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4章:【生死相随】
    第二天一大早,许宁照旧起了一个早,收拾完毕后去厨房里准备好早饭,就去打开了家里的大门,却看到对面的谢铮也从家里出来,手里拎着黑色的手提包。

    “铮哥早!”她这次没有装哑巴,却也没有表现的很热情,只是很淡淡的和对方打了一个招呼。

    谢铮静静的看了许宁三秒钟,抬脚走了过来。

    “我姥爷他们很早出门了,早上让我来你家吃饭。”

    “哦!”许宁点点头,转身往家里走,谢铮在后面缓步跟上。

    小姑娘似乎比起前世还要好看,是不是错觉谢铮现在还不太明白,或许和她的新发型有关。

    整齐的刘海乖巧的遮住白皙的额头,一头及腰的黑长直梳了一个侧辫,搭在胸前,显得一张小脸更加的精致小巧,那身段儿也是颇具风韵,或许她想着极力的改变现在的状态,然而骨子里的娇气却无法遮掩,这是她自带的一种气质。

    否则的话,她也不会成为四里八乡甚至是学校里不少男孩子默默暗恋的对象。

    许宁没有招呼他,毕竟谢铮对于她家的情况再了解不过了,可以说除了他们家的钱不知道放在什么地方之外,院子里有几个老鼠洞估计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自顾在厨房里将浸泡了一个晚上的咸菜捞出来控干水分,放在旁边的铝盆里,准备等奶奶起床后亲自调制配料,目前家里只有这一种咸菜疙瘩,等今天赶集看看,能否买些小黄瓜和大蒜回来腌渍,她现在倒是挺想吃糖醋蒜的,辣白菜当然她也会做,至于胡萝卜和白菜帮子这两样家里都有。

    现在碍于条件限制,也碍于自身的能力,哪怕是怀揣着空间,也没有许宁大展拳脚的机会,等今年初中的期末考试结束之后,她再想想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不过想到期末考试,许宁的脑门有些黑,她的能力真的能考出好成绩?

    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倚靠在厨房门口的谢铮,他的学习成绩倒是很厉害,曾经也没少强制许宁补习,可惜当初她的心思根本就没有放在学习上。

    因为自小备受宠爱,再加上是个女孩子,她对学习看的并不重。

    后来父母相继过世,家里的条件一下子变得拮据起来,她也就此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一直到谢铮离开,而她也和村子里的知青有了苟且,生活才变得彻底崩塌。

    心里也闪过一个念头,让谢铮帮着自己补习,不过也仅仅是个念头。

    她决定利用接下来的两个多月,每晚让母亲帮她补习一下,好歹母亲也是正牌的大城市高中毕业生,教导她这个初中生还是绰绰有余的。

    谢铮就这么靠在厨房外面,眼神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许宁,自始至终一个字都没说。

    他不知道上辈子许宁过的什么日子,但是不得不说,这个时候的许宁是很让人喜欢的,虽然和他生分了。

    眼神里的谨慎,凄凉,怀念等等情绪,偶尔会被谢铮捕捉到,总会让他觉得陌生而茫然。

    他到底是为什么要重生回来的,这是谢铮想要弄明白的一件事情。

    许宁有理由,可是他没有。

    他的一辈子过得充实而有意义,没有做过什么后悔的事情,也没有浪费过时光,可是为什么却偏偏和许宁一起回来了。

    “你姥姥出门了?”于春花从屋子里出来,一眼看到杵在厨房门口的谢铮,了然问道。

    “于奶奶早,我姥姥跟我姥爷去邻村了,让我来这边吃饭。”谢铮说道。

    “啥事啊这么大清早就出门,天还没透亮呢。”于春花念叨着走进厨房,看到咸菜已经被许宁收拾好了,才说道:“这里我收拾就行,你先去摆饭吧。”

    “哦!”许宁点点头。

    谢铮走过来,伸手按在锅盖上,冲许宁道:“我帮你。”

    许宁微楞一下,然后才有些不自然的拨了拨耳边的发,点头轻声道:“谢谢铮哥。”

    “我来你家蹭饭,你谢我做什么。”谢铮笑出声来,声音清越干净,特别的好听。

    许宁觉得自己的耳朵突然有些发痒,却也忍耐着去堂屋里将矮桌和小马扎摆放好,然后和谢铮一起将早饭端上来。

    于春花拿起一根咸菜条塞进嘴里,发现味道比起以前的还要好吃,总觉得经过一夜浸泡,哪怕里面什么佐料都不添加,似乎也比之前家里调制的好吃,这还真是奇了怪了。

    当然她也没多想,好吃肯定不是坏事,应该能卖个好价钱吧。

    昨晚她已经和儿子媳妇商量了价钱,就用家里的勺子,一大勺五毛钱,这两盆估计能卖个二三十块钱的。

    不过于春花并没有长期卖咸菜的打算,毕竟家里总共就这么几个咸菜坛子,腌渍的量也有限,也就是趁着空闲的时候去赚点小钱,而且还有一个来月就是麦收的时候了,她身子骨硬朗,自然也是要和媳妇一起去地里割麦子的,儿子因为在镇政府工作,每年自然在夏收和秋收的时候分别有一个礼拜的假期。

    以往都是儿媳妇在快中午的时候回来做饭,今年可以让许宁留在家里准备饭菜,也不指望着她那细皮嫩肉的去地里暴晒。

    他们家和隔壁老江夫妇一般都是合伙收割小麦的,老江夫妇因为要抚养谢铮,所以因为谢铮父母的关系,给了他们老夫妻不少的抚恤金,包括谢铮这个烈士遗孤的抚养费,再加上两人的年纪也大了,所以家里的地不多,两家几乎都是每年农忙的时候都要搭伙的。

    调制好咸菜,于春花回到堂屋,一家人才开始吃早饭。

    “妈,你都弄好了?”许建军问道。

    “好了,吃完饭我和宁宁就走。”于春花点头,“一勺五毛钱有人要?现在谁家里不腌咸菜。”

    谢铮夹起一块咸菜条,鼓励道:“于奶奶,你腌的咸菜是越来越好吃了,五毛钱一勺都亏了呢。”

    他说的有些夸大,不过谢铮也算是自小吃着于春花腌渍的咸菜长大的,而今天吃的咸菜感觉和以前一样,但是口感却比以往好了不只是一星半点。

    咸淡,口感,色泽都感觉是后世市面上的那种高级小菜,可又的确是出自于春花之手。

    ------题外话------

    情人节,然而明天就要过年,这大概可以称得上是最不靠谱的情人节了吧?不过还是要祝各位小天使情人节快乐。咱们就是要——美美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