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1章:【三好学生】
    那半扇猪肉在外人口中到底如何,许宝栓没有提起过,大概他们父子没有把老太太的话放在心上。

    毕竟杀了这么多年的猪,谁不觉得自家的猪肉才是最好吃的,纯粹当成一句闲聊而已。

    只是买肉回家吃过的人发现,这次买的猪肉味道别提多么的鲜美的,不管怎么做都觉得家里的菜鲜美度提高了很多的感觉。

    有的人家想着过年之前再买点回去放着,可是买回去发现味道却不如上次买的。

    每天许宝栓父子都要杀七八头猪,还不一定就是一个村子的,所以谁来买的谁家的肉,他们也是记不清楚,一来二去的这件事也就搁置下来了。

    老太太也趁着现在过年还有一大段时间,直接拿出二十斤肉准备灌腊肠,肠子是赶集买的专门用作灌腊肠的羊肠子,羊肠子有筋道且清理过后非常的薄,灌肠在这个年头可是非常合适的。

    这天黄昏,许建军从单位回来的时候,后面还放着一个加盖的塑料桶。

    一进门就冲着许宁道:“宁宁,我托人给你弄得鱼苗。”

    许宁从房间里出来,看到白色塑料桶里面那几十尾鱼苗,瞧着还非常的精神,甩动着小尾巴在里面游得倒是挺自在的,非常的可爱。

    “哪里弄得?”秦雪娟也凑上来看热闹,“都是什么鱼啊?”

    “三十尾鲤鱼,十尾青鱼。”许建军说道:“青鱼的鱼苗比鲤鱼贵一点,不过刺多。”

    “那没关系,到时候可以剁碎了做成鱼丸。”秦雪娟笑道。

    许宁蹲在地上观察了一下,在父母面前直接将这些鱼给弄到了空间里。

    虽然很多次看到女儿往外面取东西,可是却很少看到许宁往空间里送东西,此时看着塑料桶里空空如也,若不是桶里面还有水,他们还真的以为见了鬼了。

    夫妻俩面面相觑,颇有几分神仙站在面前的意思。

    晚上,许宁钻进空间里,看到那四十条鱼苗在池塘里快活的模样,就知道它们应该是很喜欢这里的,至于吃的,家里也不缺,一块玉米饼子就足够了。

    按照许宁的设想,三五天这些鱼就可以吃了。

    这个年代,没有空去污染,雾霾也几乎是没有,更别说是生态很好的农村了。

    环境好气候就遵循着四季的规律,雪花也是三天两头的飘下来。

    年底期末考试的这天,雪也越下越大。

    雪花太大也不是一件好事,这样会把地里的麦子给压死,老太太就是经常看着外面的天气,长吁短叹的。

    其实她经常忘记自家孙女的空间这回事儿,只要家里还有种子,哪怕世界上谁饿肚子,也饿不着他们一家。

    考场内,许宁低头认真做题。

    有的学生在这种日子也是照旧吊儿郎当的,很明显是破罐子破摔了,考不考得出好成绩他们根本就不在乎。

    而有的想考好却知识面不足的,就一会儿看看试卷上回答不出来的问题,一会儿抬头四处张望,总会引来监考老师那警示的眼神,然后缩缩脖子低头继续神不守舍。

    这次的考试题,她觉得比起初一期末考试的时候要简单,可能这半年多她真的很努力了,现在就得到了回报。

    唯一让许宁有些无奈的是,她的字写得不太好看,至少比起张梦来说还是差不少的,平时她也尽量一笔一划的写字,可惜效果不太大,总觉得自己的一笔一划和别人的一笔一划真的就是两个娘生的,完全不一样。

