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7章:【我会要你命】
    一家人说说笑笑,抵达县医院的时候,许建军整个人都汗流浃背了。

    没办法,家里三个女人都在后面坐着,可不只能他来骑车。

    看到儿子这老牛大喘气的模样,老太太让他在这里先歇着,她带着媳妇进去挂号,然后办理住院。

    医院里的人听秦雪娟是来这边住院待产的,很快给办理好手续,然后一个小护士带着他们来到了一间双人病房。

    病房里只有秦雪娟一个人,另一个位置是给老太太晚上陪床的,让秦雪娟一个人在这里老太太肯定不放心。

    等许宁和父亲进来时,医生已经给秦雪娟检查完了,他告诉老太太,说是秦雪娟的预产期就在这一个星期内,还说她的身体很健康,腹中孩子的胎位也很正,生产的时候应该会很顺利。

    这个年代可不兴给医生红包,不过老太太高兴,直接从带的布包里摸出两枚煮鸡蛋,给了医生和护士一人一个。

    两人也没推辞,笑眯眯的接下来,交代秦雪娟白日里可以多在医院后面走动走动,就离开了。

    “高医生,刚才那大妈你说是妈妈还是婆婆?”白衣护士握着还热乎的鸡蛋问道,“我猜是妈妈。”

    高医生则笑道:“很明显是婆媳关系,你是前几天让那家人给吓着了吧?”

    “可不是嘛。”护士想到前几天的那户人家的婆婆,眉峰就深深的皱起来,“要这边真是婆媳关系,现在这么好,万一生个孙女,真不知道会怎样。”

    他们医院里每天都有孩子降生,生了儿子全家人欢喜,若是生下女儿,很少有婆婆会高兴,绝大多数都会垮下那张脸。

    刚才看到这对婆媳似乎感情很好,真不希望到时候闹腾起来。

    她在这医院也有四五年了,一直都待在妇产科。

    就在前几天,一家人送家里产妇来生孩子,那婆婆之前一直都在产房门前守着,瞧着就是个好人,可是等得知儿媳妇生了一个孙女,瞬间这婆婆就直接动手冲着身体虚弱的婆婆撕扯起来了。

    她当时就站在旁边,准备送产妇去病房,那婆婆冲上来厮打的时候,她直接懵了一会儿,等反应过来,赶忙上前和小护士去拉开那位婆婆。

    自己这胳膊上也被那老太太给掐的青紫了好几块,现在都吱吱泛疼呢。

    好像是这产妇接连给家里生了三个孙女,咒骂对方说是要让他们家绝户,说她是生不出儿子的杀千刀等等,反正什么难听骂什么,当时产科那边差点没乱了套。

    “应该不会。”高医生一身白大褂,戴着金丝边眼睛很是斯文儒雅,“看刚才病房里的那个小姑娘,穿着干净,气色红润,很明显在家里是个受宠的孩子。”

    “希望如此吧。”女护士叹口气,“咱们这里按理说是医院里最喜庆的部门了,迎接新生命的地方,真的不想面对那种焦心的家庭了。”

    病房里,许宁对母亲说道:“在医院里,就只能吃医院食堂的饭菜了,这边也没有给咱们做饭的地方。”

    老太太也是蹙起眉头,“还真是,娟儿怕是吃不习惯吧?”

    “妈,我哪里有那么娇气啊,刚下乡的时候什么苦都能吃,这才住几天,没事的。”

    许宁晚上是没办法待在这里的,明天还要上学,不过有许建军在家里守着许宁,老太太和秦雪娟也不担心。

    这天中午,蒋家豪和钱行照例在供销社看村里的老人下象棋。

    然后临近中午的时候,听到旁边一个大娘那豪放的大嗓门。

    “小风啊,瞧把你给乐的,有啥好事儿?”

    准备回家吃午饭的许小风冲那大娘笑道:“之前我接到建军哥的电话,说是嫂子在医院里准备生了。”

    “哎哟,时间过得真快,这就要生啦?”

