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5章:【靠脸吃饭】
    谢铮把这种很小的变化放到了许宁的身上,虽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但是于春花腌渍的咸菜若是没有外因,应该不会突然发生这么大的口味变动,毕竟前世他临去帝都的时候,可是带了两罐,味道还是和从前一样,没有任何改变。

    想到许宁曾经也是在酒店后厨工作的,或许是她在其中做了什么手脚,没什么值得稀奇的。

    “亏啥,我都嫌贵,到时候没人要可就闹笑话了。”于春花露出一抹宽慰的笑,心底到底是有了点底气。

    热闹的早饭结束,许建军和秦雪娟去上班了,谢铮则是帮着许宁把两大盆咸菜搬到小推车上。

    因为学校就在集市对面隔了一条街,所以谢铮是准备帮她们送过去的。

    “我忘了问,今天星期天,你咋还去学校?”老太太锁上正房的门,和他们俩走出家门将街门落了锁。

    谢铮笑道:“我同桌喊我去学校打篮球,包里装的是运动衫。”

    许宁跟在奶奶身后,静静的听着前面俩人聊天,她则是眼神眷恋的左右打量着养育了她十几年的村子。

    近三十年没有回来,不知道三十年后的村子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不过按照许宁的理解,这里属于不太富庶的小镇,虽然还有青山绿水,却也难以有太大的发展,充其量就是村子里的一些土房子建成砖瓦房,修了路,再多估计就没有了。

    然而就算如此,许宁发现,她现在也是喜欢的不得了,宁静,安逸,慵懒而舒适,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春天是漫山遍野的迎春花以及桃李芬芳,夏夜蛐蛐儿啾鸣,村民拎着马扎在街头巷尾三五成群的闲聊纳凉,秋天则是尽情的享受着丰收的喜悦,冬日里则是坐在热炕头嗑着瓜子看着电视,欣赏窗外雪花纷飞。

    想想人生如此,也算得上是不枉一生了。

    翻过村口的大土坡,就是和他们香山村一条路之隔的定南村,这个村子很大,香山村不足百户人家,可是定南村却有七八百户,所以这个村子里的集市是四里八乡仅有的,在他们这个乡里也仅次于乡政府附近的集市,而现在许宁和谢铮所念的学校也在定南村,不过听说过两年高中部就要搬到乡里,定南村只留下小学和初中部,只是许宁前世逃走的时候高中部还没有搬,她的想法是自己最好是能在这里读完高中再搬,否则的话从家里到乡里需要走差不多半个小时,春秋还好说,冬天的时候可就要遭罪了。

    此时已经是早上快七点了,集市上已经有摊位铺开,集市是在一条十字大街上,街道很宽敞,约么有十二三米宽,入口是日常用品区,对面则是服饰类区域,左边是生鲜蔬菜区,右边则是熟食肉类区域,分的很是规整,想买什么东西可以直接去找位置,不过这里有收取摊位费的,一个摊位费两毛钱,价格不贵,也没有人会因为这两毛钱逃票。

    谢铮推着小推车,和老太太一起在熟食肉类区域找了一个位置,正好旁边是卖油条油饼的,他们在这边也算是沾沾邻居摊位的光。

    于春花手脚麻利的把桌子支起来,将两盆咸菜摆上,然后掏出两块钱对许宁道:“宁宁,你去买一扎塑料袋,白色的。”

    “知道了。”许宁接过钱,慢悠悠的往日常用品区踱步而去。

    旁边卖油条油饼的是一对青年夫妇,看年纪大约有三十来岁,见到于春花过来,两人和她热情的打招呼。

    “大娘,您这是只卖咸菜呀?”

    “是啊,今年家里腌的咸菜有点多,怕到时候收菜的时候吃不完浪费,咋样,生意好吗?”于春花在家里可能会整日的板着脸,但是该热情的时候她也不会惹人厌。

    “还算可以的,我们俩也没大本事,之前就是在村子食堂里做这个的,现在可以单干了,也算是门手艺。”

    “哎哟,这可了不得,手艺可是能吃一辈子的。”于春花夸赞道。

    “算是吧,这活计也不累,上了年纪也能干的动。”老板娘眯着眼,看上去对现在的生活状态很是满意。

    就在说话的功夫,这对夫妇已经送走了两三波来买油条的,现在时间还早,这个村子里的人会来买点油条回去做早餐,看来的客人和这对夫妇很熟悉,一看就是常客。

    “大娘这是卖咸菜?瞧着倒是挺好看的。”旁边一个年轻的小媳妇穿着崭新的的确良衣裳,走到于春花面前,“咋卖的?”

    于春花热情的招呼道:“这么一大勺,五毛钱。”边说,边用饭勺舀了一勺比量给这个小媳妇看。

    小媳妇见状,微微蹙眉,“五毛钱可是能买好大一袋芥菜头呢。”虽然这一大勺的分量的确不少。

    还不待于春花说啥,谢铮就用勺子捞出一根,递到这小媳妇面前,“大姐,我奶奶做的咸菜味道可是别人做不出来的,不说要腌渍好长时间,还需要加入各种调料,您尝尝就知道我说的不假。”

    小媳妇见谢铮这举动,发现这小伙子是长得真俊,后世有“颜即正义”的说法,放在八十年代也是很适用的,一般人面对着谢铮这帅气爽朗的笑容,恐怕都无法拒绝。

    手指捏起勺子里的咸菜条放在嘴里,刚要下去,自己就能听到那清脆的声音,而且这小伙子说的一点都不假,的确好吃的不得了。

    现在一般人家家里腌渍芥菜头,都是吃里面的咸味,可是这份咸菜里面的咸味有,却不是那种咸的呛嗓子的味道,反而咸淡非常的合适,而且特别的香,也鲜的很不一样。

    她不禁好奇,这到底是怎么腌渍的,里面肯定有猫腻。

    “行,大娘给我两勺吧。”

    于春花连忙点头,这刚来没多久,居然开张了,她心里如何能不开心,自己做的东西能卖出去,这是对她极大的肯定。

    可是她那糟心的孙女还没回来。

    这刚要说啥,旁边老板娘扯下几个白色的小塑料袋递给于春花,“大娘,先用我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