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章:【不服揍你】
    ,精彩小说免费!

    七月里的香山村,到处都是一片绿意盎然的景象,漫山遍野的庄稼和植被映入眼帘,宁静而蓬勃。

    许宁在厨房里整理好碗筷,准备回屋收拾被褥洗洗,却被突然上门的张梦给打乱了计划。

    “许宁,咱们今天去赶集吧,我考上了县一中,爸妈高兴就给了我五毛钱,咱们去买好吃的。”穿着短袖衫和蓝色的确良九分裤的张梦满脸的喜悦,“我们村里就我一个人考上了县一中,听来我们家送消息的薛老师说,咱们班里考上高中的只有十二个,连三分之一都不到。”

    “来我家送通知的是周岩老师。”许宁擦擦手,带着张梦来到自己屋里。

    “嗨,他们都是按照村子通知的,不然那得累死。”张梦说完就催促道:“快点换衣裳,我请你吃馅饼。”

    换好衣服,许宁和奶奶打了声招呼,准备和张梦一起去赶集,还没等走出家门口,后面许锐就划拉着小短腿冲了出来,“姐姐坏,不带我。”

    “行行行,带上你。”许宁无奈,这小家伙还真是挺缠人的。

    张梦看着许锐,忍不住凑到许宁耳边低声说道:“我今天还是趁着那小子出去玩才跑出来的,不然非得跟着我来不可。”

    “张帆也挺懂事的,瞧你一脸嫌弃的。”

    “你是不知道,现在他那个年纪可不就是狗都嫌的时候?我中学的书,读完后都是好好的放在杂物间的袋子里,他可是厉害了,给我糟蹋了不少,就是为了叠纸飞机,可是气得我要命,有一次还把我正在读的书给撕掉了好几页,我是好不容易找回来的,那次我妈直接把他的屁股给打肿了,结果那臭小子好了伤疤忘了疼,该咋样还咋样。”

    许宁含笑听着,这还的确是调皮的很。

    两人拉着许锐的手,慢悠悠的往集市上走,走到半路看到谢铮迎面而来,手里还拎着两个兜,看情况里面可是沉甸甸的。

    “铮哥买的什么?”许宁上前看了两眼。

    谢铮摊开布兜,“姥姥让我买的肉和菜,中午做白菜馅的水煎包,你们中午就别做饭了。”

    “还得做,中午张梦在我家吃饭,不过铮哥可以给我送点过去。”

    “好。”谢铮点点头,看着两人道:“你们先去吧,我也会去帮忙收拾院子。”

    “铮哥慢走。”

    农村里的集市,几乎每一次都是人山人海,不管有没有需要买的东西,闲着没事也都乐意来这里闲逛。

    他们仨在人群里仔细的躲避着,一直来到一处卖油条的地方,两年多前许宁还和奶奶在这里摆过摊呢。

    这两年,集市上也相继多了两三家油条的摊位,不过这家也算得上是老字号了,生意并没有多少影响,很多的回头客。

    张梦开口要了三个馅饼,都韭菜鸡蛋馅儿的,很鲜美,一毛钱两个。

    许宁弯腰将弟弟抱在怀里,免得吃东西的时候不小心被人群给挤散了。

    “看见了嘛,陆雪娇,我听说她暑假的时候,偷偷的给杨波送过情书,杨波没搭理这回事儿。”

    许宁忍俊不禁,“你还真是长了一对招风耳,怎么什么事情都能知道?”

