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第六位弟子
    一念及此,陈玄立时淡定地问道:“你,究竟是何处受伤?”

    “高人,我名雷脉,在二十多年前,我参加了一场历练。那次历练进行到中途之时,我突然遭到”

    很快,雷脉就将自己心脏和手臂受伤的前因后果以及伤情,尽数告知陈玄。

    紧跟着,他目光热切地望向陈玄,尤为诚挚地问道:“高人,不知我可还有治愈的希望?”

    在他说话之时,陈玄可以十分清晰地感受到他情绪的强烈波动。

    甚至于,陈玄都隐隐可以听到其心在怦怦直跳,可谓紧张到了极点。

    陈玄明白,雷脉此刻必然已把自己看作是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渴望着奇迹的出现!

    “你的伤,我的确能治。”略微琢磨了片刻后,陈玄极为认真地说道。

    在陈玄看来,雷脉之伤,并未涉及基因层面。

    那么,以黎元生命台的神奇,完全可以治愈。

    只不过,雷脉之伤委实过重,且已然沉积二十多年,想彻底治愈绝非一朝一夕之功。

    按着陈玄的估算,要真正的恢复如初,恐怕至少也得坚持半年!

    “高,高人,您可是认真的?您,真的能治?”听到陈玄的回答,雷脉瞬间激动不已。

    那神情,看起来仿佛就是把陈玄当作神明,要顶礼膜拜了。

    “你随我来。”

    陈玄淡淡地说道,跟着直接缓步朝二层走去。

    内心狂喜不已的雷脉,自然紧随其后。

    不多时,在陈玄的引领下,雷脉就来到了黎元生命台前。

    “躺上去。”陈玄没有多说其他,直接吩咐道。

    “好。”雷脉也无半点犹豫,立即照做。

    “高人,这究竟是什么液体?为何会这般的舒服”身体刚浸入,得到了黎元生命泉水的滋润,神清气爽的雷脉不由地困惑道。

    他好歹也是个武师级强者,自问见识非凡,可此刻包裹他全身的银白液体,他却是半点瞧不出来历。

    “安心躺0分钟,稍后我再与你解释。”陈玄提醒道。

    “嗯!”

    0分钟后。

    覆盖雷脉全身的黎元生命泉水,仿佛潮水一般迅速褪去,好似进入到了黎元生命台内部。

    而此时的雷脉,身体却找不出任何湿润之处,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这,就是黎元生命泉水的特殊所在。

    它并非是普通的液体,并不会浸湿身体或者衣物,所以在其中无论怎么折腾,都无妨。

    “高人,0分钟到了,不知现在可否告知,您打算如何诊治我?”下台后,雷脉再次用着殷切的目光,直盯向陈玄。

    尽管黎元生命泉水中的舒爽,令雷脉记忆深刻,十分想要继续体验。

    可他无疑更关心自己的伤势,能否被治愈!..

    “你先前说,你的右臂神经已几近完全坏死,现在是毫无知觉。”负着手,陈玄尤为从容地说道,“那么,你现在试着动动自己的手指,看看效果如何。”

    对于黎元生命台的效果,陈玄是信心十足。

    他深知,0分钟时间的修复,虽然离着彻底治愈雷脉之伤还差了十万八千里,可激活少许坏死的神经,却是绰绰有余。

    如此,雷脉此刻自然已经能够做到微弱地控制自己的手指!

    “啊?”雷脉身形一怔,大为惊奇,“高人,您是说,您刚刚已经在为我治疗了?就靠那些液体?”

    话音刚落,雷脉就立即怀着一颗狂跳的心,按陈玄的吩咐,尝试动自己的手指。

    “就0分钟而已,真的可以么?”死死地盯着自己的手指,雷脉心中可谓百感交集。

    同时,他也在全神贯注,尽力地控制自己的手指,进行最基本的活动。

    “动了,真的动了!”

    仅仅瞬息过后,雷脉就惊呼不已,脸上难掩狂喜之色,看起来随时都可能喜极而泣,嚎啕大哭。

    因为,这是二十年多来,他的手指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活动!

    在他的控制下,活动!

    尽管动作幅度还很微弱,只能跟初生婴儿相比拟。

    但,对他来说,这足够了!

    足够令他疯狂,令他欣然落泪,令他有机会能够重新踏上武道之路!

    在这个瞬间,雷脉完全相信了叶凌威的话,相信了陈玄就是那个可以带给他无限希望的绝世高人!

    “高人,请收我为徒!”

    没有半分迟疑,雷脉直接就朝陈玄行武道礼,尔后郑重说道:“只要高人您能够收我为徒,治愈我所受之伤,从今往后,我愿意为您鞍前马后”

    “不用这么多礼,没多大个事。”陈玄则始终表现的很淡然,“我这里,要拜师很简单,把费用交齐就行。我给你算算啊,0分钟的黎元生命台使用费5万,加上拜师费0万嗯,你只要交够5万,那咱们就算是师徒了。”

    “这么简单,这么容易?”

    雷脉只感觉有些懵,他是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绝世高人”收徒,居然会这么的随意。

    这和他想象中的拜师高人的困难和艰辛,完全是天壤之别!

    “老师,我交,我立刻就交!”

    回过神,雷脉连声说道,神情中透着绝对的亢奋。

    “嗯,我的大乾网银账号是”

    半分钟后。

    交纳完所有费用的雷脉,正了正神,继而无比渴望地道:“老师,刚才那些银色液体去哪了?我想继续在里头躺着疗伤,至于费用嘛好说,贵十倍都行!”

    毫无疑问,雷脉已经尝到甜头,恨不得以后就长住在黎元生命台上。

    “不行。”陈玄拒绝地尤为干脆,“我们晴天武道馆的规矩,黎元生命台,每个学员每天至多只能用0分钟。”

    “你若想继续用,只能明天再来。”

    “你的伤势,以我的估计,只要能坚持每天用黎元生命台0分钟,持续半年时间左右,就可彻底恢复如初。”

    听完陈玄的话,雷脉当即重重点头:“多谢老师!”

    区区半年时间,对于沉寂二十多年的他来说,真的不算什么!

    “对了,你这个名字,我总感觉有些耳熟。”陈玄眉头一挑,忍不住问道,“你是不是在我们江州武道界,很出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