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我偏要强求
    一连几个晚上,陈子迩都和盛浅予一起在教室看书,盛浅予也从一开始的拘谨小心,变得慢慢自然了起来。

    周五晚上却没有再陪着她,给她当翻译。

    因为下午,陈子迩要去天音培训班练习钢琴,他的苦练已经有了点效果,《梦中的婚礼》能磕磕绊绊的弹下来了,虽然很难完整的弹出来,他总是出错。但已经算是不错了。

    让她没想到的是,周梓君周五也来了。

    一般来说,这个姑娘只会在周末兼职的时候过来,今天是周五,她怎么会过来?

    说起来,这段时间,陈子迩一直有意无意的躲着她,以前他俩经常在天音见面,这里他们有交集,这学期陈子迩就尽量不在周末的时候来了。

    时间一长,姑娘有感觉了。

    人又不是白痴。

    周梓君才不管你那么多,你躲着我,我就要找着你。

    所以她就让韩茜通知她,韩老师不好拒绝。今天陈子迩刚到不久,她就到了。

    陈子迩想着来了就来了吧,这个事情正如韩茜说的那样,还是得正面面对,她这么虎的性格,靠躲也不行。

    陈子迩练琴的时候,周梓君一切正常,她指点陈子迩哪里需要改进,尽心尽责,让陈子迩无地自容。

    晚上的时候韩茜要下厨煮饭,陈子迩有一点点想要溜的意思,韩茜留住了他,说:“人女孩都有胆子面对你,你怕什么?”

    陈子迩叹气,那就留下吧,他要是再这么明显的躲,事情说不定就不好收拾。

    周梓君也下厨房了,她本来一点都不会做菜,现在在跟着韩茜学怎么做。

    陈子迩一个人坐在小客厅里看电视,但觉得索然无味。

    厨房里,韩茜看着周梓君学习的特别认真,本来还怪她有点帮倒忙,但想到她这么努力学习的原因,顿时说不出口。

    “梓君,你喜欢陈子迩是不是?”她还是第一次和周梓君讨论这个问题。

    周梓君正看着锅,被这么一问,有点愣。不过马上就笑道:“被你看出来啦?”

    随后又有些不好意思,“我表现的很明显吗?”

    韩茜无语,“你就差写在脑门上了。”

    周梓君也不在意,只是嘿嘿的傻笑。

    韩茜则在心理感叹,又责怪陈子迩:周梓君多好的姑娘?长的漂亮又青春活泼,他陈子迩还不乐意了,真是活见鬼了。

    “嗳,你轻点放葱,油溅出来烫着你。”

    周梓君说:“我知道,我知道。接下来呢,怎么弄?”

    韩茜摇了摇头,说:“那小子身在福中不知福,你这从小到大没上过锅台吧,为了他还是跟我学做菜。”

    周梓君说:“没办法呀,谁让他喜欢吃你做的菜,总是偷偷的跑过来都不告诉我。下面呢?可以放盐了嘛?”

    韩茜连忙阻止:“盐最后再放,你先让它烧一会儿。”

    她想了想,虽然她很喜欢周梓君不错,她也认为周梓君人特别好,配上陈子迩更没什么问题。

    可这事情毕竟还是要陈子迩点头,不能强来。而她又跟陈子迩谈过这个事情,可以说,梓君的希望不大……

    陈子迩似乎对她没什么意思。

    所以韩茜想着开导几句:“梓君,那小子到底什么好?让你这么死心塌地的喜欢他?”

    周梓君一笑,下意识的就问:“那韩姐你为什么那么喜欢你的丈夫?”

    话说然才猛然想起,韩茜是个‘丧夫的寡妇’,赶忙道歉:“对不起,韩姐,我……”

    韩茜也不在意,摆手道:“没关系,我知道你不是有意的。我最开始的时候,喜欢他,是觉得他有才华,脾气好,温润如玉,谦谦君子,你不知道他弹钢琴的时候有多帅!”

    周梓君皱起鼻子,说:“韩姐发春了。”

    韩茜佯装打她一下,继续说:“到了后来,我就不知道到底喜欢他什么了,说不上来,可就是喜欢。”

    周梓君听着理解不了,“有那么玄乎嘛?”

    韩茜点头,“如果你真的喜欢一个人,时间久了,他作为一个人的立体感会越来越强,一些特别的点会变得慢慢的不那么突出,但你还是喜欢他,可却说不出来到底喜欢哪里了。”

    周梓君摇头,“我不知道这个感觉,我只知道我喜欢陈子迩的自信、睿智还有他吹牛皮的时候那种一本正经,可偏偏吹的又很有道理你知道吗,而每当这个时候我就觉得他特有男人成熟的味道,特别帅!”

