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自由选择权
    陈子迩抽空陪着蔡一峰去了校学生会,文艺部的部长姓冯,叫冯雅,是个大大咧咧的东北女孩,人长得不错,就是坏在了黑上面,破坏了整体的美感。

    蔡一峰平时讲话总是吊儿郎当的,冯雅也没有完全相信陈子迩钢琴十级的水准,所以要现场看看。虽然文艺部并没有一架好的钢琴,但还好有一台电子琴,差不多够用。

    陈子迩当场弹奏了一首《梦中的婚礼》,这首曲子他练到现在差不多有半年了,基本全程无失误,或许没有融入感情进去,搞音乐的人听着觉得干巴巴,但是这里都是没怎么接触音乐或是只简单会点乐器的音乐小白,他们听着就觉得《梦中的婚礼》现场重现了!好厉害!

    只见他坐在电子琴钱,腰背挺直,手指落在洁白的键盘上如舞女跳跃,准确灵动,优美的旋律随之缓缓流出。

    只是前面的一小段,便已众人皆惊!

    冯雅对蔡一峰说:“你这个室友可以啊,这么好的人才,你怎么现在才和我说?”

    这么一来陈子迩入学生会已经板上钉钉了,只是最近刚开学,大型的活动都要等到招新结束之后,所以两人没待多久便离开了。

    周末,陈子迩和薛博华去踢了一场球。

    结束之后,两人一起去澡堂洗澡。

    路上,薛博华问陈子迩:“怎么追一个女孩子?”

    这个男人永远不知道怎么含蓄的表达自己的意思。

    而陈子迩听了八卦之心顿起,“你要追谁?”

    “大一的,一个学妹,我觉得挺有意思的。”薛博华很平静的说,根本不带脸红的。

    卧槽!陈子迩在心中骂,这是秋天呐?还是春天呐?荷尔蒙的气息怎么哪里都是的。

    薛博华要是再脱单,他这个单身狗就更可悲了!

    “问你话呢。”薛博华催道。

    陈子迩想了下道:“这个问题吧,不太好说,理解的人呢觉得没那么难,要是榆木脑袋呢,怎么说都不明白的。”

    薛博华道:“你说的废话,哪个问题不是理解的人觉得容易,不理解的人觉得难?说点有用的。”

    “这个方法我也是听说的,没试过不知道管不管用。”陈子迩说。

    “直接讲吧。”

    “胆大心细脸皮厚。七字真诀,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怎么样?你有什么感悟?”

    薛博华:能再说的简洁点吗?

    陈子迩努力思索,“也可以,投其所好,应该就差不多能追到。”

    薛博华若有所思,不知道有没有领会到什么。

    穿衣服的时候,薛博华看到陈子迩的诺基亚8110受到启发,说:“现在这个手机好像挺火,我送个这个怎么样?”

    陈子迩心想,有悟性。

    “当然可以,价格代表诚意,问题是你要确保能送出去,要是被拒绝了,那就尴尬了。”

    薛博华想了想,“拒绝应该还不至于,现在谁不想这种手机?”

    他又对陈子迩讲:“你送我一台吧,这玩意儿太贵了。”

    ……

    陈子迩讲:“为什么?”

    “你有钱啊,你身家差不多要有一千多万了吧,0块的手机还皱眉头?”薛博华理所当然的说。

    “你拿着我送你的手机去追姑娘?到时候人问起来,你到底是说你自己买的,还是说我买的?”陈子迩觉得薛博华遇见女孩子时的智商有些感人。

    薛博华一听觉得好像是有问题,不过他上次一下投了布丁四万八,现在手头可不宽裕,他又想不到其他办法只得问:“布丁什么时候分红?我到现在光投钱,不赚钱呐。”

    陈子迩说:“这你就不要想了,布丁现在扩张很快,资金链紧着呢,你现在要分钱就是等于要孙宏的命。”

    “看来我真的要去布丁做份兼职了,最近一直犹豫着没做决定……”

    “你要去布丁?”陈子迩惊讶。

    贵公子要体验人间疾苦了嘛?

    薛博华思索了一下,表情慢慢坚定,“其实我应该去的,我想要从商,就得从基本做起,了解这个行业。身份什么的,还是早放下早好!”

    “虽然你是股东之一,但是做不好也要扣工资。”陈子迩无耻的铁面无私了一次。

    薛博华却没发牢骚,他只是奇怪,“你以前也是在学校读书,也没接过做生意,你怎么就会的?”

    “天才和凡人总是有些区别的吧。”

    薛博华:……

    “还有一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薛博华讲。

    “嗯,什么问题?”

    薛博华说:“上学期你就有一百万美元了,后来又赚了两百万人民币,可以说你已经是富翁了,完全不缺钱,甚至你可以早点退学去做大自己的公司挣更多的钱。可是你为什么一直待在学校里?自己创办了布丁又不管事,怎么想的?难道你就这么想要上课考试?”

    这个问题陈子迩的室友也问过他,与他们解释,他们有些难以理解,但是薛博华就好多了。

    陈子迩说:“其实你跟我是一样的。”

    “怎么说?”薛博华疑惑道。

    “你看你父亲是副市长这样的高官,若是你去从政的话,说也做到你爸那样的省部级高官那有点看运气,但是一个厅级官员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可你为什么不去从政,偏偏想要从商呢。”

    “我是那里觉得脏没意思,所以不喜欢,难道你也不喜欢挣钱?”

    陈子迩摆摆手,“倒也不是不喜欢,我说的是我有钱可以挣更多的钱不去挣,跟你有资源可以当大官不去当是一个道理。我们都挑了自己喜欢的事情做。”

    他停顿一下略作思考,又说:“讲的哲学点,挣钱是手段,不是目的。”

    “那什么是目的?”薛博华问。

    “解决了谋生的问题后,自由的选择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的权力,这是目的。”

    “挣钱不是目的,自由选择的权力才是目的。”薛博华喃喃自语。

    他说:“我觉得比起我,你更适合去学哲学。”

    陈子迩说:“其实每个人都应该学点哲学,当然还有历史。哲学讲无限,历史讲永恒。有了永恒和无限,别人无奈时,你可以释然;别人惊恐时,你可以勇敢;别人无知时,你可以清醒。”

    薛博华:“我错了,你不应该去我们学院学哲学,你应该去教哲学。”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