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章:【带走调查】
    殷墨从秦雪娟口中得知了事情的经过,当然听到警察那边说是不再处理这件案子时,他的眼中闪过一抹厉色。

    殷墨的父亲正是现在的公安部部长,下面出现这种害群之马,若是父亲知道,依照他那个臭脾气,是肯定要严肃处理的。

    其中还有稍微遗漏的情节,许宁也会在旁边补充一下。

    听到许宁的话,殷墨心里觉得有点好笑,这丫头也是个记仇的。

    想到谢铮之前给他打电话,让自己帮忙过来处理一下许宁被欺负的事情,那时候的语气真的是既心疼又愤怒,若不是军校那边管理严格,他恐怕要不管不顾的冲过来了,真不知道以后那臭小子会不会被这个看上去软软的姑娘,吃的死死的。

    县城某新建小区的一栋住宅里,陈昭一个人坐在客厅的餐桌上吃饭,还没等吃完,家里的电话就响了。

    陈昭看着响个不停的电话,搁下筷子上前接起电话,只是还没等她开口,对方那边就是一阵的劈头训斥。

    “陈昭,你给我差不多点,别没事就知道给我惹麻烦,四年前的事情我好不容易给你压下去,你居然故态复萌,真是心里越来越阴暗了,你想连我也受到连累不成?”

    陈昭的心瞬间沉到了深渊里,唇角露出一抹凉薄的笑容,“我阴暗?你以为这是谁的错?你哪来的脸来训斥我?你也不是个好东西。”

    “你不要无理取闹好不好?”对方听到陈昭的语气颇有点歇斯底里,到底没有再强硬。

    “我乐意,你管得着吗?”陈昭冷哼,“别说的你好像有多高尚似的,我求着你帮我了?衣冠禽兽。”

    “陈昭,你到底想怎样?”那端的男人此刻的声音如同困兽之斗。

    陈昭咬牙切齿道:“那我儿子的命还给我,不然你就去死。”

    只是等她刚说完,那边的电话就挂掉了。

    看着嘟嘟作响的电话,陈昭脸色渐渐变得狰狞起来,每次她说到这个话题,那边就会以极快的速度挂掉电话。

    她知道,不管自己怎么折腾,这个男人都会帮她处理后续的,自己手里攥着他的把柄,那个男人为了自己的地位,连儿子都能舍弃,那可是他的亲骨肉啊,他怎么能够下得去手。

    陈昭之前也想过和丈夫离婚的,可是后来却放弃了。

    儿子没了,她心也死了,可是痛苦的不能只有她自己,她要拉着对方,和她一起在地狱里面沉沦,让他这辈子都活在噩梦当中,这辈子都摆脱不了自己。

    宁瑞罐头厂,三个人说完了整个事情的经过,殷墨这才起身说要去打个电话。

    秦雪娟将她带到办公室,“你先打电话,我去做饭。”

    “辛苦秦阿姨了。”

    厨房里,秦雪娟正在炒菜,许宁则是站在旁边指点着母亲,不然就算食材再好,也能被母亲做的普普通通。

    殷墨先给父亲去了一个电话,将这边的公安领导不作为和父亲说了一声,那边老爹的脾气顿时就上来了,冷哼一声就挂断了电话,估计是要亲自打电话过问一下。

    而后他拨通了谢铮学校的某部电话。

    此时大学那边正值饭后时间,谢铮在寝室里面和几个室友聊天,听到外面有人喊他接电话,他起身就出去了。

    “墨哥,许宁怎么样?”谢铮听到殷墨的声音,就急不可耐的问道。

    殷墨眼底带着戏谑,笑道:“伤的挺重的,看来你真的很关心许宁啊。”

    “不关心我能让你跑一趟啊?”谢铮又问道:“事情是怎么回事?”

    殷墨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和谢铮说了一遍,“这边的公安部门领导说是不让调查了,陈昭的丈夫是省大学的教授,还是代表,在整个县城的影响力很大,毕竟一个小地方能走出这样一个大人物,也是一种荣耀。既然是荣耀,怎么可能被蒙上灰尘呢。”

    “墨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虚伪了?”谢铮不悦的问道。

    “嘿,你这臭小子,我这可是为了你在奔波啊,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殷墨被他给气笑了。

    谢铮板着脸回道:“你若是想吃罐头,就给人家主持公道,我可不是让你去蹭吃蹭喝的。”

    “好了好了,说话怎么这么难听,我已经给你殷叔打过电话了,那边会处理的,明天我先去对方地盘上走走,你也知道,这个世界从没有所谓的太平盛世,哪里都有阴暗的一面,我这强龙来到人家的地盘上,也不能肆意行事。”殷墨说着突然一股饭菜的香味从外面飘进来,他抖抖鼻子,然后对那边的谢铮笑道:“先不和你说了,我闻到了饭菜的香味,秦阿姨真是好手艺。”

    “”谢铮无语了三秒钟,才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有好闻的饭菜香味,就证明那是宁宁做的,你要注意仪态。”

