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8章:【拐弯抹角】
    刚开始还好,可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汗水不断的冒出来,虽然她穿着长袖的衣裳,可是照旧被麦子刺的又疼又痒,再让汗水一泡,那种滋味就更别提了。

    远以为自己也是吃了好几十年的苦,这点事根本就不算什么,可到底是高估了这具鲜嫩的身体。

    “戴着。”头顶被扣上一顶草帽,“知道要下地,出门不记得戴一顶草帽?”

    谢铮瞧见她那涨红的小脸,上面汗水不断的滑落,连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先擦擦脸,我去拎水。”

    现在她真的是觉得呼吸困难,且腰膝酸疼,尤其是两只胳膊,恨不得拎起衣袖用力的挠一挠。

    低头看着手里的毛巾,也不在乎上面的污渍,胡乱的在脸上擦了两把,这才觉得稍微好了点,之前她都是用衣袖擦汗的,多少年没下地了,这种基本的小常识也不太记得了,她父母没有提,是压根没想让她下地干活吧。

    谢铮很快回来,从竹篮里给她倒了一茶缸水,“让你慢点,累就去地头歇会儿,胳膊疼不疼?”

    “还行。”许宁眼神躲闪,她不想表现的那么没用。

    “下午别来了,晌午后的太阳更烈,晒脱了皮有你受的。”刚才拎水的时候看过,许宁捆绑的麦子都很规整,而且除非是那种断了麦穗的,否则地里几乎没有遗留,就算是断掉的麦穗也被她归拢成堆,很显然干活是个仔细的。

    可是再仔细,瞧着她现在的模样也让人心疼。

    许宁胡乱的点点头,捧着茶缸嘬着水,眼神却示意他赶紧走。

    “我没事,反正就这么几天,要不这麦假放不放对我也没什么用不是。”让他们放假回来,不就是帮着大人一起收麦子嘛,而且她就是觉得累,可是干活哪里有不累的,她也没觉得有什么,习惯了而已。

    谢铮见她这样子,沉默了三秒钟后,没说别的,拎着篮子就走了。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生气了,许宁喝饱了水,将茶缸盖上,放在地垄边,弯下腰继续忙活。

    前面弯腰割麦子的许建军,偶尔会回头关注两眼许宁,见她这半上午都是在弯腰干活,心里可是很吃惊的。

    他的这个宝贝闺女娇气,这点许建军这个做爹的可是比谁都清楚,说到底许宁多少遗传了妻子的性子,当年秦雪娟也是个娇滴滴的姑娘,可后来到底是因为自己的关系,被生活将那种骨子的娇气给磨掉了不少,谁知道生了个闺女,却遗传了大部分。

    不过因为两人现在都赚钱,养活一个闺女很简单,并没有严格的要求她,大不了以后闺女也嫁在附近,这样夫妻俩也能照应着。

    谁想到今天一看,这孩子干活丝毫没有懈怠,更没有喊苦喊累,真不知道是怎样转了性子。

    “外婆,天也不早了,您早点领宁宁回去吧。”谢铮拎着水走过来,冲高秀兰说道。

    高秀兰抬头望了外孙一眼,笑道:“这才九点半,我十点半回去也赶趟。”

    不过说完后,瞧着孙子冲她使眼色,她才恍然过来,“行,早点回去也好。”

    从谢铮手里接过茶缸,她凑到外孙面前,压低声音道:“你这臭小子,心眼真多。”

    谢铮无语,他还真没想多,哪里来的心眼。

    主要是看那丫头干活不知轻重,明明累成那样了也不知道偷个懒,还弯着腰闷着头硬干。

    头顶的太阳那么烈,他都觉得热的全身刺痒难受,更别提这个娇滴滴的小丫头了。

    透过这次的观察,谢铮发现她前世的日子必然是极其艰难的,这才造就了她性格的天差地别。

    忽略心头莫名的郁卒情绪,抓起镰刀继续半蹲着割麦子,他多干一点,那丫头也少受点累,否则麦收这几天,她肯定是要全程跟着这么吃苦的。

    许宁这边还在忙着,就见高秀兰拎着竹篮走了过来。

    “宁宁,天也不早了,和高奶奶回家做午饭去。”

    她擦着满脸的汗站起身,抬手遮住额头,望了望头顶的太阳,“这么快就中午了呀?”

    “可不是咋地,这都快十点钟了,再不赶着点,他们该饿肚子了。”高秀兰拍拍许宁的肩膀,“走吧,咱们回去稍微歇会儿。”

    “哦。”许宁也没有多想,冲着远处的父母打了声招呼,就跟在高秀兰的身后往家走。

    回到家里,高秀兰赶忙让许宁赶紧去洗洗,清凉一下,原本小姑娘白嫩的小脸,这半上午直接晒成了西红柿,可怜见的,让高秀兰别提多心疼了。

    许宁也没拒绝,走到院子里的洗脸架前,舀了两大瓢凉水,直接撩起来拍到脸上,沁凉的水瞬间驱散了脸上火辣辣的热度,让她差点没忍住呻吟出声,这感觉简直不要太爽快,恨不得直接把头埋进去不出来。

    “高奶奶也洗洗吧。”许宁没有太放纵,毕竟中午还要帮着她做午饭。

    “好,这天气真是热的要人命啊。”

    中午,许宁帮着高秀兰准备了不少的饭菜,其中只是馒头就准备了满满的一篮子,菜也是荤素都有,到底是重体力活,就得吃些荤的补补体力。

    高秀兰边整理装着菜的陶罐,边说道:“晚上回来咱们做鱼吃,宁宁喜欢清蒸还是红烧的?”

    “我什么口味的都喜欢。”许宁说的是真话,她不是个挑食的。

    “那咱们今晚清蒸,明晚红烧,换着花样来。”高秀兰笑呵呵的说道。

    忙活完,眼瞅着十一点半了,俩人又拎着做好的饭菜回地里。

    因为饭菜怕在半路上撒出来,所以做好之后都是先装在洗刷的很干净的陶罐里,等去了地里吃饭的时候再倒进深口的盘子里。

    高秀兰一手挎着一个篮子,许宁则是拎着一篮馒头。

    去地里的路上,也能看到好几个婆娘同样是拎着饭菜往地里去,在他们这边的农村,还是纯人工收割小麦的年代,这种情形每年都能见到,一直到后来机械化取代了人工,这才算是见不到了。

    ------题外话------

    铮哥:我疼人的方式和我的为人一样,含蓄。没毛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