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章:【别试探我了】
    ,!

    三月份的一个礼拜,谢铮回到家里,就看到陈元奇正在自家客厅和外公聊天。

    见他回来,陈元奇招呼谢铮,“你现在年纪轻轻的,放假就和同学出去转转,这踩着点回家,一点活力都没有。”

    谢铮大概是知道陈元奇这次过来的目的,却没有直接挑明,放下书包在旁边坐下,“陈爷爷您怎么有空过来了?”

    “我来看看你外公外婆。”陈元奇盯着谢铮,他真的非常喜欢这个孩子,模样好,性格好,能力强,出身更是国内数一数二的,真不知道自己的孙女怎么那副兴致缺缺的样子,难道她在外面这几年有喜欢的人了?可是就算有,你好歹吱一声,或者是带回来给他看看,也不用他这个老头子一直惦记着。

    见陈老爷子也不挑明,谢铮没有留在这里,起身和外公外婆打了声招呼,就回自己房间了。

    “陈老弟,你也看到了,小铮这孩子也长大了,他有自己的想法,我们两个老的是不干涉他的人生的,要是你真的想结亲,这个还是要问他自己的主意,不然就算我们俩答应了,那孩子自己没想法,也是白搭。”

    能和陈家的孩子结亲,其实两位老人还真的没什么可挑剔的,毕竟陈元奇和谢宏佳算是同袍,两人的感情也非常好,自从谢家的长辈都没了,陈元奇在背后没少照顾谢铮,既然人家提出来了,必然是真的很喜欢谢铮的,可是再喜欢,他们也不能强制的让两个孩子凑到一起。

    陈元奇心里也明白,点点头道:“哎,老哥说的有道理,倩雯这孩子自小就养在我身边,长相和性格都很不错,这眼瞅着22岁了,也到了适婚的年纪。老哥想必也看出来了,我是非常喜欢小铮的,就想着让这两个孩子能认识一下,然后磨合磨合,当然这种事情咱们是不能勉强的,倩雯这孩子孝顺是孝顺,有些事情我这个做爷爷的也是没办法勉强的。”

    “说的是,小铮也是个有主见的,从小到大就没让我和她外婆操过心,不管做什么只是和我们打声招呼,根本就不需要我们拿主意,咱们也都这一把年纪了,就别操心年轻人的事情了。”江老爷子语重心长道:“现在不都是自由恋爱嘛,要是真的互相有意思,早晚能在一起,没意思撮合也是成了冤家。”

    “还能怎样,也只能看看了。”

    陈元奇没有在这里吃午饭,做了半上午就走了。

    中午的饭桌上,高秀兰故作不经意的和谢铮说起了这件事。

    “小铮,过年你去陈爷爷家,有没有看到她的孙女?”

    谢铮看着外婆明明很关心,却故作不在意的表情,真的替她心累。

    他们可是血亲,有什么话不能直说的,非要这么弯弯绕绕。

    “姥姥,我对陈倩雯没想法,您就别拐弯抹角的试探我了。”他唇角勾了一下。

    高秀兰被外孙这直白的话说的老脸通红,用力的瞪了他一眼,嗔怪道:“那你给我个痛快话,你想啥时候谈对象?你都23了,我们也没让你现在就结婚,至少也先有个目标是吧?总不能还和旧社会那样盲婚哑嫁,得先磨合磨合。”

    谢铮见姥姥这态度,叹口气道:“还想怎么磨合,我和许宁都磨合了快二十年了,还想怎么磨合您说,我听着。”

    吧嗒——

    筷子从高秀兰的手里跌落在饭桌上。

    “你这孩子……”高秀兰舌头都打结了,好一会儿才屡直了,眼神瓦亮瓦亮的看着外孙子,“你和宁宁在一块儿啦?没骗姥姥?”

    “骗您有什么好处啊。”谢铮含笑望着姥姥,“所以现在不着急了吧?”

