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竹园309 陈子迩
    陈子迩是第二天得到具体的销售额的,他最后没能等到布丁打烊,最后的数字是1461,孙宏他们很满意,一天近1500,那一个月就是4万5了,比之一般的小超市,那不知道要高到哪里去了。

    但陈子迩不满意,他说:“这附近光是住在学校外面的学生就一千多人,再算上一些住户,也就是说平均每个人只花了1块钱不到。”

    这是平均,每个人都是花了好几块的,也就是说,第一天到布丁来的,可能只有四分之一,甚至五分之一。

    陈子迩没有批评他们,他们做的很好,只是未来会更美好!

    ~~~~~~~~

    四月11号,中海下了一场温暖的春雨,雨势不小。

    雨过天晴后,天气更暖和了,陈子迩的毛衣已经进了衣柜,轻便的外套开始逐渐成为主流。

    周末的时候,天气温暖宜人,陈子迩换上球衣,蔡一峰和刘成也随同,三人一起去操场踢球。

    薛博华也在,其实陈子迩和他已经算是熟人,几乎每半个月就要在球场见一次,但是交流仅仅局限在足球。

    薛博华戴着小眼镜,有书生气,看着很精明。个头没陈子迩那么高,矮了五六公分,但身体素质不错,踢球的时候速度很快,脚下技术娴熟。

    陈子迩第一眼看就知道这个人不那么简单,轻易不要招惹。

    虽然这么说,其实他们两个只论球场的关系还算不错,陈子迩踢球意识很好,射门也过关,还有一手传球,两人经常一起搭档的。

    只是更深入的交流没有,薛博华好像没那么健谈,陈子迩也不会贴热脸,所以他如今只知道,这个小伙子叫薛博华,哲学系。

    很稀少的专业。

    他看到陈子迩来,举个手打了个简单的招呼,陈子迩也冲他点头。

    三人开始热身,足球社团都是约好了来的,所以比赛还没开始。

    刘成不喜欢薛博华,他说:“那人总是酷酷的觉得自己很牛的样子,看着真碍眼。”

    蔡一峰倒无所谓:“他要是真牛,那人家有资格,咱没办法;他那要是装牛,那就是个傻子,我也乐见其成,反正都跟我没关系,管他呢。”

    陈子迩跟蔡一峰同样的观点,嘴上却夸起了自己:“所以说,在球场上像我这样技术好又低调的,可不好找了呀!”

    刘成和蔡一峰纷纷表示鄙视。

    陈子迩踢前腰,蔡一峰踢中锋,刘成踢球更晚,脚下没什么技术,防守去了。

    薛博华是右边锋,他是左撇子,左脚技术好,又喜欢内切,下底传中比较少,所以就经常在右边路活动。

    大家都是业余球员,有一项技术傍身就不错,技术全面的在这里不存在,或者像陈子迩这样的,技术全面也就代表略显平庸。

    陈子迩能传球,能带球,能射门,也有点脑子寻找空间,只不过都是踢着玩,能力都不那么出众。

    比赛开始后之后,大家都跑动了起来。

    陈子迩拿到球,想着先找感觉,于是自己把球往前带。

    踢球的人陈子迩认识的熟面孔不少,但眼前的这个人很面生,没见过。感觉上他是新手,防守时很冲动的跑过来,又愣头青停下挡在陈子迩的面前。

    陈子迩这点意识还是有的,在他停顿下的一瞬间,他猛然启动。

    这样防守的人会有个反应时间,身体来不及动,而这么短的距离,这么点时间够陈子迩带球冲过去的。

    右边的薛博华要球,却被人盯住,没有舒服的接球位置,陈子迩不理,继续带。

    却不想被晃开的小伙子追回来撞了陈子迩一下,抢到球带往相反方向。

    陈子迩踉跄了两下,站起身问旁边的熟面孔:“什么人来的?”

