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4章 So他妈What?
    失业。

    丢掉工作。

    对于相当一部分的中国人来说,我们并不理解这个词背后的残酷与冰冷。因为在中国,它本就没那么残酷与冰冷。在这个词的理解和感受上面,两个东西方社会文化的代表国家有着巨大的差异。

    在中国失业严重嘛?严重。但中国大量的人口是有土地的,在城市丢了工作实在活不下去,你起码可以回去,有土地种粮食,能吃上饭,你起码有宅基地可以住。

    而且,儒家文化在这个社会上形成了各种各样的小团体,简单来说你没有工作,你有父母亲戚,只要你不是天怒人怨的无赖与混蛋,不会有人真的看你就这么饿死了。投奔这个词不就是这么来的嘛。

    所以我们的社会对失业的弹性是比较大的,当然你肯定会很难受,废话,没有收入你还想过的滋润?

    但在美国不一样,你一旦丢掉工作,那立即就是下一顿饭都不知道在哪儿。你生活的基础,一切全都依赖于你的工作,而且美国社会都是超前消费。

    如果你的收入断了,接下里的房贷、车贷、以及其他商品的贷款怎么办?下个月就要还了啊,迫在眉睫的需要钱。

    假如还不上,你的房子就会被收回,车只能卖掉,所有的一切清仓处理,你会被银行拉进黑名单,一个钢镚儿都不会贷给你,那么请问,下一顿你吃什么?晚上你睡在哪儿?

    答案很简单,吃救助,睡街头。

    这也是西方民众很关注‘失业率’这个经济指标的原因,7%?我日,这政府干的有问题,8%?完了,经济出大问题了,9%?绝对有大规模的集会游行,你他么的不就是跟我开玩笑嘛,总统每天在干嘛?!

    而我们嘛,emm……我们承受力度比较强……

    所以在美国失业不仅仅是丢掉工作,它意味着你的生活会瞬间原地螺旋爆炸,它是流浪街头,它是忍饥挨饿,它是从最底层全面的、快速的、激烈的瓦解一个活生生的人甚至家庭对生活的全部信心和希望。

    巨大的不安全感,带来了巨大的恐惧感,如果接下来半年时间你还没有找到下一个工作,那么恭喜你,你的人生经历里绝对会多上‘流浪者’这一笔。

    而反过来说,只要你有工作,你有收入,即使没有那么多现金,但在买啥都贷款的美国,你的生活就可以维持,开不上捷报,可以开丰田,买不起房子起码可以租,真的特别困难了,你有正经的工作自然就可以贷款。

    所以e-song的这些员工们在听到老板大声宣布这么个消息之后,整个房间里‘轰’的一下响起震动耳膜的巨大欢呼声!!

    不要觉得e-song不是上市公司好像没啥影响,不是这么回事。现在最严重的是投资者对‘科技’这两个字的极度不信任,非上市公司在这样的情况下也会面临投资人撤资然后关门大吉的厄运。

    就像陈子迩,这个公司弄了个产品,两年了,啥也没有,持续的投入见不到希望,如果他不是重生者,那么这个时候很可能深陷股市,缺少资金之后难道还会继续对e-song持续投入?

    不可能,他会寻找投资者卖掉,低价卖掉,能卖掉就行,而这种交易基本上会打击到每一个员工的信心,新接手的人跟你又不熟,为了削减成本肯定会有大规模裁员的事情发生……接下来就不用想象了。

    所以陈子迩完全能理解他们握起拳头镇臂高呼的激动神情,如果手边上恰巧有什么文件棒球之类的小东西,这个时候会被扔上高空!

    欢呼声与庆祝持续了将近三十秒!程序猿大多是男人,他们互相用力击掌,紧紧的抱在一起,亦或是伸出拳头对着身边人的胸膛稍微用力的一捶!他们对视着怒吼,做出夸张的表情,这一切都是因为很少……真的很少有人像陈子迩这样在逆境中这么肯定的给人以希望!

