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5.Chapter 45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低于70%的72小时后自动替换正文  他看待人的视线像在看着一件没有生命的物品,实在很不友好。

    与松了一口气的莉莉丝相比,伊路米则觉得很奇怪。

    两方面的奇怪。

    那个看上去挺蠢笨的女仆很奇怪, 而且他自己也很奇怪。

    当陌生的面孔闯入他房间的时候, 伊路米记得自己是想杀掉她的, 即使对方穿着家里统一的女仆装, 推着清洁车,但这种东西,想要入手一点也不困难。

    伊路米记得自己在那个瞬间, 感受到了十分微弱的,类似威压感的东西, 隐匿在他的杀气下, 一会就消失了,短暂得几乎像是幻觉。

    同时他还记得, 他杀人的意图, 在短时间内改变了。

    他本来怀疑是侵入者, 却忽然想到, 也许她真的只是新入职的女仆。

    ……事实证明也是新来的女仆。

    到底他觉得哪里不对呢?

    同样的违和感,在刚刚也有发生。

    在伊路米的价值观里,偷看洗澡倒没什么,可这名实习女仆的行为举止总给他一种怪异感, 但具体哪里奇怪又说不上。

    他预感会是个很难处理的人。

    对于麻烦且在身边的人, 伊路米更倾向于抹杀掉。

    这次他明确记得, 在短暂的犹豫中, 他的想法又在不知不觉间改变了。

    ——只是一介实习女仆而已,虽然呆傻了点,但一副很好使唤又听话的样子,就不要浪费钉子了。

    在他们家杀人是生意,为了更好的赚钱,他们必须磨炼杀人技巧,在磨炼杀人技巧的过程中,他们又杀了更多的人。

    杀人杀到爷爷那种水准的,不赚钱都不愿意动手了。但伊路米认为自己还没达到爷爷的水准,在他心中一些麻烦的人,杀掉才是最好的选择。

    而他想法的两次改变,即使从逻辑上看没有什么问题,伊路米仍感受到了一丝违和感。

    他换好衣服,从温泉里走出去。

    莉莉丝已经守在门外,脑袋微含,姿态柔和谦逊。

    伊路米的无神大眼睛从她身上一晃而过,什么也没说,继而向房间走去。

    莉莉丝则站在原地,等他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就回宿舍。

    今晚值夜的不是莉莉丝,她没有必要跟上去。

    刚刚温泉里的水汽太大,裙子都潮了,黏在身上有点不舒服,莉莉丝想快点回宿舍换掉。

    然而就在伊路米的身影已经到了走廊尽头,就快要消失的时候,他的脚步顿住了,偏头想了想,又想了想,像在思考着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为什么他总把实习女仆的情况,往好的方向去想?

    就算真的是这样,她今晚做的事,也需要受到惩罚吧?

    又为什么他刚刚直接走掉了?

    紧接着伊路米转过头来。

    实习女仆莉莉丝还在原地,半低着头,态度很谦卑的样子。

    她用余光看到了,心里咯噔一下,有点虚。

    伊路米无情绪起伏地说:“偷看我洗澡的事情,你需要受到惩罚。”

    “……”

    莉莉丝刚想说,好吧,那她就去牢房领鞭子好了。

    谁知道伊路米又说:“那你就举个‘对不起,我是个偷窥大少爷洗澡的变态’的牌子,站在大厅正中央,直到明天早上天全亮的时候。”

    “……………………”

    金色的脑袋,虽然一直都没什么动作,但伊路米明确感受到她从头到脚都凝滞住了。

    这时伊路米才觉得心中莫名的不舒坦,淡化了一些。

    他很满意自己制定下的惩罚,比领鞭子有创意太多。

    为了防止莉莉丝用一块小到看不清字的牌子,在伊路米的监工下,她制作了一块一米宽,半米高的木牌,几个字用毛笔写的,占了个满满当当,正常人隔着十米远能看清,而满宅女仆管家们的身体素质远比一般人要强上不少,初步估算,三十米开外看清没问题。

    莉莉丝站在伊路米指定的位置——主宅大厅的正中央,举着耻辱柱一般的牌子,沉默地忍受着羞耻感来袭。

    那么显眼的位置,不消一会,夜班的女仆们全看见了。

    在这里一个人看见,等同于大家都看见了。

    并且有些还没睡下的白班女仆们,为了不错过好戏,状似忙碌地从她面前走过。

    有的端盘子,有的拖地,有的擦灯,有的插花,大家的表情都很严肃,做事的样子很认真,好像这个大厅是迎接巡察组的政府部门一样,所有人用尽自己的全力在表演什么叫认真工作。

    要不是拖地的有三个,插花的五个,擦灯的六个,端盘子走过去的十几个,ps每个人的面孔都不一样,莉莉丝差点就信他们是真的忙,而不是来看免费笑话的了。

    莉莉丝的脑袋低得不能再低,整张脸都要躲在耻辱牌的后面。

    她在心中已经把豆叶砍成了十八段,然后把大少爷,呸,伊路米·揍敌客,砍成了肉沫再做成肉包子喂二毛!

