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心碎1998
    杨润灵询问清楚细节后拟好了合同,然后代表陈子迩去了一趟捷信,过程异常的顺利,这笔钱她挣的很容易。

    杨润灵的1998也开了个好头。

    陈子迩则去学校找了盛浅予,他在机房里找到的她,两人在一起偷摸的腻歪着,享受恋爱的甜蜜。

    晚上的时候陈子迩想让她跟自己一起去帝景蓝湾,不是有什么龌龊的动机,只是那个房子陈子迩现在觉得大的很,总是一个人在里面,虽然舒服却不免寂寞。

    但盛浅予死活都不肯,她像个传统入骨的烈女,一点机会都不给陈子迩。

    无奈,陈子迩只得回了309,他好久没回去了,马上都要寒假了,也偶尔回去待待。

    令他意外的是,崔旭竟然在宿舍。

    他开玩笑的说:“八点钟,能看到崔旭在宿舍,这世界变了。”

    “去,最近我对象跟我闹别扭,我烦着呢。”崔旭面带戚容的说。

    蔡一峰嘿嘿直笑,问:“你怎么回来了?”

    “我?来看看你们有没有霸占我的地方。”

    那几乎是肯定的,他的桌子上现在全是别人的书和一些杂物。

    “什么时候回家?”陈子迩问大伙。

    崔旭是本地人,随时都能回。宋晓波说:“我要晚一点,有一个兼职需要延迟几天回家。”

    “你呢?”陈子迩踹了一脚蔡一峰的凳子。

    老蔡一脸得意,道:“我不回家,我去燕京。”

    “你怎么又去燕京?”陈子迩想起来他暑假也是去的那地儿。

    宋晓波鄙视的说:“他自己跟那个冯雅部长不老实,谭婉兮差点没切了她,为了挽回局面这人同一招使两次,又带他媳妇儿去燕京玩。”

    蔡一峰说:“你懂个球,我们那叫误会,重温旧梦是解除误会最好的办法!女孩儿最怕什么知道不?回忆!”

    陈子迩听的直乐,这畜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坏主意呢,他说:“谭婉兮毕竟算我老乡,说不得我得提醒提醒她去,她现在身边藏着头饿虎,整天想着法儿的准备扑食呢。”

    蔡一峰脸色一苦,“你这大地主给我们老百姓一点活路吧,还有你自己跟那盛浅予什么节奏?我上次可见着周梓君了,人现在给你打击的一点自信心都没有了。”

    陈子迩微笑着不说话,心头却有点不忍,这有点矫情,其实他把盛浅予搂进怀里的那一刻就已经伤害了人了。

    他不愿谈这个话题,转而问道:“你燕京到底什么亲戚?你总去别人还不烦你?”

    “怎么会,那是我姨娘,从小看着我长大的。”

    陈子迩不理正在yy中的蔡一峰,转而问崔旭,“你和你对象怎么了?”

    崔旭讲:“因为我没陪她去张学友演唱会,我正哄着呢,头疼。”

    没什么大事就成。

    今晚的309比之前要热闹一点,陈子迩也很久没和他们吹吹牛了,只是他没想到的事,晚上宋晓波把他拉到一边,塞给他一千块钱。

    他说:“剩下的七千块,我年前估计是还不上了,等过了年,我一定再想办法还你。”

    宋晓波家庭条件一般,对他来说这不是一笔轻易拿得出的钱,他为人忠厚老实,不愿占什么小便宜。

    陈子迩知道他的不易与性格,所以很干脆的说:“你跟我见外干什么?这钱我不着急找你要,这1000块你自己拿着先用。”

    宋晓波也很坚决,他说:“咱俩是兄弟,我自然没跟你见外,否则也不会找你开这么大的口。但是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佩服你老三也是因为你讲义气重情义,你要把我当哥们也应该收下这钱。”

    陈子迩明白他的意思:当兄弟,那就不要怜悯他。

    0块与自尊之间,宋晓波选择后者。这让陈子迩佩服。

    他拿了宋晓波的1000块,然后说:“要不我请大伙明晚喝酒去吧。”

    宋晓波乐呵的讲:“这决定好,我表示欢迎。”

    ……

    ……

    每个人的新年似乎都还不错,除了周梓君。

    有句老话叫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虽然陈子迩一再希望这件事周梓君能尽量的晚知道。

    但大家都不是傻子,蔡一峰都问了两次了,渐渐的其实身边的人也都能看出来了。

    周梓君从未有过如此的失落,她没有去找陈子迩闹,因为她很清楚这只会让陈子迩讨厌她,但她需要发泄,宿舍的‘小妹妹们’不行,她去找了韩茜。这个人让她有姐姐的感觉。

    她自己跑到天音培训班,谁也没有告诉。

    韩茜领她到二楼,找个椅子让她坐下,自己则坐在床上。

    “是不是后悔了?”韩茜问。

    很久以前她就劝过周梓君,可她当时就是豁出去的拼命三娘,还喊出了‘我偏要强求的’口号。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周梓君还是毫不犹豫的摇头,倔强的说:“我不后悔,我只是不明白,我到底要怎么做,他才会喜欢我?”

    韩茜觉得心疼,这姑娘怎么这么认死理,她说:“那个人已经喜欢别人了,你不要再想找个问题了,你就做自己,你是个很好的姑娘。”

    “韩姐,你说,他就真的一点都不喜欢我嘛?”周梓君像是绕在迷宫里出不来的姑娘,到现在还傻傻的问着这样的问题。

    而这个问题的答案韩茜哪里知道,她也没办法去给答案,只能说:“你应该忘了他,开始自己的生活。”

    周梓君听了觉得难以接受,她最后还是哭了,在自己都不经意的瞬间,一窜泪珠滑过脸颊,她抽泣了一下然后上前抱住韩茜,哭着说:“我想回家,我暑假就没回去,我想家了韩姐,我明天就想走。”

    韩茜知道感情的锋利,她在想这个大胆勇敢的姑娘一定是伤透了心才这么轻易的哭了出来。

    “回去吧,时间会治愈好你的。”

    周梓君最后说:“你知道吗韩姐,我还是没办法恨他,我脑子乱的很,里面的记忆就像是跳跃的,所有记忆点都如同蜻蜓点水,落在遇见他那天,天音培训班的门前。”

    那是她和陈子迩初次相识的地方。

    周梓君离开了,比每个人走的都早,也没去见陈子迩。

    韩茜把她的这句话转达给了陈子迩,只得到了一阵沉默。

    将来谁又能记得,在1998年最初的某天,一个叫周梓君的姑娘,心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