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Chapter 23
    ..我在揍敌客家做女仆[综]

    连带驾驶员,飞艇载着六人出发,只有回来三人。

    莉莉丝把那名赏金猎人的头放在盒子里,抱回家了。

    一路上,淡淡的血腥味一直在鼻头萦绕着,伊路米像已经很习惯,莉莉丝却感到不适。

    回到枯枯戮山以后,莉莉丝每日的相亲课程暂停了。

    因为这次伊路米大少爷遇袭,虽然有惊无险,但暴露出家中有伺机而动且□□的内鬼,于是揍敌客家对全体职员们进行彻头彻尾的再次调查。

    本来就阴暗压抑的主宅,这几天更加压抑了。

    豆叶都好几天没去浴室偷窥大少爷洗澡了。

    所有员工们都人心惶惶,包括莉莉丝。

    日常带领大少爷出门相亲的莉莉丝,还没觉察到断手的同时,自己曾一度成为大少爷的怀疑对象,现在正在三楼伊路米大少爷房间门口,像只蜜蜂召唤同伴一样绕着八字走来走去,且忧心忡忡着。

    虽说行得正坐得直,不是她干的就不是她干的,她要相信优秀的揍敌客家背景调查的员工们,然而道理是道理,这几天莉莉丝一个安稳觉都没睡过。

    她急于见到伊路米大少爷的人。

    原因无他,因为一天不见到伊路米大少爷,那四千万一天没法还,巨额的借款后面还有不断利滚利的利息,且利率堪比高利贷!

    这能不着急吗?能不着急吗?!

    莉莉丝都要急哭了。

    然而光今天她已经绕着枯枯戮山的山头找了一遍,别说大少爷的人了,连个神似的人影都没瞧见。

    再加上这几天主人们的行踪忽然保密,伊路米在哪里,就连身为贴身女仆的莉莉丝都不知道。

    ……莉莉丝觉得这些都是伊路米大少爷的阴谋。

    无良老板还我血汗钱啊混蛋!

    第二天,同宿舍不同房间的爱丽丝被带走了。

    迟钝如莉莉丝也忽然觉察,她隐约记得在上周五出发前,爱丽丝找她问了大少爷相亲的地方。

    以前也没对此保密过,当时她就说了。

    难道……?!

    莉莉丝再次惴惴不安,并且隐约有点胃疼。

    原因无他,今天她仍然没有找到伊路米大少爷的人!

    但她再也坐不住了,虽然找不到抠门的伊路米,但她能找到基裘夫人。

    基裘夫人除了茶会以外,平时因为总要盯着奇犽三少爷,也很少出门。莉莉丝怀疑靡稽二少爷的宅就是从她这里学来的。

    那天周五晚上因为遇袭,他们没能抵达相亲会场的酒店,莉莉丝曾提醒伊路米大少爷打电话回家向基裘夫人报备,这让基裘夫人有充分的时间和机会向介绍人解释,对此基裘再次表扬了莉莉丝的机智。

    莉莉丝趁机问:“夫人,遇袭的时候我手臂断了,后来少爷带我去诊所接上了,这算工伤吗?”

    基裘想也没想地回:“当然算,多少钱?我让人转给你。”

    什、什么?!夫人竟然如此大方,如此好说话!

    莉莉丝感动得泪流满面,就差没给活观音菩萨,啊不,基裘夫人磕几个响头,但她没感造次,实事求是地说:“四千万。”

    找大少爷借钱什么的,还是没能说出口,能追回大头已经是超出预期的大惊喜了!莉莉丝喜出望外。

    找基裘领了钱,莉莉丝在心中暗暗发誓再也不计较夫人的歇斯底里和女高音,她转头,火急火燎地找大少爷还钱。

    谁知道刚跑到走廊上,一转头,伊路米大少爷就在她背后。

    黑洞眼微微一眯,他看了一眼她手中的支票,再往基裘的房间看了看。明明非常无神的大眼睛,此时却像x光一样洞察一切,比名侦探还名侦探。

    没有表情的大少爷有时语气意外的丰富。

    比如此时他就充分传达出他的后悔之情,伊路米说:“早知道你要找妈妈报销,我应该让你报八千万的,多余的钱我们平分。”

    平分佣人的工伤钱什么的……怎么会有这么抠门的主人?!

