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 该去谈谈
    这个周末,林文许的心情有些焦灼,好几天了,说好也对,说不好……他自己心里知道。

    他加盟开设的布丁便利店推进顺利,布丁总部简派一位ofc亲临指导,他这个店长也经受了好几轮免费的培训,获益良多。

    这是他开心的地方,他的老婆心情比他还要好,那4.2万的加盟费减免可让她兴奋了好多天,就差对全世界宣讲了。

    可林文许自己一个人在自家院子里抽着烟的时候,总是会想到那日那位姓史的总经理,她的气质、能力、以及对他们两位的敌意,这些都让他无法释怀。

    他自己游移不定也会与老婆说上两句,“才丽啊,你说小予知道陈子迩那公司里有位姓史的总经理嘛?”

    盛才丽正晾晒着衣服,随口回道:“应该是知道的吧,瞎操心的,你说这个干什么?”

    林文许摇摇头说:“那姓史的女人看着也是端庄大气的,而且又那么有能力……不是我不相信小予,只不过像陈子迩这样成功的人,又那么年轻,面对诱惑,这有的时候可说不准。”

    古代都有娶妻娶贤纳妾纳色的说法,要是比脸蛋儿林文许不担心,可就怕特别有能力的,小予还在上大学,方方面面不用想都知道没那姓史的厉害。

    她小姑一惊,“你是说小予会受委屈?”

    林文许弹了弹烟灰,忧虑道:“你哥家的那个状况,很难不受委屈的,基本上一眼就从外看到里了,虽说女孩子长得好看就是本钱,可真过日子又不是靠脸,而且像陈子迩那样的人不知有多少长的好看的围在身边,最关键的是,我怎么从来没听过陈家那头长辈的声音呢?”

    林文许很清楚,现在这个年代根本就不是十年前了,小年轻谈个恋爱那说分手就分手的,今天我不能没你,你不能没我,可没过两天,没了对方照样活着。

    老板,尤其是年轻的老板,各方渠道都能听说或是看到这些人是什么尿性,秘书,明星,情人,什么花样的都有,他又怎么能够简单的认为陈子迩能从一而终呢。

    从对大侄女的疼爱上来说,他当然希望浅予找了个好男朋友,并拥有幸福的婚姻。

    从世俗的角度看,与陈子迩这样的人结亲,那将来不知道会有多少好处,他这辈子就这样了,没什么所谓,也不指望大富大贵,可他还有个儿子呢。

    盛才丽也觉得这事儿不稳当,“他好像确实从没说过自己父母的看法,也不知道陈家父母是怎样的人,讲理不讲理。陈子迩我看是特别让人舒服的,你看还给嫂子买房了,不过要说这父母嘛……”

    “谈恋爱,双方感情这事儿我不好多说,你可以跟小予聊一聊,以后都什么打算,就像你说的,陈子迩是认真的,可要是他父母百般阻挠这也是个大问题。再退一步说,你觉得买房子是诚意,是孝顺,我却担心住了人家的房子,这以后讲话都硬气了,一套房子对我们是个大事,人家那儿三家加盟店就够数了……”

    唉,讲完林文许又叹一声气,两边家庭的差距太大,实在是让他不得不担心。

    还有那个姓史的总经理好像是也是对陈子迩有点意思的,这事儿,有的麻烦呢。

    盛才丽经老公提醒也觉得心里压了块石头,她找了条毛巾把手擦干净,对她男人讲:“剩下几件衣服你给我晾了,今天周末,小予应该在,我去嫂子那儿瞧瞧去。”

    林文许招呼道:“你先打个电话问问在不在,万一不在呢?别急,我跟你一起去,等我晾完这衣服。”

    “好,那我打个电话去。”

    ……

    ……

    这些天儿,盛浅予正在和她妈妈商量装修的事儿,以后是盛妈住的,弄成什么样儿,总要征询她的意见,免得她不喜欢。

    林文许和盛才丽随后到了,平时也都会窜门,所以也都习惯了。

    准备午饭的时候,浅予和她小姑一起,盛才丽问她:“小予,今天周末,小陈怎么没随你一起过来吃个饭?好久没看见了。”

    盛浅予回道:“他啊,最近都有些忙,本来周末是可以来的,不过他有个从美国回来的朋友,今天见朋友去了。”

    她小姑以开玩笑的口吻讲:“那要我说你也跟着他去,见见世面,整天跟我们这些上了岁数的在一起,能玩出什么来?”