    “咱们级部有个杨波村里的女同学,她姥姥家是我们村的,暑假过去走亲戚,去找我玩了一会儿,她悄悄告诉我的,情书里面写的什么我是不知道,不过当时杨波拿到情书的时候,他家里有好几个男同学,然后就传出来了,现在估计咱们好多同学都知道了,也就是你,对这些事情不上心。”

    “看什么看?”大概是察觉到有人看自己,陆雪娇一扭头就见到了许宁和张梦,她顿时恨的咬牙切齿,这还真是冤家路窄。

    而且这些日子,隐隐有风声传到她的耳朵里,她给杨波写的信被人传出去了,家里爹娘和哥嫂也都问过她,陆雪娇怎么可能承认,就说是别人胡乱说的,可她心里也明白,爹娘或许会相信她的谎话,几个嫂子的眼神却让她非常的难堪。

    杨波考上了县一中,可是她却落榜了,别说是县一中,连个普通的高中都没有考上。

    虽然她对学习并不上心,也认为学不学都没什么区别,可也因为杨波的关系,想去县一中读书,不然的话等杨波去了高中和别的女的好了,她可咋整。

    爹娘知道她想读高中,都说之后看看能不能托人帮着去问问,他们花些钱也行,现在还没有什么动静。

    此时见到这俩人,她就是觉得对方是在看她的笑话。

    “哎哟,不让人看就别出门。”张梦冲着陆雪娇翻了一个白眼。

    “你有种再给我说一遍。”陆雪娇恼羞成怒,怒火中烧的来到他们面前,抬手气势汹汹的指着张梦,大有不出气不罢休的架势。

    张梦一脸嫌弃的拨开陆雪娇的手指,“说话就说话,别随随便便的指着人,有没有点道德啊。”

    这一动手,就好似导火索一般,瞬间点燃了陆雪娇那暴露在外的引线,她抬手用力的拍了一下张梦的手,“谁让你碰我的,你他妈算个什么东西。”

    “……”许宁好看的粉唇抿成一条直线,眼底也闪过一抹冷意。

    而张梦似乎有点懵,她不过就是轻轻的拨开了对方的手指,这人怎么就直接动手打人了?真的是一点教养都没有。

    许宁看到张梦那染上火气的脸色,说道:“张梦,先给陆雪娇道个歉。”

    “……许宁,你也帮着她?”张梦不可置信的看着许宁。

    她以为许宁是和自己站在一边的,而且两人认识两年多,关系一直都很好,平时谁有好吃的也是互相分享,这次明明就是陆雪娇先动手,为什么要她道歉。

    再说最开始本身就是陆雪娇先找茬的。

    “张梦!”许宁眼神清澈的看着她,好一会儿在张梦逐渐平静下来的情绪中,叹口气道:“先道个歉。”

    身边有不少人在围着看了,三个小姑娘都长得很水嫩,但是唯独抱着一个小娃娃的许宁最是招人眼球。

    有人全程看着眼前的一幕,明明是陆雪娇先动手,许宁却想着息事宁人,这点在一些长辈的眼里是很受待见的,稍微一点事情都能让你炸毛,这样的孩子如何能让人喜欢,就比如陆雪娇。

    而此刻陆雪娇却一脸高傲的看着她们俩,听到许宁的话,她唇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

    或许是张梦被许宁的眼神给劝住了,她语气有些冷硬的对陆雪娇道:“刚才我说话太冲,对不起。”

    “嘁,以后多跟许宁学着点。”陆雪娇冲她翻了一个白眼,只是下一刻,她的脸色顿时僵住了。

    许宁粉唇轻启,声音清脆,“现在可以还手了。”

    “……”张梦晕乎乎的,我的好朋友啊,你这是玩的哪一出啊?

    不过刚才被陆雪娇打了那么一下,可是疼的很,现在她自然也不会客气。

    抬手一巴掌,张梦直接在对方的胳膊上用力的扇了一巴掌,至于打脸,还没到那一步。

    身边围观的众人:……

    许宁看着显然还没有回过神来的陆雪娇,勾唇轻笑,“陆雪娇,刚才我们看你一眼,你就口出恶言,而张梦回敬你一句,她也道歉了。但是那一巴掌却是有来有往,你必须得受住。在学校里那段时间你找我的麻烦,我自然懒得和你计较,可是动我的朋友,这个我却忍不下。”

