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Chapter 27
    ..我在揍敌客家做女仆[综]

    伊路米对结婚没有什么概念。

    即使是他, 也觉察到莉莉丝说的话, 好像哪里不太对。

    然而莉莉丝则用异常认真的表情看着他,对“结婚即诈骗”的信条坚信不疑。

    “真的是这样吗?”伊路米不禁问到。

    人类的爱情观虽然会因后天的诸多因素发生改变, 但在最先开始时,最容易受到父母的影响。

    再加上伊路米对其他夫妻也并无了解,他目前最快能想到的参考对象就是他父母。

    难道他父母的婚姻也是诈骗吗?

    那是单方的, 还是双方的?

    如果按照这个信条,他和四个弟弟又是什么呢, 巩固婚姻的产物?

    虽然并不清楚父母之间的情感, 伊路米主观上认为,好像并不是这样的。

    谁知道莉莉丝这时举出实例佐证自己的观点。

    她说:“世界那么大, 同样生长环境下的兄弟姐妹们都不会百分百融洽相处,一个人要怎么样才能找到完全契合的另一半?这简直比手机游戏氪金抽卡的概率更低吧?”

    “……”听上去,也没错,从概率上讲确实挺低的。

    莉莉丝认真地接着说:“所以完全契合的另一半全都是脚本家们幻想的产物,只代表人类对婚姻的美好向往,现实是——忍耐和伪装。”

    “……”

    伊路米仔细想了想, 好像……也没错?

    莉莉丝:“而且我结过……啊更正,订婚过二十次哦。从大数据来看,再根据经验和总结, 是这样没跑了。”

    “啊。”

    伊路米恍然大悟。

    即使父母的婚姻在他看来,同莉莉丝所说的情况有出入, 但伊路米更看中数据。

    父母只结过一次婚, 而莉莉丝有二十次的经验。

    一次, 可能是意外。

    而二十次,从概率上讲就不可能是意外。

    两人第一次达成共识,异口同声地说:“嗯,婚姻既诈骗。”

    从三楼并不是偶然路过的基裘:“…………”

    她想要这两人对全世界的夫妻道歉!

    基裘知道今天是恢复相亲指导课程的第一天。

    虽然刚到了一批夏季新品衣物配饰,基裘的兴趣难得地不在上面。

    平时她的注意力百分之八十分给了三儿子奇犽,那也是因为其余的儿子都很省心,只有老三需要盯梢,绝不是因为偏心的缘故。

    可最近因为相亲,老大闹出的幺蛾子也不少。

    而且难得伊路表现出了恋爱的征兆,作为母亲,怎么能不关心?

    基裘也确实挺担心的。

    还是那句话,自己的儿子自己最清楚。

    别看伊路米每次说起话来头头是道,逻辑清晰思维缜密得可以去当辩论手,但基裘很清楚,绝大多数时候,不要妄想从伊路口中听到什么好话。

    再加上伊路也有那么点点点记仇。

    虽然艾米丽补充“那么点点点”的程度是因为她的母亲滤镜。

    总之,她挺担心吵架之后的两位年轻人能不能融洽相处。

    所以……

    姑且去偷窥……咳,观察一下。

    然而枯枯戮山贵妇的初衷并没有得以实现,不知道是缀满花边还塞了个大裙撑的蓬蓬裙太显眼,还是宝石红的口红太显眼了,亦或是定制特调的香水味惹人注意,总之基裘刚来,才听到个对话尾巴,就被两人发现。

    “妈妈,你过来干什么?”伊路米问。

    基裘清了清嗓子。

    姜还是老的辣,只是清嗓子的间隙,她已经想好了。

    “新到了一批衣服,我来找莉莉丝帮我试试。”

    “哦?即使妈妈您和她体型不相似,身高也高了五厘米?”

    基裘十分淡定:“是的,全尺码我都有买。”

    伊路米微微眯起眼睛,他觉得妈妈有点不对劲。

    并且妈妈的不对劲是因为她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所以今天才来特地观察,试衣服只是借口。

    然而在这方面他妈妈是个极其棘手且麻烦的人物,伊路米并不想被她察觉。

    可越是心里有鬼时,要怎样装出毫无异常的样子?

    伊路米想了想,说:“可她现在正在给我上课。”

    若不是此时基裘若戴了电子眼,她眼睛都要亮了。

    ……竟然连这一点时间都不肯分给妈妈吗?

