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9章 德不配位,必有灾殃
    李钟宏在美国负责盛世投资的最后一笔业务,二月底,陈子迩所持有的最后十万股中华网股票全部售出,扣除一些费用,一次性获利超过两千万美元,暴利,绝对的暴利,盛世投资的膨胀式扩张李钟宏生平仅见,只不过因为有上次的疯狂,所以他并未有多么的激动。

    这笔像是‘额外’并且有些意外的收入被陈子迩立马拉回了国内,用来布局盛世集团的‘地基’。

    目前他的各项事业,要么资金都比较充足,要么花不了多少钱,只有盛世电子是‘吸金大户’,并且不能养活自己,后者是关键。

    这也是为什么他要一再关心法德尔的研发进程的原因,盛世电子需要自己的现金来源,不然仅凭他这几亿美元根本做不了什么。

    换句话说,如果法德尔研发失败,如果电子音乐播放器这个新产品没有大获成功,他就会调转船头放弃在操作系统上的投入,将重心转投至触摸屏等相对容易的领域。

    大丈夫能屈能伸,不能头铁,这个投入不仅巨大,而且时间长,没有十年八年根本见不到什么动静。就像他暂时不碰芯片制造,虽然他也知道,往后我们花在芯片进口上面的钱会超过进口石油,可他有啥办法?最先进的光刻机一台就要几千万甚至近亿美元,而且人家都不卖你。

    盛世投资所持有的公司股份,最早的也要等到2004年才会给他带来大量的收益,而从收购操作系统公司开始到04年,音乐播放器必须要能接上这一棒。

    否则陈子迩就不干了,就是丢重生者的脸也不干了,没钱。

    ……

    ……

    中海,陈子迩的家,卧室。

    枕上云收又困倦,梦中蝶锁几纵横。

    卧室里有一种凌乱之后少见的整洁,地上袜子,床上没有内衣,外套、裤子、鞋子全都不在卧室。

    但陈子迩倚靠着床头慢慢坐起来时,确实能感觉到他和浅予的触碰是什么东西阻隔的。

    所以说……的确是少见的整洁,只有一床一被两人。

    浅予有些热了,素手皓腕从里面伸出来,陈子迩往上她也往上,黑色的发,白色的背,就这么趴在陈子迩的胸膛上。

    有点热。

    两身香汗暗沾濡,阵阵春风透玉壶。

    陈子迩有些头痛,“衣服鞋子估计洒了一楼梯,起床拿过来穿都不方便了。”

    “这么早就起床,今天公司也很忙吗?”她腻声的问。

    “公司还好,今天要去见见薛博华他老爹,说点儿事。”

    近段时间以来,因为那个发展协调委员会持续在舆论上的攻势,布丁虽然自身硬不怕打铁,但还是遭受了一些影响,比如遭受的检查严格了不少。

    他回到中海后,中海市主要领导人之一的薛立副书记邀请陈子迩会面,以朋友的父亲的名义。

    陈子迩要去,一方面是就盛世电子研发中心的开工建设交欢意见,另一方面也要讨论讨论关于布丁便利店最近遭遇的风波。

    而薛家书房,薛立正在教训自己儿子。

    “前些天你妈妈在电视上看到陈子迩,我忽然听她说起,你是布丁便利店的股东,有这回事没有?”

    薛博华预感不好,但没有撒谎,“有,我一直都是。”

    他很严厉的对自家儿子讲:“你这个行为很有问题,我说过多少次,我的妻子儿子,还有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不允许在我管辖的范围内与人搞有经济往来的活动。这事,你们娘俩都知道,却都不当回事!”

    儿子应该是有些委屈的,说:“这种现象又不是没有……再说我也没做啥违法的事。”

    “你别跟我顶嘴,其他事能商量,这事你必须按照我的意思来。你那什么网吧,我不说你,你确实倾注了很多的心血,但是你付出了什么要占布丁便利店那么大额的股权?那么大的经济所得,将来要出问题的!”

    ……

    ……

    陈子迩基本想好了今天谈话的重点。目前,国有商场的联合,只会导致价格战,布丁不怕价格战,或者说任何正当合法的竞争布丁都不怕。

    在薛博华家中的客厅里,他就是这么对薛爸讲的。

    言外之意在于,不正当的竞争就很烦了……

    “前些年的职工下岗潮给我们的工作增加了不小的压力,布丁便利店为不少人解决了工作问题,你们的加盟店政策也给了很多人另谋职业的机会。”薛爸并未就此次竞争给他什么准话。

    当官的都这样,你和他说事,他从来不给你什么‘口谕’,不留把柄,谨慎惯了,将来有啥问题,他就可以说,我当时又没说什么,我只是怎么怎么样……

    “布丁便利店于中海经济有益,有利于人民生活水平改善,有利于老百姓的生产生活,今年你们也是纳税大户,所以,不必太多担心,要相信我们。”

    相信我们?

