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请假一天
    第二天一早,陈子迩跟着史央清的车一起,并在路上听她大概介绍了这次活动的流程,大体上还是领导致辞、给员工颁奖这些。

    “我这几天不在,现在这时候讲好像有些迟了,但我还是想说以后公司搞这种活动尽量提高效率,领导致辞要么就你、要么就我,我们两个都要致辞,太浪费时间了。”

    他最讨厌领导一发言就是两个小时起步的那种活动,都没人认真听,其实奖励员工的目的达到就好了。

    史央清叹道:“如果我们说什么,员工就做什么,并且还做到完美,那我的工作不知道要轻松多少倍。”

    她的意思就是:这些要求我都说过。

    “而且对于组织这次活动的人来说,他们最不愿意做的选择,就是在你我之间选,所以干脆就全都选了。”

    一个是大老板,一个是平时管着他们的,确实不好选。

    她只说了两句话,陈子迩就发现嗓音特别好听的她现在却有些沙哑,再看她说完一句话小手握拳在嘴唇前很急速的咳嗽了两声,脸颊也有一些病态的潮红,精神状态似乎也受到影响,整个人都有些萎靡。

    “怎么了?感冒了啊?”

    史央清点点头,“着凉了。”

    陈子迩关心道:“要紧么?吃药了没?”

    “没事。”史央清摇摇头,“可能太累了最近。”

    陈子迩心中有些异样的感觉,“我潜意识里一直以为你工作从不会累的呢。”

    “我是人,又不是工作机器。”她白了陈子迩一眼,“布丁现在是高速扩张,越是快就越不能乱,每个细节都要做好,我怎么会没有压力?”

    “我总是情不自禁的认为把你请来了,你就会解决布丁的所有问题。”

    “你说的没错,我确实解决了。”史央清淡淡的装了一手逼。

    陈子迩:“……”

    好吧,到目前为止,也确实是这样的。

    陈子迩还是关心道:“吃点药休息一下吧,今天的演讲就不要做了,我来吧。”

    “没关系,况且流程都已经安排好了。我不喜欢别人以意外为借口影响到公司,而要求别人的同时,我自己要先做到。”

    她很坚持。

    “果然是对别人狠得人对自己更狠……”陈子迩还真是有些敬佩她了。

    史央清眼睛眯了眯,“我对人很狠吗?”

    真好意思讲……这你自己心里没点逼数么?

    话虽如此,陈子迩依旧正色道:“感冒也要认真对待,活动结束了,去看医生吧。”

    虽然女强人的气质没有半点被削弱,但她的确脸有倦容,“放心吧,我吃了药出门的。”

    “说什么你都不听啊,那我现在能做点什么?”

    史央清想了想,说:“作为老板激励一下员工吧,尤其是工资比以前少很多的我,还有以后不要把我当机器人,病魔击败不了我,但会折磨我。”

    陈子迩讲:“你这番话讲的让我觉得你有一种真实感,以前总觉得你不食人间烟火呢。工作确实是会累的……”

    “当年米开朗基罗在西斯廷教堂的天花板上画那副著名的的时候,也给朋友们写信,说自己干活太苦太累,教皇呢又抠门,还没人能帮到自己,连身体都搞坏了。”

    史央清看了他一眼,开玩笑道:“我们的故事里,你就是那个教皇,就知道一直让我干活。”

    陈子迩觉得很没道理,“根本就没有可比性,起码我不抠吧。”

    他知道这是她开玩笑,继续说道:“米开朗基罗没想到的是,多少年后的今天,同时代的很多画作现在都已经没什么人知道了。但他那时候正在创造的却是一个旷世杰作,我想即使是这样千古留名的人,也不会意识到会是这样子的结果。”

    史央清很喜欢他自信的样子,自信是一个男人最有魅力的品质。

    她也有自信,可她却没乐观到这个地步,她笑着说:“我可从没想过我正在做的是什么旷世杰作。”

    “谁知道呢,米开朗基罗自己也不知道,我们也不会知道。”

    末了,陈子迩又添一句,“但我真的不是那抠门的教皇……啧,这故事讲的不好。”

    “教皇啊……这些我还真是熟悉,还是我们的皇帝听着有熟悉感……”史央清忽然想到了一个有意思的问题,“你觉得皇帝什么最好?”

