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6章 去大城市
    陈子迩开上车又给子胜打了个电话,都市人都很忙,要时间的事说的越早越好。

    电话响了好几声才通,他开了免提将手机放在表盘那里,“喂,是我,子胜,你干嘛呢?”

    “哥?呼……呼……有…呼…什么事啊?”

    陈子胜说一句话喘三口气,弄得陈子迩感觉很怪异,“你干啥呢?喘那么狠?”

    他现在大小是个老板了,苦活累活轮不着他。

    “没有,呼…哥我吃饭呢,呼……太辣了……”

    忽悠谁呢,陈老司机就算不是秒懂,也差不多了多少,这小子大白天的不去工作瞎搞什么呢。

    陈子迩皱上眉头快速说道:“我爸妈还有子颜后天一起到中海,你留点时间,咱俩去接他们去,就这样,挂了。”

    “哎?谁来?等会儿哥……”

    他不想与这个小子再多说一个字,太不要脸了,老子都选晚上的时间,而且至少还关着灯!

    ……

    ……

    那一头,越水这个小县城里,陈子颜正待在自己二伯家里头,高考的失利到底还是让她有些难受,整个人也瘦了点,迩大哥允许她去中海,这算是这么多天唯一的好消息了。

    但自己哥哥的电话打不通,这让她气的牙痒痒,不是什么不在服务区,就是他娘的通了,然后又挂掉,她心里想着等到了中海非要让他见识见识厉害不可!

    陈子迩的点头也让陈妈彻底行动了起来,整个人都有些手忙脚乱的,屋里屋外的瞎转悠,看到啥都问老伴一句,“他爸,这个杯子咱要不要带着?”

    陈爸站在旁边,手里叼着烟,斥道:“一破杯子有什么好带的,你儿子那还没杯子给你喝水?”

    “我不是看这是你一直用的么?”

    其实行李他们都打包了一些了,陈子迩不会不同意他们去中海的。自家的儿子还不了解么。

    不管老太婆,他对子颜说:“四儿,你把自己的东西规整规整,我和你二婶去不了几天,你要待几个月的,可别忘了什么。”

    “行,没问题的二伯,明天不是还有一天么?我肯定不会忘东西。”

    “嗯,冬天的衣服你就别带了,又多又厚,拿着也不方便,等到了那儿,让你迩大哥给你买新的。”

    子颜展颜笑着,“那迩大哥该烦我了。”

    “他敢,我不打断他的腿!”

    陈妈抱着几件衣服,呛他说:“就你最有能耐,你还不赶紧去隔壁跟老刘头说,让他帮忙照顾咱家那狗。”

    大黄狗摇晃着尾巴,茫然的看着忽然忙碌起来的三人。

    陈爸掐断了烟,说:“你和他家婆娘说去吧,老刘头自己都怕狗。我去拿车票了,四儿你跟我面包车一起,我送你到子思那里去。”

    陈子颜一伸舌头,这下开心了,立马起来站了个立正的姿势,笑起来露出洁白门牙,“好的!谢谢二伯!二伯真好!”

    她又走过去抱了一下陈妈,“也谢谢二婶,二婶再见!”

    去大姐那里她是很开心的,平时在家被爸妈管,在陈子迩家呢,是两个长辈,没什么好玩的,所以到县城肯定是陈子思那里最好,有话聊,会宠她,还带她出门玩儿,完美的不行。

    陈妈给她抱了个满怀,笑着说:“哎哟,你这丫头,动作轻点。记得你二伯的嘱咐,别忘了什么东西。”

    “二婶放心,保证不会的!”

    陈子颜郁闷了好多天,今天被允许去中海,真的是个好消息,反正家里头那些小伙伴就特别羡慕她,这时候的农村非常向往大城市,两个哥哥都在中海那样的大都市,一般人没这个条件的。

    小孩子没那么深的心机,这又是可以炫耀的东西,所以其实身边人都知道,她陈子颜,马上要去中海了。

    与子颜关系最好的小伙伴是个姓赵的小女孩,两人是发小,陈家的几兄妹她都认识,子颜到了子思的家里头马上就用座机给她打了电话。

    “喂,乐乐,是我,子颜。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后天就去中海了,已经决定了。”

    “真的啊?”好朋友替她开心了一把。

    “嗯!”子颜重重的点头,“乐乐,我先去熟悉熟悉,回头带你过去玩儿。”

    古人说,穷家富路,有道理,换个说法就是,既然穷你就别瞎跑了。

    赵乐没去过中海,没去过燕京,省城也没去过,就是淮阳市区她也就去过那么一两次,这并非很稀奇的事,再过二十年,很多大一新生离家上学,那可能就是他近二十年最远的一次出行。

    所以听到子颜这么说,她也当真了,“你可要说话算数啊!谁反悔谁是小狗!”

    “那当然了,我迩大哥在那里很厉害的,我肯定能安顿下来,之后我就请你来玩儿。”

    陈子思拿着筷子在她头上敲了一下,“快过来吃饭了,别整天就想着给你迩大哥添乱。”

    “不跟你说了,乐乐,我先吃饭了。”

    子颜处在需要被认同的年纪里,家里谁谁谁厉害,这事经常挂在嘴边都是很正常的,生活里总是有这样子的‘孩子’,总能把比尔盖茨的牛逼说出自己的骄傲,这没什么,等她长大一点其实就会好了。

    “你真去中海?”

    待她坐下,陈子思问了这么一句。

    子颜还处在兴奋里,“对啊,二婶已经给迩大哥打过电话了,他同意了,嘿嘿嘿。”

    看她傻笑的样子,陈子思不禁乐了,“瞅你那样儿,跟中了五百万似的,就那么想去中海啊?”

    “姐你不想去么?那里有高楼大厦,宽阔的马路,说不定还能见到外国人!比越水好多了吧……”

    陈子思稳重一点,她想的是另外一个问题,“咱们兄妹四个从小一起长大,你们三个年纪相近总能见到,其实我高中毕业之后每年就见不了你们几次了。这几年更是的,你哥和你迩大哥都去了中海,就过年能见一次,现在你也去了……”

    陈子思撇着嘴巴摇摇头,“就剩下我一个人在这破县城了。”

    陈子颜马上说:“要不姐你也去?”

    “我要去?我要去就得辞掉银行的工作,这还得了?你大伯估计拎着擀面杖能追到中海去!到时候你们谁想安生?”

    陈子颜听了心有余悸,她能想象到,“也对,而且你刚刚升职,这么好的工作你要还辞职,大伯肯定不能答应。”

    “也不知道你迩大哥现在生意究竟做到什么程度了,我有时候老是觉得他一个大三升大四的学生和说的那些什么公司老总的身份对不上。”

    她心里有个想象的雏形,但没看过,只知道有些钱,她升职的重要原因就是因为她吸储工作做一级棒,在银行里干活就那么回事儿,谁能吸储谁就是领导的宝。

    子思和陈子迩开过两次口,一次六十万,一次一百三十万,越水这穷乡僻壤的,又是1999年,有几个能有这么多钱,而且就是有了在这里那基本就是数一数二的人物,一个银行职员?他看都不朝你看一眼。

    可陈子迩二话不说就给办了,这个规模的资金,他就当放家里给二老了花着玩了,给子思带来的影响就是她越水那个小分行内,两个季度的业绩第一,除了辞职,她现在说啥只要不过分,领导都会点头。

    知道弟弟给力,但她其实没亲自去中海体会过,这次子颜的离开其实也让她有些意动。

    “这样,子颜,这次我就不跟你去了,咱不有国庆么?回头我放假找你们去,你说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