    “我草你们老祖宗,我和你们拼了。”当众被打,陆雪娇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张牙舞爪的冲着他们俩就过来了。

    许宁最开始就防着她,此时把弟弟塞到张梦的怀里,站在前面挡住了陆雪娇,抬手攥住了对方的手腕。

    “差不多就行了。”她手掌微微用力,每日的锻炼加上喝了三年的空间水,虽然不至于力大无穷,可是身体底子也比陆雪娇强得多,“之前我听人说你在家里深受父母疼爱,可张梦也是她父母掌心里的宝,今日本就是你先挑衅在先,我们自然不会任由着你张狂,先礼后兵我们做了,你若是继续这样心性狂躁,我是不会袖手旁观的。在家里你如何的嚣张那都是你们自己的事情,可是出门在外,别人没有那个义务还要看你的脸色,不要以为整个地球都是围着你转的。”

    “许宁,你算个什么东西,今天我懒得理你,你给我滚开,这是我和张梦的事儿。”陆雪娇哪里会听许宁的话,此时她就是想抓花张梦的那张脸。

    “张梦,把手伸出来。”许宁回头看了张梦一眼,然后还没等回头,就被陆雪娇一口唾沫吐在头发上。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陆雪娇恨恨的盯着许宁,看到她头发上的口水,心内满是快意。

    “姐姐……”许锐一看自己姐姐这个样子,顿时就着急了,在张梦的怀里扭动着,想要下来帮姐姐出气。

    许宁微微叹口气,将弟弟的头按在张梦的肩膀上,然后抬手,以让人无法反应的速度,落在了陆雪娇的脸上。

    “啪!”清脆悦耳。

    “你……”

    “这个世道就是对好人太坏,而对坏人太好。”许宁甩了甩有些麻木的手,慢悠悠的说道:“之前你就对我明里暗里的诋毁污蔑,我从没与你计较过,所以就让你觉得我在怕你是吧?”

    “许宁,你敢打我脸,我从小到大,还没人敢打我脸。”陆雪娇被气的一张脸通红,原本就不算细腻的脸,此时变得颇为狰狞。

    许宁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擦拭着头发上的唾沫,“所以呢?你是那封建社会的公主,还是地主老爷家的千金小姐,你吐我口水,还不允许我还手了?”

    旁边围观的人有外村的也有本村的,看到陆雪娇,几个熟悉的还在后面低声说这什么。

    “哎哟,又是这孩子闹事儿啊?”

    “你认识啊?”

    “可不是咋地,整天和村里几个统领的小姑娘到处疯疯癫癫的闹腾,和爹妈说话都是不咋敬着,听说这孩子还插手哥嫂的房里事儿,啧啧……”

    “我的娘呀,居然还能这样啊。”

    许宁其实很想把手帕扔掉,可这是奶奶给她做的,舍不得。

    吐人口水什么的,这种做法还真的是恶心,不知道口水到底有多脏吗?

    “佛家《古尊宿语录》中有一段对话,和合二圣之一的寒山大师说过,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该如何处之乎?拾得大师回答道,只需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许宁眼神冷冽的看着陆雪娇。

    身边的人能听懂的少之又少,陆雪娇自然也是不知道这个的,许宁前世经常听华华和小钟说这段话,听的次数多了,也就记下来了。

    农村的不少人,对于文化人都是很尊重的,当初知青下乡,在他们村子里也是被所有村民高看一眼,除非是那种品行真的非常坏的,他们才会不去理会,否则家里但凡有口吃的,也不会看着知青吃太多苦。

    而虽然刚才许宁动手了,不过转眼就说出这番让人听不懂的话,倒是让不少的围观群众都觉得这个小姑娘肯定不是个坏的,毕竟说话这么文绉绉的,再看陆雪娇满嘴脏话,高下立现。

    “之前我也是这么做的,觉得不理会你就是了。”许宁突然勾唇露出一抹蔑视的笑容,“但是现在我觉得那后面的回答不正确,至少用在你身上不合适。”

    张梦在后面崇拜的看着许宁,好奇的问道:“那应该咋说?”