    呜呜呜,揍敌客家果然不是她的福地,这完全是权力骚扰!

    莉莉丝的心中悲愤交加,即使耻辱到不行,她内心的一部分,却有一点点庆幸。

    起码在这一次,莉莉丝明确地知道,自己捡回了一条命。

    在揍敌客家死个女仆极其正常,虽然才来不久,但她很清楚这点。

    做清洁不小心闯进去那次,她还有点懵懵懂懂,一切发生得太快;但这次莉莉丝感受得很清楚,来自伊路米不小心流露出的一丝杀气。

    但他想法的转变,却并不是因为她运气好,而是因为她的能力。

    莉莉丝的念能力完全没有攻击性,并且不适合战斗。

    可她并不觉得自己的念能力弱。

    她习念并不太早,在十三岁的时候意外打开了精孔,正式学习却是在十四岁的时候。

    正式学习之后,她形成了两种发,一种是能让身边半径二十米以内的人,以最有利于她的角度来思考她的所作所为;另一种是,她能觉察到对方心中想法的改变,并不是详细且具体地掌控对方心中所想,而是更抽象概念化的东西,简单来说更类似第六感。

    两种都是心灵控制类的能力,由于并不是强行改变对方心中所想,而是顺着对方的思路稍作修改,所以绝大部分被她改变过想法的人,都觉察不到她的念能力。在大家看来,莉莉丝大概只是一名年近二十却只会四大行,无法形成自己的发的没用念能力者。

    可是,没有谁的念能力是无敌的,之所以以前没有人觉察到,是因为这个秘密她谁也没有说过,包括教导她念的师傅。

    莉莉丝到揍敌客家来,已经不止一次对伊路米使用过她的能力。

    真是个疑心重又神经质的人。

    并且从他今晚的行动来看,再多使用几次,他觉察到她的发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莉莉丝的脸藏在木板后面,重重地叹口气,只觉得前路迷茫。

    被钉在耻辱柱上整整一晚,在第二天天全亮的之后,莉莉丝把木板掰得碎碎地扔进壁炉里,灰溜溜地跑走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轮到莉莉丝当班的时候,她很乖巧地按照伊路米的安排,只是跟着他做普通女仆的工作,就连相亲这个词都没有提到过。

    果然她的无作为,受到了基裘夫人的瞩目。

    基裘再次叫莉莉丝去了茶室。

    和上次和式的不同,这次是另一间欧式风格的茶室,层层裙摆华丽又漂亮,套着缎面长手套的纤细手指端起精致的骨瓷茶杯,茶水并不在最合适的温度,基裘呷了一口就重重地放下杯子,扬声说:“太让我失望了!”

    “揍敌客家不需要不听话的女仆,你收拾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这里吧。”

    莉莉丝心肝一颤,不不不,她还不想进监狱,像她这样技术流的诈骗犯真的很不擅长肉搏呀!进了监狱那还不得被大姐大们揍个半死。

    莉莉丝悔之又悔,“夫人,我错了……请、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这时基裘适时进行怀柔政策。

    “伊路米确实不算个好相处的孩子,他是不是和你说,一开始的无作为会降低我的心理预期?”

    基裘继续说:“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不过完全听那个孩子的话,你会吃亏的哦。”

    在这次提醒谈话后,莉莉丝再次来到伊路米身边,某位大少爷刚刚工作完回家。

    莉莉丝低眉顺眼,把今天基裘约谈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半点不信任也没有展现出。

    伊路米依旧面瘫脸,“你做得很好。”

    莉莉丝第一次抬头,问:“那有没有什么奖励呢?您看,我差点被夫人赶出家门,丢了这份工作我会很为难的。”

    闻言,黑洞眼不着痕迹地把视线挪开,无情绪地又重复了一边。

    “你做得真的很好。”

    莉莉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