    莉莉丝暗地里翻了个白眼。

    “你是不是翻白眼了?”伊路米问。

    “没有。”莉莉丝抵死不承认。

    “我看到了。”

    “真的没有,我刚刚只是眼皮抽筋而已。”

    “……”

    “……”

    大眼再次对大眼,比谁眼睛更大。

    但莉莉丝再次意识到,时间就是金钱,多瞪一秒,她就多损失一分。莉莉丝立刻认怂,转移话题到:“少爷,我来还钱的,谢谢你那天把钱借给我。”

    她把支票塞到伊路米手中。

    然后不甘心地小声追加,“……抠门。”

    豆叶正端着基裘的红茶,准备敲门进去,也许是顺风的原因,正巧听见了,她转过头来很自然地说:“我倒是觉得大少爷和你都挺抠门的。”

    气氛顿时尴尬。

    伊路米刚刚并没有听到莉莉丝的话,现在因为豆叶多嘴,也知道了。

    伊路米:“……”

    莉莉丝:“…………”

    豆叶左看看,右瞄瞄,也悟了。

    豆叶:“……………………”

    不出意料,豆叶和莉莉丝今晚在电击室度过了美妙的一晚。

    同宿舍的爱丽丝没有再回来过,谁也不知道她去哪了,但大家都知道她不会再回来了。因为这次的事件,入职前就进行过背景审查的女仆和管家们,面临着第二次的审查。

    女仆们私下也在讨论此事。

    莉莉丝听到她们说:“没想到会是爱丽丝诶。”

    “对啊,她不是来自流星街吗?而且很小就来了吧,有什么仇需要报的?”

    “我听说好像是恋人被大少爷杀掉了。”

    “可是找赏金猎人什么的,这计划一听就不靠谱啊。”

    谁也不知道女仆们口中流传的情报是真是假,不过沉闷阴暗的氛围,在一周后就渐渐恢复到以前水平了。

    揍敌客家的主宅今天也普通地阴暗着。

    事件后的第一个周五,基裘夫人难得没给大少爷安排相亲,相亲指导课程也是在事件后第一个周五才再开的。

    上次伊路米大少爷难得提高好几个时髦值,穿着帅气地去相亲,不但没能看到效果,反倒弄坏了一身昂贵西装。

    但莉莉丝决定,以后的每一个都让大少爷打扮得帅一点再去好了。

    伊路米并不太喜欢一件两件套个没完的西装,他问:“为什么?”

    对此莉莉丝已经有了万全的理由。

    她说:“因为通过上周五的事件,我发现颜值还是很起作用的。您看,我体术方面弱得要死……”

    伊路米适时打断,“确实如此,你真不打算参加下一期的女仆基本战力训练班吗?有你这么个贴身女仆,真的很拖我后腿。”

    就这么个没表情没语气的面瘫,他还知道重读“真的”两个字,充分表达出莉莉丝的没用。

    莉莉丝尴尬片刻,就当没听到的,继续说:“可对方还是因为我可爱,再加上无关紧要,所以想要放我走,充分说明颜值还是很有用的嘛!”

    “噗呲。”

    莉莉丝抬头一看。

    大少爷没有笑,但是嘲讽地发出了笑声。

    “爱丽丝和你一个宿舍的吧?在出发前她曾找你问过相亲的地点吧?而最近最清楚我的行踪且一直跟着一定有机会放出消息的,是你吧?”

    “……”还、还真是她没错。

    伊路米继续说:“她不但从你口中打探情报,还叮嘱她雇的赏金猎人留你一命,为的是把脏水泼到你身上。你还真信了别人口中随口一说一听就是假话的理由吗?”

    伊路米说这话的时候语速不快,也并没带什么语气,听上去只是陈述事实,很冷静,但正是这样,才让人更觉得冰冷。

    莉莉丝低头,面部表情隐藏在阴影里,只露出金色的乖顺脑门。

    她忽然叹气。

    非常非常轻,但房间里很安静,伊路米并没有漏听。

    莉莉丝的声音,第一次毫无情绪起伏。

    她说:“我还没有笨到那种程度,在爱丽丝被带走的时候我就猜到了。虽然我和爱丽丝称不上是朋友,但同一个宿舍,每天见面,仍有一点感情。”

    “……”

    为什么?伊路米很想问,明明只是住一个宿舍而已,又不是朋友,为什么会有感情。

    “所以这种事……大少爷您不要戳破啊。”

    金色的脑门仍是那个金色的脑门,即使不理解,伊路米难得地没有刨根究底地追问了。

    漫长的沉默中,夹杂着淡淡的,说不清的异样情绪。

    难以名状,也无法辨认类别,却让伊路米成功闭嘴了。

    不一会莉莉丝抬起头,女仆的职业微笑不多一分不少一分。

    她说:“我们继续上课吧少爷。”

    此时伊路米忽然问:“活在假象中有意思吗?”

    女仆的微笑半分不改,金发依旧衬得面容都灿烂起来,莉莉丝说:“可是没有假象的话,人类这种社会性群体性动物根本活不下去啊。……当然,这也是您情商低下的表现哦。”

    伊路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