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5章 爱就是不问值不值得
    因为交集不多,也因为某种程度上的不便,陈子迩与大学同学的相处确实变的少了,除了有些感情的室友,他的生活里,大学这个词都快要挤出去了。

    忙完了这段时间,他是准备找一峰、晓波玩一玩的,除此以外,大多数时候他也想不起来学校里的朋友,这当然不是他飘了,绝对不是……只是,

    能提刀砍他的人不多了。

    周梓君,更是尘封了许久的名字了。

    但她组成了陈子迩关于大学最早的画面,即使许多年后,那些记忆都会交织缠绕在他的心头。

    所以,当这个消失了好久好久,又忽然出现的女孩子‘啪’的一下子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即使是历经了不少紧张关头考验的陈董事长,此时此刻也有点惊了。

    然而他的视线又切换到后面史央清的脸上,又忽然想到自己应该是反应过激了。

    对于史央清来说,这就是活生生的、前几天晚上她说的‘依然有女孩子在靠近你’,

    而且……

    都他娘的靠近到公司,到你的办公室里头来了!当初租下这里的时候,办公室后面就有暗房,里面好大的一张床,看的人就气!

    如果是以前,以史央清的性子,以她管理情绪的能力,肯定是含着苦涩继续退出这间办公室。

    可她明明才跟陈子迩有过一次不彻底的‘开诚布公’的畅谈……

    于是他就在陈子迩余光注视下,回来了……

    嗯?她竟然回来了!陈子迩感觉自己瞬间大喜变大悲!

    我靠,这他么的是要搞事情啊!

    关键是,这是周梓君啊!

    陈子迩对这个女孩的大胆直接、敢爱敢恨那是记忆深刻,谁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情过来!

    这要是没人在,你信不信她就敢冲过来拥抱!

    “意外吧?是不是没想到是我?”姑娘已经不是学生打扮,一身黑色制服诱惑…哦,不是,黑色制服穿着,留着俏皮短发,穿上高跟鞋,显得更加高挑动人,活力十足,身线极具诱惑力。

    “确实没想到,你,你不是在国外嘛?什么时候回来的?”陈子迩一边回答,一边判断着史央清慢慢冷肃下来的面容。

    她走到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双手也不知道放在哪儿,于是无目的的理了理长裙的领口,翘着二郎腿,两只修长小腿堆叠在一起。

    她好像是不准备做什么,但似乎也不准备离开。

    周梓君当然也知道办公室里还有一个人,而且她也认识这个人,虽说和她谈不上什么关系,两人连校友都不是,但在她还是个学生,一无所长,甚至是给她带来骄傲的身材样貌都已经算不得什么的那个时候,这个女人出现了。

    或许很久很久的以后,周梓君也忘不掉这个气质高贵,身形纤细,但却在社会竞争中占得优势的女人。

    太他么复杂了,好几种关系在疯狂拉扯。

    也确实有一种关系的错位,角色的错乱,使得大方的周梓君都不知道如何自处。

    如果只有陈子迩,她可以忘掉董事长与员工的身份差距,当做多年未见的朋友叙旧,可这里还有一个总经理呢……

    陈子迩也想说,尼玛,你不是要和蔡照溪商量事情去的嘛,回来坐着干嘛!

    血泪教训和观摩经验告诉陈子迩,一般在这种时候,最烂的选择都比不选择要好!

    “梓君你过来坐下吧,别站着先坐。”

    周梓君点点头,她有尴尬,但不纠结,坐下之前还和史央清打了招呼,说:“史总好。”

    总不能不理领导,这像是智障干出的事。

    可除了领导的关系之外,不能说她就没有‘暗暗斗争’的意味,好在陈子迩开口让她坐了,于是她在这里得到了肯定,再问声好的话,似乎也不是什么大事。

    “等我一下。”陈子迩对她说。

    “好。”

    如果刚刚僵着,一方面此地无银三百两,另一方面,陈子迩觉得自己两个人都会得罪。

    所以才说最烂的选择就是不选择,至于具体你做了什么选择,尼玛嘴巴长在你自己身上,除了地球不是平的,什么不能给圆回来?

    什么?圆不回来?那请你安静的当个单身狗。

    先让她坐之后,他离开办公椅走了两步坐到沙发她的对面。

    “怎么折返回来了,有什么话没说完?”

    史央清回答:“有。”

    陈子迩:“……”

    你他么有个屁!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的心思!我有一句mmp你别逼我讲出口!

    “那你现在说。”

    史央清心想说就说!

    “记住我之前跟你提的条件,就好了。”

    “嗯,我知道了。”陈董事长很正经的回答。

    史央清盯着他看了三秒,然后起身离开,这里毕竟是公司。

    背对着他的陈子迩呼出一口气,当男人,真难。

    门‘啪’的一声关上,感觉舒服多了。

    不只是陈子迩感觉舒服了,周梓君感觉也舒服了。

    “坐到这边来吧。”陈子迩翻过茶几上的小杯子,摇了摇茶壶,倒上一杯茶。

    周梓君特别听话的乖乖过来坐下,嘴里喊着笑意,“办公室的氛围好严肃,吓死我了。”

    陈子迩笑了一声,“公司就是这样,没办法,喝杯茶吧。”

    “好。”她伸手接着。

    “什么时候回国的?”陈子迩问道。

    “有几天了。”

    “那你现在……是在客友工作?”

    周梓君捧着茶杯,并着双腿,大眼睛眨巴眨巴,稍稍的仰了一点头,“嗯,我应聘的是财务官的助手,以后我就要给你打工了,陈…董事长?哈哈,他们都这么叫你。”

    客友需要海外背景的财务官,正好周梓君又是海归,陈子迩心里一琢磨,不招她才是奇怪了。

    “还是叫我陈子迩吧。”他的声音里颇有几分真诚,也没有任何的作假。

    “好啊,陈子迩。”

    她还是嘴巴抿成一条线的笑。

    某一个瞬间,陈子迩仿佛看到了1996年的周梓君。时光温热,流淌的真快。

    “怎么沉默了?”她笑道,然后坐直身体,“怎么样,我有什么变化嘛?”

    陈子迩说:“更加自信开朗了。”

    他有一种想要表达却压着的欲言又止。

    “不是这个,我问你是更好看了,还是不好看了。哎哟,你怎么找到的女朋友,怎么这么不懂女人心呢?”

    陈子迩:“……”

    哑然失笑。

    但其实心有愧疚,这是个多么善良阳光的青春女孩啊。

    “更好看了。”他回答道。

    “有眼光,谢谢。”她继续乐。

    “今天第一天上班吗?”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来盛世集团吧?”周梓君放下茶杯,“我猜…你还想问我现在是怎么想的,但是你最最想问我的一定是我现在是喜欢你呢,还是不喜欢你,以及我到底变成什么样了。”

    那么敏感的词语,她说的跟他么不要钱一样。啪啪啪的往外冒。

    “跟谁说话都没有跟你说话轻松。”陈子迩也是服气的。

    “是吗?嘿嘿。”她笑嘻嘻的,“还有一个问题,你也一定会问我。”

    陈子迩乐了,“你是学了心理学啊,好吧,那你说说,我还想问你什么。”

    周梓君说:“你还想问我爱你值不值得。”

    陈子迩默然。

    “但其实,你应该知道的,爱就是不问值得不值得。”

    她用一句话,回答了以上所有的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