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Chapter 40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低于70%的72小时后自动替换正文  莉莉丝点点头:“好的,艾米丽小姐。”

    揍敌客家赏罚分明, 既是是少爷们犯错了, 去牢房里关几天也是常有的事, 女仆和管家们犯了错也一样, 需要领罚。刚刚一共摔碎了九个盘子, 一个盘子一百鞭,三个人都有责任,平分下来,莉莉丝需要领三百鞭的罚。

    她做见习女仆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早不是第一次领罚了。领罚的次数平均一个礼拜一次, 不多也不少。抽鞭子的人一般也是别的女仆或管家, 大家都是同事,彼此之间也挺给面子,抽人绝不抽脸。三百鞭下来, 只是疼得想在墙上开个洞而已, 倒没什么其他毛病。

    昨晚宿舍里的妹子们以浴室清洁担当的豆叶为首,聊了好久的八卦,穿插着攻、受、尺寸、大小、姿势and担忧、疑虑、未来展望等等话题,直到深夜才意犹未尽地入睡。莉莉丝虽然人认得不全, 也没法插入谈话, 可挡不住一颗想要八卦的心, 她躺在床上睁着眼睛一直听到最后, 直到豆叶一边念着梦话一边睡着, 莉莉丝才终于闭上眼睛。

    睡眠不足的结果是眼圈发红,且注意力涣散,不然即使大少爷的气息隐藏得再好,身后的女仆长脚步声再轻,她也不应该撞上才对。

    莉莉丝数着鞭子数,在刑架上昏昏欲睡,她一边打瞌睡,一边想到,刚刚大少爷睁着个死鱼眼忽然毫无征兆地贴过来,肯定是故意的。

    她背对女仆长,看不到她们端着餐盘过来,但大少爷所处的方位不一样,他眼睛那么大,即使再无神,只要不是瞎,肯定看到艾米丽她们端着餐盘走过来了。他陡然吓她一下,前方是少爷的房间她肯定不会进去,行动路线早就在暗中决定好了,这令她撞上女仆长,成为一种必然。

    ……欺负下人的主人最最最讨厌了,没有之一。

    莉莉丝攒紧了拳头。

    这时抽她鞭子的同僚说:“诶?我这次下手很重么?”

    “没,还请继续。”

    “……我抽到多少来着?”

    “一百九十八。”其实莉莉丝也没数得很仔细,但她估摸着大约在一百五左右,“继续抽吧。”

    令人昏昏欲睡又有节奏的鞭子仍在继续,本来这劳动改造就进行得压抑,莉莉丝既不甘心又无可奈何。

    她没有办法怼任何一位主人,不然会被打包退回,她年纪还轻,不想沦落进监狱最重要的是背上案底。

    不怼就认怂吧,在揍敌客加上实习期顶多也就八/九个月。

    ……但又不太甘心。

    做了五年女仆深谙各种宅斗**以及狗腿子女仆的生存法则,莉莉丝决定告诉基裘夫人。

    基裘夫人最近热衷于让她唯一进入适婚年龄的儿子相亲,如果添油加醋一番编排大少爷和那个红发的男人,想必基裘夫人会尖叫着晕倒过去,然后再对大少爷进行精神折磨。

    并且说不定还能敲大少爷一笔,至于有没有命花……

    管他的,先敲了再说!

    她心中的预演顺利得好似打脸流电视剧,做梦都能笑出声,这时少了五十鞭子的罚也受完了,她摘了手铐,从刑架上跳下来。

    外衣在受刑前就脱下了,但好歹是结结实实的二百五十鞭子,内衬破破烂烂,莉莉丝去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出来,准备继续三楼的清扫大业,忽然严肃的女仆长在下一个拐角出现。

    艾米丽说:“跟我来,夫人找你。”

    莉莉丝一头雾水,不明白怎么回事。

    但她灵活的脑袋瓜子转得飞快,瞬间她就悟了。

    真是的,毕竟这里是基裘夫人的家里,区区这种程度的情报,她怎么会不知道?

    基裘夫人现在叫她肯定是去了解情况的。

    莉莉丝面上很淡定,淡定得犹如女仆长艾米丽一样,心里激动疯了。

    如何把握机会心机地参大少爷一本,就在此一举了!