    “可不是咋地,我刚从江叔家出来,让他和宁宁说声,估计晚上得晚点才能回来。那啥,赵大娘,我回家做饭去啦,您玩着。”

    “哎,去吧去吧。”

    从过年回来,蒋家豪整日里没多少笑脸,心情始终都不舒畅。

    突然听到许宁的名字,他再次想起了那个水灵灵的小姑娘。

    俗话说的好: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

    蒋家豪就是这样的,虽然已经在作风问题上栽过一回了,可是却依旧好这一口。

    他若是真的能改好,当初也就不会做出那种事儿了。

    所以,这个名字再次让他上了心。

    中午她和谢铮一起来到江家吃饭,高秀兰看到许宁,就高兴的说道:“宁宁,你爸今晚可能晚点回来,刚才给村里打电话,说是你妈准备生了。”

    许宁顿时大喜,“高奶奶说的是真的?”

    “这孩子,这种事儿奶奶能唬你啊,你小凤姑姑过来亲口和我说的。”

    “那可真是太好了。”

    今天就要生了,她家这个小宝贝的生日还真的,三月初五。

    她是农历八月生日,上学就比生日大的同龄人晚一年,想想还真的不太乐意。

    中午在隔壁吃了午饭,一整个下午的心情别提多高兴了。

    张梦得知她母亲已经开始生了,也说是等和她一起来看看小娃娃。

    下午放学的时候,医院那边还没有消息,许宁虽然心里着急,却也只能在家里等着。

    晚上高奶奶让许宁去隔壁吃饭,她拒绝了,不知道今晚父亲会不会回家,她还是先自己做饭吃点吧。

    一个人吃饭,真的太静了。

    自从重生回来后,许宁几乎没有一个人吃饭的时候,中午都是在高奶奶家,晚上这几天也是和父亲一起,今晚他没回来,整个家里只剩下她一个人。

    明明屋子空间并不大,她却觉得格外的空旷和寂静,心里莫名觉得失落。

    药爷爷已经独自一个人吃了几十年的饭了,现在想来,真的很不容易。

    蒋家豪在许家房屋后面站了好一会儿了,他不知道自己想过来做什么,就这么静静的站着。

    屋子里没什么动静,偶尔才能听到走动的脚步声,很轻。

    但是他心底里有股戾气,始终都盘旋在那里,消散不去。

    想破坏,心里却又万分的紧张。

    就在这时,他听到脚步声由远及近。

    蒋家豪赶忙快走几步,绕到房屋的另一边门廊下躲起来。

    然后就看到许宁拎着一个手电筒走出来,看样子似乎是要往村口那边去。

    他知道,许宁应该是去村口接她家人。

    许宁在家里的确坐不住,写作业也没心情,盯着作业本五分钟,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她担心母亲,也知道这个点还没电话打过来,想必是母亲还没有生出来。

    心里不舒服,就只能在村子里走走,遂拎着手电筒准备去村口待一会儿。

    等她走远,蒋家豪也抬脚故作散步,慢悠悠的跟了上去。

    这个时间天色已经挺暗的了,远处的人影倒是能影影绰绰的看到,可除非走近才会看清楚人脸。

    许宁在村口一块平坦的石头上坐下,撑着下巴看着通往县城的这条路。

    她没想在这里一直等,就是准备等到天黑下来就回家,其实再晚点也没什么,村里也没坏人,主要是夜深了外面会冷。

    吃过饭在外面散步的人偶尔走到这里,看到许宁后,会和她说几句话,知道这小丫头是等家人,也会说几句吉利话。

    晚上差不多六点多点,天色已经非常暗了,抬头却能看到村子里的灯光闪烁。

    许宁见过去几辆自行车,始终都没有她父亲,只能叹口气准备回家。

    却不想刚走两步,就被一个人给堵住了。

    “许宁,在这里干什么呢?”