    杨润灵就面对着这群人,她站在旁边听着这巨大的欢呼声甚至有些想哭,捂着嘴巴死死忍住,这段时间真的很困难,太困难了,法德尔都这样了,身边一个个熟悉的人似乎都崩溃了,公司好像也要崩了。

    她从未应对过这样的状况,街头好像都有了乱了,实在是撑了很久,一个月?天呐,感觉有一个世纪那么久,到今天,终于有领袖站了出来,做出这个承诺很不容易,大家都对e-song的未来持怀疑态度,大环境又特别悲观,换个人来说不定就关掉公司了。

    可是他没有!

    杨润灵早就知道,他天生就是领袖,而现在更加确信了!他总是有办法凝聚起一盘散沙的人心!

    声音慢慢平息,陈子迩的心情还没有平息,他继续放大自己的声音,讲着流畅的英文,语气中满是不屑,“就在刚刚杨和我报告说我们的两位投资人已经决定不再支持我们了,而我想说的是so-what?so-他妈-what?我他妈自己有的是钱!”

    “喔!!”群情再一次高呼,这一句话听着太他妈提气了!

    “法克!”

    “去他妈的投资者!”

    类似一些粗话夹在在一起飘荡在空气中!

    “我知道,你们中肯定有些人在股票上损失惨重!”陈子迩拉着话筒直接从上面走了下来,第一排靠左边有个看着略怂的小矮子,很年轻,他一伸手用力的托住他的后脑勺,“但是我要你们都记住,你们还有工作,你们是e-song的员工!你们他妈的有收入!”

    陈子迩像是对着他一个人,也像是对着所有人说!

    “我也知道你们都想变得有钱,我向上帝保证我听到了你们每个人心中的声音,但是上帝不会让跌掉的股市再涨回来,而我可以给你们一大笔奖金,还记得嘛伙计们!就在几个月之前,就在这里,这个房间!我向你们承诺,如果产品研发成功,我会发多少奖金?!告诉我!”

    “1500万!!”很多人在呐喊!

    陈子迩看着他们不停的点头,“是的,没错,1500万!现在我告诉你们这个承诺依然有效!!所以如果你想得到这笔钱,那就给我忘了那该死的股票!”

    他是走进人群中随便抓着一个人,指着他们的鼻子说的,“如果你想开上跑车,就给我敲起那该死的键盘!让播放器的软件运行的完美!”

    “如果你想晚上能搂着dcup的女郎而不是三天没洗头的泼妇,就给我设计好那该死的电子系统参数!我不希望看到它有任何的瑕疵!”

    “我知道!我知道!你们有人面临财务困境,但相信我,哀叹唏嘘连屁用都不会有!你最应该做的是使出吃奶的力气从我这里赢走那1500万!”

    “法克!!我爱死你了老板!!”

    “你是个真正的男人!”

    一群干着脑力工作身体偏瘦弱的人群在此刻像是被打了激素的雄狮,陈子迩与他们击掌,与他们拥抱,与他们眼睛对着眼睛!

    做完这些,他重新走上小舞台,刚拿上话筒准备开口,法德尔忽然从门外进来了,或许是听到了这里刚刚发生的事情,他冲进来,‘抢’了陈子迩手中的话筒。

    他向所有人喊着宣布,“四个月之内!四个月之内,如果我不能带领大家完成新产品的研发,我将会辞掉一切职务!!”

    他怒视着所有人,“我也要求你们每个人全身心的投入工作,接下来的四个月,没有休假!没有休息!没有任何团体活动!你们甚至不会有足够的睡眠!!我要你们即使在艹着妞的时候脑子都要想着自己的工作!”

    “有任何问题嘛?!”他大声竭力嘶吼!

    陈子迩站在旁边看着忽然立下‘军令状’的法德尔,怒躁的心头多了一丝平静,这个男人原来比他想的要强大。

    而在这种工作是最后一颗救命稻草的情况下,面对法德尔最后的问题,所有人一齐的、用尽力气喊出了一声:

    n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