    “急,咋不急。”高秀兰整张老脸都涨红了,“既然不需要磨合了,你们俩就早点把事儿给办了吧。”

    谢铮:您还真是我的亲姥姥。

    “您急什么,我和宁宁现在都在上学呢。”谢铮表情淡定的给外婆分析现在的情势,“而且就算是毕业了也不能马上结婚,宁宁之后恐怕是要出国留学的,等她回来再结婚也不晚,而且姥姥,我现在可是身无分文,您让我拿什么娶宁宁?总得给我几年打拼的时间吧?我的目的是在三十岁之前将她娶回来,您就再等等吧。”

    “还要等啊。”高秀兰一脸失望。

    可是谢铮说的也没错,现在许家可是今非昔比了,不说许建军,就是秦雪娟如今也是身价丰厚,许宁是他们夫妻掌心里的宝,自己虽然喜欢,却也不能就这么简单的娶回来,该有的彩礼之类的一点都不能少。

    他和老伴也非常喜欢许宁,自然也不希望委屈了那个好孩子。

    高秀兰想和外孙说句她想抱孙子,可这句话刚在脑子里滚了一遍,就被自己给逗乐了。

    谢铮就是她的孙子辈儿,接下来就是重孙辈了,什么孙子不孙子的。

    谢铮也不担心两位老人没机会抱到自己的孩子,毕竟上辈子他们俩就活到了快百岁,两位老人都是喜丧,寿终正寝,没有遭一点罪,所以他们离去后,谢铮并没有多伤心。

    外公比外婆早走一天,确切的说是早走了半天,前世外公在那天早上没有醒过来,外婆当时也没有多伤心,只是打电话让谢铮回来处理外公的身后事,停灵的当晚,外婆也与世长辞。

    虽然不伤心,却很寂寞。

    整个世界好似就只剩下他一个人,孤孤单单。

    “您和姥爷别说出去,这件事于奶奶也不知道,宁宁她害羞,让家里人知道了,估计会很长时间不和我见面了。”

    高秀兰哼了谢铮一声,“还用你说。”

    知道许宁就是自己未来的孙媳妇,高秀兰整天走了都打飘,嘴上没说什么,可是那笑容别提多灿烂了。

    虽然婚礼还遥遥无期,可是这根本就不妨碍她的美丽心情。

    其实之前若不是谢铮让她淡定,别说出去,高秀兰真的会忍不住去找于春花商量两个孩子的婚期。

    既然话也亲自撂在那里了,她就只能自己心里痒的难受,不能和人分享的感觉,真的是太糟糕了。

    早知道就不答应那个臭小子了,现在就只能整天对着老伴说这件事儿,念叨的次数多了,她也烦躁,真的想换个人啰嗦一下。

    “妈!”礼拜六中午,许宁直接打车来到了宁瑞地产,进门后看到母亲正在和几位职员在一起准备吃午饭。

    “你怎么过来了?”秦雪娟看到女儿,招呼她,“准备去吃午饭,你也一起吧。”

    “好。”

    白朗三人刚才听到许宁喊秦总是妈妈,都有点懵,秦总的女儿都这么大了?

    不可能吧!

    两人站在一起那相似的容貌哪里像是母女了?明明就是一对姐妹花。

    “秦总,这是你女儿?”杨慧娴上前错愕的看着她们。

    秦雪娟笑着点头,“是啊,今年二十岁了,在帝大医学系读书。”

    “……”

    杨慧娴看看许宁,再看看秦雪娟,“秦总,您今年贵庚?”

    “我41岁了。”秦雪娟笑眯眯的拉着女儿的手往外走,“去吃饭了,吃完饭回来还要继续工作。”

    看着母女花走在前面,杨慧娴三人落后,“我真的看不出秦总41了,说是31一点都不夸张。”

    肖炳生也是没想到,他当然知道秦雪娟结婚了,可之前只想着她的孩子顶多五六岁,却不想居然还有个正在读大学的女儿,而且已经20岁了,她这是一点都不显老。

    想想自己母亲四十岁的时候,再看看秦总,差距要不要这么大?

