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82. 好好陪你玩【一更】
    说话间,他却是不着痕迹的把手中的图纸卷起来了,莫燃已经走到跟前,想要拿过来看的时候,苏雨夜却把那图纸扔到了桌子另一边的纸筒里。

    莫燃奇怪道:“什么东西?还不让看。”

    苏雨夜道:“你的全裸图,还没有画完,不能让你看。”

    莫燃一顿,才不相信苏雨夜的话,因为她刚刚看到了一些,根本不是人物图,不过苏雨夜轻佻的话倒是让本来心怀不轨的莫燃有些悻悻的。

    “既然你这么忙,我就不打扰你了。”莫燃打了退堂鼓。

    苏雨夜却快速绕了过来,堵住莫燃道:“你来了我自然就不用睹画思人了,而且我一点都不忙。”

    这男人近在咫尺,身高上带来的压迫让莫燃不着痕迹的蹭到了椅子上坐下,掩饰性的端起杯子喝了口水。

    苏雨夜抱着双臂在一旁看着,嘴角带着一丝痞痞的笑意,他有点好奇莫燃小朋友这么晚来干什么呢,会是他想的那样吗?这么主动,绝对是头一回啊

    虽然看出了小朋友的无措,不过苏雨夜并不打算‘出手相救’,毕竟机会难得,小朋友红着脸到处乱看,想逃又忍住的样子实在太让人心痒了。

    苏雨夜忽然回到了书桌后面,他拿出一张纸,又拿起了笔,看样子像是要继续写东西的样子,低沉的声音仿佛时刻都带着笑意,他特意嘱咐莫燃,“不要走,叔叔很快就写完了,然后陪你玩。”

    说完,苏雨夜当真低头写起了东西。

    莫燃却是满头黑线,苏雨夜是真不懂还是装傻?这厮一定是故意的,她大半夜来敲门难不成是来跟他探讨人生的意义的吗?平时那么急色,今天怎么装的这么正经?

    不过苏雨夜还真沉得住气,一脸认真的在那写写画画,莫燃刚开始郁闷的吐槽了半天,过了一会,刚刚的不自在反而消失了,她支着头看苏雨夜,男人碎碎的刘海遮住了额头,刀刻一般的脸部轮廓,深邃中带着一丝风流,优雅又痞气,使得他即便穿着军装也不似一般军人那般刻板严肃,反而从头到脚都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

    苏雨夜一定深知自己的魅力所在,所以几乎把制服诱惑玩的登峰造极了,以至于莫燃每次见到他穿的整整齐齐的时候都忍不住流口水,虽然她自认掩饰的很好,但是苏雨夜好像会读心术一样,她怎么想的他一定都知道

    此时也不例外,苏雨夜的衬衫解开了两颗扣子,性感的锁骨若隐若现,袖子翻起,露出修长的手臂,每次他落笔收笔的时候都能清晰的看到那形状完美的肌理。

    那双有点逆天的长腿从桌子下面伸出来,只看着那双腿莫燃就有点无法淡定,可想想又觉得自己挺亏的,她最初对苏雨夜印象最深的便是这双腿了,当他穿着军装站在擂台上的时候,墨绿色的裤子包裹下圆润细长的腿,还有那完美的臀线,仿佛被上帝精心测量打造的窄腰,浑身上下连衣服褶子都是满分的勾人。

    可就是这样完美的身材,莫燃从来没机会仔细看过,更没有仔细摸过,因为只要她稍微一动,就好像能开启苏雨夜身上的某个开关,继而化身野兽

    莫燃正在为自己不平,苏雨夜却忽然抬头看了她一眼,那眼神里的戏谑都快溢出来了,“莫燃小朋友,你在想什么?”

    莫燃心里跳了一下,“没想什么啊。”

    苏雨夜却道:“可为什么我感觉,你的眼神”

    拖长了那个尾音,苏雨夜只看着莫燃,迟迟不说完,莫燃忍不住道:“我的眼神怎么了?”

    苏雨夜这才道:“你的眼神在抚摸我。”

    “呵呵”莫燃干干的笑了一声,抚、抚摸?莫燃真的很想问,苏雨夜是不是真的会读心术了?“是你的思想太下流了,我如此坦荡的人想摸的话会直接上手的。”

    “呵呵。”苏雨夜也笑了,却是愉悦的笑,他煞有介事的摇了摇头,道:“此言差矣,用眼神抚摸是另一种情趣,小朋友就是天真,叔叔以后慢慢教你。”

    莫燃抽了抽嘴角,见苏雨夜伸了个懒腰,那充满荷尔蒙的身体肆意的伸展,让莫燃愣了一下,“你忙完了吗?”

    苏雨夜绕过书桌,靠在桌子上,长腿微微交叉,以绝佳的视觉角度呈现在莫燃眼前,“忙完了,现在可以陪你玩了,想玩什么?”

    “腿”莫燃的眼睛黏在了那双腿上,无意识的接了话都不自知。

    苏雨夜却看了看自己的腿,又似笑非笑的对莫燃道:“原来,莫燃小朋友是想玩叔叔的腿?”

