来距离她一步之外的大门已经不见了,也许,从她踏进来开始,就已经进了另一个世界。

    莫燃心中早有准备,所以并未慌张,转而走向前方,一直站在那台子前面,莫燃才看清那东西,是一个像书一样的册子,莫燃隐隐觉得有些眼熟,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那册子下面刻着几行字,上书:太虚册,乃封印册,能封印世间万物,封印之物可取出,世间不二之法器,常人得之不能用,需以妖禁之中吞噬之境方才有效。

    莫燃瞬间脸色都变了,吞噬之境怪不得她觉得有点眼熟,这法器明明就是吞噬之境所要用的法器!竟然会在这个地方!

    莫燃一点都不怀疑这个东西是幻象,幻象不可能连它的作用和如何用写的如此清楚!

    莫燃拿起那册子,惊讶的发现,妖禁都有感应,仿佛那吞噬之境终于活了一样!怪不得她使出吞噬之境时被吞噬的东西很快就会再次出现,原来是无处安放,若有这太虚册配合,吞噬之后便封印在这册子当中了。

    果真逆天的很!

    正在莫燃震惊之时,那束光忽然消失了!莫燃飞快的向刚才台子的方向摸去,却也摸了个空!那个台子不见了!

    可太虚册还在她的手里!怎么会这样?

    这时,又一束光在远处亮起,莫燃这一次飞快的跑了过去,那里仍然是一个台子,那台子上只放着一个玉瓶,莫燃这次直接看向旁边的刻字,只有简单的几个字:纤丝虫毒之解药

    莫燃手都抖了一下,这城堡果真诡异的很,当真对得起‘**之所’这个称号了,太虚册是她势在必得的,纤丝虫毒的解药又是她迫切需要的,这城堡竟然真的能洞悉她的内心,最关键的是,城堡里竟然有!

    莫燃不死心的拿起那个玉瓶,打开瓶盖闻了一下,浓郁的丹药香气,一点都没错!而且里面大概有三四颗的样子!

    刚刚改好瓶盖,那光束又消失了!有过一次突然袭击,莫燃这次沉稳多了,她静静等着,等着下一次光会出现在什么地方。

    果然,不久后那光束再一次出现,莫燃跑过去一看,竟也是一个玉瓶,莫燃却没有去看那些小字,只静静的等着,她在想,她不看,也不动,这束光会不会消失,手中拿了这么多东西,她真的能拿出去吗?

    她很清楚的记得鬼王的话,只拿她最想要的,可她最想要的是什么?若再来一个,她到时如何选择?

    可事与愿违,她不动那玉瓶,那束光也一直不消失

    莫燃只好看向那些小字,上书:六识丸,服用之人可通六识

    莫燃脑海中一阵嗡嗡的响,六识丸,如此奇诡的丹药都有?!服用之人可通六识,这让她如何能拒绝?明明前三个那么真实,这一个却让莫燃怀疑不定。

    六识丸,莫燃没听过,也坚信这丹药世人根本炼不出,因为它根本就不存在!六识缺失放在别人那里可能是先天或者后天的损伤,可放在魂落那里却是上天不让他有!

    所谓六识,就是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魂落是尸王,本就没有舌识,没有味觉,这是被上天拿走的,世间的灵丹妙药都救不了,如果可以,莫燃早就让鬼医去炼制了!

    可这个六识丹能让魂落通舌识吗?

    莫燃拿起那瓶子,眼神不停变换。

    而很快,又一束光亮了起来,莫燃敛下心神走了过去,却见台子上放着三个罕见的封印水晶,水晶之中封印的都是异火的火种,那冷白色的火种是地狱之火,另外两个金红色和血红色的火种分别是地心焱和末日之焱。

    莫燃首先拿起了地狱之火的火种,随后才拿起另外两个。

    她现在愈发奇怪这城堡的用意所在了,这三种异火全都在先天异火榜的前十,地狱之火位列第五,末日之焱位列第七,地心焱位列第五!

    忽然,眼前的光束又消失了,不一会,黑暗中却是慢慢浮现两行字:汝走六步,弃五物,方能踏出此地,所弃之物与汝再无缘分。

    过了一会,那两行字消失,却是有一束光照在了她的脚下,似乎在指引她门的方向,可莫燃此刻却丝毫没有感激的心情,他放弃的东西,此生与她再无缘分!多么残忍的选择!

    如果她只拿了异火出去,那她的纤丝虫毒这辈子都解不了了吗?魂落也永远不可能尝到他自己做的菜的味道了吗?她的吞噬之境这辈子都练不成了吗?如若练不成吞噬之境,妖禁之后的功法便永远也翻不开了!

    莫燃在原地站了许久,脑海中激烈的争斗着,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她大喘着气回过神来的时候,竟然已经浑身的冷汗!那一步她怎么都迈不出去!

    空气似乎越来越稀薄,寂静的四周好像忽然多出很多声音,在嘲笑她犹豫不决,在蛊惑她选择这个那个,等她大吼一声之后,那声音突然没有了,又或者从来都没有过,四周只有她自己的声音慢慢的消弭

    莫燃的心脏几乎要跳出喉咙,她狠狠咬了自己舌头一口,刺痛让她清醒片刻,她要赶快走,越是犹豫,越走不出!

    她飞快的丢了一件东西,是末日之焱的火种,那火种落在地上后马上就消失了,莫燃也迈出了一步,紧接着又丢了地心焱的火种,莫燃迈出了第二步。

    然后是太虚册,手抬了起来,却怎么都松不开!脑海中又在激烈的斗争,她还想要变强,她的功法只有妖禁,若失了太虚册,她的修为还能精进吗?!

    手慢慢抖了起来,渐渐的浑身都抖了起来,她往后看了一眼,身后是一片漆黑,她丢掉的东西真的消失了。

    最终,莫燃狠狠的松开了手,丢就丢了!就算无法修炼妖禁的功法,她也可以找遍天下武技,不信一个功法会永远钳制住她!

    心中剧痛,莫燃飞快的迈出第三步,仿佛提醒自己不能后悔一样!

    手中只剩下地狱之火、六识丸、纤丝虫毒的解药。

    如果这个城堡没有耍着她玩,那么最后她只能带走一样东西,她现在几乎敢肯定,鬼王虽说让她带她最想要的东西,可他一定知道这里的规则,她只能带走她一开始想要的。

    鬼王当年是直奔帝陨来的,他最后也带出去了,不管他中途遇到了什么,他必定都舍弃了。

    而她是冲着地狱之火来的,那她最后就只能带走地狱之火。

    六识丸、纤丝虫毒的解药,她都要舍弃。

    拿起了六识丸的玉瓶,莫燃松开手,心里却像是被扎了一下,脑海中闪过魂落没日没夜研究菜谱的样子,嘴唇一动,无声的道了一声‘对不起’,她有机会让魂落尝尝他向往的人间滋味,可她放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