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3章:【不准吃饭】
    没有注意到母亲何时离开,许宁只觉得心里说不出的难过。

    不知是否因为她重生的关系,她发现身边很多细微的事情都在发生着不可逆转的改变,前世虽然她到死都没有见到姑姑,或许她还在某个地方安稳的活着,现在姑姑居然车祸死了?

    难道是因为她的关系吗?

    这天晚上,许宁没有去隔壁,晚饭后谢铮久等她不到,还亲自过来看了看,得知许家的事情之后,就默默地离开了。

    许宁第二天没有上学,让谢铮帮忙和学校里请了假之后,她就和母亲坐车往后塘镇的刘家村去了,至于奶奶和父亲,则是去城里,准备在那边的医院和刘家人汇合,将许春梅的遗体带回家。

    来到刘家村已经是临近中午,秦雪娟和村子里的人打听到刘家的具体位置,领着许宁就过去了。

    刘家此时已经挂起了白幡,此时的丧葬仪式还颇有种怀旧的感觉,村子里和刘家关系处的不错的人家,都提前给送来了烧纸纸钱。

    “哎,大嫂子节哀吧,谁能想到好好的人,就这么突然没了。”

    “可不是咋地,这涛子还在医院里,让家里的两个孩子可咋办呀。”

    秦雪娟来到刘家,过来帮忙的村里人见到她们母女俩,眼里都带着疑惑的目光,不知道这来人是谁。

    “大妹子谁家的?”一素布衣裳的婆娘问道。

    秦雪娟眼神淡淡的回道:“香山村的。”

    “哦,春梅娘家人吧,快进屋。”那人一听,赶忙将她们母女俩带进去。

    刘家老太太是认识秦雪娟的,毕竟当初他们结婚的时候,刘家人可是登过门的,只是这都十几年没见了,若非秦雪娟变化不大,他们还真的可能认不出来,就算是这样也是恍惚了好一会儿。

    “建军家的吧,快进来坐吧。”刘老太太脸色肃穆的冲她们俩打招呼。

    今天这样的日子,许春梅的遗体还没有运回来,她也没有和屋子里的好几个婆娘寒暄,拉着女儿在屋里的板凳上坐了下来。

    她知道,这几天他们恐怕要在刘家村里住下了,一直到许春梅下葬再回去。

    不过恐怕这中间要有一番很麻烦的掰扯,首先就是肇事者赔偿给许春梅车祸致死一事的钱,具体是多少还要等婆婆和丈夫回来才能知道。

    当然这笔钱,许家是一分钱都不会拿的,却也不能就这么轻轻松松的落到刘家旁人手里,到底是许春梅拿命换来的钱,按照婆婆的脾气和性格,只能用在两个孩子身上。

    基于之后刘永涛是这么单着下去还是续弦,许家人管不着,但是绝对不能动这笔钱一分一毫。

    就算秦雪娟和许春梅并没有多深厚的情谊,她也不会就这么看着许春梅的两个孩子没了母亲的同时,还要连最后的依仗都被刘家人剥夺。

    “许家嫂子吧?”一道带着嗲气的声音传来。

    秦雪娟抬头看着来人,穿的是挺素的,但是看着打扮却也颇为费了一番功夫,虽然脸上的表情透着悲伤难过,可是眼神里却很是轻松,甚至还透着一抹欢愉。

    “你是”秦雪娟不认识对方,不过心里却有了计较。

    “嫂子不认识我,毕竟咱们没见过,我是永波家的。”杨小琴自顾在秦雪娟身边坐下,唉声叹气道:“你说说我大嫂的命真苦,难得能去外面打工,却哎,可怜了我大嫂那两个孩子,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事故来的太突然,谁也不想的。”秦雪娟还不了解对方过来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是不动声色的顺着对方的话往下说。

    “谁说不是呢,他大伯还在医院里养着,头前儿刚来信说是过几天回家将养着,这转眼就发生这样的事。”

    “妞妞和小宝去哪里了,怎么没见到?”秦雪娟问道。

    “知道大嫂不在了,昨晚那俩孩子哭了一宿,在我们屋里呢,今天家里来这么多人,那俩孩子要是露面,指不定让人咋看呢。”杨小琴继续唉声叹气。

    秦雪娟倒是用颇为意外的眼神看着这个女人,这事儿做的倒是挺不错的,就是不知道她是否也在打那笔钱的主意。

    不过随便这么一想,秦雪娟就在心里苦笑两声,这根本就不用猜,谁又能免俗。

    “妈,我去看看妞妞和小宝吧。”许宁出生询问着秦雪娟,眼神却是看向了杨小琴。

    杨小琴倒是没有拒绝,许宁还是个孩子,她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去吧,就在最边上那间屋子。”

    “谢谢婶儿。”许宁站起身就出去了。

    她也觉得杨小琴没安什么好心,可是她自问自己的智商没有母亲高,就算她不在这里守着,母亲也是不会吃半点亏的,若是连母亲都能被欺负,大概她也只能上去打人这一个办法了。

    出了屋子,来到最右手边的屋子,从外面听不到里面的动静。

    推开门走进去,就见一张简单的木板床上,妞妞正蜷缩着躺在里面,小宝则是干脆坐在地上摆弄面前的泥巴。

    “妞妞!”许宁来到床边喊了一声。

    小姑娘听到声音,身子动了动,却并没有起来,也没有转过身。

    许宁已经预见了这种情形,此时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小姑娘,不过看小宝这样子,似乎并没有什么问题,到底是年纪还小,再加上被刘家二老和许春梅给宠坏了,无法理解眼前的这种状况,说不得过个一两年,这孩子就忘记了自己的母亲。

    倒是妞妞这孩子,已经是记事的年纪,对于死亡,应该是有她自己的理解的。

    “你咋来我们家了?”小宝泥巴玩的不亦乐乎,边问着许宁,边站起身,用力的将挖成碗状的泥巴用力的拍在地上,听到“啪”的一声响,望着炸开的泥巴嘿嘿笑了两声,然后坐下继续摆弄。

    “我来你们家串门的。”许宁斟酌的回了一句。

    小宝则是抬头颇为认真的看了许宁两眼,“不准你在我们家吃饭。”

    “”许宁沉默。

    ------题外话------

    下了一场小雨之后,天气变得暖和多了,稍微厚点的衣裳是穿不住了,各位爱美的小仙女,请尽情的浪吧。我是空闲一点,就爱趴在阳台上,看外面那来来往往的漂亮姑娘,大长腿小短裙肉丝黑丝,啧啧,享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