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章:【大摆宴席】
    不说秦雪娟,接到电话后,听到老药叔在这边激动的话语,也是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挂断电话之后,她就给丈夫去了电话,说是待会儿骑自行车去县政府大院和他一起回家。

    许建军得到女儿考入帝大的消息,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了,起身跑到财务处和领导请假。

    “主任,我得请两天假。”

    “看你这么高兴,发生什么喜事了?”主任看着许建军,也被他的笑容感染。

    “我闺女考上大学了,帝都大学。”许建军压抑不住心底的喜悦,自豪的和主任说道,“忙的话不用两天,一天也行,或者半天也行。”

    “真的啊?”主任一听,蹭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建军你说的是真的?”

    “我媳妇刚才给我打电话,说是帝都大学肯定没错。”许建军心里美的直冒泡,恨不得现在就插上翅膀飞回去。

    “你赶紧回去吧,这种大喜事肯定得回去看看,快走快走,再不走我和你急。”主任赶忙挥手赶着许建军,他的女儿考上帝都大学,这可不仅仅是许家的事情,还是他们县,市,甚至是整个省的大喜事,“别在这里磨蹭了,还得让我赶你走?”

    “哎,那主任,我先走了,等家里摆喜酒,你们可都得来啊。”

    “当然要去,你不让我去,我也得厚着脸去讨杯喜酒。”

    许建军推着自行车在县政府门口等了没几分钟,就看到妻子,然后俩人上了自行车就回家去了。

    “娟儿,咱们坐车多快啊?”路上,许建军边哼着歌边问道。

    秦雪娟一头长发被风吹起来,此时也因为发自内心的喜悦,让她原本就妩媚的五官变得更加艳丽,“你没发现现在身上有使不完的力气吗?骑自行车还能释放一下,再说客车还有十多分钟才能来的,我可等不及。”

    “那行,咱们俩就蹬回去。”

    的确需要释放一下了,就算是上坡,都感觉很轻松。

    就在许建军离开没多久,许宁的事情就在县里传播开了。

    县领导一听,自己县里居然出了一个全国理科状元,这可是大大的给自己涨了脸,就连政绩也变得好看了,这说明他教育抓的好啊。

    给财务科那边打电话,得知许建军请假回家了,县长也没任何不悦,想着是不是应该给许宁一些奖励,比如代表县里给她颁发一笔钱,虽然他知道许建军的妻子在县里开罐头厂,家里不缺钱,可这也是县里的一点心意,多少是个意思和鼓励。

    而此时的许家,简直热闹的不像话,许双全得知这个消息后,屁颠屁颠的来到许家,很是一阵夸赞。

    帝都大学啊,乖乖,那可是国内最顶尖的大学了,全国每年几百万考生,想要考进去真的是万里挑一了,而这其中的一个就出现在他们香山村,还是在他许双全干村长的时候,他差点没高兴疯了。

    “五婶,你家要开席不?村支部也给你们出一半的钱,等宁宁临走的时候,村里也给宁宁一点钱,咱们村不富裕,希望您能理解。”

    “富不富难道我还不知道?”于春花高兴的按着许双全,“给啥钱,我家现在日子还行,不用给钱,过几天家里办流水席,到时候你广播里说一声,让村子里的人都来。”

    “这感情好,不过村子里还是要给宁宁奖金的,您可别拒绝,好歹宁宁也是咱们香山村的长大的,多多少少也是咱们全村人的心意不是。”

    “行,你看着办吧,不过别给太多,你知道婶子不差这点钱。”

    “知道了,您啥时候开席提前和我说声,我给您安排人过来帮忙。”许双全高兴的说道。

    “那就麻烦你了,到时候咱们村的人都来,就在村支部大院里摆酒席,帮忙的人少了还真的忙活不开。”于春花没有拒绝许双全的好意,“等你回去的时候,顺便去栓子家里和他说声,我等和他定两头猪,让他先有个准备。”