    而且看许宁的相貌,和秦雪娟有四五分像,可许宁整个人青春靓丽,妩媚娇俏,想必还很像她的父亲,现在看来秦总和她的丈夫真的是天作之合了。

    这一家人也的确是让人羡慕。

    “不回家怎么想到来公司了?”秦雪娟握着女儿的手,慢悠悠的走在前面,吃饭的地方距离公司不远,走路也就十分八分钟,这段时间他们中午几乎不回家,都是去那家饭馆吃饭的。

    “来看看您啊,顺便看看公司的情况。”

    “真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秦雪娟心里很熨帖,“你要用功读书,以后来帮妈妈的忙,现在公司刚起步,很缺高技术人才,虽然招聘会有很多的应届毕业生,但是也因为咱们公司的规模,有能力的看不上,而没能力的我也不想要。”

    “慢慢来,前期的发展总会很不如意,都是一步步起来的,若是一下子全部都涌到咱们家公司里,就是每月的薪水也是一笔不菲的费用。”许宁开解道。

    “妈心里明白,让你担心了。”

    “我担心您还不是应当应分的嘛。”她挽着母亲的隔壁,“妈,我听说今年的土地拍卖又快了,其中有一块地是云雾山。”

    秦雪娟自然也知道这个消息,可是她觉得这块地方的位置不算好,首先地铁是没法通往那个地方的,其次是不知道该如何建设,主要是那云雾山名字很好,可是环境的确不怎么样,山上没有什么好的风景,只有一些很寻常的树木,稀疏低矮,而且那座山很是难走,平时根本就没人去那边玩耍,连野兔野鸡都留不住。

    其实那种地方拍卖是几乎没人要的,不能种地,就算搞建设前期的修整也是一笔不菲的资金,政府部门据说也是挺头疼的,若是放在那里也的确不像话,就好像是好好的一块皮肤上凭白蹭出一块疤痕,很影响美观。

    不过据说在最开始的时候,云雾山的景色也很美的,当然那是在百年前。

    只因为几十年前国内的一车灾,颗粒无收,很多人饿得受不住,到处去外面找吃的,好好的一座山被折腾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虽然就在帝都边上,可这些年不管怎么折腾,就是不再有好的转变。

    以至于不少附近的老人都说,是当初那场灾难,触怒了山神。

    秦雪娟是不相信这种说法的,可曾经枝繁叶茂的一座青山,成了现在这种满目疮痍的模样,根本就不应该啊,或许是根本就没人愿意去打理吧。

    现在有吃有喝的,谁还会记得那座山头。

    “我也知道,只是那个地方,买下来能做什么?我们是地产公司,若是那边风景好,倒是可以建别墅区,只是听说那边非常的荒凉。”

    “妈,我和铮哥讨论过这个话题。铮哥说,在之后的几十年,帝都将会以让人瞠目结舌的速度迅速往外扩张。”许宁认真的看着母亲,“就想咱家现在手里的这块地,目前来说是处在市郊的位置,可是用不了十年八年,这就已经是帝都的市中心了,而云雾山也是如此。”

    “是吗?”秦雪娟觉得有点夸张。

    “所以说,云雾山现在的状况让很多人都不太在意,而且这座山里面也经过专家勘探,没有任何的金属矿物质,在很多人眼里也就没有了价值。或许之前很多人都想着买下这块地盖别墅,但是去看过的人恐怕都打消了这个念头,咱们可以好好的准备一下。”

    这是她和谢铮聊过的,不过谢铮也是不赞同买下这块地的,主要是再之后的几十年,这块地依旧没有什么起色,国内众多的地质勘探专家都去溜达过,土壤没有什么问题,山里面也没有勘探出什么矿物质,而因为后来划分区域的时候,这座山就成了一个障碍,最后被直接敲掉了,推平的费用也是一个大数字。