    “”她怎么都没想到,会在这个时间碰到蒋家豪,只是听到声音,就让她想要远离。

    而她也的确这么做了,却没想到刚走两步,就被对方攥住了胳膊。

    “我哪里得罪你了?”蒋家豪的声音透着困兽般的质问。

    这种情绪,将许宁心底执意想要忘记的恐惧,再次引发出来。

    “许宁,你这个贱人,你毁了我的前程,我要让你死!”

    当时蒋家豪也是用这种犹如困兽般的疯狂,将她碾压致死的。

    “你放手。”她恼怒的想要甩开对方的钳制,可是蒋家豪的力气很大,而且看到许宁挣扎,甚至从背后直接捂住了她的嘴。

    “挣扎什么?”对方灼热凌乱的呼吸在她耳边喷薄,“我是城里人,我和你说话是看得起你,你居然还敢在我面前端着面子?许宁,我看上你是你的福气,只要你跟了我,我就让你过城里人的日子,天天穿好的用好的,吃香的喝辣的。”

    许宁被他的气息以及言语恶心的全身都起鸡皮疙瘩,可对方的力气太大,她用力的想要扒开对方堵住自己嘴巴的手掌,却发现根本做不到。

    情急之下,她抬脚用力的去踩踏对方的鞋子,想要迫使对方放开她。

    蒋家豪自然也觉得疼,可是这种疼却能忍耐,至少眼前这具散发着淡淡处子香气的少女身体,更加的吸引她。

    之前还没发现,如今和她身体紧贴在一起,那种惑人的幽香更加的浓烈。

    想到许宁整日里都和那个叫谢铮的臭小子在一起,难保两人背地里没做点啥。

    “别装什么贞洁烈女了”他禁锢着许宁将她带到旁边的一处草垛中间,压制在身下,单手将许宁的双手举过头顶,却并没有松开她的唇,万一让她高喊一声,这附近的几户人家肯定能听到,“谁知道你有没有被那谢铮给玩过,许宁,我可比谢铮好多了,那种穷小子有什么好的,你跟了我多好?”

    许宁心里恼怒异常,若不是刚才在挣扎中手电掉落在地,她真的想拎起来狠狠的敲烂蒋家豪的脑袋。

    可是现在让她坐以待毙,许宁是死都不愿意的。

    抬腿想把身上的男人踢开,可她刚一动,蒋家豪就屈起双腿,分别压制住许宁的两条腿,就压在膝盖上方的位置,让她彻底无法动弹。

    见此,她顿时有些绝望了。

    上辈子是她自甘下贱,最终却自食恶果。

    可是这一生她只想本分做人,却还是摆脱不掉那凄惨的结局吗?

    “哭什么?”蒋家豪模糊的脸庞带着一抹病态的笑容,“你跟了我,以后有你好日子过。”

    在女人身上吃了亏?蒋家豪内心冷笑,现在女人还不是被他压在身下无法挣脱。

    女人算什么,以他的条件,还怕没女人。

    现在许宁在挣扎,等和他有了关系,还不是照旧乖乖的等着自己娶她。

    可他就是玩玩而已,这种乡下丫头顶多就是打打牙祭,能做他妻子的女人,至少要是富家千金,否则哪里能配得上他。

    对方的脸一点点的靠近,让人作呕的灼热气息似乎随时都能贴到她的脸上。

    许宁的内心是绝望的,她怎么都想不到,就在自家村口都不安全。

    她不后悔,也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错的是蒋家豪。

    若实在躲不过这一劫也没关系,大不了最后鱼死网破。

    “嘭!”

    “噢噢——”

    一阵闷声伴随着蒋家豪那凄厉的惨叫声,许宁感觉到自己自由了。

    她赶忙推开身上的蒋家豪,看向来人。

    一只温暖的手掌落在她的头顶,“出来不知道喊我一声?”

