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3章 合乎阴阳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这里是十六楼,附近没什么比它更高了,静谧的卧室里,简洁而赶紧。

    陈子迩觉得她在搞事情。

    明明窗户纸都桶的差不多了,还跟我提什么离开,就算你生气,可我还没解释,也不该这样吧?

    他将今天史央清的反应归结为吃醋后的强势,至于她说什么‘离开和早上的事情无关’,鬼才相信!当我智障嘛!

    于是这么一通弄下来,他也烦躁了,这女人总是要他先退步,脾气好的时候,,都没问题,可他毕竟也是有脾气的!佛都会生气!

    但他没有像影视剧里那般这个时候直接压上去,他有种变态的冷静,就是站在床边俯视着这个女人,顺便慢慢褪去自己的外套,一边扯着领带一边说:“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自己脱,要么我帮你脱。”

    今天他就要在这里把这事办了!我倒要究竟看看能不能制服你!

    史央清有些羞怒,有些意外,还有些惊讶之余的小小慌乱,她素手一紧,“我知道你不会的,你冷静点!”

    陈子迩撇着头冷笑。

    “看来是我帮你脱了。”

    但他没有狂暴,没有使用蛮力,尽管他可以,能做到,可骨子里他还是不喜欢这样子对女人。

    所以他就是慢慢的靠近,先靠近床边,然后扶下身压上去,史央清想溜,于是简单的限制她行动的动作与力气,陈子迩还是有的。

    男压女,在床上。

    接下来是脸,史央清涨红着脸与她对视,眼神里满是不服气与不退缩,这更加激起了陈子迩的征服欲!

    最后是嘴唇靠近,史央清被压的鼻腔重重出了一口气,她伸出左手挡,陈子迩压下放到她头上方,

    她右手又来,照样压下,最后他用一只手将她的手腕成‘’形压在她头上方。

    这样下来,她已经彻底不能动了。

    她还在皱着眉头挣扎,却是无用功。

    两片唇已经无限靠近,最后时刻,她竟然扭了头!

    陈子迩有些恼羞成怒,于是干脆伸出舌头在她的脸颊上舔,顺着下来是脖子……

    史央清浑身有颤动,也许是痒,所以她才止不住的有些颤……

    从脖子到下巴,最后还是捉到了她那薄薄软软的嘴唇。

    她呜咽出声,‘嗯嗯嗯’的哼个不停。

    关键是陈子迩空出的那只手也没停,史央清穿的是连衣长裙加一件小外套,服质柔软,触感形若无衣。

    于是顺腰而上,及至关键部位,慢慢安静下来的史央清又开始挣扎,她努力扭开头,躲开吻,喘息着说:“那里不要,那里不要……”

    陈子迩却得意的笑,“哦,你也有害怕的……是因为太小了是么?”

    本来已有稍许荡漾的眼波瞬间转为怒目而视。

    但她想靠着眼神瞪住陈子迩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不过确实……平了点,没事,伸里头去。

    当他手指那么一拨,史央清就已经哼唧声停不住了,这样的攻势之下,他还是做到了最开始说的话,你不脱,我帮你脱!

    大白天的,视线没有阻碍,这个时候女人一般会怎么做?没错,逃到被子里。

    陈子迩当然也钻了,

    她跑不掉,起码今天跑不掉。

    到这种时候,已经不需要再压着她的胳膊,她自顾不暇了。

    人的身体没有被人碰习惯,是会痒的。

    所以尽管陈子迩的动作稀松平常,可她还是一直在扭动,有时候抓着枕头挺起胸,有时候又欲坐起抓着陈子迩的头发。

    总之,乱了,一切都乱了。

    史央清的声音一直都很好听,原谅陈子迩的‘变态’,他觉得这种时候的声音简直好听的不得了。

    从上面到下面,再从下面到上面,最后是与她面对面,脸对脸。

    陈子迩停顿了一会儿,他喘着粗气看着这女人,滑软温暖的触感覆盖全身。

    史央清也睁开眼睛看了看他。

    伸出手轻轻抚摸他的脸。

    史央清流了一点泪水,但也笑了,是的,她笑了。

    “是不是压痛了?”陈子迩问。

    她用力摇头,“不痛。”

    凑上去轻轻亲了她额头,史央清闭上眼睛,稍稍抬头配合了一下。

    还不够完美。

    他偏头至她的耳畔,

    “央清……”

    “嗯……”

    “我们八十岁也要这样子……”

    史央清都笑了,“那我都要九十了,这样子折腾可能都会进医院。”

    陈子迩也跟着笑,“那就趁我们还热……”

    她不反抗了,

    其实早就不反抗了。

    “子迩……”

    “嗯?”

    “谢谢你不是纯粹的发泄。谢谢你在愤怒后的克制。”

    ……

    于是抬素足,抚肉臀,她含情仰受,缝微绽而不知,他用力前冲,茎突入而如割。

    如割般痛,史央清紧咬嘴唇,死死的勾住他的脖子,

    ……

    于是**振怒而头举,金沟颤慑而唇开,再接着或掀脚而过肩,或宣裙而至肚,

    ……

    浅插如婴儿含乳,深刺似冻蛇入窟。

    扇簸而两核欲吞,冲击而连根尽没。

    ……

    婉转低吟,色变声颤,横波入鬓,乍浅乍深,再浮再沉,纵婴婴之声,每闻气促;举摇摇之足,时觉香风。

    最后还是归于平静。

    一直到晚上,天都黑了。

    而睡则是睡到了半夜,陈子迩是被电话吵醒的。

    而且似乎不是打了一次,是两次。

    从早晨到大中午,都没停,多累喔,于是饭都没空去吃,两人都要忙着睡眠。

    以至于熟睡的史央清,两个电话都没吵醒她。

    陈子迩迷糊着眼神,伸手拿过来手机,

    国外的电话。

    “喂,法德尔,大晚上的给我打电话,你得给我个理由。”陈子迩的声音听着绵软无力,

    法德尔知道这是打搅到他的睡眠了。

    “抱歉,老板,我知道您那边一定是深夜,但我想你一定会原谅我的。”

    陈子迩揉了揉眼,下床去了,他不想吵醒史央清。

    “好,你说吧。”

    接下来不是法德尔的声音,而是一群人一起喊,“我们成功了!”

    巨大而突然的声音,震的陈子迩耳朵都聋了!

    但是他一点没有责怪的心思,反而是迫不及待的追问:“什么?!我的天,这是多少人在讲电话?法德尔,你是指研发成功了吗?!”

    陈子迩不困了,语气藏着压抑的兴奋,手握成拳,等着挥舞。

    法德尔兴奋的说:“是的!老板,我们解决了所有、每个遇到的问题,所有的零部件完美的镶嵌到了艾伦设计的外壳里!最后让它发出迷人般不可思议的音质!”

    陈子迩一听,瞬间有种灵魂出窍的爆爽!

    “上帝!你们做的太好了!我爱死你们了!我要亲自去给你们发奖金!”

    <=”-: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