    “只需揍她,揍她,揍她,揍她……不要忍她,若是不服,继续揍她。”许宁每说一个“揍她”,眼神就染上一抹寒意,语气也冷冽几分,“有的人不吃个教训,是不会知道自己做错了。”

    陆雪娇被许宁的气势,吓得后退两步,想说什么,却张张嘴说不出话来。

    见此情形,许宁也懒得在这里和她争执下去,招呼张梦准备继续闲逛。

    “我也不乐意戾气这么重,可是你不能因为自己心情不好,看到我们就戳两下,养成了习惯,我们稍微反击一下,你就会有断指之痛。陆雪娇,你的脾气真的需要改一改,不然早晚要吃大亏的。”

    陆雪娇看着许宁和张梦离开了,她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扭头就往家里跑。

    可在人群外面,突然看到一个三四十岁的男人正看着她,这让陆雪娇脸色顿时一片煞白。

    这男人是她最后一年的班主任!

    “老师!”陆雪娇低头喊了一声,然后快步跑开了,心脏却跳的剧烈,不知道刚才那一幕,老师是否已经看到了,原本想回家找父母帮忙出气的,可现在那抹心思也瞬间掐灭了,她不敢,万一这事情传开,她在村子还怎么呆,毕竟学校可就设立在她们村,闹大了自己会更加的没脸。

    张梦这个时候简直兴奋的不得了,“许宁你太厉害了,我差点以为你要吃亏。”

    “难道你还以为我占便宜了?”许宁嗔怪的瞪了她一眼,“你明知道陆雪娇的品性,还和她逞口舌之快,你的手都被她挠破皮了,小心细菌感染。我也没好到哪里去,想到被她吐口水,恶心的想吐。”

    许宁爱干净,那一口唾沫,让她鸡皮疙瘩差点起来。

    “是她挑衅在先的。”

    “不过就是一两句口舌,何必要和她争个高低,口头上赢了又能怎样?”许宁说道:“只有那些整日里闲的没事干的,才会计较这点口舌,有着唇枪舌战的功夫,做点什么不好。”

    张梦嘿嘿一笑,“我这不就是暑假闲得无聊嘛,再说了你刚才可是好一番的训斥呢,居然还说起我来了。”

    “你当我乐意啊。”许宁哭笑不得,这姑娘,到底是年轻啊。

    她小的时候也这样,看到不顺眼的都要争执几句,还真是个鸡飞狗跳的年纪啊。

    转悠了一圈,回到家里,许宁赶紧去洗头发,不然全身不自在。

    老太太从隔壁回来,看到许宁正在院子里梳头,湿漉漉的,很显然是刚洗过。

    倒也没说什么,反正这孩子隔一天一洗头,早就习惯了。

    饭桌上,张梦看着许宁,问道:“许宁,你还信佛啊?”

    “我不信佛。”许宁回答的倒是干脆,“你是因为那一段话吧?”

    “嗯!”张梦点点头。

    不信佛她看佛经做什么?

    老太太听闻,却皱起眉头,“你这孩子,别背地里说佛祖坏话。”

    “……我没说坏话,就是不信佛而已。”许宁无语的看着奶奶,这是哪跟哪啊。

    “佛祖慈悲为怀,咋就不能信了。”

    “佛家还说众生平等呢,还不是要分三六九等?”许宁轻笑,“明明佛也有贪嗔痴念,奶奶可别信了,相信自己才是真的。”

    “你这孩子,就知道瞎说。”老太太嘴上训斥着,面上却不见多少怒气,她说不上信不信,却也敬着。

    “我没说佛不好,不过都是人而已,哪里能做到六根清净,本就是寻常,只是却被神化了而已。”许宁往奶奶碗里夹了一块五花肉,“我知道奶奶也不信佛,咱们只相信自己的努力和双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