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8章 阴沟里翻船
    厉鸣犴宽阔的胸膛也一并压了过来,莫燃抬眸便是坚实紧致的肌肉,距离太近,莫燃不由得愣了一下。

    虽然外面不至于人来人往,但是他们脱成这样确实不能开门,莫燃只好悻悻地收回了手,回去看着鬼王慢条斯理的解开了他的衣服,那眼神始终瞧着她,别提多勾人了,以至于莫燃都看不下去了,撇开了眼睛,只余光看到他把衣服扔到了一旁。

    “我继续了,亲爱的主人,你可要专心猜啊。”鬼王说道。

    莫燃默默的点了点头,她当然会的。

    不一会,新的一局又是莫燃赢了,在座的七个男人上身**,已经没什么可脱的了,自然轮到了裤子,几人都坐着没动,似乎不像刚才那么积极了。

    莫燃挑了挑眉,心想这些脸皮比城墙都厚的妖孽会不好意思?

    这时,却听鬼王悠悠的叹了一声,道:“亲爱的主人,我们又输了,你确定还要赌下去吗?”

    “当然,为何不继续?”莫燃理所当然的说道,看他们你看我我看你的样子,俨然必败无疑,莫燃好不容易大获全胜一回,怎么能就这么放过他们?

    再说,很少看到他们这么为难,莫燃偷着乐都来不及,怎么会停下?

    鬼王却意味深长的说:“好吧,这是你要继续的,后果自负。”

    莫燃警惕了一下,“什么后果?说好的赌场的债赌场上还清的,不能私下追究。”

    鬼王只笑不语,其他人却是一直表示,他们都明白。

    还是厉鸣犴先站了出来,他的手放在那劲瘦的窄腰上,古铜色的肌肤格外性感,手指抓住了裤子的边缘,却迟迟没有脱下去。

    莫燃盯着他的动作,还当他是不好意思,微微一笑道:“早脱晚脱都是脱,你扭捏也没用,放心吧,还会有很多人陪你的。”

    厉鸣犴勾唇笑了笑,莫燃以为他是在害羞?这个玩笑……未免太不好笑了吧?他只是想看清莫燃此时的样子而已,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盯着莫燃,他慢慢拉下了他的裤子,只剩短短一条亵裤孤零零的挂在身上。

    厉鸣犴的身材也很野兽,浑身上下的肌肉充满了力量,又不是美感,那浓郁的男性气息隔着赌桌好像都能传到莫燃跟前,厉鸣犴像是在秀自己的身材一样,站着半晌才慢慢坐下。

    下半身被赌桌挡住了,莫燃才从那怔愣中回过神来,结果便听到几声低低的笑声,莫燃顿时觉得脸上挂不住了,眼神一凛,在男人们中间找了一圈,可他们闲适的坐着,谁都没笑!

    没找到人,莫燃摆手继续。

    第十四局的时候,轮到柳洋了,他大大方方的一把脱下了裤子,不像是别人脱的那么慢吞吞的,莫燃怀疑他们一个个的,都可以去跳脱衣舞了,一个比一个撩人,害她看的都有点坐立难安了。

    好不容易轮到柳洋这个实诚孩子,可万万没想到就是他给了莫燃一个猝不及防!莫燃盯着柳洋的下半身,愣了一下才捂着眼睛大骂道:“柳洋你这个变态!你不穿内裤啊你!”

    柳洋勾着自己的裤子仍在地上,很无辜的被莫燃骂了一脸,委屈道:“我本来就不穿啊,亵裤那么宽松,穿跟不穿有什么区别?我好伤心,你可是我老婆,竟然连我的小习惯都不知道……”

    还小……小习惯?见鬼的小习惯!莫燃不由分说的道:“你坐下,马上!”

    柳洋不敢反驳,期期艾艾的坐下了。

    莫燃这才放下手,深呼吸了半晌,却怎么都冷静不下来了,她觉得可能是这厅里空气不流通,下午天气又热的原因,再看看一个个赤条条的男人们,他们倒是丝毫没有遮掩,大方而又骄傲的展示着自己的身体,对了,他们应该很凉快吧。

    柳洋举了举手,道:“我输光了,看你们的了。”

    张恪不由得说道:“你这就是所谓的输的内裤都不剩了吧?有生之年竟然能品尝一次这种滋味,也值了。”

    柳洋抖了抖腿,一点输的不服都没有,很快反驳回去,“你还不是输的只剩一条内裤,最多一轮,你的赌博生涯也圆满了。”

    莫燃听那两人说话,虽是难兄难弟,却不像是互相挖苦,怎么还挺高兴的?

