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8章:【气死渣渣】
    来学校观看联欢会的家长不少,其中自然也有上了年纪的老人,在那种没有电视机的年代,听戏就是一种难得的娱乐享受了,所以听到这熟悉的锣鼓声音,不少的老头老太太都非常的开心。

    这段戏曲选段里,许宁的角色是辽国公主,而周老师的角色则是杨四郎。

    许宁之前还以为自己会怯场,可是等站在众人面前才发现,这根本没有什么可紧张的,这里是联欢会,是热闹的地方,而且今天参加演出的都是学生,哪怕你唱的不好,大部分的人也只是图个热闹,不会对一个孩子要求严苛。

    这一个礼拜的时间,在周老师和严老师的帮助下,许宁也简单了学了一点戏剧方面的身段架势,和那些戏曲名家自然是没办法比的,可也是依葫芦画瓢,在她这个稚嫩小姑娘的表现下,让在场的不少老人也都喜不自禁。

    这就是年龄占有的优势,有的人不喜欢听戏曲,可若是看到一个小娃娃像模像样的在舞台上唱戏,他们哪怕不爱听也是要凑个热闹,看个趣味的。

    许宁站在话筒面前,周老师见话筒都抵着她眼睑的位置了,笑眯眯的上前给她往下面调了调,这个小动作音引得前面的众人不由的哈哈大笑起来。

    “袁老师也真是的,咋就不知道照顾一下咱们学生的身高呢。”周老师抬头看了眼站在左手边讲台下的女老师。

    知道周岩是在开玩笑,高中部的音乐老师袁秋雨笑的都要弯下腰了,“哎哟,忘记这茬了。”

    许宁静了静心,清了清嗓子,随着锣鼓乐器的伴奏,挽着兰花指,开始唱了起来。

    “听他言吓得我浑身是汗,十五载到近日他才吐真言,原来是杨家将把名姓改换,他思家乡想骨肉就不得团圆”

    不说学校里的同学,就是谢铮也不由得愣了一下,这小丫头,嗓子还真的是让人惊讶,通透嘹亮且有味道,看看周围上了年纪以及喜欢听戏的大人都听得摇头晃脑,有的还跟着锣鼓家什轻轻打着拍子,很显然是喜欢的。

    “驸马!”许宁喊了这么一句,瞬间下面不少学校里的同学跟着哄堂大笑起来,就连许宁身边的周老师,也是捂着乱笑的肩膀乱颤。

    周岩抬头看了眼前面的严美凤,见她眯着眼差点笑断气的样子,还真的是让人哭笑不得啊。

    虽然是剧情需要,可是被自己学生喊这么一句驸马,也是很逗趣的一件事,再者说戏曲里杨延辉是招赘的驸马。

    不过等许宁唱完后面的几句,周老师也憋着笑冲着前面的观众一抱拳,喊了一句:公主啊!

    “哈哈哈哈”坐在最前面的学校校长和众位老师拍着大腿,笑的眼泪都喷出来了。

    别的节目和这个师生戏曲对唱一比,都觉得太平淡了,一句驸马,一句公主,他们都不会想歪,纯粹就是太逗趣了。

    江老爷子夫妇和许老太太都是喜欢听戏的,平时村子里有来唱大戏的,许老太太和高秀兰这对“闺蜜”必然是要拎着小马扎去听戏的,甚至还要拼了命的往最前面挤,算得上是老戏迷了。

    “宁宁这小嗓子是真好。”江老爷子听得尤其乐呵。

    “我和你好夫妻恩德不浅,贤公主又何必礼仪太谦,杨延辉有一日愁眉得展,忘不了贤公主恩重如山。”

    周岩就像严美凤说的,虽然年纪只有二十多岁,可却也是个资深票友,唱腔不纯熟却也很抓耳朵。

    师生两人在台上你来我往的对唱,听的下面的人好不热闹。

    就连不喜欢听戏的人也很是认真,毕竟唱戏的人可都是他们现实里认识的,而不是那些远在千里之外的或者是不认识的草台班子。

    “宋营离此路途远,一夜之间你怎能够还!”这段唱腔挺快,许宁也不敢有任何的疏忽。

    “宋营间隔路途远,快马加鞭一夜还。”周老师也沉住气,使了劲。

    “适才叫咱铭誓愿,你也对天就,表一番”许宁这段唱腔一结束,下面的掌声顿时轰鸣而起。

    “好!”前面的校长干脆就直接站起来了,大力的鼓掌。

    在场的一些戏迷也是听得很过瘾,哪怕只是这么随便唱唱,瑕疵很多,不过看着面前这个漂亮娇俏的小姑娘他们还能要求多高?

