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Chapter 39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低于70%的48小时后自动替换正文  她的右臂已经接了回去。

    而一副人到中年不得志颓废大叔样的医生, 正在脱染血的手套。

    莉莉丝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数分钟内就接回去的手臂。

    她咕噜一下从手术台上翻起来,“这么快?就这样?”

    医生把手套扔进垃圾桶, “不然呢?”

    莉莉丝顿时悟了, 对方说不定是拥有治愈类能力的念能力者。

    “啊,刚刚应该把眼睛睁开的, 好想看看您是怎么把它接上去的。”莉莉丝喃喃说。

    医生淡淡瞥了她一眼,又说:“你可以把左手也砍下来, 再接一次, 这样就能见到了。”

    莉莉丝:“……”

    不不不,她的声音和梶裕贵又不像……断手还是算了吧。

    “右手的治疗费用五千万, 因为揍敌客家是熟客, 所以可以给你打八折。”

    来揍敌客家没挣上几个月的低保工资, 因为工伤反而要自掏腰包的莉莉丝:“…………”

    她摸了摸口袋,又摸了摸口袋。

    莉莉丝发现她的钱包和手机都掉落到不知道哪个角落。

    然后她望着医生笑得很甜美。

    莉莉丝什么都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医生冷酷无情地说到:“恕不赊账。”

    “……那我找少爷借,您等等。”说着莉莉丝往外走, 但走到一半,她怯怯地转过半边脸来, “万一少爷不借我钱呢?”

    “恕不赊账。”医生仍然只有四个字。

    莉莉丝推开手术室的门,一溜小跑到伊路米身边, 她问:“大少爷, 我这算工伤吗?”

    伊路米想也没想, “不算。”

    莉莉丝又说:“可是根据劳动法,如果员工在通勤路上出车祸,则按照工伤来算,我这还是工作时间因工作出差,真的不算工伤吗?”

    伊路米依然考虑都没考虑地说:“在我家不算。”

    你家是比法律都大都管用吗?!

    莉莉丝很想暴跳起来说,可她立刻冷静下来。嗯……某种程度上来说,揍敌客家确实比劳动法管用……

    妄想从铁公鸡身上刮下点锈的莉莉丝不出意料地失败了,她只能老老实实地说:“那大少爷,能借我点钱吗?”

    “……按两分利来算?”伊路米歪了歪脑袋,回。

    您这不比高利贷的利息都高吗?!

    莉莉丝再次想跳起来暴打伊路米揍敌客的狗头,但她回头看了眼正在盯着她的医生,似乎付不出钱就准备把她的断臂再砍下来一样……

    现实令莉莉丝冷静、沉着,且……怂。

    “好吧,大少爷请借我四千万。”

    伊路米把卡递给医生,在刷完卡后,莉莉丝低着头小声说:“忽然并不是很想要右手了……”

    伊路米&医生:“……”

    并且伊路米深深后悔刚才把莉莉丝列入嫌疑人名单中。

    真是给她长脸了。

    且不说这蠢女仆到底有没有能力,在他觉察不到的情况下把情报放出去,如果她真是这么灵巧又聪明的人的话,她应该能想出更好的偷袭办法的。

    毕竟最近因为相亲课程,她是跟在身边时间最多的女仆。

    楼下的偷袭者们找到了伊路米的所在地,却并没有贸然靠近。

    但也没有离开。

    纵使是莉莉丝这种不擅长动手的人都觉察到了,当然是在肉痛完四千万戒尼以后。

    而散发着杀气却又不追上来,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一种邀请。

    伊路米和莉莉丝下楼。

    莉莉丝穿梭在黑漆漆的楼道中时十分紧张。

    讲真因为能力毫无痕迹且十分便利,莉莉丝已经好多年没动手打架过了。

    她活动了一下刚接上去的右臂,还有点迟钝但大部分的机能是正常的。莉莉丝忽然后悔,刚才她应该问一下医生,手在刚接好后用力过猛,会不会断的那截再飞出去?

    ……可这飞出去就是四千万呐!

    莉莉丝只觉得更疼了。

    然而刚出筒子楼,莉莉丝就在小巷的尽头见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

    即使这座城市的夜晚再繁华,背面的巷内不论是白天还是黑夜,永远阴暗着。

    一名壮汉倚靠着电线杆,一派闲适的模样,但架势很严密,让人没有办法随意进攻。

    光从剪影上看,那人的身高就和大少爷差不多,肌肉虬结,块头比大少爷要厚实不少。

    对方在见到他们的瞬间,杀气暴涨,紧接着莉莉丝看到他的白牙反射着微弱的光线,像是兴奋地笑了起来。

    莉莉丝判断他和刚刚高速公路上袭击的人是同一个。

    因为她感受到同样的威压感。

    在他身后还有数条黑影隐藏在更深的巷内,但和这个男人相比,不足为惧。

    伊路米对莉莉丝说:“等下杂鱼就交给你了。”

    “好的少爷。少爷您是不是想省几颗钉子?包在我身上吧!”