    只听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却是鬼王再一次转起了骰子,等到啪的一声落下,莫燃才暗暗懊恼,刚刚分神了,也不知道听对了没有……

    “大。”莫燃道。

    鬼王拿开了手,她猜对了,是大。

    莫燃不由得松了口气,好险。

    这一次是唐烬,他在脱那亵裤的时候,莫燃是真的想扭开头的,可又觉得那样太怂了,就翘着腿若无其事的看着,唐烬则是笑了笑,动作缓慢的褪下了仅剩的一条亵裤,在扔的时候‘一不小心’越过了赌桌,落在了莫燃手上,“呀,小情人,真是对不住,我不是故意的。”

    莫燃的手抖了抖,捏着那条亵裤仍在地上,眼神不经意一撇,才发现地上到处都散落着各种衣服,而赌桌上围坐的是一群身材长相都完美的妖孽,光看上面还是很赏心悦目的,可赌桌下面却好像藏着野兽,而且都在慢慢觉醒。

    莫燃顿时有点头晕目眩,视线无意识的落在众人身上,江潮你喝茶便喝茶,你平时那么小心的人,怎么会把茶水洒在身上呢?还有你的手帕呢,用手摸什么摸啊你!

    他摸他的,莫燃怎么就觉得燥热难耐了呢……

    心里忽然打了个激灵,莫燃忽然意识到,虽然她对面七人输的马上片甲不留了,但是她好像赢不起了……心里极力压制的那种蠢蠢欲动的感觉,她真是失误了!她也太看得起她的自制力了,在有纤丝虫毒的情况下竟然还敢开这种赌局!

    想着,莫燃忽然阻止了鬼王就开继续的动作,道:“我、我看,我们就到此为止吧,我实在不忍心你们输的太难看,改天再玩吧。”

    鬼王握住了莫燃的手,轻轻笑道;“亲爱的主人,你好体贴,不过你不用为我们担心,输给你一点都不难看。”

    本该骄傲感动的,可莫燃却想哭,“不必了,娱乐为主,我觉得今天够了。”

    鬼王却道:“那怎么行呢?亲爱的主人,你不必让着我们。”

    不是让,真不是!还能再商量一下吗?

    显然不能……

    在莫燃绝望的眼神里,鬼王已经继续摇那骰子了,在他停下之后,莫燃原本要说出口的“小”字忽然变成了“大……”

    鬼王拿开手时,挑了挑眉,有些惊讶的说:“亲爱的主人,是你输了啊。”

    其他人似乎也很‘惊讶’,江潮笑道:“我这是第一次见你输呢。”

    莫燃抬眸瞥了一眼江潮,完全听得出那口中的戏谑,默默垂下眼帘,莫燃抬起腿脱了一只鞋,摆了摆手,示意继续。

    这一次,鬼王都停下好半晌了,莫燃都没说话,她其实是在算,刚刚已经过了十八局,只要再坚持十八局就胜利了,可是她身上的衣服够脱十八局吗……

    不久前莫燃还嫌弃男人们慢吞吞的脱鞋子脱袜子,这会就轮到她效法了,而且她更绝,在抽掉腰带的时候就没动静了。

    唐烬挑眉,“小情人,就只是这样?”

    莫燃厚着脸皮道:“腰带不算吗?”

    唐烬非常谦让的说道:“算,你说算就算。”

    莫燃用手抓住有些宽松的衣服,想着她该怎么应对,总不能因为避免他们全裸而她自己一直故意输吧……还不等她想出个所以然来,又是一局。

    莫燃慢吞吞的脱下了外衣,后悔回来时换了一身轻薄的衣服,再脱两下就没了……

    女子纤细婀娜的身体藏在洁白的里衣下,天鹅似的脖颈呈现极其美好的弧度,露出一小截手臂,赤着脚踩在地上,看上去有些坐立难安。

    男人们嘴角的弧度都不着痕迹的扩大了些。

    新的一局,莫燃盯着赌桌,正在被前所未有的纠结困扰着,打死她都想不到,在明知道答案的情况下,她竟然有说不出口的一天,赢也不是,输了不是,这太难了!

    “小朋友,不如我也陪你们玩一会,反正都快结束了。”这时,苏雨夜的声音忽然响起。

    莫燃猛的看向他,狭长的眼睛里几乎快冒出金光了,仿佛看到救星一样,她踢了一张椅子过来,忙道:“苏小叔快坐,你累了这么久了,玩一会是应该的,你跟他们一组,就这么说定了啊。”

    苏雨夜什么都没说,就被莫燃定了,不过苏雨夜似乎很好说话,也没有反驳。

    莫燃彻底松了口气,想着苏雨夜加入的话,她就可以耗到结束了!莫燃这次毫无负担的一拍桌子,道:“小!”

    她赢了,终于不用自己再脱,她的眼神投向苏雨夜,笑容还挂在脸上,便看到苏雨夜慢条斯理的解开了扣子,不一会就把那墨绿色的外套脱下了。

    莫燃咽了咽口水,但很快就反应过来,这厮怎么不按常理出牌?不是先脱鞋吗?

    等到苏雨夜也**着上身的时候,莫燃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苏雨夜不是来救她的,而是来救对面的!

    莫燃呼吸有点急促,真没想到这些妖孽坐在跟前一动不动就对她的影响力如此之大,咬牙坚持了两局,她连大小都猜不对了。

    耳边是鬼王蛊惑的声音,“亲爱的主人,你输了,怎么这么不小心呢?是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

    帮什么?莫燃抓住鬼王伸过来的手,不小心跌进他的怀里,脑海中轰的一声,好像所有的防线一瞬间轰然倒塌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妖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