    “好嘞。”

    许建军夫妇一直蹬了快三刻钟才从县里赶回来,一进门就要许宁的录取通知书看。

    夫妻俩美滋滋的看着上面那帝都大学的印章,这颗心才算是放下了,之前还以为老药叔说错了或者自己听错了呢。

    这天全村的人都沸腾起来了,只因为许双全回去后,就在村子大喇叭里通告全村这个喜讯。

    “各位村民,现在大家听广播,咱们香山村出了一件大喜事儿,建军的闺女宁宁,建军的闺女宁宁,再重复一遍建军的闺女宁宁考上了大学,而且还是位于咱们国家首都的帝都大学,帝都大学可是咱们国内先进最顶尖的大学,这不仅仅是五婶子家里的喜事,也是咱们整个香山村的大喜事,五婶子还说过段时间咱们村里要办流水席,到时候愿意帮忙做饭好吃的婆娘们来我这里吱个声,到时候定下哪天开席,也好过去人帮帮忙,还有就是别因为是流水席就招呼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来占便宜,咱们这是大喜事,不要惹人膈应。广播完毕,最后那句话我说的不中听,但是就是这么个理儿,咱别让喜事因为某些人弄得堵了心,那样我可不算,广播完毕。”

    许双全的嗓门很大,再加上香山村本身就不大,整个村子里的人都听到了。

    不过谁也没有因为村长的最后那句话生气,反而觉得非常有意思,很多人家听到后都在家里笑弯了腰。

    村子里能走出一个大学生,这可是香山村全村的自豪,以后就算是走亲戚,他们的腰杆也能挺的直一点,说不定自家儿子以后娶媳妇也容易些,毕竟能走出大学生的村子,肯定是人杰地灵,能差了吗?

    甚至咱们儿子以后还能挑着相看姑娘呢,可不是谁都能随随便便嫁进来的。

    要是这种时候谁家都带些亲戚过去吃饭,这百多户人家也有六七百号人,这家请几个娘家人,哪家请几个表兄妹,每家带两三个,那也是一大笔钱啊,别到时候福气没跟着蹭到,最后还惹得全村人瞧不起。

    “双全哥还真是逗。”许建军在家里乐的前仰后合的,“不过这做法真不错,难怪村长能一干这么多年。”

    “双全是个有些本事的,不然每年村子选村长他也不能全票通过了。”老药叔眯着眼睛,和许建军喝着茶水,高兴的见牙不见眼。

    许建军看着母亲,笑着问道:“妈,您说咱们啥时候去帝都啊?”

    “等过几天办完流水席,咱们收拾收拾就走,咱家的鸡都让我杀了,就这样也不够,等后天你去赶集多买些鸡回来,咱家鸡蛋也不够了,菜家里有就别买了,油盐酱醋的村里供销社有到时候吃完一块儿结账,我让栓子给咱们整两头猪,流水席一头就够了,另外一头到时候村子里每家两斤猪肉分分,毕竟在村里住了这么多年了,平时照顾不照顾的也就那么回事儿了。”

    “我知道了。”

    “还有涛子一家也请过来吧,就是想到那二房媳妇我脑仁儿疼,真膈应那闺女。”于春花皱着脑门。

    虽然过去好几年了,可是想起来心里就烦,亏得以后也不用见面了。

    “等定下流水席的日子我就给那边打电话。”

    “还有,我瞧着涛子的这个媳妇挺不错的,临走的时候给妞妞姐弟俩留点钱吧,或多或少也是我这个做姥姥的和你这个舅舅的一点心意,省的你二姐在下面担着心。”

    “这个我会处理的,妈您别担心。”许建军忍不住笑道:“你们去了帝都,我还是要留在家里的,有我照顾着妞妞他们,您就放心吧。”

    “”于春花傻眼了,看着儿子道:“哎哟可不是咋地,我把你给忘了,你不能跟我们去啊。”

    许建军这下子是哭笑不得了,“您真的是我亲妈,我干脆是您在村后那河里捡回来的吧?”