    想着得空去县里书店买一套字帖回来练习一下,或者让谢铮给她写一套,她照着描写。

    谢铮的字真的特别的好看,许宁从开始到现在,这都大半年的时间了,还经常羡慕的很。

    腊月十八,上半学期的考试终于结束,学校里给学生放了两天的假期,等腊月二十一回到学校上半天的课程后,寒假就会开始了。

    这次考试结束后,许宁预测了自己的分数,怎么着在班级里也能进入前十名的,正如当初谢铮和她说过,知识面足够的话,考试完后就能预测出自己的成绩。

    她现在就是如此,甚至还认为自己这次的名次可以排在班级第五到第八之间。

    在教室里一直等到谢铮过来找她,两人才一起往家里走。

    “过完年我要去帝都一趟,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玩玩?”前两天帝都殷家老爷子给他家打来一个电话,说是让他过完年去帝都待几天,主要是带他见见现在圈子里的人,现在高层的很多人,在几十年前都是他祖父手里的兵,殷家老爷子就是,同时也是他祖父一点点的提拔起来的,现在殷家老爷子虽然已经退休,可是在帝都的圈子里分量却不轻。

    最主要的也是正月里,想带着他去祖父祖母和父母的墓前祭拜一下。

    许宁愣了一下,随后笑道:“我们家在帝都也没有亲戚,铮哥你去吧,我就不跟着去凑热闹了。”

    谢铮也没有勉强,“那等我回来给你带当地的特产,听说烤鸭就很好吃。”

    “还是带点别的吧,烤鸭等你带回来,估计早就变味了,那种东西热的时候才好吃吧。”许宁忍俊不禁。

    “那就不知道有什么好的了,我去看看再说。”

    许宁知道他家里已经没人了,这次回帝都是要做什么?

    不过虽然没人,谢家的名声却不会因为这样而有任何折损,至少帝都那边不会有人因为谢家现在只剩下这么一个人,就会有任何的轻视。

    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大人物,是不会看着谢家这个遗孤被任何人欺负的,否则就是打了他们所有人的脸。

    试问整个华夏,谁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去打这群人的脸面,绝对一个都没有。

    就是不知道,这次谢铮回去,会不会遇到陈倩雯。

    话说上辈子,谢铮也是去过帝都的,不过都是每年的清明节前后,难道就没有见到过陈倩雯吗?

    其实还真的没见过,陈倩雯只比谢铮小一岁,在今年年初就被陈家送到了国外读书,偶尔才会和嫁到国外的姑姑一起回来。

    在家里玩了两天,回到学校后,公布了期末考试的成绩,许宁这次真的是超常发挥,以仅次于陆康和杨波排名第三的成绩,结束了半年的课程。

    并且她也终于如愿以偿,这次拿到了三个奖状,其中一个是“校文艺标兵”,还有一张三好学生和一张学习标兵。

    这是三班获得奖状最多的一个,陆康和杨波只是少了一个文艺标兵,毕竟两人都没有参加联欢会。

    不说班里其他同学如何看待许宁,就是周岩现在也是心情非常的畅快。

    初一的时候许宁还是排名班级倒数的,他真的没想到,初一结业考试居然窜到班级前二十,而现在更是超越大部分的同学,位列班级前三,这活脱脱的就是一场华丽的逆袭。

    周老师在讲台上对他们三个大夸大赞,尤其是许宁,更是以她的进步不断激烈着其他的同学,真正能进去的并没有多少,现在在很多孩子的心里,学习哪里有玩耍来的有吸引力,甚至有的人因为村子里的人外出打工,赚了很多钱回来,看的格外眼红,都想着赶紧也跟着村子里的人一起出去赚钱,顺便看看外面的花花世界。

    就这样,每年学校里也有好几个学生辍学,老师当然不会眼睁睁的放弃,可是就算三番两次的家访,能劝回学校的机会很是渺茫。

    上午最后一节课,依旧是老师对于放假时的老生常谈,然后放学铃一响,教室里以最快的速度,瞬间空无一人。

    中午回到家里,许宁进屋就从书包里掏出奖状,卷成筒状笑眯眯的来到了厨房。

    “奶奶,妈,你们猜猜我考了多少名?”

