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听起来更牛逼
    陈子迩没有必要天天布丁了,不是犯懒,是真的要复习考试了。

    如果有盛浅予相陪就更好了,一盏灯下,红袖添香,有点**,不过好像挺美。

    他一早就跑到学校把盛浅予带回了家,美名其曰:一起念书。天气慢慢热了,陈子迩又特别怕热,还是待在空调房里舒服一点。

    待她坐下之后,陈子迩把一个有些厚度的信封放到她手里。

    盛浅予以为陈子迩玩什么惊喜,带着期待的心情翻开一看,是一摞人民币。

    “这是做什么?”她有些懵。

    陈子迩看她好像误会了,以为是自己给她钱,所以解释道:“你的软件挣的呀,这么多天终于有两个人买了。”

    “啊?真有人买啊?”

    陈子迩讲:“我就喜欢看你现在惊喜的样子,虽然有些俗,可是真的满足了我男人的成就感。”

    “可你不是一套卖两千吗?怎么两套有五千块,剩下的怎么来的?”盛浅予问。

    陈子迩也坐在她旁边说:“一个弱智送的。”

    盛浅予:“……”

    “这是什么意思?”

    陈子迩解释,“那人一直叽叽歪歪的,讨价还价就搞了老大一会儿,烦都烦死我了,我就直接加了500块。”

    “然后呢,你这么卖东西,人家还买嘛?”

    “然后他还是叽叽歪歪,说半天废话就是说不到重点,还说我凭什么涨他500块钱,还拉着老薛要给他评理,一顿巴拉巴拉的,我一急心想你是嫌钱多了,所以就说现在卖3000了。”

    盛浅予‘噗嗤’一笑,“你这人真的贼。要是我指定不买你的东西了。”

    陈子迩嘿嘿一笑,“他不买有人买,现在是卖方市场,自己位置都搞不清楚,就要多赚他一千块。他当时也气走了,后来还不是得过来买。”

    盛浅予看他说的轻松,但她长那么大就一直记着一个道理:钱难挣,屎难吃。

    肯定是什么地方讨着巧了,不然怎么会来钱这么快。

    她把手里的钱攥的紧紧的。

    陈子迩故意打岔道:“你这是怎么了?这才多少,后面买的人更多的。”

    “你就当……是一个穷姑娘忽然发了笔小财有些不知所措吧。”

    陈子迩给了她一个温暖加鼓励的笑容,又提议道:“你……要不要回家跟你妈妈讲,让她也知道,自己的闺女已经不是那个只会依赖她的小女孩儿了。”

    盛浅予摇头,“我怕她二话不说就打我,而且计算机软件她哪里能懂,解释不清的。”

    陈子迩抿嘴而笑,“那你得赶快想办法怎么把她说明白了,后面会越赚越多的。”

    相比于直接给她很多钱,陈子迩更喜欢这样的方式,她自己付出了劳动与汗水,自己收获果实,这个过程远比简单的施舍要好的多得多。

    盛浅予主动靠过来,倚着陈子迩,轻声说:“谢谢你。”

    “天助自助者,我给你一个创想,但具体的工作都是你完成的,这都是应得的,况且,你是我的女朋友,对你好,也是我应当做的。”

    盛浅予摇头,“没有谁真的应当为谁做什么。从小到大我明白很多事情只是在表面上看似理所当然,真正的原因是我爱你。”

    “你这个表白突如其来啊。”陈子迩调笑。

    ……

    ……

    交代完了这个事情,陈子迩强行让自己的心思放在课本上,他看了好一会儿,倒是发现盛浅予有些心不在焉。

    没办法,那是因为人家有资本,考试挂科?不存在的。

    陈子迩敲着脑袋研究恶心的公式,上下两行,全是字母,一会儿来自希腊语,一会儿来自英语,真是他娘的醉。

    最后他实在受不了放下书起来转悠一会儿,发现盛浅予根本没在看书,而是在转着笔发呆。

    陈子迩走过去在她的眼圈晃晃,“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想发财嘛?”

    盛浅予惊了一下,道:“你吓我一跳。”

    “我在想……有了钱之后的日子。”

    陈子迩发笑,“真的在想发财啊?”

    他有些兴趣,问:“那你说说看,有了钱要做什么?”

    “我也没想要花钱买点什么,我想继续深造。”

    陈子迩赞许,“难得你没被这笔意外之财弄的心浮气躁,却还想着继续学习的事。”

    “你支持我?”

    “当然支持,这为什么不支持?”陈子迩奇怪。

    “有些人会不支持啊,他们会说男人挣钱女人管家,可我妈妈就自己挣钱啊,还有史小姐、杨律师都很厉害啊,所以女人也可以事业有成的。”

    陈子迩说:“我以前就一直觉得你心中有不肯服输的劲,到今天我才发现你也有一个女强人梦。”

    盛浅予说:“我不是说过么,这个世界是现实的,只有用努力才能令她柔软,我妈妈就是想着靠男人到最后才一辈子困苦。”

    陈子迩沉默,一个人成长的环境决定了他的性格,盛浅予能保持一颗善良的心或许已经是很难得了,从小到大,一个不靠谱的父亲,一个失败的母亲,日复一日的告诉她:一切只能靠自己。

    盛浅予见他不说话,以为哪里有错,问道:“你不能接受我这样么?”

    陈子迩摇头,“怎么会?我当然希望你自强,只是作为一个男人的角度来讲,当然希望保护好自己的伴侣,总是让你出去披荆斩棘,那还要男人做什么?”

    “你这是大男子主义。”

    陈子迩否认,“这哪还是大男子主义,我从未想过让你整天在家相夫教子,我说的是男人的保护欲,当然如果你愿意去工作,去拥抱自己的事业,我肯定是支持的。”

    “那我……要继续学习的话,就不能早早的结婚。”盛浅予悠悠的说。

    这也不是问题。

    “我们才20岁,即使毕业不过23岁,结婚着什么急?”

    他又想起来史央清前两日说的‘女人如画’的话,或许也适合盛浅予,“我之前和对门的史央清交谈的时候她说过一个关于女人如何生活的观点。”

    这样的女精英,盛浅予有些兴趣,问道:“她怎么说的?”

    “她说,女人要活的像一幅画,精致、有韵味,不能活的像一件衣服,被人试来试去之后,皱了、破了、脏了,如花似玉的年纪一过到头来只剩下年老色衰,五折促销都没人要。”

    盛浅予重重的点头:“她说的对。”

    陈子迩也说:“从男人的保护欲上讲,我不希望你经历困难和挫折,但是从理智上讲,我应该支持你拼去闯,人只有经历的多了,灵魂才会有厚度,思想才会有韵味,人格才会有魅力。我以前常听人说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所以其实你的选择是很正确的。”

    盛浅予欣喜的踮起脚亲了他一口,“谢谢你!我决定从明天开始学习英文!”

    “学英文干什么?”

    “去考托福,以前总是惧怕留学的高昂费用,但现在不担心了,我要去哈佛!”

    “这…你……”

    “怎么了?”

    “在我的印象里,计算机……好像斯坦福比较厉害一点。”

    盛浅予:“可是哈佛是世界第一,知名度也高,对于很多欺负过我的人来说,他们听起来会觉得牛逼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