    殷墨听到那边挂断了电话,静静的做了两分钟,突然拍着大腿哈哈笑起来,“这小子,还没把媳妇娶到手呢,就开始拆岳母的台,真是好胆量。”

    殷部长和儿子挂断电话之后,就给秘书打了电话,让他安排调查江城下级县的情况。

    他倒不是因为许宁的事情才会这么果断,而是自己身为公安部长,绝对无法容忍这个国家安防部门里出现蛀虫的情况存在,他们是全国百姓的守护神,若是守护神都沾染上人情俗念,那是断不能轻易放过的,该抓的抓,该罚的罚,该处理的必须要严肃处理。

    国家这才刚安定几年,就出现这种人情大于法律的事情,这就是拆社会主义墙角,将先辈们的热血玷污的恶劣行为,绝对要严惩不贷。

    之前殷墨还不太理解谢铮的话,可是在饭桌上,看到秦雪娟也意外的表情,他才觉得谢铮那小子简直就是赚大了。

    “咦,看来我做饭也是挺有天赋的啊?”秦雪娟吃着今晚做的菜,味道简直不要太好,虽然全程都是女儿在旁边指导,加多少油盐酱醋,什么时间翻炒等等,事无巨细,可饭菜的口感真的非常棒。

    秦雪娟可以很肯定的说,这是她开始学做菜的十几年来,做的最好吃的一顿饭了。

    殷墨笑着夸赞道:“秦阿姨还真是谦虚,您做的菜可不比帝都的那些大厨逊色。”

    秦雪娟哈哈笑道:“是嘛,今晚都是宁宁在旁边叮嘱着,其实阿姨做饭的味道很一般,这可是十几年来做的最好吃的一顿了。”

    “那我运气还真好。”殷墨边吃边点头,“希望秦阿姨的事业能越做越大,到时候搬到帝都,那时候我可就有口福了。”

    “借你吉言,多吃点,这是咱们厂亲开发的两种罐头,喜欢的话临走的时候,带些回去。”

    “哎,谢谢秦阿姨。”

    当晚,秦雪娟给女儿换手上的药和纱布。

    殷墨没有避开,毕竟只是手,没有什么可避嫌的。

    纱布拆开后,看到许宁那只面目全非的手,纵使殷墨这种内心冷毅的人,也觉得心里不忍。

    掌心肿的很高,里面好几条血痕凸起的非常狰狞,再加上药水的颜色,感觉熊掌与之相比也变得可爱很多。

    看了眼许宁另外一只手,就知道当时她必然遭受着非人的折磨。

    之前从谢铮口中得知许宁的身上也有这样的伤口,他的心里颇为不似滋味。

    就好像一株艳丽夺目的牡丹以傲然的姿态悄然绽放,还未等人好好的欣赏,就瞬间被人一把揉碎。

    许宁的肌肤看着就是水嫩嫩的,细腻如玉,这样精致的姑娘本身就该好好的呵护着,如今身上却被人打的皮开肉绽,不说是秦阿姨这个做母亲的,就算是陌生人看到,也会觉得可惜。

    身为人师,居然对自己的学生下此毒手,本该维护社会治安的人却碍于人情要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若不严惩如何给百姓交代,若是国家在百姓心中失去了安全感,那后果可是很危险的。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百姓无小事。

    次日,殷墨就骑上自行车出去了,临走的时候说是去走访一下。

    一连几天,殷墨就是早上出去下午回来,具体在做什么事情,秦雪娟母女没有问,人家既然肯千里迢迢的过来帮忙,她们也不会过问太多,只需要静静的等待就可以。

    而几日的风平浪静后,在一个礼拜后如同地震一般,很快引起了轩然大波。

    首先就是本县的公安局的副局被撸掉,正局也因工作严重过失被降职,杨淮却以鲤鱼跃龙门的姿态一举成为本地的副局,正局则是从上面调来了一个人顶上。

    随后省大学的教授闫克己也被带走调查,陈昭同样也没有幸免,被公安人员带走,许宁的事件是一回事,还牵扯出四年前的一位漂亮的女高中学生自杀身亡的案子。

    因为那个女学生就是本地人,所以虽然过去四年,这件事一经曝光,瞬间引起了全县的关注,很多人都记得当年那个女孩子跳河自杀的事情,熟悉的人更是议论纷纷。

    说那个女孩子学习很好,孝顺懂事,可谁想到上了高中没多久,就变得沉默寡言甚至有点神经兮兮,然后就不想去上学,两个月后就被人发现浮尸县里的一个水库里,当时虽然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泡的面目肿胀无法辨认,可是女孩子的衣服和身上的胎记,很快就被确认了身份。

    因为闫克己是省大学的教授,而且还是省代表,长相斯文儒雅,在学校的口碑据说非常的好,谁也没想到有一天他居然也会被带走调查,这让学校里的师生以及社会上的人士都纷纷诧异。

    案件是上面派来的人调查的,省公安厅只是协助调查,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次震动全省的时间,居然是一条教鞭引出来的。