    “胡说八道啥?”于春花用力瞪了儿子一眼,她这是高兴的晕乎乎的了,干脆把儿子还要留在县里上班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

    第二天,香山村才开始正式热闹起来,接连开进来三辆轿车,村子里的人差点没高兴傻了。

    车子都在许家屋后停下来,然后车内的人下车,直奔许家。

    许建军几年没有去单位上班,不然家里就剩下老的老和女人孩子,还真的是不太好招待。

    就这样,许家人看到涌进来十几号人,屋子里也是挤得很,许建军至少招待他们来到隔壁江家说话。

    今天过来的是县市领导,他们都和许宁说了会儿话后,才和许建军夫妇说起许宁的事情。

    隔间的厨房里,韩遂看着自己这个得意门生,眼眶再次湿润了。

    “韩老师,您知道张梦的情况吗?”许宁还没有得到张梦那边的消息,毕竟她的通知书还是昨天下午到的,现在电话很少,人找起来非常的麻烦。

    提起张梦,韩老师心里也是高兴,“张梦也了不得,被明济大学录取了,她的高考分数是603,只比明济大学的录取分数线高了五分,咱们学校里今年考上大学的只有十三个,你和张梦是最好的,其中有三个是保送江城大学的,另外八个同学考的不如你们俩好,都是非常普通的大学,其余的大部分都去了职业类院校学了,也有准备复读的。”

    听到张梦如愿以偿的进入明济大学,许宁真的为她感到高兴。

    “今天看完了你,还要去张梦和其他的同学家里走走,这次县市领导过来一方面是道喜,另一方面还有政府给你们的奖励,至少有了这些钱,大学就不用担心吃喝了。许宁,上了大学后你要好好学习,想好要选哪个专业了吗?”

    “我几年前就决定好了,准备选择帝大的医学部。”

    “好,这辈子能教出你这样一个出色的学生,也不枉我当了三十年的老师。”韩老师说着眼眶再次湿润起来。

    许宁心里觉得好笑,原来看上去整天笑眯眯的韩老师,居然高兴起来会落泪啊,真的没想到。

    众位领导没有在这里停留太久,毕竟之后还有十多个同学家里要走一趟,临走的时候把给许宁的奖金留下来了。

    一家人送走了县市领导后,许建军回来将这笔钱交给了许宁,“给你拿着吧。”

    许宁也没有拒绝,很干脆的接了过来,里面有县里奖励的两百块和市里奖励的六百块,总计八百块,绝对可以说是一笔巨款了。

    当然张梦那边应该也不少,其他的同学就不会太多了,这笔钱足够家里重新盖一座宽敞明亮的房子了。

    之前张梦还担心大学的费用,可是现在读大学是不花钱的,听铮哥说知道**年大学才开始收学费,当时学费是两百块钱,不过许宁这一届和下一届都不需要交学费,在下一届就没有这项福利了。

    因为许家要在村里办流水席,所以许建军和县领导多请了几日的假期,县领导当着市领导的面,连犹豫都没有,爽快的点头答应了,若是不答应的话,市领导恐怕心里都要有意见了。

    咱们市里出了这么一个厉害的学生,本就应该广而告之,再说也不是偷懒,给几天假也是情有可原的嘛。

    感激这天,老药叔就和许建军一大早,背着篓子,拎着袋子就出了家门,今天要去集上买鸡鸭,每样少说也得二十只,不然可不够吃的。

    父子俩在集市上疯狂扫荡后,哼哧哼哧的扛了回来,而此时家里已经有五六个婆娘等着了。

    “快点快点,赶紧杀鸡宰鸭。”见他们俩回来,院子里顿时就热闹起来了,鸡鸭悲鸣,隔着老远都能听到,可谁也没觉得可怜。

    今天过来帮忙的都是村里出了名的手脚勤快,做饭好吃的婶子嫂子,这点事儿一点都难不倒他们。

    许家的锅灶不够,隔壁的锅灶也利用起来,现在做的都是准备工作,待会儿还要炸丸子,焖猪头肉,磨豆腐等等,流水席就放在了后天,中午开席,饭菜吃不完会让村里人带回去。

    “宁宁,肉来了。”许宁此时在隔壁炸菜丸子,外面栓子叔走进来,将一大水桶切得粉碎的肉沫送进来,“你要这肉沫包饺子?流水席可不兴这个,累人。”