    因为财富给陈子迩带来的特殊性,其实盛浅予感受颇深,不论是在校园,还是邻里,亦或是家中亲戚,人们与她谈论的通常都不是她本人,而是她的男朋友。

    盛浅予有心好强,可也是个女人,倒也不是说男强女弱的格局就绝对不行,陈子迩有能力有出息她当然是高兴的,只是总应付这些关系,让她觉得疲累。

    挡着吧,得罪人,不挡着吧,怕给陈子迩添麻烦。

    到目前为止,小姑盛才丽算是她唯一的特例了,两人讨论起来她也没那么厌烦,反正那加盟费已经免了,店也在开了,她算是为自己的小姑做了点事……虽然是陈子迩代做的,可这也是因为她的关系。

    盛才丽继续说着:“前些天我和你姑父去了一趟那公司,你也知道他,拖家带口了还心比天高,我拗不过他就弄了个加盟店。那天我们还见到了布丁公司的,那个谁,一个女的。”

    盛浅予说:“史央清吧?她是布丁的总经理。你们也见到了?”

    看浅予知道这个人,她也就放心了,不过林文许整日的分析也让她担心这个女人会捷足先登,所以还是给自己的大侄女提醒了,“小予,那女人是什么来头?结婚了没啊?”

    不提还好,一提盛浅予也想起之前在楼道里见面的模样,“结什么婚,连个男朋友都不找。”

    盛才丽心里一咯噔,她马上把丈夫的话搬出来,“小予,小姑可提醒你啊,咱们家这情况你是了解的,差距大着呢,人家都讲门当户对,我就这么说吧,你见过小陈的父母嘛?”

    盛浅予摇头,“还没有。”

    “那他父母说过要见你吗?”

    盛浅予不确定,“好像…有说过吧?”

    盛才丽菜都不洗了,正色道:“你这孩子,什么叫好像啊,有就有,没有就没有,不是…那人家父母知道儿子谈了个对象了嘛?”

    盛浅予这个可以确定,“知道的。”

    “那意见呢?”

    “什么意见?”

    盛才丽心想,自家的大侄女心怎么这么大,她马上说道:“就是对你什么看法呀,喜欢还是不喜欢。”

    “没有说不喜欢我啊。”盛浅予摆了摆手,“哎呦,小姑你说什么呢,我才大三,大学还没毕业,你怎么说的要谈婚论嫁一样?”

    “我本来说的就是要谈婚论嫁啊,难不成你和他从来不讨论这个事?”

    盛浅予说:“你别想太多了,小姑,我心里有数。还有史央清这个人,你可别跟我妈说。”

    他们还只是猜测,她自己其实是确定的。

    可她这一嘱咐让盛才丽懵了,这代表什么?

    吃饭的时候,林文许不说话,盛浅予也都说些装修的,盛妈就说点家长里短。

    回去的路上,林文许问老婆,说的怎么样。盛才丽照实说了,还问:“小予为什么这么嘱咐?”

    “我哪里知道,总之……不太稳当。说到底还是有差距,咱们想什么法子都没用,这就是底气不足带来的……”

    “那怎么办?”

    “能怎么办?我俩又管不着,而且还有可能帮倒忙……我上次说了不要找就是这个考虑,你看那个姓史的帮他管理公司,出的多大力,小予这边的亲戚就只能想着让他帮什么忙,此消彼长这就是区别,日子久了,会感觉到的。”

    盛才丽委屈道:“我那会儿不知道还有个史央清嘛。”

    林文许‘呵’了一声,“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有。”

    盛浅予自己坐下来细想其实也焦虑,说不担心那是连自己都骗不过去的谎言,周梓君她不怕,杨律师她也不怕,韩茜结过婚也没什么,唯独这个史央清。

    思过来,想过去,她觉得要不自己去找史央清谈一谈,可谈什么呢?既不能让她离职,也不能对她怎样,甚至放两句狠话,她觉得陈子迩会生气。

    可这是自己的男朋友,总不能像是陌生人一样不管不问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