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68. 洛川的提醒【二更】
    莫燃只觉得被雷劈了一样,天滚滚滚,站在小窗外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最后是怎么离开那的,反正等她稍微回过神来的时候,她是坐在狐玖房间里的。

    而狐玖的房间已经恢复整洁了,面前煮着热腾腾的茶,莫燃不知道喝了几杯了。

    “唉”叹了不知道第几口气,莫燃觉得这回真的摊上大事了,秦歌、怎么会跟苏文哲滚床单这丫太打击人了吧

    原来苏文哲今天失去捉奸的啊那秦歌呢他喜欢苏文哲不应该是喜欢的吧要不然怎么会被压呢

    那她今天这事办的,岂不是得罪了两个人一个苏文哲,一个凤佳人。

    反正凤佳人那里她是可以预见自己有多惨了,可苏文哲呢那个家伙平时稳重少言,可不知道是不是从小被苏雨夜调教的好,腹黑学的一等一的高级,那家伙会不会来来找他寻仇

    如果会,她真的想说,她是冤枉的

    “唉”莫燃又叹了口气。

    “你已经唉声叹气一个多时辰了,你到底在惋惜同袍变断袖,还是在叹息红线一剪没”狐玖支着头,终于忍不住说道。

    莫燃道“都有啊。”

    狐玖却哼笑道“人家你情我愿,人家高兴,你惋惜什么。”

    莫燃顿了顿,道“也不是惋惜我,我就是很难接受,我还一直以为他们喜欢女人呢算了,也不是多大的事,他们喜欢就行可是,我怎么办”

    “什么你怎么办”狐玖问道。

    莫燃道“凤佳人让我给她找个男人,我上哪去找”

    狐玖爱莫能助,不过他想了想道“我可以给你一份须弥界杰出青年才俊的名单,你照着名单给凤佳人”

    莫燃摇了摇头,凤佳人觉得她认识的男人都是颜好、品好、修为好的男人,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得出的结论,若不是她熟悉的,凤佳人都不会要。

    如此,狐玖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莫燃坐在狐玖房间里,硬是从中午拖到了晚上,红灯高挂,莺声燕语,琴瑟习习,狐玖告知莫燃,“那两人也完事了。”

    “谁”莫燃下意识的问道,说出口时就反应过来是谁了,顿时又是一僵,这都几个时辰了,苏文哲和秦歌也真够可以的。

    “我我回天一门了。”莫燃也道,第一次有点想躲在这不走的感觉,这么晚了,凤佳人应该不会在她家里守着了吧

    “要不,我送姑娘回去”狐玖道。

    莫燃摇了摇头,“我自己可以。”

    说完,莫燃便走了,倒是狐玖倚在门口看着莫燃下楼,还真想她留下来呢

    莫燃御剑回到天一门,刚走院子门口,忽然便从树上跳下来一人,恶狠狠的抓着莫燃的衣领就道“莫燃,你给我说清楚,今天那个秦歌怎么回事他是不是有个相好,还是个男的”

    “你怎么知道”莫燃下意识的问道,实在是太过惊讶,以至于不小心就说漏了嘴。

    凤佳人则吼道“我怎么会不不知道他那个相好都来捉奸了我能不知道吗我就知道你敷衍我,竟然给我找这种人,我真是看错你了”

    莫燃见冯家人一副大失所望的样子,顿时道“我也是今天下午才知道的,我也深受打击,这次是我考察有误,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如何”

    凤佳人狠狠的盯着莫燃,许久,忽然放开她,哼了一声道“那就再给你一次机会。”

    莫燃松了口气,这比她想象中的和平多了,“这次多给我几天时间,我好好筛选更新一下信息,以免出现类似的错误。”

    凤佳人睨着莫燃,明明个子不高,还老喜欢用这种眼神,从莫燃的角度看上去,实在有些滑稽,莫燃绷住了笑,严阵以待,最后凤佳人一挥手,“谁叫我好说话呢,好了,老娘等你一下午,在树上都不知道睡了几回了,先回了”

    说着,人影一闪,一下子就消失了。

    莫燃抽了抽嘴角,看了一眼那高高的树,这寻仇的心是由多迫切好在没有大动干戈。

    今天好像也没做什么,可莫燃就是觉得累的厉害,跟昨天似的,累的不是身体,是心。

    走进屋里,见张恪坐在那悠闲的摆弄着一块莫燃,莫燃气不顺,一把把那魔方拍开了,等张恪疑惑的抬眸看她,莫燃才指着他的鼻子道“说,你是不是知道秦歌和苏文哲有猫腻了”

    这厮早上还特意吩咐过她,找秦歌可以,别让苏文哲知道。

    张恪眼中划过一道亮光,道“什么猫腻”

