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1章 老娘发财了,不干了
    宁雅在花钱。

    她想着要到燕京教学实力最强的几所中小学旁边去购房,她要永远告别出租屋。

    这事其实要缓一点,至少找到下一个地方再退房才是正常的思维,可是她不管,受不了了,再也受不了了,直接就在当天退掉。

    晚上拎包睡到星级酒店,她不会再生活在那样的环境里,绝对不会,冬天上个厕所都他么的跟打仗一样。

    辞掉工作也是立即就干的。

    恰巧的是,因为她昨天无故离职,并且找不到人,公司的部门主管非常气愤,这天一大早,当她打扮的好好的走进公司的时候,她的混功赋予她的好人缘起了作用。

    公司里两个小姑娘和一个小伙儿都朝她挤眉弄眼。

    这氛围,今天确实过于安静了。

    离的近的一人,凑过来焦急的说:“宁姐,你可算出现了!昨天你去哪儿了?!夏主管找不到你要气得疯了!”

    宁雅淡定的看一圈,安抚道:“放心吧,小刘,我今天就是来给大伙儿出气的。”

    小刘一傻,“出气?出啥气?啥出气?宁姐你要干嘛?你可别冲动啊宁姐,夏主管现在正是起头儿上!”

    宁雅个头高,摸了摸小刘的脑袋,“谢谢你了,小刘,等我五分钟。”

    她进去了。

    剩下的三人有点傻,另外一男一女问小刘,“你这什么表情?宁姐昨天干啥去了?”

    小刘愣愣的,“我不知道啊,她啥也没说,就讲要给我们出气!”

    小伙儿大胆猜想,“宁姐那脾气……不会是要和夏主管吵起来吧?”

    话音还未落,就听见里头在吵吵。

    “宁雅!我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负责任的人!嗯?!你知道我昨天因为你我怎么被张总骂的嘛?你现在必须告诉我,你昨天干什么去了?!”

    宁雅见他吼完了,然后从包里拿出了个东西,“主管,这是我的辞职信。”

    真不容易,她还能静下心写下这玩意儿。

    但事实上,当夏主管一脸懵逼的拿过辞职信看了看里面的内容的时候,人都傻了……

    谁会在这种时候有心情去写什么正规的辞职信啊…

    所以里面就一行字:

    老娘发财了,不干了!

    这是夏主管从业生涯里见过的最叼的辞职信,不止是他见过的了,就是听说的,也是最叼的。

    而且这其实也不是很符合常理。

    他还特意翻开背面看了看,妈的,就是这一句话啊,然后抬头举起手,把这破纸伸到她的面前,“你,你这什么意思?写的啥呀?”

    宁雅平静的说:“你自诩名校毕业,几个汉字还不认识?那不写的清楚明白儿的嘛?我发财了,不在你这干了!”

    安静。

    安静了。

    随后夏主管把纸一撂,都气笑了,“不是,宁雅,你有病吧?你大早上的发什么疯?”

    宁雅忽然觉得自己爱上了这种节奏,她早就看着夏扒皮不顺眼了,现在说话还要怼她,受不了。

    于是当着所有人开骂,“我今天特意过来就是想对你这句话,你这幼稚园程度的大学生,先天蒙古症的青蛙头,老娘不伺候了,辞职信看不懂自己回家查字典,一句话,拜拜了您!昨天老娘有什么事没必要告诉你,平时看你那熊样,每个月发2500就想买老娘30天?!做梦吧你!”

    说完她提着包就走了。

    到外面才给小刘偷偷打电话,否则给那混球知道,他们仨也要倒霉。

    而电话里就说一件事,今晚姐请你们吃大餐!下班别走,我开车来接!

    小刘也觉得宁姐疯了。

    “宁姐,你到底怎么了?你那说的是什么话啊!而且你开什么车?你明明没车啊!你是不真疯了啊?宁姐!”

    宁雅一想,“啊,这你倒是提醒我了,没事,我现在去买!”

    “啥?hat?哎,宁姐?宁姐?”

    小刘感觉宁姐的人设崩塌了,这他娘的啥情况?

    ……

    ……

    中海。

    江都花园。

    骆之怡褪去了厚重的棉袄,没有其他的意思,单纯的是这里有暖气,实在太热,陈子迩自己都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卫衣。

    对于这个女孩儿,他其实能明白她的意思。

    不知道是该高兴于自己成了让物质女想要接近的高富帅,还是该悲凉于……这**裸的人世间。

    他以前是很讨厌这样的女人的,愤世嫉俗的时候。他是个有点小文青的人,略微的还有些精神洁癖。

    如果需要女人,漂亮的女人,陈富豪会缺?不存在的,排着队,拿好号,挨个进房或者一起进房都行。

    只是那一瞬间,骆之怡真的给了他‘无端天与聘婷’的感觉,秦观讲,无端天与娉婷,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

    因为她那句‘让爱的人光亮’使陈子迩觉得这女孩儿是有自己想法的。

    秦观感叹,上天为何给你如此美貌,让我还无法忘记那夜我们共醉一帘幽梦,温柔的春风吹佛你我。

    陈子迩也会记得,这冬日小夜,骆女有情。

    见他久久不曾说话,骆之怡又添了句,“我是不是讲错了?”

    陈子迩摇头,“没有,你说的很好。对了,你是哪里人?”

    “哪里人……我老家是甘苏的。”

    “哇,那可有点远。”

    骆之怡说:“对啊,每次坐火车就和参加战斗一样。”

    “你是姐姐?”陈子迩随便猜了个。

    她点头,“嗯,我还有个弟弟和妹妹。”

    “都上学了吗?”

    “上了,我妹妹高三,弟弟初一。你怎么关心这些了?”

    陈子迩讲:“无聊呗,随便说说。你父母都做什么工作啊?”

    骆之怡讲:“我爸爸搞了个小运输队,一个小小的小老板,不过也亏得他,我们三个才能有书读。”

    “想赚钱孝顺他?”陈子迩笑了,虽然认识很久,但对她的个人情况,其实全靠猜,这还是头一次说起。

    骆之怡‘嗯’了一声,“我学舞蹈费了不少钱,你可能不太了解,在我们那里,女孩子学习不好的话,艺术类的专业,家长都不会花钱给孩子读的,尤其是女孩子。”

    陈子迩问:“你应该是自己坚持想读吧,为什么?热爱舞蹈?”

    骆之怡讲:“有一点热爱,也有一点害怕。”

    “害怕?怕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