    若是许宁的本事真的比得上那些戏曲名家,早就被人家给挑走了。

    俩人在这里弯腰谢礼,然后走下讲台,周老师在前面角落的位置坐下,许宁则是在现场找她的家人。

    “宁宁,这里。”许建军站起身冲着女儿挥挥手。

    不少的学生和家长都跟着许宁的身影,然后看到了许建军。

    瞧着许建军那得体的穿着和精神的长相,他们觉得这样俊的父亲生出如此漂亮可爱的女儿,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这边已经没有位置了,等许宁过来,谢铮起身给她让了一个位置。

    “铮哥你坐着吧,我靠着我爸就行。”

    “还有两三个小时才能散,你蹲在地上多累。”谢铮道:“坐这里吧,我去找周涛。”

    “谢谢铮哥。”许宁没有继续婉拒,江老爷子他们挪了挪,让许宁在秦雪娟和许老太太中间坐下。

    秦雪娟挽着女儿的肩膀,“我的女儿真棒,唱的别提多好听了。”

    靠在母亲怀里,闻着她身上散发出的一种淡淡的香味,许宁此时才觉得有些羞涩,“没给你们丢脸就行。”

    “不丢脸。”江老爷子看过来,冲着她竖起大拇指,“小丫头很厉害,以后也和爷爷来两段。”

    “行啊,我回家多学几段,和您一起唱。”许宁高兴的点点头,“沙家浜好吧?”

    “这个好,爷爷唱的特别溜。”

    高秀兰嗔怪的等着老爷子笑道:“吹牛你也特别溜。”

    人群中的陆雪娇双手攥着衣角不断的拧着,把衣裳都拧的变形了。

    她今天主要的目的就是来看许宁的笑话,可是刚才她越听心里越不顺,尤其是得到那么多的掌声,让她更是觉得这些掌声就是打在她脸上的耳光,难堪和屈辱让她差点没翻脸走人。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节目也逐渐到了尾声,在场的人也走了不少,现在可是冬天,一般下午不到五点左右天就开始黑了,很多家里都有人等着吃饭,留下的也都是一些全家都来看联欢会的,倒是不用担心回家晚。

    六点一过,今年的联欢会落下帷幕,而不意外,周岩和许宁师生演唱的戏曲成了今晚最受欢迎的节目。

    “下面请周老师和许宁同学上来领奖。”

    许宁走上讲台,然后校长就带着奖品走到他们俩面前,“没想到这次周老师也参加,奖品可都是给学生们准备的,你就凑合着吧。”

    周老师哈哈笑道:“什么老师的学生的,这可是我们赢来的。”

    奖品是一个文具铁盒和一个带着小锁的笔记本,当然也配着钥匙。

    许宁接过来,向校长鞠躬道谢,反倒是周老师拿着奖品,有些哭笑不得。

    “我还真的是用不上,带锁的笔记本,我也没什么秘密要写呀。”周老师打趣完就把奖品塞给了许宁,“许宁升入初二后,学习进入了班级前茅,以后还要继续努力。”

    “谢谢周老师。”看着手里又多了一套,她想着等送给张梦一套吧,自己也用不了这么多。

    随后是惯例的校长讲话,六点半后整个学校就开始散场走人。

    “许宁,你真的是太争气了。”张梦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一把挽着许宁的胳膊,“我可是瞧见那人的脸色了,真难看,别提多痛快了。”