    柳洋也凑过来道“什么猫腻秦歌和苏文哲之间能有什么猫腻”

    莫燃认定了这两人是在跟他装糊涂,顿时道“我今天都看到他们俩滚床单了你们竟然还不告诉我,还让我跑去把秦歌弄去跟凤佳人约会”

    莫燃三言两语的,却是把她今天一天做的事都交代了,听到的人也都瞬间了然,不过柳洋几乎吓得跳起来了,“你说什么秦歌和苏文哲上床了是我想的那种上床吗秦歌不是喜欢女人吗还要丰乳肥臀的那种”

    莫燃眯着眼看了看柳洋,“丰乳肥臀那是哪种”

    柳洋一顿,马上呵呵的笑着,“就是很庸俗的那种,大街上一抓一大把的那种,不像我的小燃这么清新脱俗的,古往今来就这么一个。”

    半晌,莫燃冷静下来坐在一旁,只听张恪道“我只是觉得他们俩不太对,没想到今天被你证实了。”

    莫燃道“苏文哲会不会记仇会不会来打我我可不是故意的。”

    柳洋立刻道“他敢”

    张恪却是笑了,“不会的,他感激你还来不及呢。”

    莫燃是没力气再多想了,爬上床就去睡了

    第二天,莫燃早晨起来之后就跟厉鸣犴一起去找洛川练剑了,两人对练许久,等收了剑之后,一转身才发现,那棵古树之下多了一个人。

    那人一身破布似的衣裳,乱蓬蓬的头发只用给一根绳子随便绑着,坐姿也很随便,手里握着一个酒葫芦仰头灌酒,那模样与对面道骨仙风的洛川实在相去甚远。

    莫燃走了过去,而厉鸣犴直接离开了。

    莫燃拱手道“师父,三颠圣人。”

    那穿着随意坐姿也随意的人正是三颠圣人。

    此时三颠圣人排在桌子上一个玉简,道“小女娃,这便是紫心破障丹的丹方,我给你送来了。”

    莫燃道“辛苦三颠圣人了。”

    三颠圣人这话未免有些太折煞人,不过莫燃也不会把自己的姿态放的太低,最多不卑不亢而已。

    三颠圣人却是眼含精光的看着莫燃“这紫心破障丹乃是八品灵丹,炼制时颇多忌讳,小女娃你可有把握”

    莫燃道“我有把握。”

    即便她现在还无法游刃有余的炼制八品丹药,不过三颠圣人既然这么问了,她就必须得说有,否则昨天因此平息的争夺岂不是没有意义了

    三颠圣人仰头喝了口酒,哈哈一笑,道“既如此,我便等着你的好消息了。”

    说完,他站起来走了几步,一下子消失了。

    洛川这时却取出一些盒子,放在了桌子上道“莫燃,这些灵草都是炼制紫心破障丹所需的药材,离心和聂狰走时都托我交给你,还有廉鸿渊也留下许多,这小老头虽不说,怕是想让你分他点汤水的。”

    莫燃道“师父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廉鸿渊想要紫心破障丹估计是不可能了,但莫燃也不能一点表示都没有,等她再想想准备什么丹药吧

    洛川又道“这几日你的心思便多放在紫心破障丹上面吧,若还需要什么药材,尽管告知为师。”

    莫燃点头,把东西收好之后便要告辞,“那我先走了,师父。”

    洛川却道“你等等,你可知道前些日子青门与鬼域约战于莽原,青门大败的事情”

    莫燃抬眸,点了点头。

    洛川叹了口气,眼神看向空中的一点,似有些忧虑,“霊界当初封印了许多无简界的大妖,如今竟也回归了许多,世间之事总是一个轮回,尽管周期长,也怕是到时候了,莽原是三界交汇之处,一旦开战,便是连绵不休的战争,若须弥界也卷进去,五代门派必定是首当其冲。”

    莫燃抿唇,道“师父有何打算”

    洛川道“我已经与门派长老商量过来,将每日下午原本个人修炼的时间划成集体修炼,将相同灵根的弟子划归一处既然不可避免,便要早做准备。”

    莫燃点头,过了一会,却听洛川又道“莫燃,你也要早做准备”

    莫燃踱步走下山去,心里却因为洛川的一番话无法平静莫燃,你也要早做准备,你与青门的联系,并非只有厉鸣犴那小子一个人吧,你在天一门做的事,为师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来往的人,为师也不追究,为师给你自由发展的空间,只因你远比为师想的强大,为师帮你规划反倒是局限了你

    不过你要知道,世道已然如此,想要清修已经不可能了,为师好歹比你多活了一千多年,不怕再折腾一回,你也别以为为师这把骨头老了,什么都瞒着为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