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Chapter 26
    ..我在揍敌客家做女仆[综]

    一千鞭子对于基裘来说是妥妥的放水, 伊路米第二天继续工作了, 然而对于莉莉丝来说,承受不太来。

    豆叶都忍不住说:“你真是个废物啊, 除了外貌以外。”

    莉莉丝:“……”

    今天莉莉丝很不开心。

    短短两天的有薪假期结束,这是她正式复工的第一天。

    以往在体会感受方面只堪堪达到直男水准的莉莉丝,今日语文水准暴涨, 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白驹过隙”,什么叫做“光阴似箭”。

    而今天她早上不但要参加见习女仆战力加强培训班, 下午还要给工作回来的伊路米大少爷继续进行相亲指导课程。

    也许接下来就能体会什么叫做“度日如年”了。

    莉莉丝很心塞。

    战力加强培训班最先开始的课题是体力。

    这一期只有两个人, 一个是她,另一个是体型比她小上一圈, 未成年的卡娜莉亚。

    今早她们唯一的课题是长跑——绕着海拔三千米的枯枯戮山上上下下往返五十个来回。

    ps,负重三百公斤。

    莉莉丝很是嫌弃。

    她不想长肌肉,揍敌客家这是在断人钱财,要是长了满满一堆肌肉,她以后还怎么骗婚呢?!

    ……但迫于教官——壶音婆婆看似和善其实饱含杀气的视线,莉莉丝含泪穿上了负重衣。

    她和卡娜莉亚的长跑运动正式开始。

    讲真卡娜莉亚小她好几岁, 莉莉丝本以为维持卡娜莉亚的水准,这趟也不会太累。

    然后现实狠狠地扇了她一,……不, 是千手观音扇了她几千巴掌!

    卡娜莉亚用事实证明莉莉丝也只能走后门进来。

    小女孩已经换好衣服继续守庭院了,莉莉丝才跑了三分之二, 并使出了吃奶的劲。

    时间大大超过壶音婆婆的预期, 她都不禁再次掂量给莉莉丝的负重, 很奇怪地说:“难道我给你拿错了?……没错啊,你怎么那么吃力?”

    莉莉丝终于跑完最后一圈。

    她浑身是汗,仿佛刚从水井里捞出来,并像个哮喘患者一样趴在地上使劲喘气。

    “人……人类……发……为……什、什……要……”

    断断续续,仿佛遗言。

    壶音婆婆都被她弄得紧张起来,“你说什么?慢慢说,不着急,先喝口水。”

    休整了好一会,莉莉丝发自内心地提问:“壶音婆婆,人类发明了汽车、火车、飞艇等交通工具,我们又为什么要跑步呢?”

    她睁着一双水灵灵的绿眼睛,好似学校里真诚求教的好问学生。

    壶音由衷地,无语。

    然后她老人家露出慈祥的微笑,拍了拍莉莉丝的肩膀。

    她更加慈祥地说:“明天继续。”

    莉莉丝:“…………”

    五雷轰顶,欲哭无泪。

    而这一切,都是伊路米大少爷的错!!!

    莉莉丝的跑步时间大大超过壶音婆婆的预期,下午她们都需要正常工作,所以莉莉丝的午饭时间和午休时间,压缩得无限短。

    具体来说,只有十分钟。

    包含冲澡换衣和吃饭。

    莉莉丝更愤怒了!

    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然而事实再一次证明,人类真是一种潜力无限的生物。

    莉莉丝冲了战斗澡,套上制服顶着**的头发,一边塞着面包一边百米冲刺赶往课堂。

    即使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跑步了,可显然她的这辈子不在她的掌控中。

    在差点被噎死和差点累死的双重威胁中,莉莉丝强行拍下梗在胸口的面包,抵达三楼的小餐厅。

    金色湿漉漉长发因为刚才的一阵风跑,迎风吹得半干不干,难得散了下来。

    伊路米坐在椅子上,一只手支着下巴,状态挺闲适的,像只正在晒太阳的大猫。

    然而本人说的话却和慵懒扯不上任何关系。

    “你迟到了。”

    “呃,对不……”

    “三点五秒……”

    “……”

    莉莉丝磨了磨牙齿,好想一口咬碎他的头盖骨,咔嚓一声,脑浆横流,这样才解气!

    这是两人自庭院里争吵以来,除开真(xu)心(yu)实(wei)意(yi)的道歉外,第一次碰面。

    莉莉丝本来很紧张,毕竟她的劳动改造还要继续下去,而伊路米大少爷实在不像是个心胸开阔的人……不如说,有点记仇的样子……

    可伊路米的龟毛马上让莉莉丝不紧张了。

    一个破罐子除了破摔以外,还有其他解决办法吗?!