    但是许宁不同,她身怀空间,空间里面有神奇的水源,她就不信,连自己的空间都无法拯救这块废土。

    帝都的房价有多高,几乎不需要赘述,哪怕不是帝都,就是别的一线城市,一座别墅的价位少说也得数千万,临死之前的时候几个亿都是让很多大佬疯抢,这里可是在帝都,国际大都市。

    在之后钢铁丛林的都市里,出门就能看到郁郁葱葱的青山翠柏,这是一件多么令人享受,乃至欣喜的事情。

    “铮哥还说,旁边的那块地若是有能力也拿下来,那块地的面积应该在三十万平左右,也是商住两用的。”

    “有什么说法吗?”秦雪娟问道。

    许宁凑近母亲耳边低声道:“最晚六年内,在那边将会兴建大学城,有大学城在,周边的商业必然是迅猛发展的。正好在加上云雾山极其周边的这块地,两块地合并,至少在计划出台后,这边未来的发展将会不可限量。”

    “宁宁,那边可是紧邻着云雾山,兴建大学城靠谱吗?”秦雪娟蹙眉问道。

    之所以心里忐忑,是因为她看到了无限的商机,可是那块地说真的,着实挺让人发愁的。

    “跃鹿书院不就是在跃鹿山脚吗?而且您别忘了,你的女儿可是有神奇的空间水呀?还愁那座山不能变废为宝?若是您不放心的话,明天上午咱们就去那边看看,我用空间水给您试试。”

    “好。”秦雪娟点头答应了。

    肯定是要去试试的,若是能成功的话,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不行的话也不至于让钱打水漂。

    许宁对自己的空间水可是很有自信的,若是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到,那这空间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没道理嘛。

    假如,假如真的没办法,那就说明她的空间也不过如此了。

    “妈。”两人走到饭馆门前,许宁扭头看了眼母亲。

    不知道何时,她已经比母亲高出一块了,母亲身高168,她现在的净身高差不多175左右。

    上辈子的自己可没有这么高,大概是这一世营养跟得上,再加上空间的作用,才有这个身高。

    “怎么了?”秦雪娟含笑宠爱的看着女儿。

    “让您这么一犹豫,我总觉得自己的空间没什么用。”她在母亲耳边压低声音说道。

    秦雪娟不由得笑出声来,“肯定是非常有用的,不然咱们家哪有现在的光景啊,说不定还是在香山村里日落而作,日出而息吧。其实那样也没什么不好的,只是人生总得有些挑战才精彩不是吗?”

    “嗯,妈说什么都是对的,就算不对,也请参照前一句。”

    “你这孩子,调皮。”

    午饭后,众人回到公司继续讨论接下来的工作,许宁却自己乘坐公交回家了。

    这个点爷爷奶奶都在休息,许锐也被两位老人抱着一起睡午觉。

    她自己回房直接钻进空间里学习去了。

    医学方面的课程,她已经领先所有同学,现在的学业已经全部融会贯通,之后的知识点也基本掌握,只需要再进一步,药学方面就算是彻底被她记在脑子里了,接下来就是偶尔复习,大部分的时间会放在临床方面。

    而其他的专业许宁掌握的速度也很快,大一的课程已经无法满足她了,或许是因为她自身的条件,帝大对于许宁跨学期,跨班级,甚至跨专业听课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若只是这样死记硬背,学校的老师还不至于对许宁如此通融,可是她能将所学的东西融会贯通,并且以让人耳目一新甚至眼前一亮的方式表现出来,这样近乎全能全才的学生,没有老师会不喜欢吧?

    ------题外话------

    宁妹:哥哥,最近我发现高奶奶一直用很诡异的眼神看着我。

    铮哥:乖,你想多了。月票今天中午开始就是双倍了,能不能飘起来?其实我也不希望太飘,毕竟加更是件很折磨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