    陈子迩的心思也通透,这句话的意思大概是说不会有什么过分的暗箱操作吧。

    “而且,我们正在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市场这只手往后要占主导作用,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当然,如果有什么问题,你也可以向我们反映……”

    他又开了同样的玩笑,“你现在可是财神爷哦。”

    薛博华坐在旁边泡茶,多年耳濡目染,他基本上也能听得明白。

    陈子迩说:“只需公平竞争就够了。”

    薛爸端起茶杯点头,“行,我下午就会了解具体情况,并帮你解决。”

    官商结合了上千年,并非是因为简单的官员贪财,商人恋权,而是因为他们真的需要互相才能生存的更好,更舒适。

    陈子迩不想涉政过深,但他起码要能自保。

    对于薛立来说也同样是的,别以为陈子迩住在中海才把大量的资金投在中海,他要是有别的关系,挪两步,投在杭城,难道不行?

    这里头的许多事,薛博华其实看的比陈子迩更透,因为他懂,因为他有人指点迷津。

    “还有一件事,我以前不太清楚,小华是布丁便利店的股东,而且所占份额还不小?”

    陈子迩看了一眼薛博华,怎么提到这事了,“啊,最早的时候为了答谢他帮了我,而且股权并非相送,他也出了资金,其实这算是一种投资。”

    “你出钱了?”

    薛博华点头道:“出了。”

    薛立脸色缓了缓,但还是说:“那我也建议你能退股,我的亲儿子在私营公司中有股份,我们将来也会有些接触,这报道出去,人民群众不相信。”

    老薛有点委屈的神色。

    陈子迩一早知道薛爸爸是持身很正的官员,也知道薛博华有点怂老子。

    这会儿见他果然点头说:“我知道了。”

    陈子迩也只能说:“真不行的话,我就按价购回这部分股权。”

    当时的决定距离现在已经很久了,而且那时候只当是和孙宏瞎胡闹,并没有要把布丁做成今天这个规模的打算,那会儿他满脑子想的还是从东南亚金融危机里捞钱,然后在中海买些房子就好,那个时候的陈子迩还是‘钱够花就好’的陈子迩。

    现在再看,倒不是很严重,但算是个问题。不是他不相信薛立的为人,也不是薛立不信任他,只是大多数时候……那个地方不讲对错,只讲立场。

    但不管怎样,薛立提到这个,陈子迩佩服他,因为他是个好官,好党员。

    事后,陈子迩和薛博华在车里单独相处的时候也说到了。

    “毕业之后,我肯定不会在中海待了。他都管了这里很多年了,我也不知道他还会管多久。”

    陈子迩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爸爸是很好的官。”

    “其实我也知道,他们这类人最怕这种事。”

    陈子迩问:“哪类人?什么事?”

    薛博华说:“有很多官,他们都不怎么乐意收东西的,没有那么多要挥斥方遒的人,更没有谁喜欢过担惊受怕的日子,很多人就想安安稳稳的,但这世上条条大路通罗马。”

    他懂了,“送给亲属。”

    “遇上不懂事的亲属,他更会瞒着。”薛博华说:“老爷子从我记事起就一直这风格,而且我常常听他讲,德不配位,必有灾殃。你虽然在另一个领域,但应该能比我更理解这种敬畏。”

    陈子迩自然懂,“高处不胜寒,其实上面不是你们想的那么美好。”

    薛博华脸一塌,“忽悠吧,你看我信不信你。”

    不管他信不信,陈子迩要操的心确实不少,给盛世集团打地基这件事,他不做有人替他做吗?没有。所以他回公司就得亲自开会去布置。

    这两千万美元,他不花有人替他花吗?

    想的美。

    ps:感谢徐泽杰是傻瓜堂主的万赏,么么哒(づ ̄3 ̄)づ

    端的读者朋友们,打赏要慎重……苹果有抽成的,各位都知道吧。100块最后到我手里能有25块就不错了o(╥﹏╥)o,网页端和安卓都是没毛病的。另外也希望大家能在支持正版,均订又停滞了……o(╥﹏╥)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