    其实这份紧张,并不是单向的。

    伊路米难得有点紧张,即使面瘫脸上一点都没展现出来。

    这种心情到底多久没有了……?

    好几年,还是十几年?

    伊路米也记不太清,他想了想,觉得这很荒谬。

    他是少爷吧?

    而莉莉丝是女仆吧?

    在阶级上占据绝对高度的他,为什么要对着一名又弱又蠢的女仆紧张?

    这太不符合常理了。

    伊路米稍稍调节呼吸,想自我整顿目前的奇怪状态,黑洞眼从气喘吁吁的莉莉丝身上瞟过,伊路米忽然发现,莉莉丝的发髻一向绾得整洁,今天却散下来了,还带着点潮气。

    很耀眼很灿烂的颜色,比普通金发颜色更浅一点,质地顺滑富有光泽,很……

    伊路米愣了一下。

    他刚刚,忽然,觉得,蠢女仆的金发,好看?

    而且还想伸手摸一下?

    伊路米的手探向自己的额头,悲伤地发现自己并没有发热。

    他莫名低落,面无表情地命令莉莉丝:“你把头发扎起来。”

    现在天气热,头发一会就干得差不多了,比起伊路米各种难为人的命令,区区扎头发真的再简单不过了。

    莉莉丝哦了一声,麻利地把头发扎起来。

    那灿烂的颜色大面积缩减,伊路米又盯着她瞧了一阵。

    仔细瞧了一阵。

    他又说:“不,还是散下来吧。”

    莉莉丝:“……”

    手刚伸向皮筋,伊路米再次改口,“不,扎上去。”

    然而刚刚并没有扎太牢固的头发一下子滑落。

    伊路米再次见到了灿烂的金色,并且气流间还夹杂着洗发水的香气。

    伊路米立刻冷淡地说:“不是叫你扎上去吗?”

    莉莉丝:“…………”

    这是什么新发明出来专整佣人的招数吗?!啊?!

    吸取经验教训,怂且很能忍的莉莉丝再次一声不吭地把头发扎上去,两人大眼瞪大眼瞪了好一会,伊路米率先移开视线,今日的课程才得以开始。

    今天的主题,是一波三折差点流产的“聊天”。

    只是“说话”的话,大概在这座贫瘠的枯枯戮山上,没有人能比伊路米大少爷更擅长了。

    可和相亲对象聊天,则是完全不同的行为。

    莉莉丝解释到:“首先,找共同点,所以需要话题;其次,对象是陌生人,所以要掌握聊天的度;最次,您需要展现您独特的魅力,所以需要涵盖面广的信息。”

    “我们暂时把第一课题和第三课题放在一起,话题其实从自己擅长的方面或者喜欢爱好的方面着手即可,这样准备起来比较容易,也不会显得太刻意。”莉莉丝停了一会,微笑着问,“您有没有什么提案呢?”

    话题……

    伊路米想了想,又想了想,紧接着仔细想了想。

    忽然脑袋上的灯泡亮起,伊路米竖起一根手指,“啊,杀人。”

    “……”

    “这个我很擅长哦。虽然我更习惯用钉子,但挖心的技术我也会,而且最近偶尔可以像爸爸一样,挖人心脏一滴血都不留呢。”

    莉莉丝忍无可忍,“如果和相亲对象聊天的时候,您忽然失忆只能想起这一个话题,我诚心奉劝您——闭嘴吧!”

    “诶,为什么?我家就是干这个的啊。”

    莉莉丝再次把基裘的造假简用力甩到……桌子上,虽然她心中是甩到大少爷的脸上。

    “您现在是研究生” 枯枯戮山杀人技术学院的,“夫人说多和普通的女孩们见见面有利于纠正您从骨子里就歪到不行的扭曲性格。”

    莉莉丝进行正确引导,“比如说喜欢看书,喜欢看电影,这些普通且容易引起共鸣的爱好,都可以作为话题抛出来。”

    伊路米很快否决,“我不喜欢书,也不喜欢电影。”

    “那您喜欢什么?”

    这就很显而易见了,全家人都知道。

    伊路米一点犹豫都没有,“钱。”

    耿直得令莉莉丝不禁在心中大喊——我也喜欢钱啊!可是从抠门的大少爷手上并不能赚到!

    可是……

    莉莉丝再次否决,“不行,张口闭口说钱太低俗,不能说。而且在女方听来,这会体现您是个斤斤计较的人,不能说。”

    “虽然我就是,但相亲的时候不能表现出来。”

    “是的。”

    伊路米歪了歪脑袋,说:“那结婚不就是诈骗?”

    闻言,莉莉丝斩钉截铁,“没错!”

    她订婚二十次,每次对方都很喜欢她,每次都很顺利,可每次都是诈骗。

    结婚即诈骗,一点毛病都没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