    莫燃抬眸,正看到苏雨夜戏谑的脸,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我是说,你这腿腿挺长的。”

    苏雨夜却有点失望,“所以你不是想玩叔叔的腿?”

    莫燃移开了视线,似乎不经意的说道:“我上次遇到一只地睛虎,它有个绳子是用龙筋炼制的,坚韧非常,我用灭神剑都砍不断,后来只好用异火烧断了,但我一直觉得可惜,你有没有那样的绳子?”

    莫燃说的是真的,当初一冲动就把那条绳子给烧了,后来想想真是暴殄天物!龙筋炼制的绳子,上哪找去!

    苏雨夜笑道:“莫燃小朋友,你该不会想要我的龙筋?”

    莫燃不悦道:“当然不是!”

    苏雨夜当然也知道莫燃不是那个意思,他笑了笑,随手取出一根绳索,扔给了莫燃,“这绳索叫白虹,是万仞山上独有的妖藤,用冷火炼制,极寒之物,就算是你的异火也烧不断,是判官的刑具。”

    莫燃只是随便一提,竟然会要来这么一个宝贝!不禁问道:“既然是判官的刑具,你是怎么弄到手的?”

    苏雨夜笑道:“我与他小赌一局,他输了,就把这条白虹输给我了呗。”

    莫燃惊异的看着苏雨夜,虽然知道这厮狡猾,但是狡猾到从判官手里赢东西,却让莫燃对他狡猾程度的认知又上升了一个层次,要知道判官可是铁面无私的,而且无趣的很,从来不会参与什么赌局,苏雨夜是怎么骗他赌的?

    而且输了公共财产这种事情,鬼王知不知道

    “这白虹如何使用?”莫燃问道。

    苏雨夜道:“这绳子本来就是打算送你的,只是没想到你跟叔叔还挺心有灵犀的,竟然先开口了,很简单,你契约了它就可以用了。”

    那太好了莫燃咬破了手指,将鲜血滴在那绳索之上,不一会,只见绳索上面浮现一阵白光,莫燃脑海中也出现了操纵白虹的口诀。

    刚刚得到一件宝物,莫燃忍不住拿在手中把玩起来。

    苏雨夜见莫燃在那玩绳子玩的起劲,自然不乐意了,她该玩的是他的腿,不是什么绳子,终于有点等不及莫燃主动了,他两步走过去抱起莫燃,直奔那张大床而去,“小朋友难得来找叔叔,叔叔一定好好陪你玩玩。”

    苏雨夜将莫燃压在床上,嘴角挑起一抹笑意,一只手娴熟的解开了莫燃的衣服,从里衣的下摆摸了进去,同时吻住了莫燃的唇。

    苏雨夜的攻势太猛,莫燃好不容易才从那令人窒息的吻中挣扎出来,手忙脚乱的按住了苏雨夜在她身上四处点火的手,道:“别,苏雨夜”

    苏雨夜笑道:“呵呵,别什么?你明明很想,你的眼神和身体都告诉我了。”

    莫燃却是说道:“让我在上面。”

    苏雨夜顿时停下了,他撑起身体,不可置信的看着莫燃,“小朋友,你刚刚说了什么?”

    那深邃的眼神里掀起的热浪几乎把她打翻,可莫燃还是清晰的说道:“我我想在上面。”

    苏雨夜笑了,笑的简直妖气冲天,他一个翻身,把莫燃放在自己身上,沙哑的声音道:“求之不得。”

    莫燃骑坐在苏雨夜腰上,而苏雨夜正满心期待的等着她主动,可突然,一根白色的绳子从莫燃手里飞出!瞬间缠上了苏雨夜的双手和双脚,最后固定在床的四个角上。

    苏雨夜瞳孔一缩,嘴角还挂着笑,手脚被迫大张,现在的形势好像有点脱离掌控,他看了看被捆起来的自己,道:“莫燃小朋友,你这是在干什么?”

    莫燃却跳下了床,舒了口气,总算有了点底气,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看着苏雨夜衣衫不整的被绑在床上,手脚拉长,那么大多张床几乎都放不下他了,不过却依然是那么活色生香。

    莫燃轻松一笑,道:“试试这根绳子啊。”

    话音落下,莫燃又跳到床上,直接扒下了苏雨夜的裤子,那双逆天的长腿呈现在眼前,莫燃赞叹的摸来摸去,终于能够肆无忌惮的摸这两条腿,莫燃本来是找苏雨夜和谐一下夫妻生活的,可现在却觉得,光是这双腿她就可以玩一夜。

    苏雨夜却是忍着腿上没有章法的抚摸,还有那直勾勾的眼神,再加上他英明一世如今却被绑在这里,这一切都刺激的他的身体无比的敏感,用尽了力气才让自己不要用这种姿态挣扎,最后还是忍不住道:“小朋友,玩够了就换个地方,嗯?”

    莫燃却道:“玩不够。”

    152816143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