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Chapter 11
    ..我在揍敌客家做女仆[综]

    有钱人家的少爷小姐们都擅长撂担子。

    各种一言不合撂担子,反正总会有人善后的,他们只用负责随性生活就好。

    好在她只是区区一介女仆,善后的事还轮不到她。哦不对,如果她成为他们的后妈,那就不得不承担一部分子女们的责任,不过好在她只想骗钱不想骗色……

    莉莉丝刚刚给伊路米大少爷打了负无穷分。拿奖金无望,她以为伊路米大少爷起码在今天内不再想看到她的脸,哪知道某位大少爷忖思片刻,认真地说:“也就是说,重点在于时时刻刻做无用的事情?”

    ……无用的事情什么的,原来在大少爷的眼中撩妹已经彻底归在“无用”的范畴里了。莉莉丝又想起来前不久做客揍敌客家的那位红发大……咳,西索先生了,看来夫人的忧虑绝不是空穴来风。

    莉莉丝长叹一口气,“不是的,少爷。正因为您现在不懂‘无用的事’背后的重要意义,才认为它们无用,等你哪天开窍了,就知道它们的重要性了。”

    “……真难理解,我做这些事情她们就会开心吗?”

    “不一定,因为重点不在于您做不做这些事,而在于您怎么样做呀。表情、动作甚至当时的氛围都很重要,缺一不可。”

    虽然莉莉丝自认为解释明白了,但她很清楚以某位少爷低到海沟以下的水准,大概只能理解字面上的意思。

    她稍稍掀一下眼皮,果然看到了挂着黑洞眼的空白面孔,沉默又茫然。

    伊路米:“……”

    莉莉丝:“…………”

    大眼瞪大眼。

    看来仅理论传授技巧,不会起到任何作用了。

    对开窍的人来说,这就好比卤水点豆腐,稍稍一点即可;但对于大少爷来说,恐怕这卤水成桶成桶的倒,也不会出现个豆腐花。

    莉莉丝日常心累,她在考虑是否把相亲的每个步骤每个选项都列出来,一项一项模拟,此时伊路米竟然率先提出了解决办法。

    他以拳击掌,挂着一如以往的面瘫认真脸说:“那就拿你试验一下吧。”

    “???”

    “我做‘无用的事情’,女性到底会不会感到开心。”

    “……好吧。”

    虽然说着好吧,但莉莉丝心里想的是:大少爷,你可拉倒吧。

    下午伊路米还有工作,莉莉丝的情景模拟相亲课到此告一段落。其实第二天伊路米仍然有工作,日程比今日更满,因为他需要坐飞艇去另一片大陆的威尔逊合众国去。伊路米让莉莉丝随行,两人的情景模拟相亲课程,在飞艇上展开。

    在推开舱内起居室的门时,本来走在莉莉丝前方一米远距离的伊路米忽然停下脚步,莉莉丝差点没撞到他背上。伊路米侧身,面无表情地望着她说:“我帮你开门。”

    伊路米做着推门的动作,和昨天早上她的示范动作一模一样,紧接着一阵轻微摩擦声响起,自动门开了。

    莉莉丝:“……”

    大少爷,你是在逗我吗?

    刚一进起居室,伊路米因为习惯张嘴想唤女仆帮他倒杯茶,话到嘴边卡住了,出来另外一句。

    “我帮你倒杯茶。”

    少、少爷帮她倒茶?

    被女仆长知道她会被扣工资的!

    本来劳动改造的见习女仆就没几个钱,这下白干一天还要倒贴?

    绝对不要!

    莉莉丝背后惊起一身冷汗,她慌忙摆手,“不不不,少爷,只是区区情景模拟的话不用这么逼真,我去倒茶,我去。之后我们再进行情景模拟可以吗?”

    伊路米像一名真正的机器人,很坚决地说:“我去帮你倒茶。”

    “这个……真的不太好吧……”

    “我帮你倒茶。”

    “……”

    揍敌客家女仆没人权,起码没有少爷有人权,于是少爷去倒茶了。

    他临走前转过头来,顿了顿,问:“茶叶放在哪里?水壶呢?”

    “……还是我来吧少爷。”莉莉丝叹气。

    某位少爷坚持泡茶,但他确实没有进过飞艇的厨房,于是他又想出了解决办法。

    “我抱着你走?”

    昨天关于“脚磨破皮怎么办”解答的生硬应用么?莉莉丝已经彻底放弃抵抗,随伊路米去了。

    ……自己上的课,跪着也要上完吗?

    莉莉丝日常心累(1/1)。

    两人来到厨房,伊路米没有基裘那么讲究,味觉灵敏度高,可要求很低,基本不挑口味,于是茶很快就泡好了。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一个大托盘,和一名女仆莉莉丝,他怎么样在公主抱的同时,把托盘也端出去?