    那人摇头,“不知道啊,以前没见过。”

    陈子迩没多说什么,踢球有时候碰碰撞撞也是难免。

    这小伙子技术不好,也没带出个123来,绕了几圈陈子迩终于拿到球。

    他又上来了,陈子迩看他一下,长的瘦高瘦高的,又黑,剃了个解放军叔叔的发型,让人感觉很精干。

    但动作很蠢,虽然这次没像上次一样冲过来停住,而是一直保持运动,可还是蠢。

    他太轻易的伸脚想要抢球,进攻**太强,对于陈子迩来说,你伸个脚就能断下球,那她就不要踢了,事实上足球像是粘在他的脚上一样,完全没有被断的危险。

    “善意的提醒,在足球里虽然允许合理冲撞,但是也要看动机的,你刚刚那样成心想要撞倒我来抢球,算犯规的。”

    那人不管这个,他看伸脚一次不成,又来第二次。

    陈子迩当然躲过,然后趁着他伸脚没法儿及时调整身体的时机再次启动,结果自然是是轻而易举的过掉了。

    小伙子听得懂普通话,没有再过来冲撞陈子迩。

    踢了近30多分钟,这群蹩脚的球员才抓着没被防守球员肆意开大脚解围的机会,由薛博华进了一球。

    进球的瞬间大家很兴奋,蔡一峰一蹦三尺高,陈子迩也觉得酣畅淋漓。

    不过下来,防守陈子迩的精干小伙子开始动作变大了,因为业余的玩闹比赛,也没什么特专业的裁判,所以陈子迩只能一再提醒他,好好踢球。

    之前以为他孺子可教,可也不知道怎么的,可能一直被陈子迩突破过掉心生恼怒,所以有一次被过之后,直接从陈子迩身后,冲过来下脚铲球。

    陈子迩一直注意着他呢,觉得他不专业怕给自己伤了,所以余光看到他了,但他速度很快,陈子迩躲闪不及还是被刮到了。

    他摔倒了。

    蔡一峰赶紧跑过来,冲他怒喊:“你他妈的会不会踢球?铲球还是铲人啊?”

    又问陈子迩:“脚没事吧?”

    陈子迩觉得有点痛,但感觉上还好,他站起来活动一下脚踝,应该没什么大问题,而那个小伙子却轻描淡写的说了句:“不是故意的。”

    刘成和薛博华也都过来看到陈子迩没事,这才放心。

    陈子迩冲场上喊了一声,“这个人谁带的?”

    一个同样小平头,穿着黑色球衣的青年站出来,说:“我带的,怎么了?”

    陈子迩不开心了,什么怎么了?你眼瞎嘛,跟你爹你妈讲话也那么冲?

    陈子迩平淡道:“没怎么,叫他注意点动作。”

    “你不是没事吗?再说他也不是故意的。”

    蔡一峰怒气值满了,“他妈有事你还能站在这儿说话?”

    那人也很横,叫道:“那你能怎么滴?”

    陈子迩拦住蔡一峰,“冷静点,我没事。”

    薛博华问:“还踢不踢?”

    “为什么不踢?”

    比赛继续,薛博华没再要球了,陈子迩也不打算传了,他就过眼前这个菜鸟。

    很容易的事,一个假动作他就上当。

    但陈子迩失误了,他绊了一下,忍不住踉跄两下,瘦高小青年立马过来抢球,陈子迩稳住身形赶紧传球,但没踢着球,踢着人了,踢在他的小腿上,很用力。

    一直不声不语的他立马倒在地上捂着腿翻滚,嘴里哼哧哼哧的,似乎很痛,却忍着不叫。

    之前为他出头的穿着黑色球衣的人冲过来,骂:“你他妈故意报复的吧?下这么狠的脚?”

    陈子迩说:“我不是故意的,他也没有什么危险,没事。”

    薛博华在远处看着愣神,随后却一笑,心道:这个‘失误’,真有意思。

    黑球衣青年脾气火爆,冲过来就要推陈子迩,蔡一峰冲上前挡住他,推开,指着他:“你他妈想清楚再动手!”

    刘成在后面感觉不对劲,也快速跑到前面来。

    黑球衣青年一点都不怂,指着蔡一峰陈子迩两人,喊:“这事他妈没完!”

    然后他去扶倒在地上的人,陈子迩常踢球,这一脚肯定不好受,虽说不一定伤到骨头,但肯定要养几天。

    陈子迩觉得他有毛病,自闭症儿童似的,一句话也不讲,还认死理,本来也没什么关系,踢球又不要嘴巴,但屡说不改还想伤人就不能忍了。

    他被人驾着,一只脚站在地上,看着陈子迩。

    陈子迩学他的样子,“我不是故意的,im-so-sorry.”

    他还是看着陈子迩。

    陈子迩说:“竹园6号楼309,陈子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