    可心有灵犀的母子,同样装出了毫无觉察的淡定模样。

    基裘平静地说:“那就等她下课再过来。”

    “是。”

    全程用能力观察两人内心情绪走向的莉莉丝,十分无语。

    如此普通的对话,这对非常人母子的情绪波动非常大,一下子谨慎一下子狂喜什么的……莉莉丝觉得揍敌客家基因真不好,果然神经质会遗传。

    莉莉丝顿时同情起大少爷未来的妻子,和大少爷未出世的孩子。

    一个大写的惨。

    基裘路过的插曲并没有耽误很久,莉莉丝和伊路米今日以“聊天”为主题的课程仍在继续。

    虽然因为一个打岔莉莉丝忘记自己讲到哪里来了。

    伊路米大少爷一副记性很好的样子。

    她只好问:“真不好意思,大少爷,我刚刚讲到哪里来了?”

    伊路米回:“结婚即诈骗。”

    “诶?”莉莉丝愣住了,“这和聊天又有什么关系?”

    “……”伊路米面无表情,“我也想知道。”

    又花了几分钟,两人终于整理出头绪来了。

    虽然伊路米接受过的教育并不低,甚至各种时政类的消息平时爸爸和爷爷也会经常讨论,但他目前拥有的“数据库”,显然和时下年轻女孩们的“数据库”,重合部分并不多。

    一方水土一方人,贫瘠的枯枯戮山养育了贫瘠的揍敌客家人。

    大少爷既不喜欢看闲杂书籍,也不喜欢看电影,休闲活动是睡觉晒太阳加发呆,偶尔打发时间会打个扑克什么的。

    最大的兴趣是,赚钱。

    换句话说,那就是杀人。

    如果真的按照他的兴趣去和初次见面的相亲对象聊天,难道大少爷要说:“你的脑袋我能在一秒内砍下来,且切口干净利落。”

    或者,“咖啡店里的全员我都能轻松杀死,但杀他们并不划算。”

    亦或者,“我认为从这个角度挖心更好,因为速度更快而且流血更少,这样可以避免把手弄脏。”

    莉莉丝把自己带入女方想象了一下此番对话。

    再看了看大少爷原本俊秀,却因无神的黑洞眼毁于一旦的脸。

    ……她的内心是绝望的。

    不过伊路米大少爷的程度之低,已经不足以让莉莉丝吃惊了。

    这一个月的贴身女仆可不是白干的!

    “揍敌客家做的杀人生意,说杀人也不是不可以,有喜欢猎奇向的女孩也说不定。但如果对方没有追问杀人方面的事情,您不可以多说哦。”

    伊路米点头,今天很乖巧。

    莉莉丝想了想,提出解决办法,“一般人或多或少会有一两部喜欢的电影,初次聊天的话题就从这里开始吧。等下我会列一个囊括几大类别经典电影的清单,请大少爷在休息的间隙自行观看。”

    “我不喜欢看电影。”

    莉莉丝完全无视他的话,“程度,就看到能讲出故事大致情节和人物关系,即算合格。”

    伊路米依然重申,“我不喜欢看电影。”

    其实莉莉丝也不喜欢看电影。

    她以前进电影院的经历,都是不得不陪冤大头,……不,前未婚夫们看电影,由于要迎合对方的喜好,之前为了做足功课她都会提前一口气看不少电影,相当辛苦。

    所以电影之于莉莉丝并不是娱乐放松的产物,而是任务和折磨。

    伊路米又说:“你会和我一起看吗?”

    “是命令吗,少爷?”女仆莉莉丝露出职业微笑。

    “是的。”

    “那我和您一起看。”

    “聊天”课程到此,小小告一段落,莉莉丝遵照基裘夫人的指令,前往更衣室1号。

    更衣室1号存放着当季基裘夫人会使用的衣服,相比起更像仓库的2号更衣室,这里的面积并不算大。

    莉莉丝进来的时候,发现里面一排婚纱十分扎眼。

    基裘正在来回比划,电子眼都花了,见莉莉丝进来,她立刻问:“你更喜欢哪种款式的婚纱?a字型的?鱼尾型的?还是公主裙型的?”

    莉莉丝望着琳琅满目的白纱裙仔细思考。

    “没有喜欢的。”

    “诶?婚纱可是女人的终极浪漫,毕竟只有一次。”

    莉莉丝不解地眨眨眼,“可是,这里的每一种样式,我都穿过不止一次了啊。”

    基裘:“……”

    她梗了梗,联想到莉莉丝的20次记录,又淡定地说:“穿过是穿过,可总有偏好的款式吧?硬要说的话,就是那种和男朋友谈恋爱时,幻想自己会穿上的婚纱种类。”

    对此,莉莉丝更不解了。

    绿眼睛眨了又眨。

    她歪了歪脑袋,迷茫地说:“可是夫人,我一次都没有恋爱过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