    “你再狗腿说好的利息我也不会少的。”

    “……”

    “哦?你竟然还在啊,难得长一张可爱的脸,我还在想就这样杀掉太可惜了,没想到你没有逃走,还跟在他身边,揍敌客家的女仆都这么忠诚吗?”电线杆旁的黑影有些轻佻地说到。

    莉莉丝不禁说:“砍断我的右臂并不叫放我走,都打算放我走了,全须全尾地放我走不好吗?你们这些人做事怎么都半吊子?”

    还害我损失四千万,这是重点。

    然而莉莉丝的吐槽并没有完全展示的机会,在她说到“都打算放我走了”的时候,伊路米忽然开口问:“你是谁?”

    “只是一介赏金猎人而已。”

    “也就是说有人雇你来的?”伊路米几乎是肯定地说到。

    “啊啊,不问对方的身份和意图吗?”

    “问了你会告诉我吗?你连这点职业道德都没有?”

    莉莉丝拉了拉伊路米的袖子,小声地提醒,“大少爷,我想人家只是想您问问,但并不打算告诉您。为什么故意这么说,可能是想起到‘你问我我偏不告诉你’的装模作样作用?”

    在即将打起来的紧张时刻,伊路米以拳击掌,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对方:“…………”

    “小丫头,伶牙俐齿的,现在不抓紧时间逃走,你可是要后悔的!”

    顿时莉莉丝只觉得背后一凉,忽然铺天盖地的杀气令她全身的寒毛不自觉地竖了起来,身体似乎一步也无法动弹。

    莉莉丝此时清楚地明白,对方并不只是虚张声势。

    有风起。

    并且越来越大。

    狂风像刀刃一样顿时在小巷内肆虐着,不少脆弱的玻璃窗整块整块地碎裂,落下一地斑驳灿烂的碎屑。

    莉莉丝犹豫着这次是不是要拿强悍的大少爷做掩体,忽然身边的大少爷就不见了。他的气息似乎还在身边,但身影比她的动态视力更快,一下子闪现到赏金猎人的身边。

    紧接着一道“噗”声夹杂在作乱的狂风中。

    没有血雾,莉莉丝却看到了伊路米的手如闪电一般迅猛地扎进了那人的胸膛。

    然后一枚跳动的心脏展现在莉莉丝眼前。

    “要后悔的是你哦,明明能力在空旷的位置更能起到作用,非要跑到建筑密集的城市围补,真浪费。”伊路米无情绪起伏地说到,然后他把心脏撇到地上。

    这黑白分明的画面令莉莉丝的气血上涌。

    ……这就死了?

    甚至连多余的血都没流……?

    这就是揍敌客磨炼出的杀人技巧吗?

    莉莉丝大睁着眼,甚至不敢错过任何一丝细节。

    没有支撑的尸体跪倒下去,但在他倒地前,伊路米又一个手刀砍断了他的脖颈。

    这次失去脑袋和心脏的尸体下,红色的液体才后知后觉地缓缓渗出……

    伊路米把脑袋抛向莉莉丝。

    莉莉丝机械接住。

    “把它带回去。”

    “……”

    “让你清的杂鱼呢?你动作这么慢,全都跑光了。”伊路米一边走过来一边说。

    “……”

    莉莉丝仍然呆愣,直到伊路米走到她身边,弯下腰,贴得很近地观察她的傻脸。

    “莫非你是第一次看到现场杀人?”

    莉莉丝缓缓点头,“嗯……这么厉害的,还是第一次。”

    伊路米忽然有点高兴。

    不过他说:“那我也不会免掉你的利息的。”

    莉莉丝:“………………”

    不用再强调了!

    莉莉丝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数分钟内就接回去的手臂。

    她咕噜一下从手术台上翻起来,“这么快?就这样?”

    医生把手套扔进垃圾桶,“不然呢?”

    莉莉丝顿时悟了,对方说不定是拥有治愈类能力的念能力者。

    “啊,刚刚应该把眼睛睁开的,好想看看您是怎么把它接上去的。”莉莉丝喃喃说。

    医生淡淡瞥了她一眼,又说:“你可以把左手也砍下来,再接一次,这样就能见到了。”

    莉莉丝:“……”

    不不不,她的声音和梶裕贵又不像……断手还是算了吧。

    “右手的治疗费用五千万,因为揍敌客家是熟客,所以可以给你打八折。”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