    “栓子叔,流水席吃米饭,我用肉沫做四喜丸子,谢谢您啊。”

    “客气啥,到时候我也能跟着尝尝鲜,四喜丸子可全部都是肉啊,你可真舍得。”

    “是我奶奶交代的。”许宁笑道。

    一群人从白天忙活到晚上,然后第二天继续过来热火朝天的准备,终于在黄昏的时候才算是准备的差不多了。

    而村支部的大院里,早就架起了三口大铁锅,就是为明天的流水席做准备。

    这一天晚上,整个香山村的人都是带着满足和期待的笑容入睡的,尤其是孩子们,知道明天在村支部里有好吃的,还能吃到饱,晚上闹腾到很晚才睡着,一遍遍的问爸妈是不是骗他们。

    第二天一大早,许双全就招呼几个村子的汉子来许家帮着往村支部大院里搬东西,提前收拾好的鸡鸭鱼肉以及各种新鲜的蔬菜,一筐筐的抬了进去。

    村子里的人都知道是中午吃饭,可是看到这一幕心里也按捺不住,纷纷跟着过来看看,能帮忙的也没闲着,撸起袖子就帮忙洗菜择菜,根本就不用谁嘱咐,这点儿事对做惯了绕着锅台转的家庭主妇来说,简直太简单了。

    而碗筷都是各家村民从家里哪来的,只需要提前用浆糊在碗和盘子底部贴个纸条,做个记号,到时候也不怕找不到,浆糊可是很黏糊的,只要干了一般洗个一次是不会掉的。

    上午十点半,待学校的老师和许建军单位的同事领导过来,随着刺啦一声,油香味顿时冲天而起,整个村子也闹腾起来。

    “宁宁,我来帮你吧。”崔萍是和刘家人一起过来的,或许是因为和妞妞处的很不错,好些日子没见的崔萍现在瞧着脸色也红润不少。

    妞妞这时也领着小宝站在不远处,“姐,我姨做饭挺好吃的。”

    许宁看到这姐弟俩,笑了笑对崔萍道:“崔姨,你们今天是客人,待会儿就要上菜了,你带着妞妞他们去和我奶奶坐一桌吧,别这么拘束。”

    崔萍笑着点点头,然后招呼妞妞和小宝进了屋,去找于春花了。

    虽然今天是流水席,可是因为有村长的指挥,场面也不会乱,虽然有小孩子嘻嘻哈哈的闹腾,可这也不碍事,别磕着碰着就行。

    村支部的面积也有限,一下子放六七百号人吃饭很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十六张桌子,前面十张给男人们吃饭喝酒,后面六张给村子里的婆娘和孩子,他们不喝酒,吃饭就换下一波。

    一道道菜上桌,整个村支部就变得沸腾起来,这次的流水席许家是很有诚意的,肉非常多,菜的味道也特别好,没张桌子还有一条三四斤重的大鲤鱼和炸得黄橙橙的菜丸子以及个头和男人拳头大的四喜丸子,吃的所有人都嘴角流油,汗流浃背的。

    ------题外话------

    铮哥:啧,老子没放假,不能回去,烦躁。

    宁妹:别生气,以后我给你做一辈子饭。

    铮哥:还要让我做一辈子。

    宁妹:?啥意思不懂。

    铮哥:我准备出本书,书名叫我的媳妇很纯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