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可怜之人
    刘成最后还是来了,带着一脸惊恐,这种人命关天的大事还是吓着他了,再说他本就胆子小,有勇气来到医院说不定都是纠结了好久的。

    他看到陈子迩三人都在,觉得无地自容。蔡一峰嫉恶如仇,根本不拿正眼看他,陈子迩和宋晓波则是平常心态。

    周梓君看到他,登时大怒,骂道:“你还有脸来?你看看我们天天都成什么样了。我们天天哪里不好了,啊?你要甩她?你以为你是什么好鸟?”

    刘成面容凄惨,不敢言语,眼神也涣散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他看向自己昔日的两个室友,求助道:“我…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现在我要怎么办?”

    宋晓波也不知怎么办,他又看着陈子迩,陈子迩说:“进去守着她,直到她醒过来。并且想想怎么让天天放弃轻生的念头。”

    其实现在他在这受千夫所指,有点可怜,只是想想差点失去生命的戴天天,好像又觉得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一众人又挤进病房里,中师院的两个老师也被吓的半死,看到罪魁祸首来了,毫不留情的开始教训他。

    直到医生过来说:“吵什么呢?病人需要休息!你们那么多人挤在里面做什么?”

    周梓君对两位室友说:“婉兮,小瑾,你们先回去休息吧,等天天醒了,我第一时间通知你们。”

    两人不愿,戴天天性格可爱,还是很受她们喜欢的,所以心里的担心没法儿一下放下。

    陈子迩劝道:“医生都说了,天天不会有事的。你们先回去,把老蔡老宋也带回去,要是实在担心下午再过来也行,你们三个不要一起耗着,天天要住个几天的,你们保持好体力与精神。”

    两人想着天天的确需要她们轮番照顾,所以听了陈子迩的话。

    出门的时候,陈子迩对蔡一峰宋晓波说:“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啊,这个节骨眼要哄好了。”

    他俩可比陈子迩头痛多了,尤其蔡一峰,原来跟刘成天天形影不离的,可得下一番力气了。

    四人走了之后,陈子迩问周梓君:“天天的父母什么时候到?”

    周梓君说:“今天晚上的火车应该可以,天天家在皖南,离的不远。”

    陈子迩又问:“刘成到底为什么要和天天分手?”

    周梓君怒道:“哪有什么具体的理由,就是热恋期过了,那混蛋三天两头的和天天吵架,原来是捧在手心里,现在没新鲜劲了,又想扔掉。”

    他俩恋爱怎么谈的,陈子迩并不十分了解,如果真的是周梓君说的那样的话,刘成这么做是有点混蛋。

    周梓君这时候联想多多,问陈子迩:“你们男人是不是都这样?爱不了几天,热乎劲一过就想着下一个目标。”

    陈子迩无语,辩道:“你可是大学生呐,要讲道理。所有事情不能一概而论,我又没让谁自杀。”

    “我看你们宿舍也就宋晓波看着老实点,蔡一峰也是嘴花花的,还有你!到处沾花惹草。”周梓君这时候想到陈子迩跟那个盛浅予走的近,醋意十足的说。

    陈子迩心想,你们女人都喜欢甜言蜜语,有了这个技能吧又说嘴花花,等到受了伤害了又想起老实人的好,真难伺候。

    他想着还是聪明点,不和你乱扯这些。

    陈子迩说:“这儿有刘成和你们老师,咱俩去给天天买点补身体的,流了那么多血,身体很虚的。”

    周梓君说:“让刘成去买!咱还替他花这个钱!再说你觉得天天会有胃口?”

    “吃不吃得看刘成的本事,买不买是我们的事。天天平时都是君姐君姐的叫你,你忍心看着她那么虚弱的样子?还有她父母肯定急死了,你买点东西也让老人家也知道自己闺女在学校有被好好照顾到。”

    周梓君点头,觉得陈子迩考虑周到,所以老实的跟着他走了。只是这最后的钱还是陈子迩出的。

    下午的时候,陈子迩有一节课,先离开了一会儿。

    等到傍晚,周梓君又拉着她一起去医院。戴天天已经醒了,但状态也跟大家估计的差不多,躺在床上两眼无神的看着世界。

    都去自杀了,心该凉到什么程度了。

    刘成胆子小,脑子乱,为了挽救局面还说出了‘不再分手’的话,只是戴天天的父母说什么都不同意,这两人就只差呼天抢地了,戴爸爸也就是涵养好没有动手打刘成。

    刘成最后实在是一筹莫展,问陈子迩:“我到底要怎么做?”

    陈子迩说:“这事是因为你变成这样的,你要负起责任,也尽量理解为人父母的焦急心情。但你也不要过于害怕,天天没事。”

    周梓君说:“不能这么简单的放过他!”

    可是要怎么做她也没什么办法。陈子迩虽然对刘成说你要负起责任,可刘成到底又做错了什么?不想和你搞对象了,提出分手,这年头离婚的都有,分手又能十恶不赦到哪里?

    只是他运气不好,遇着个外柔内刚的戴天天,你要分手,我就跟你要死要活。

    几天以后,戴爸戴妈把戴天天接回家去了,她身体虚弱需要静养,况且这状态在学校也做不了什么。

    刘成也受尽了煎熬。只能说还好戴天天没有生命危险,不然戴家和刘家拼命都有可能。

    现在,他们俩这感情之路也走到尽头,根本没有复合的可能。

    而周梓君几人这几天则是心情极差,又很敏感。陈子迩躲得她远远的,我又不是你男朋友,也没干什么坏事,惹不起我就躲。

    只是蔡一峰和宋晓波就躲不了了,他俩是人在宿舍坐,锅从天上来,气的蔡一峰都想捶刘成一顿。

    ……

    ……

    12月入了中旬之后,陈子迩的重心开始放在期末考试上,顺带多跑了几趟布丁便利店,看到情况稍有改善,他也放心不少。孙宏毕竟是从一开始就出了很大的力的,多给他些时间也无可厚非。

    而关于他的复习,这次不能找盛浅予帮忙了,因为这学期的考试都是他自己的专业课,盛浅予懂的还没他多。

    盛浅予也得知了陈子迩现在住在外面,她以为陈子迩是租了房子在外面的,所以也没多想,只是好奇,想去瞧瞧。

    于是两人约定时间,一起从学校出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