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 扩张
    远远的地方盛浅予走近,她本也没多注意什么,只是不经意的抬头看到陈子迩和他那个气质特别好的邻居聊的正欢。

    偶尔还能看到两人手势不断,笑意甚浓,显得亲密无间……

    她这个头一次陷入爱情里的小姑娘,开始尝到了一种叫‘醋’的味道……

    她本就觉得史央清这样的女人魅力过大,又看她跟陈子迩相聊甚欢,心中腻味。

    脚底下退后一步躲到绿化带的灌木丛后边,然后一声不吭的走了。

    ……

    ……

    陈子迩还在全神贯注的与史央清讨论改变布丁一贯策略的事。

    史央清挺好奇,为何陈子迩会忽然改变主意。

    不过在她听了布丁便利店近期的一些数据之后心中慢慢明悟,“你觉得这个策略过于稳健,反而打击了员工的积极性嘛?”

    陈子迩点头,“大多数人并没有慢下来好好做一件事的耐心,我不会因为有竞争对手而胡乱更弦易张,但自己公司的员工多少还是要顾虑一下的,优势扩张的策略我也不会放弃,只是生搬硬套不是聪明之法,根据实际情况做点适度调整,也是很有必要的。”

    史央清是完全赞同的,“我早就认为应该扩张了,40多家虽然还没完全覆盖透,但你说的优势扩张战略所带来的广告效应已经体现的足够好了。这个策略在深航区其实已经基本成功了。”

    商量后陈子迩下定决心。

    布丁真该提速了,不爆发一下,大伙儿还以为他在过家家。

    史央清还要继续打网球,陈子迩没那心思,临走的时候他跟史央清讲:“你要休息最好别离开中海,布丁有大动作,我肯定有不少东西需要请教你。”

    她点头答应,既然已经答应会去布丁工作,她自然愿意全力相助。

    陈子迩想了一下,布丁每个月的盈利就有二十万,所以即使他自己不再注资,一个月开设七八家规模只有二十五平米左右的新店的资金还是有的。

    况且从去年到现在布丁的账上还有盈余。

    陈子迩准备来把猛的,这一坛死水的,说不定哪天把自己就闷死了。

    ……

    ……

    同一时间,韩小军找到的私家侦探今天过来给他汇报情况。

    他们在一家咖啡馆的角落座位里。

    “姚健、s西人,28岁,文化程度低,素质也不高,在一家建筑公司工作,职业是卡车司机,他有**个同乡的人一起在这里打工,卡车司机都很辛苦,所以他们脾气暴躁,爱惹事生非,老乡们自然是抱团取暖,我开车跟过他们的路线,基本上可以给他的生活定义为:乏味、辛苦而且没有希望。对了,我觉得有个女人……像是他的姘头,但我没看到他们在一起有过分的行为,只是感觉不太正常。”

    韩小军希望听到的不是这些,他开口问:“这个人有什么不好的习惯吗?”

    空气安静了三秒钟。

    “好赌钱,一有空就聚众赌博。”

    这才对嘛……这样的人清心寡欲的生活,这怎么可能。

    “他这几天在忙什么?”韩小军问。

    “事实上……我在你工作的公司下面盯过他。”

    韩小军脸色大变,“你确定?!”

    “两天他来了三次。”

    韩小军立马动身离开,这可不是小事,鱼死网破这种事他之前也只是担心,不敢确定。

    还好陈子迩派人监视了他,姚健这种人真的得斩草除根才行!

    他不顾夜色阻挠直接赶到帝景蓝湾陈子迩的家中。

    陈子迩坐在沙发上,韩小军站在一旁。

    他试探着说:“陈总,我们要不要请几个保镖?”

    这不是装逼的时候,陈子迩同意了,“你去找找有没有退伍军人创办的安保公司,这段时间可以聘几个人过来。”

    “还有…这个人除了聚众赌博之外,有没有其他的坏习惯。”

    陈子迩重点强调了‘坏’字,如果他重生到什么乱世,这种人他都不会让他见到明天的太阳,但这太平盛世的,杀个人……太过分了。

    不过话说回来,法律制约着他,但同时也可以成为他的武器。

    聚众赌博这种情节,太轻了,往死里整弄个三年有期徒刑就不错了。

    韩小军摇头,“我派的人还没看到更多,不过有个女人像是他的姘头。”

    陈子迩又心思一动,“姘头?是什么人?”

    韩小军轻松笑道:“还不十分确定,但有那个迹象,如果是真的……那他的胆子有点大,那个女人似乎是赌场老板的情人。”

    陈子迩笑了,“这种浑身是弱点的人还来找我当对手?”

    韩小军犹豫说:“只是像……还不是很确定。”

    陈子迩训道:“你傻呀,只要有这种迹象,不是我们也给他弄成是的不就行了?这个世界上有几个误会是能用嘴说得清的?别说他一张嘴了,就是加上姘头的,三张嘴他都说不清!”

    韩小军:“……”

    这也太蔫坏了吧?不过哪里来的三张嘴?

    “可要他们真不是,这怎么弄啊?”

    陈子迩无语,韩小军到底是个小处男,怎么这么纯洁,他讲:“买点催情的药不行么?”

    韩小军脸一红,催…催情?

    确实有那么点小卑鄙,但陈子迩才不管,这种关头,你要是想着怎么样也不能毁掉一个人一辈子那就太天真了,因为不毁掉他的一辈子,姚健就会过来毁掉他的生活。

    他吩咐道:“你去重点摸清那个姘头的事,只要他们在一起就想办法通知赌场老板,绿帽子这种事给一个开赌场的男人知道了,不把他弄死基本上也可以让他告别x生活。”

    而且一旦是真的,那下黑手的机会就太多了,一个28岁的男人,他能忍多久找那姘头一次?再加上那女人本身就当别人的情妇,却还要找男人,那就说明她道德底线低、需求也旺盛。

    现在好了,**,一点就着,只要没人随时可能开车,那让他出车祸还不是随随便便的事?

    “不过聘请安保人员的事也要去做……尤其是浅予,你专门找两个人护着她。”

    “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