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9章:【铮哥的秘密】
    她们俩来到地里的时候,两家人已经割了一大半的小麦了。

    “都歇会儿吧,吃饭了。”高秀兰将篮子轻轻的放在支起来的棚子里,冲着前面高声喊了一句。

    那边听到声音,也没犹豫,扔下镰刀走了过来。

    “做的啥?”江老爷子直接盘腿坐在铺着的凉席上,抓起旁边的茶缸大口大口的牛饮了一杯。

    “两个素菜,两个荤菜,还有一个凉拌小豆腐。”高秀兰边说边将饭菜倒出来,“春花,快点吃饭。”

    谢铮坐在外边的位置,后背大半都暴露在烈日下,许宁瞧见后,闷声不吭的往里面挪了挪,然后拍拍身边的位置。

    谢铮了然,抿唇轻笑,往许宁那边挪动了两下,然后从外婆手里接过筷子,看着面前的饭菜叹了口气。

    “咋啦?小小年纪叹啥气。”高秀兰哭笑不得的看着外孙。

    “累的吃不下。”谢铮倒了杯凉茶,“我待会儿再吃。”

    江老爷子看了他两眼,“中午稍微躺会儿吧,下午很快就能割完。”

    两家的大人一起努力,两亩麦子今天能全部割完,明天上午去另一块地割完剩下的一亩麦子,江家的就算是收拾完了,余下两天就是许家的麦子了。

    许宁自然是不能全程跟着大人一起来地里的,虽然她是觉得无所谓,不过后天开始,她可能就要跟着外婆在家里的村支部大院里看着脱粒机。

    当晚回到家里,许宁累的双腿都发抖,她重生回来还是第一次做这么高强度的体力劳动,再看别的人都没有这种状况。

    “今晚我和江婶做饭。”秦雪娟挽起衣袖走进厨房里,对坐在院里小马扎上的许宁道:“现在可别睡过去,等晚上吃完饭再睡。”

    许宁恹恹的嗯了一声,精神头很明显有些萎靡。

    他们从麦地里回来已经是月上枝头了,下午她丝毫没有懈怠,捆扎麦子的动作也是越来越熟练,两家的大人都夸赞许宁能干,她却觉得今天的表现也只是普通,到底是这具身体太嫩。

    谢铮在旁边见靠在许建军身上的许宁,知道她今天累的不轻,开口道:“先去我屋里躺会儿吧,吃饭的时候我喊你。”

    许宁反应慢半拍的听懂对方的话,摇摇头道:“不用了,我怕睡下醒不过来,吃完饭回家睡。”

    她坚持,谢铮也没有继续劝,反正难受的也不是他。

    厨房里,高秀兰正在炖鱼,趁着闲下来的空挡,坐在小板凳上和于春花闲聊。

    “宁宁可是一转眼就是大姑娘了,去年还是跟着去地里溜达,今年就已经能干活了,我瞧着这小丫头心灵手巧,捆扎的麦子比咱们好看。”

    秦雪娟听得既心疼又欣慰,可却听到婆婆在旁边道:“小孩子家家的,就这么一股劲儿,谁知道过几天就啥样。”

    原本秦雪娟心里有些不舒坦,可是看到婆婆难得表情温和的模样,她却突然有些想笑。

    想必婆婆心里也是很得意的吧,不过却是把这种得意憋在心里。

    于春花自然是高兴的,别人夸自己孙女她难道还能生气不成?

    虽然她也知道自己性格不好,脾气说风就是雨,可是对待这个唯一的孙女,她的疼爱不比她爹妈少,这段时间孙女变得懂事,她是感触最深的。

    以前那孩子简直娇气的让她看不下去,也喜欢假干净,天天想着穿衣打扮却从来不洗衣裳,更别提是下地干活,现在这样的转变她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和于春花做了几十年老邻居的高秀兰如何看不出这位老姐妹到底是咋想的,忍俊不禁道:“你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高兴的和啥似的。”

    “那你还说啥。”于春花嗔怪的瞪了对方一眼,“那是我孙女,变得懂事起来我能不知晓?”

    “行行行,你说咋样就咋样。”高秀兰被她给乐的合不拢嘴,“不过我瞧着可是心疼,这白嫩嫩,娇滴滴的小姑娘,一天下来晒得成了小火人,晚上回去说说,明儿别让她去了,在家里待着吧。”

    “谁管她。”于春花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哼哧一句弯腰往灶膛里添柴火。

    院落里,晚风清凉,许宁就这么靠在父亲的肩膀上眯了过去。

    “哎哟我的大闺女”许建军扭头瞧着迷糊过去的女儿,心疼的不得了,他可从没见过累的睡过去的许宁。

    不过这眼瞅着要吃晚饭了,肯定不能让她这么睡下去,还是得叫醒。

    “爸,别捏我脸。”察觉到许建军的手掌放在她的脸上,许宁嘟囔了一句,随即睁开眼。

    许建军哈哈笑起来,“没睡着呀?”

    “我还没累到那种程度。”坐起身后想了想,她撑着膝盖站起来,“我先回家一趟。”

    “干啥,马上就吃饭了。”

    “十分钟就回来。”

    回到家,她找了两件衣裳就钻进了厨房旁边的一个小屋,里面是他们家洗澡的地方,虽然没有太阳能,可是许建军却在房顶放置了一个黑色的塑料桶,白天晒一天晚上自然就能冲澡,水温虽然稍微有点热,却并不会烫的厉害。

    虽说之前已经洗了一个,可是很快就冒汗,两只胳膊刺痒的厉害。

    这种情况也只能忍着,几天后就自然而然的恢复了。

    谢铮进来时,看到许宁穿着一件白色的短袖上衣,正在堂屋门前梳理一头湿漉漉的长发,那模样说真的,有些诱惑人。

    “马上就要吃晚饭了。”他开口说道。

    许宁撩起头发看了他一眼,“我马上就过去。”

    边说边将一头长发撩到背后,也没管待会儿是否要濡湿了衣裳,踩着拖鞋啪啪的跟着谢铮过去了。

    一股馥郁的香气被晚风吹进谢铮的鼻子里,甜的发痒,却不会让人觉得腻歪。

    这一晚的谢铮,没有意外的差点失眠,早上起来还发现了一个无法启齿的秘密。

    在厨房里准备早饭的高秀兰看着外孙那精神不济的模样,笑道:“没睡好?昨儿累坏了吧?明天你和宁宁在家里看着脱粒机就行。”

    “知道了。”那点体力活倒是不累,原因根本就不是这个,可是他怎么可能说出口。

    ------题外话------

    什么秘密,搞得和真事儿似的,不过就是梦遗。

    谢铮:你他妈给老子闭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