    家里电视上地方新闻每天都在跟踪报道,而许宁这边也有省电视台的记者扛着相机找了过来。

    秦雪娟是不乐意女儿抛头露面的,她自小出身富裕,哪怕平时再随和,骨子里也对这种行为有点不赞同,她并非瞧不起,而是不希望女儿被太多人关注,她还年轻,现在正是读书的时候,若是这件事曝光,她怕女儿的生活会变的没办法安静。

    可是许宁却并没有抗拒,她从来没觉得自己做了什么丢脸的事情。

    此时记者正坐在罐头厂的办公室里面采访许宁,摄影师扛着沉重的摄像机正对准着许宁的手掌。

    “许宁,能说说当日的情况吗?”女记者把带线的话筒举到许宁面前。

    许宁点点头,脸色伤感的说道:“当时是我们考完生物的第二天陈老师似乎很不喜欢我”

    听到许宁将那日发生的事情细细道来,记者中间又询问了几个问题,许宁都是规规矩矩的回答完毕。

    而后记者采访完扛着相继离开了,他们接下来估计是要去学校里采访。

    当一中校长看到记者们的到来,他心里无比庆幸没有答应之前陈昭劝说开除许宁的决定,不然现在他们一中恐怕就真的要臭名昭著了,出了一位被带走协助调查的老师,这面子上本身就不好看。

    其实校长的心思不难理解,许宁是个好学生,学习成绩也是有目共睹的,学校里也是以自身考虑的,能培养出一个好学生可是很不容易的,怎么可能轻易开除,关键是别的任何老师都对许宁赞赏有加,唯独陈昭似乎异常厌恶许宁,绝对不会为了她一个人的意见就随随便便做出开除学生的事情来的。

    那些学习倒数,平日里调皮捣蛋的学生都好好的待在学校里,凭什么要开除许宁。

    你不喜欢那是你的事情,人家别的老师都喜欢,就算少数服从多数,你这也是弱势的不能再弱势了。

    倘若之前记者开学校采访,或许一班的学生还真没多少敢说真话的,但是现在陈昭被抓走了,学生们平时也对陈昭惧怕有加,现在哪里会藏着掖着,面对记者的采访纷纷数落着陈昭平素里的恶行,当真是墙倒众人推,可是有的学生觉得陈昭可怜的同时,内心也隐隐有些欢喜,他们终于要脱离那个老妖婆的魔掌了。

    经过记者的走访,采访组发现学生们说的事情和许宁差不多完全一样,当然有的学生说起陈昭来很是不懂得节制,不过记者最清楚的一点就是,陈昭似乎在见到许宁的第一眼时,就已经很不喜欢了。

    这就让女记者百思不得其解了,许宁长得漂亮,乖巧懂事,而且学习非常的优秀,按理说这样的学生都是老师们掌心里的宝,毕竟将来若是考上好的大学,对老师来说也是一份荣耀,而很明显别的任课老师都非常喜欢许宁,为何独独陈昭是个例外?

    再者说四年前也有一位漂亮的女学生死亡,似乎也陈昭有着莫大的关系,虽然那个女学生的成绩不如许宁优秀,可很多老师也都挺喜欢的,记者询问的时候,不少老师都很有印象,也都觉得惋惜。

    难道陈昭跟长得漂亮且学习好的女学生有仇?可是为什么?

    随着审讯组的进展,许宁很快就得知了真相,只是就算知道了真相,她也不会为陈昭感到一丝的可怜。

    当初那个女学生的自杀的确和陈昭有了很大的关系,那个女生叫李静,和许宁一样都是以欢喜的态度考上高中的,四年前的高中比起现在的含量还要高点,所以李静的家人都非常的开心。

    只是高中的生活和李静想象的不一样,陈昭似乎从看到她的第一眼就非常厌恶李静,平时但凡李静稍微有点举动,都会被陈昭斥责。

    当时陈昭经常在课堂上喊李静回答问题,李静比不得许宁是县级第二名,她当时在班级也算是前十名的学生,可也不是每一次都能回答对问题,每次回答错误,都会面临着陈昭的冷言冷语甚至是污蔑斥责。

    最开始李静还觉得这是陈老师对她的考验,可是随着时间过去,陈昭似乎越来越变本加厉,也让李静的性格越来越沉闷,成绩逐渐下滑,终于在一次大测验的时候,李静考试发挥失常,成绩很差,然后遭到了陈昭的一顿毒打。

    李静当时的受伤程度大概和许宁差不多,她却没有许宁这般硬气,直接回家然后报警,反而在学校里生生忍耐到了放学才回家,父母发现女儿在学校遭到毒打之后,去学校里找老师理论,可同时遭到了陈昭暗地里的威胁,最后李静父母只能黯然回家。

    自这之后,李静不再上学,她变得惧怕学校,甚至父母每次提及,她都会惊恐非常,身体状况一日不如一日。

    终于在两个月后的一天,李静跳下了县里的一座水库,结束了年轻的生命。

    李静的父母在看到女儿的尸体后,双双崩溃,这对老实的父母终于无法忍耐这个噩耗,直接闹到了警察局,然而最后却不了了之。

    不到半年,李静的父亲就带着已经失智的妻子和年仅六岁的儿子,离开了县里,没人知道这家人去了哪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