    “肯定是比上次进步了,瞧你高兴的样子就知道了。”秦雪娟甩了甩手里的水珠,“第几呀?”

    “噔噔噔噔”她从后面亮出奖状,“班级第三,这是我获得的奖状。”

    这下子不只是秦雪娟,就连老太太也是一脸的开怀。

    “哎哟,我瞧瞧!”秦雪娟起身在围裙上擦了擦手上的水,上前接过来,“三好学生,学习标兵,文艺标兵我女儿真厉害。”

    老太太听完,美的也是合不拢嘴,“等给你贴在墙上,让人看看我孙女的本事。”

    “还是不用了吧。”许宁顿时变得羞窘起来,“咱们自家人知道就行了。”

    “有啥好害臊的,这可是好事儿。”老太太很显然是打定了主意。

    好吧,她就是想显摆一下自己孙女。

    许宁没有继续和奶奶反驳,卷起奖状待会儿准备就搁在自己屋里,“我们放假了,一直到明年的正月十九开学。”

    “二十多天,可好好的玩玩,明年继续努力。”老太太说道。

    许宁用力点点头,“奶奶放心吧,我还要考大学的。”

    中午三人吃过午饭,在煤炉边说了会儿话,三人再次来到厨房里。

    距离过年还有一个礼拜,现在需要准备的东西不少,蒸馒头,炸丸子油梭子,磨豆腐,做猪皮冻等等,还要空出一天来扫灰尘,每天都有很多事情需要做。

    秦雪娟现在挺着大肚子,能做的事情也不多,若是往常的话,家里这个时候就只能指望着老太太一个人了,现在许宁懂事了,老太太也能轻松很多。

    至少做菜这些事儿,孙女一个人就能打理的很好。

    老太太在旁边炼猪油,杀的那头猪的板油全部都他们自己留下了,正好锅里到时候剩下猪油可以留着晚上炒菜。

    许宁则是和母亲坐在灶膛前挑拣豆子,等晚上在水里泡一夜,明天送到磨坊里面磨好,就可以带回家做豆腐了。

    想到明天就能有豆花和豆浆喝,许宁觉得自己幸福的不得了。

    “忘记在空间里种些豆子,那样做出来的豆腐肯定更好吃。”

    “也是个理儿,不过咱们以后还是能做的,不差这一回。”做豆腐他们家就只有老太太一个人会,这也是跟着过世的老爷子学的,他们家每年过年都要做一笼豆腐,已经是惯例了。

    捡完豆子,母女俩又翻出那半张猪皮,开始脱毛,农村现在脱毛用的是沥青脱毛法,是将沥青溶化后倒在猪皮上,等沥青冷却后揭掉,猪毛就会全部被拔掉,当然也会有漏网之鱼,余下的那么偶尔几根也就好处理了。

    不过这种方式据说会产生毒素,真假许宁不知道,为了放心,她特地从空间里调出来水,将整张猪皮浸泡在里面,不然她还真不敢让秦雪娟吃,就怕吃出什么问题来。

    若是秦雪娟没怀孕,而自己也没有空间的话,她其实也就不在乎了,反正小时候也吃过,每年吃这么一次,也没中毒没死的,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空间水有没有消毒作用,许宁不晓得,可心里就是觉得泡一泡会舒服点。

    老太太瞧见之后也没有说什么,那些水可都是“神仙水”,泡一晚肯定没啥坏处。

    只是等第二天早上,老太太看到盆里面漂浮着一层乌漆嘛黑的东西时,才真的觉得幸亏泡了泡,否则这些东西可就都吃到肚子里去了,这是后话。

    许宁并不挑食,很多人不喜欢吃猪油,她却压根就吃不出来,除非是等菜放凉后凝固起来,才知道这是用猪油炒的,不过猪油炒的菜味道香,这可是不争的事实。

    随着板油在锅里不断的融化,浓郁的香味充斥在这座农家小院里。

    “味道这么香?”谢铮走进来,手里还拎着两个精品包装的礼盒。

    “小铮来了,吃油渣不?”老太太指着锅台上的半盆油渣。

    谢铮倒也不嫌弃,夹起一块放进嘴里,“真香。”