    韩茜被她这一番大胆的话震惊,捂着嘴不敢相信,同时笑道:“到底谁发春啊?”

    周梓君昂着脸,“我表达自己的真实感情,我才不管。”

    韩茜很佩服她的敢爱敢恨,羡慕说:“有时候,我也希望像你一样,有那么大的勇气。”

    周梓君被夸的一乐,笑说:“韩姐你也很好的。”

    可她越是这样,韩茜就越替她开心,伤心的话还是要说的,“可陈子迩他……”

    周梓君也不笨知道韩茜的意思。

    她有点气恼,却不气馁,说:“反正我是不会轻易放弃的,他现在不喜欢我,不代表以后不喜欢我,以后不喜欢我不代表永远不喜欢我。”

    这个宣言有点吓人,韩茜赶紧劝道:“你不要死脑筋啊,中大这个名校里面,优秀的男孩子有的是啊!”

    周梓君皱着眉头说:“那些人都不能跟陈子迩比。”

    韩茜想到了什么,“也对,这么年轻的百万富翁,全国可能也就这么一个。”

    “我可不是为了钱!我是真的喜欢他,我跟他第一次吃火锅的时候,就喜欢他了。”

    韩茜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你捏了一下周梓君的脸颊,“喂,你是个女孩子,要矜持一点。”

    周梓君坚持不,她说:“矜持什么啊,矜持能让他答应我嘛?”

    韩茜很为周梓君的勇气所折服,但她是过来人,她知道的,一旦一个人在感情上钻起了牛角尖,那真是够痛苦的。

    想到这儿她也觉得陈子迩可恨,人梓君哪里不好了?

    “你真的下了这么大的决心了?”韩茜问她。

    周梓君毫不犹豫,“在这个问题上,我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你下了什么决心,要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陈子迩忽然推门进来问了这么一句。两个女人吓了一大跳,周梓君虽然胆子大,但是这么突然的‘袭击’,她也是一惊。

    连忙说到:“没……没什么,我们在说我俩的小秘密。”

    陈子迩:……

    你们俩的小秘密,那你这么慌干什么?讲话都哆嗦。

    好在陈子迩八卦的心没那么强,他只关心饭,所以问道:“我饿了,饭还没好嘛?”

    韩茜推搡着他出去,说:“你急什么,坐等着吃饭的人还催起来了,我们做好会叫你的。你先出去,这里挤。”

    陈子迩却说:“我听你们一直在聊天,哪里在做饭啊!”

    周梓君脸色大囧,喊道:“你都听到了?!”

    陈子迩一本正经的点头。

    “哎哟!你这个人!怎么偷听别人讲话呀?”

    陈子迩大模大样的演着:“那不是我想听啊,房间就这么大,我能听到也办法呀!”

    其实他听个屁,他要真的听到了,就不会这么轻松了。他是想让这两人做饭做快点,他是真的饿了。

    韩茜脑子还算正常,她一分析也知道陈子迩应该没有听到,不然他现在指定一个头比两个大。

    上次心怀愧疚却毫无办法,跑过来一诉衷肠的人是谁来着?

    所以韩茜安抚周梓君说:“他骗你的,我这屋隔音好,他听到动静就不错了,哪能听清咱俩说什么?”

    周梓君将信将疑,她看着陈子迩,想要一个答案。

    陈子迩最终还是没绷住,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还问道:“吓到啦?哈哈,我演的像不像?”

    周梓君那个恼啊!正好她腿长,一大步跨过去,打了一下陈子迩!

    陈子迩没躲开,但也不痛,就是装腔作势打一下。

    韩茜说:“打情骂俏去别的地方啊,我这地方小,别给我拆了。”

    两人被说的尴尬,陈子迩老老实实的离开,等着吃饭。

    周梓君也被韩茜拉了进来,又关上厨房的小门。

    她静静的看着气鼓鼓的周梓君,然后忍不住‘噗’的狂笑了起来!直笑的腰都弯了。

    周梓君也觉得尴尬了,她不满意的说:“韩姐,你干嘛笑啊?!有那么好笑吗?这人什么时候学会骗人的?”

    笑了好一会儿,眼泪都出来了,韩茜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说:“你前一秒钟,还说什么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后一秒钟,吓得都要灵魂出窍了,哈哈哈!”

    “你周女侠不是一身是胆嘛?你怕什么?啊?”

    周梓君觉得丢脸,强辩道:“那他来的太突然了嘛,而且演的那么像!再说我毕竟是女孩子,那种话被听到了,肯定慌啊!”

    看气氛欢乐了不少,韩茜就把那句话说了出来,“梓君,要不你就听我一句,放弃算了,人生在世,本来就是不如意之事十之**,尤其是感情这种事,我看的也不少,强求不来的。”

    周梓君有点赌气的味道,说:“我偏要强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