    “你瞎说什么呢。”还不等许宁回答,旁边一个女人就抬手拍了张梦后背一下,“姑娘家家的,让人笑话。”

    张梦吐吐舌头,对许宁道:“这是我妈。”

    “婶子好。”许宁和对方问好,然后把手里的一套奖品塞给她,“咱俩一人一套。”

    “给我啊?你可真大方。”张梦拿着奖品,有些惊讶,“你自己留着就行了,我又不是没文具盒。”

    “一套就够了,我用不了这么多。”许宁不以为意,瞧着旁边张梦的母亲,冲她一笑,“婶子,我和张梦是好朋友,再说这是奖品,又不是我买的,你别说她。”

    其实张妈妈还真的要训斥女儿几句,这孩子也是没点数,人家给你你就拿着?还知道害臊不?

    不过见许宁这样说,她到嘴边的话也没好意思说出口,“本子家里有,这是你得的奖,给她干啥。”

    “张梦也对我好,我很乐意和她分享。”

    张妈妈见许宁这水灵的小模样,再加上和自家闺女好,这心里也稀罕上了。

    “大妹子,你这闺女真懂事。”

    别人夸赞自己女儿,秦雪娟自然是高兴的,但是却也不能表现的太过,只是谦虚的说道:“大姐的女儿也不差,今年暑假往我们家里送了不少的海鲜,我可是很喜欢的。”

    “这有啥。”张梦妈妈摆摆手,“我娘家就是靠海边的,每年暑假他们姐弟俩都去赶海,回来就带不少的海鲜,喜欢的话明年还给你们送。”

    “那我就不和大姐客气了。”秦雪娟爽朗的笑道:“以后空闲了和张梦一起来我家玩。”

    “这感情好。”

    没多久,两位妈妈就聊得热火朝天的,许建军冲着张梦的父亲笑了笑,“女人凑在一起,就是能说。”

    “可不是咋地。”

    两家人在岔路口分开,两位妈妈似乎还有些依依不舍,都邀请对方得空去自己家里做客,让身边的其他人都跟着摇头失笑。

    张梦领着自己弟弟跟着父母往家走,“明天新年,后天我去找你写作业。”

    “好,我等你。”许宁点点头,“带着你弟弟来吧。”

    “不带,他很调皮的。”张梦揉着弟弟的毛寸,一口回绝,引来小家伙很不情愿的反驳声。

    元旦,华夏的阳历新年,虽然不如春节那么重要,可是该热闹还是要热闹的。

    大清早起来,老太太就拎着鸡毛掸子,在家里四下打扫着,许建军则是扛着大扫帚去清扫院子和家门口,秦雪娟因为肚子越来越大,现在几乎不做什么事情,只是围坐在煤炉旁边整理孩子出生时需要的尿布小衣裳等等,婴儿衣裳都是老太太裁剪好的,秦雪娟只需要用踏板缝纫机缝合起来就可以。

    最初秦雪娟是不会做这些事情的,家里的踏板缝纫机也是前几年买的,老太太刚买回来就用的很利索了,反倒是秦雪娟跟着婆婆学了好几天才学会。

    许宁洗漱完,对老太太道:“奶奶,咱们杀只**。”

    “昨天就杀了一只大公鸡,在夹道里挂着呢。”老太太交代了一声,“中午你做饭?”

    “对呀,我放假了,你们就轻松一点,我来做。”从雪花膏瓶子里挖出一点,涂抹在脸上,然后抹了抹手,味道香喷喷的,“对了,我那个空间扩大了,现在应该是两亩地。”

    “咋弄的?”老太太好奇的问道。

    他们现在的人口地是人均一亩半,可孙女的空间里现在就有两亩地。

    “我也不知道。”许宁对此也是很好奇的,不过并没有抓到规律,“蔬菜咱们一亩地也就够了,那一亩地我种点什么?”