    “喜欢等带些回去。”

    “行。”谢铮把手里的两个礼盒放在锅台边上,“旁人给我家送的,姥姥让我送两盒过来,一盒烤鸭,一盒酱牛肉。”

    老太太一件就知道这肯定不便宜,不说里面的东西好不好吃,就这包装也得值俩钱。

    “给我家送啥,你家自己留着吃吧。”

    “家里还有,于奶奶就别和我们客气了。”谢铮说罢,看向许宁,“白天忙,晚上别忘记过去写作业,明年我没多少空闲。”

    许宁愣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然后点头道:“知道了,晚饭后我就过去。”

    “那行,于奶奶三婶你们忙着,我也回去帮我姥爷收拾院子了。”

    “哎哎哎,给你一碗油渣带回去。”老太太见谢铮往外走,赶忙抬手招呼他,去橱柜里拿了一个海碗,给盛的满满的塞到他手里,“碗不着急送,也别让你姥姥再装东西回来了。”

    谢铮哭笑不得的捧着海碗就回去了。

    高秀兰见到谢铮捧着一碗油渣回来,也没说啥,空出碗直接在里面装上了菜丸子,让谢铮给送回去。

    “于奶奶还说让我给她空着碗送回去呢。”

    “啥空不空的,这也不是啥好东西,送去赶紧帮你姥爷扫院子,明天和我揉面蒸馒头。”

    “得嘞。”

    年味越来越重,走出家门,看到的每一个人面上都带着喜悦的笑容。

    孩子们恐怕是最高兴的,过年不但能吃到好东西,还有新衣裳穿,压岁钱拿。

    就连谢铮这个重生回来的人,此时也觉得有种莫名的兴奋。

    这几年他们和许家晚上都是要在一起守夜的,退回几年,两家大人在炕上看电视,他和许宁则是缩在一起早早的就困过去了,一直到午夜钟声敲响,他们才会被大人喊起来吃饺子,然后那个时候村里的鞭炮声轰鸣,通常都会放一两个小时才停。

    初一早上则是村子里互相串门拜年的时候,他就会领着许宁在村子里的长辈家里转悠,出去的时候两手空空,转一圈回来,两人的口袋里都会塞满糖果和干果。

    今年大概也是这个流程吧。

    去年是在许家,今年就轮到他们家了。

    一般守岁都是在自己家里,因为两家关系好,再者两家人都是人口单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轮换着凑在一起熬年。

    二十二一大早,老太太早早起床来到厨房,一眼就看到墙角的那个浸泡着猪皮的大瓷盆,看到上面漂浮着的脏污,可是被吓了一跳。

    上前找了煤钩子搅和了一下,将里面的猪皮捞起来,将里面的脏污倒掉,不然能恶心死她。

    想到以前熬制猪皮冻,是不是把这些脏呼呼的东西都吃了,她觉得自己的胃在翻腾的厉害。

    幸亏许宁用空间水泡了泡,否则让媳妇吃到肚子里那还了得。

    此时天还不太亮,老太太将泡着的豆子沥干水分,放在小推车上,披星戴月的往村里的磨坊去了。

    过来的时候,磨坊里已经灯火通明,而此时已经有三四家人推着豆子等在这里了,若是再晚点,估计人更多。

    全村百多户人家,至少有大半是在过年要磨豆子的,早点来也不用等太久。

    ------题外话------

    铮哥:跟我去给爸妈扫墓吧。

    宁妹:我去不合适。

    铮哥:合适合适你最合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