    是谢铮。

    许宁哽咽一声,才咬唇低声道:“谢谢铮哥。”

    “”

    还没等谢铮继续说什么,就看到许宁上前两步,抬脚冲着那蜷缩的男人踢了过去。

    一脚,两脚

    蒋家豪之前被谢铮从后面直接踢在了胯下,此时许宁也在胡乱的冲他踢打,痛觉扩散,让他压抑不住,嘶喊的很是惨烈。

    “你继续大声喊。”许宁冷眼望着眼前的男人,“到时候把村子里的人引过来,我就说你想非礼我。”

    “”蒋家豪对这个词非常的敏感,前面刚经历过于欣欣的那件事,若是再次闹起来,他虽然可以反咬一口说许宁勾引他,可是万一被带到公安局,人家和城里那边调查自己,他绝对会坐牢的。

    许宁见蒋家豪不鬼哭狼嚎之后,抬起脚又是用力的踹了二三十下,才气喘吁吁的停下来。

    谢铮没有制止许宁,因为此时他心里也怒不可遏。

    他也没有继续动手,怕再次下手,面前的男人会连命都没了。

    所以,他对许宁道:“踢大腿吧,踢不死而且还特别疼。”

    “”蒋家豪觉得脊背都在发寒。

    等许宁抬脚在他大腿上用力踹了一脚后,差点让他没晕死过去,太他妈疼了。

    “蒋家豪,以后离我远点。”许宁略微喘息的说道,“我把清白看的比命都重要,你想毁我清白,除非杀了我。否则你夺走我的身子,我就会要了你的命,不信你可以试试。”

    “我不怕死,你呢?”

    最后这六个字,她说的异常冷静。

    明明让人察觉不到里面的情绪,可是蒋家豪却生出了一种后怕的情绪。

    他当然怕死,敢问这世上有几个人不怕死。

    可此时他是相信的,面前的这个对他下狠手的小姑娘,不怕死。

    “铮哥,咱们回家吧。”

    “嗯。”谢铮低头看着蜷缩在草垛里低声哀嚎的蒋家豪,三秒钟后才抬脚和许宁往家走。

    蒋家豪:“”他脸上冷汗都渗出来了。

    虽然无法看清对方的表情,可是全身的细胞刚才都在报警,警告他面前的这个男人极度的危险。

    一直等两人绕过草堆后,他才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谢铮走出几步,才轻叹一口气,对她道:“上来,我背你回去。”

    还死撑着做什么,走路两条腿都打颤。

    许宁却站在原地,好一会儿都没动。

    他以为经过刚才蒋家豪的事情,许宁对男人产生了抵触心理。

    却转而看到许宁已经趴在他后背上了。

    “铮哥,我没事。”

    “没事就好,这次不是你的错。”谢铮背着她慢慢的往家走。

    刚才若是许宁拒绝他,谢铮真的可能会回头踩断蒋家豪的五条腿。

    “我没错!”小姑娘固执的念叨了一句。

    “嗯。”谢铮沉声应答。

    “我没错!”

    “嗯!”

    “我真的没错。”她只是想在村口等父亲,仅此而已。

    “是,宁宁真的没错。”是他疏忽了,他应该一眼不错的守着她的。

    刚才他真的有种毁天灭地的冲动,就差那么一点点。

    若不是见许宁没有过去找他一起写作业,自己不放心才出来看看,真的不知道许宁会怎样。

    他相信刚才许宁对蒋家豪说的话,若是清白真的被夺走,她真的会和蒋家豪拼命的。

    香山村人口不多,虽然村子里也是有很难相处的人,可是这么多年一直都非常和谐,哪怕再坏的人也不会在自己村子里闹腾。

    去村口等父亲,本身就是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

    不说许宁,就是一些小豆丁也会做这种等家长的事情。

    村子里有蒋家豪这种人,很显然是不能容忍的,看来要让他外公去找村支书说说了。

    这种狗杂碎,绝对不能继续留在他们村子里。

    “晚上去我家睡吧,今晚还不知道三叔什么时候回来呢。”谢铮开口说道。

    许宁沉默片刻,在他背上点点头,“别和他们说。”

    “我谁都不告诉,放心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