    她随女仆长艾米丽来到基裘夫人的茶室。

    夫人穿春雪图的色留袖和服,端坐在她旁边的,是穿小振和服,精致得犹如洋娃娃一般的柯特少爷。

    艾米丽和莉莉丝一起行了个礼,然后女仆长就退了出去,只留下莉莉丝一个。

    不知道是不是主宅建在山顶的关系,海拔高气温低,莉莉丝总觉得这里凉飕飕的,唯一的熟面孔走了,莉莉丝顿时萎了半截,脑内爽文流的什么编排,什么告状,顿时熄了大半,只剩下一小簇火苗苗,时刻会随风扑灭。

    莉莉丝内心戏很足,但面对基裘的,只剩下一个金色的脑袋,态度乖顺,并且就站在门口,不愿意再往里面走了。

    揍敌客家占据了整整一座枯枯戮山,也许缺点装修品味,但绝不缺面积。

    茶室占地很大,而且莉莉丝压着脑袋,基裘看不大清她的长相。当时同意莉莉丝来劳动改造的,是她的公公,也就是杰诺·揍敌客,对于身份底细不明的人,基裘相当反对她进主宅,即使只是来当女仆。

    但现在她觉得,莉莉丝来得太及时了,说不定这都是命。

    基裘没见过莉莉丝,于是说:“你把头抬起来,走过来一点。”

    莉莉丝犹如最听话的提线木偶,往前走了三步,然后抬头。

    基裘的电子烟雪花了一下,她用折扇掩下半张脸,“果然长得好可爱。”

    铂金色的长发即使盘了起来,那色泽和质地也光彩夺目,脸蛋标志得犹如洋娃娃,睫毛又长又翘,碧绿的眼睛水灵灵的,比一般人的眼睛更加闪亮清澈,华丽得好似迪[哗——]尼家出的新系列公主。

    莉莉丝和基裘的电子眼对上了。

    她觉得很不对劲。

    基裘叫她进来的举动和话语,都让莉莉丝觉得她活像是皇后给王子选妃似的,不禁抖了抖,落了一地鸡皮疙瘩。

    基裘的电子眼已经恢复成了绿灯,她呷了一口茶,接着问:“我听说你曾经结婚过二十次?和不同的对象?”

    “……”

    莉莉丝背后顿时起了一层薄汗,老底被揭穿,十分尴尬。

    说对,那当然是不对的;说不对,其实还是有点对……

    她咽了咽口水,说:“不不,这当中存在一点误会,我没有结过婚,只是订婚了,不过后来我都好好拒绝了对方……”

    “只是订婚的聘礼没有还,之后消失得无影无踪,然后未婚夫们经过打探联合到一起,跨国立案,你就被通缉,甚至追杀了?”

    莉莉丝的内衬已经汗湿了。

    同时她也放弃了挣扎,“……是。”

    一直沉默不语安静得好似娃娃的柯特,拉了拉基裘的衣袖,有些天真地说:“妈妈,这就是‘骗婚’一词的定义吧?”

    莉莉丝:“……”

    膝盖被狠狠射中了一箭。

    基裘:“现在悬赏金多少?”

    莉莉丝:“十六七亿戒尼吧……”

    基裘的电子眼淡定如常,甚至还有点轻蔑地开口:“我们家全员都是通缉犯,包括柯特在内,这孩子的悬赏金已经超过你了。”

    莉莉丝:“……”

    不不不,这并不是什么值得自豪的事情吧夫人?

    基裘继续说:“伊路米这个孩子什么都好,听话乖巧懂事杀人技术又过硬……你这是什么表情?”

    莉莉丝梗了梗,说:“没有……我只是在想这个听话乖巧懂事杀人技巧又过硬的大少爷是谁?”

    短暂的沉默。

    基裘根本没接她那茬,继续说:“作为杀手他有多优秀,在相亲上的表现就有多糟糕。不过看你的简历,你在这方面是个中高手。不管原本分配给你做什么工作,现在都放下,我正式调配你成为伊路米的贴身女仆,务必在半年内,把他打造成一名在相亲场上所向披靡的杀手。”

    莉莉丝:“……”

    她预想的告状呢?宅斗呢?

    她立刻说:“那不可能。”

    基裘也立刻说:“那我就把你打包退回,即使因为相亲的原因,仆人数首次跌下两百名,揍敌客也不缺你一个打杂的。”

    莉莉丝更迅速地说:“……夫人,请务必让我试试!”

    基裘很满意:“下去吧。”

    莉莉丝露出个完美微笑,退了下去,心里全是草泥马。

    艾米丽端着严肃脸回答:“因为你要和令两名贴身女仆一起,换班守夜。”

    莉莉丝瞪大了双眼,她忽然想起她曾经去过的,某个东方的古老国家,那个国家在古时候的富贵人家家里似乎少爷们都有一种女仆,叫做“通房丫鬟”,和没名没分的小老婆差不多,充分体现了封建时代的恶劣男权思想。她往后倒退一步,双手交叉环胸,神色惊恐。

    艾米丽不知道莉莉丝的脑内大戏,依旧面瘫脸不变:“以防晚上有仇家忽然偷袭。”

    “……哦,好吧。”

    可是这也让莉莉丝很难接受。她状似乖巧地点点头,其实内心在猛地摇头:不,不要!我不要代替坏心眼的少爷去死!要死的话还是死少爷吧!

    “不过夫人交代给你了特殊任务,你专注于如何教导伊路米少爷相亲吧。”

    “好的。”

    艾米丽继续淡定地说:“而且让大少爷认认脸很有必要,不然陌生人闯入他的房间,很可能会被杀掉的。”

    “……!”莉莉丝一惊,想到了早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