    “粮食不能种。”秦雪娟开口道:“不然咱们没办法拿出来脱粒,让人看见心里起疑心,还是种果树来的放心。”

    老太太自然也想到了这点,附和道:“你妈说得对,等开春我去给你整些果树苗种着,这样咱们家里以后也就不用买水果吃了。”

    “行,听你们的。”

    十点左右,许家人就开始忙活起午饭来了,今天中午是要多做几个菜的,好歹也是个年,晚上依旧是包饺子。

    老太太蹲在厨房门口,手里攥着厚重的菜刀,咔咔咔的剁着面前的鸡,还把两条鸡腿给单独留了出来,想着到时候媳妇和孙女一人一只鸡腿,吃的过瘾。

    “咱们家这两头猪长得可真肥。”许建军整理好卫生,扛着扫把从外面进来,“妈,快杀猪了吧?”

    “先不着急,等宁宁放假咱们再杀,卖一头然后和你江叔分一头,今年他们要半扇猪,咱们家人口少,到时候灌点腊肠,年前吃不上了就是。”

    许宁听到后,站在厨房门口道:“到时候我来灌肠,带到空间里,三两分钟估计就能灌好。”

    老太太却突然嘟囔着:“你那空间也真是毛病,人进不去猪崽子就能进去。”

    “嗯,是挺怪的。”许宁忍着笑附和道。

    许建军则是背对着她们俩,噗呲噗呲的忍的很辛苦。

    他老娘也真是的,和猪较什么劲儿啊。

    “爸,得空你整点鱼苗,我放到泉眼里。”

    许建军却问道:“到时候那水还能喝吗?”

    “我觉得问题应该不大,毕竟这可是空间。”许宁沉思片刻,说道:“奶奶不是也说,以前旱灾的时候,井里没水,连浊水都喝过吗?我这个可比那河水好多了。”

    “说的也是。”许建军也觉得自己在瞎捉摸,女儿说的没错,那可是空间,谁听说过人的身体里还有土地和泉眼的,肯定是不知名的力量弄出来的东西,不会连这点本事都没有的,“我尽量早点弄,说不定咱们过年就能吃了。”

    “对,这里面养出来的鱼,恐怕会特别的鲜美。”许宁笑眯眯的说道。

    老太太帮着许宁准备好中午要做的菜,就在旁边看着锅灶,瞧着孙女做饭。

    许宁的手法很利索,调料也都是家里现成的,可是做的饭菜却异常的好吃,老太太发现许宁做饭用的都是空间水,这也是其中的一个秘密。

    以前的她觉得日子虽然不愁吃喝,可心里始终不舒坦,既怕儿媳妇有一天抛下儿子和孙女走了,又因为这个孙女实在是太能叽叽,整天啥都不管,除了打扮就是臭显摆。

    现在却不一样了,老太太整天都好似踩着云彩似的,轻飘飘的感觉,她从来都不求家里多富贵,只要孩子们都健健康康,不愁吃喝她就心满意足了。

    厨房里,渐渐飘出了饭菜的香味,直接把许建军也给勾了进来。

    看到闺女这做饭的好手艺,他有感而发,“不如咱以后给宁宁找个上门女婿吧,我闺女这么好,还真不想把她嫁到别人家里,伺候对方那一大家子。”

    许宁哑然失笑,不过这个主意倒是挺不错的,她纯粹就是当笑话听而已。

    老太太却冲着儿子翻了翻白眼,“你瞎出什么馊主意,从古到今,上门女婿有几个好的?”

    被老娘训斥一句,许建军默默鼻子,“哈哈,妈别生气啊,我就是随口这么一说,咱们以后肯定让宁宁嫁去一个好人家,丈夫疼爱,公婆和顺。”

    “还用你说。”难不成让孙女也走上自己女儿的老路啊。

    许建军靠在厨房门口,闻着从锅里飘出来鸡肉的味道,吞了一口口水,“不过,像妈这样好的婆婆可不好找,瞧瞧咱们村的那些婶子”突然他压低声音,“刚才我去供销社,正好碰到海平婶子骂骂咧咧的去买香油,说是她媳妇上午摔碎了一个碗,哎。”

    老太太一听,赶忙碎碎念:“碎碎平安,碎碎平安。”

    ------题外话------

    铮哥:上门女婿?岳父大人,请受女婿一拜。

    宁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