    “三妻四妾,而且妃子们吵架还是她们不守规矩的表现。”

    史央清想开口说点什么又忍住,好几秒之后才说:“真不知道你哪里找来的女朋友。”

    ……

    ……

    布丁总部,三层的楼房在东边方向连着一个只有一层的大屋子,从大门进去向右拐可以看到那扇门。

    工作人员把那里定位了此次活动的场地,里面铺上了红地毯,挂上了五颜六色的气球,拉上了标语横幅,印着布丁两个字海报随处可见。

    地毯的尽头是只有一层台阶的半圆形木板,木板上一层不染,他们都知道大老板陈子迩是个吹毛求疵的人,曾经在视察的时候开除过一位工作服不干净的员工。

    今天是好事,喜事,没人想在这时候触霉头。

    所有人都是盛装出现,蔡照溪还搞了个发型,整个头发都往后倒。

    要到公司的时候。

    陈子迩问史央清,“营业额最高的店是哪一家?获大奖的是哪个幸运儿?”

    史央清讲,“是在四角场商业区,大西洋百货旁的那家。”

    陈子迩沉吟了一下,他好像想到了什么,商业区的便利店在这种竞争中其实是占些便宜的,因为那些地方人流最集中。

    “这次就先算了吧……”

    “店长叫郑杰,一个其貌不扬的壮年人,我都很少注意过他,但后来知道他工作很认真负责,非常注重细节,而且非常努力,加班几乎就是家常便饭。”

    陈子迩笑着说:“这不挺好的么,安安稳稳做好自己工作的人就是很优秀的员工。”

    车进入大门打了个弯,横停在门口,从车里看去,蔡照溪、韩佑青还有几张陈子迩熟悉的面孔全都在。

    大家笑容满面迎上下车的两人。

    “陈总好,史总好……”

    陈子迩扭上西装的扣子,然后并着史央清一起在一片问好声中点头、微笑走上红地毯。

    史央清的秘书是一个叫小张的姑娘,她今天来的早,看到两位领导就立马走了过来,“陈总,史总,演讲稿我已经准备好了。”

    陈子迩拿过来翻了翻,开篇礼貌性套路一下,然后就是‘在过去的xx年,在全体员工的努力下……’

    歌功颂德一番之后啥也没有。

    他把演讲稿扔在一边,决定自己来。有些数据、运营细节他是不知道,可那是史央清的演讲内容。

    说起来他们要把两份演讲稿写出不同来还真为难了,因为过去布丁取得的成果就是那样,你说一次可以,拿出来说两次不好吧?

    陈子迩决定现场发挥,他一点都不怵场,上面的那个演讲台,就是他最熟悉的地方,他曾经最炽热的年华全都洒在了那里。

    只要把这里当教师,把员工当学生就好了。

    蔡照溪寻着空隙过来跟陈子迩讲:“陈总,徐炎找到了风险投资。”

    陈子迩微微一愣:找到了?

    “哪家投的?”他问道。

    “微软中国。”

    这是个他很意外的答案,但事实上这很合理,徐炎当初给他的关于捷信的商业计划书就是在他和钱晓东在微软中国的一个朋友帮助下完成的。

    陈子迩沉吟着,看来他和宁雅的谈判也要加快速度才行,别等徐炎那边谈好了,新的股东进来给他一稀释,那就是白白的损失了。

    至于这样是不是把徐炎给卖了这不是他考虑的问题,做生意,一切以契约、合法为准则,非亲非故的讲什么情义。

    今天这个活动布丁的另外两位股东,刁亦杰和薛博华都收到了邀请,两人一个是官二代,一个是已经成功的商人,这种场合都算是如鱼得水。

    于是史央清、蔡照溪、刁亦杰、薛博华、韩佑青等全都围着陈子迩。

    他们或是一时精英,或是家世显赫,而他们聚集在这里的原因却是只有20岁的陈子迩。

    “我在学校的老师告诉我,深航区区政府已经开始着手优化公共交通系统,这个项目他们都会参与,已经正式启动了,要不了多久,格泰嘉园交通不便的缺点就会烟消云散。”

    借此机会,陈子迩跟刁亦杰说了他之前隐而不谈的话。

    刁亦杰果然满脸惊喜,甚至不敢相信,“这事当真?”