    伊路米想了想,说:“我倒是可以头顶托盘。”

    闻言莉莉丝这已经不是日常心累了,而是日常绝望,“不,少爷,千万别,夫人要是看到真的会哭的,不但会哭还会把我砍碎了喂三毛。”

    “可是喂三毛根本不用砍,甚至喂二毛都可以把你直接扔过去,前提是把你的手脚捆住。”

    “……”哦,是吗。

    “那只能这样了。”

    说着莉莉丝忽然感觉到天旋地转,她被伊路米轻松扛在肩头,腾出一只手的伊路米再端起托盘,顺利把女仆和托盘都成功运回起居室。

    “做这些无用的事还真不容易呢。”某位少爷说到。

    喂,不要用这种仿佛干成了一庄大事的满意口味来说好吗?!这些无用的事您做出来的效果是真的字面意义上的并无卵用啊!

    然而铁了心把试验进行到底的某位大少爷,仍在对女仆莉莉丝试验着在他眼中“无用的事情”。

    喂甜点,帮穿外套,帮开门,甚至走到哪里都帮忙般送。

    并且每一件事都让莉莉丝难以拒绝。

    望着到嘴边的那口草莓奶油蛋糕,再对着那张面瘫脸,似乎在说“立刻张嘴吃掉,不然就强行塞到你嘴里”,莉莉丝一点食欲也没有,更不要说开心了。

    伊路米也认为试验到这里,答案已经得出大半。

    他问:“你觉得这样开心吗?”

    莉莉丝斟酌了片刻,“大少爷您想听真话吗?”

    “那来个假话。”

    “不算太开心……”

    “真话呢?”

    “……不但不开心,还有暴打大少爷您的冲动。”

    “……”

    “……”

    两人再次大眼瞪大眼。

    虽然伊路米是个不折不扣的面瘫,但他同时也是一位很有表现能力的面瘫,通过手势、身体语言和表情、语气的细微变化,莉莉丝像中学生做理解一样,从中读出了伊路米的控诉——你这不是虚假教学吗?

    于是莉莉丝说:“小学里一个班上同一个老师交通用语,有的学生说得很好,有的学生说得七零八落……而大少爷,您是那个放学留下来补习,补考还考不及格的那位。”

    “……杀了你哦。”

    这句话百分百只是恐吓,“杀了我这也是事实。”

    因为上述的比喻,莉莉丝到想起了心中的满分“优等生”代表,那位的表演效果好得一塌糊涂,世界欠他一座小金人,高手果然在民间啊。

    莉莉丝说:“我的前前前……前多少任来着,反正就是前任雇主之一,品味稍微有点问题,不过好在颜值比较高,骗女孩子也很擅长,哪天您亲自观摩他撩妹就知道了。同样的事情您做起来,和他做起来,一个是自损八百,一个是原子/弹效果。”

    伊路米忽然觉得她的描述有点耳熟,脑袋里自动浮现出了一名认识的盗贼的轮廓。

    飞艇已经抵达位于埃珍大陆的威尔逊合众国,一切模拟和课程全都摆在工作之后。这次工作报酬挺高,指定了时间和地点,但难度不高,于是只有伊路米来了,附带辅助的女仆,也就是莉莉丝。

    飞艇停在威尔逊合众国首都德林的机场,来往的客机和私人飞艇都挺多的,每天人流量也大,此次暗杀的对象将在两个小时后,在这里登机。

    两人方一下飞艇,就感受到了来自好几个方向的迫人视线,和一闪而过的杀气。

    ——有埋伏。

    杀气闪过的方向率先被伊路米锁定,但消失得太快,也只能锁定大致方向。

    然而一下飞艇就被锁定了,说明对方很清楚他的动向,如果不是行踪泄露的话,那就是这次的委托本身就有鬼了。

    ……寻仇吗?

    就在此时,两颗子弹连发,穿破空气笔直地向两人,准确来说是向伊路米揍敌客飞射而来!

    紧接着瞄准镜对准了莉莉丝,扳机扣下,又两枚子弹。

    莉莉丝反应中上,体术中下,靠着过人的念能力数次度过危险,但面对来福/枪的狙击还真是第一次。她呆在原地,都打算用“硬”同子弹硬碰硬了,忽然被人拉了一下,子弹擦身而过。

    而拉她的那个人已经冲向子弹射来的方向,没一会,提着一颗人头,带着淡淡的血腥味回来了。

    莉莉丝还有点呆,她竟然思考起来福枪的子弹和她的硬,谁更硬一点,毕竟没被来福打过。

    这时伊路米说:“你反应真慢。”

    莉莉丝抬头看了看他,第一次心中没有省略号飘过。

    ……少爷刚刚,是不是好像、稍稍、有点,帅气?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