    蔡照溪笑着说:“老刁,今天这日子这场合,陈总会拿这个开你玩笑吗?”

    “这消息的确有些好的太过突然。”陈子迩演技又爆棚了,说的跟自己也是刚知道一样,“天上掉馅饼对于老刁这样风里来雨里去的人来说太不真实,第一反应就是怀疑,但这次这个消息绝对假不了,中海大学交通工程系都已经开始做了。”

    “早前我也讲过,城市化会改变中国,而城市化的过程中伴随着大量的人口进城,所以这个行业肯定是个火热的行业。”

    刁亦杰感觉全身有种通透般的舒爽,“我的确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如果有什么太有利于我,那一定是假的。可陈总既然这么说了,我就信了大半了,如果这个趋势陈总再判断准了,那盛世地产要是还做不好,我这个刁字真要倒过来写了!”

    众人哈哈一笑。

    陈子迩讲,“肯定会做得好的。”

    薛博华搞了个寸头发型,一直站在他的身边。

    “我看你从学校退了算了,上学对你来说还有什么意义?”

    “怎么没有意义?”陈子迩无语,“我刚刚说的消息不上学我能这么快知道吗?”

    “可就算不知道你还是能挣钱。”

    陈子迩无奈的说:“一个本科生和一个博士,你一眼看过去能看到的最大区别是什么?”

    薛博华道:“学术水平还是有差距的吧。”

    “这是一个区别。”陈子迩自然赞同这一点,“但在我们这个社会还有一个区别也很重要。”

    “什么区别?”薛博华问道。

    “本科生的同学都是本科生,博士生的同学都是博士生。”

    这是一句废话,你读到什么程度,你的同学肯定跟你一样,但在一个人脉很重要的社会里,这就不是一句废话。

    “你跟我们家老爷子一样,说来说去就是多认识人那一套。”薛博华撇撇嘴,这些东西他从小听到大。

    陈子迩说:“烦也没有用,这些都是正确的,你能到什么阶层,决定了你能接触到什么阶层。”

    就像他自己,不读名校怎么会认识这种官二代,官二代就是再混,还能混到什么野鸡大学去?

    “对了,你吧弄得怎么样了?”

    说起这个薛博华很开心,很有兴致,“两个字,火爆,而且持续火爆。”

    他算是逮着一个合自己口味的了。

    刁亦珊今天也来了,他哥哥带来的,d小姐今天才叫盛装出席,她穿着一身淡蓝色长裙,长发自然披着,踩了高跟鞋之后更加展现出了她那凹凸有致的身躯。

    史央清特意观察了一下陈子迩的眼神,看看他究竟是朝哪儿看呢,结果果然不出所料。

    大胸美人她不是没遇见过,今天却略有一丝丧气。

    刁亦珊确实吸引了不少目光,她露着细嫩的脖颈,头颅高高的昂着,脸上挂着笑容,眼神却告诉人们生人勿进。

    “陈总,恭喜。”

    “谢谢。”

    他不是圣人,说一眼不看那是自欺欺人,但现在这种时候不能一直看,被人说出去影响太不好,所以干脆就离她远一点,反正跟她也说不出什么来。

    而且时针拨到上午九点,活动也正式开始了。

    陈子迩领着众人前排就坐,史央清坐在他的右手边,三分钟咳嗽了两次。

    “你没问题吧?”

    “没问题。”

    “压缩一点时间,我很能说的,别占用。”

    史央清头歪过来说:“那你就少看两眼,好好想想待会儿说什么。再说人家哥哥也在。”

    陈子迩:“……”

    “不就看了一眼么……这都被你发现了。”

    “本来我是无所谓的,可听了你早上三妻四妾的说法,我现在有些担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