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4.Chapter 64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购买比例低于60%的72小时后自动替换正文  这里不是安全的位置。

    还能感觉得到敌方的气息, 谁知道下一波攻击什么时候会袭来。伊路米如在后花园散步那样, 不紧不慢地走过去, 蹲下, 和莉莉丝平视。

    如黑洞一般的双眼只是映照出周围熊熊燃烧的火光,一丝自己的情绪都不带。

    伊路米把莉莉丝的右手臂递给她,“给你。”

    莉莉丝机械地接过。

    伊路米接着说:“你跟着我外出随行,按照工作条款和合约上的内容,本应该保护我才对, 虽然我并不需要, 但为什么反过来我要救你?”

    确实如此。

    女仆和管家们有保镖的职责, 不过条款写的是这样,事到临头会不会按照上面行动又是另一回事。

    和他们一辆车的莉莉丝的同僚, 就在奇怪风压袭来的时候, 被伊路米的念钉射中,然后成为了抵挡攻击的肉盾。

    她的坚并不足以抵御攻击, 所以很快就死了。

    而面对来路不明且包含敌意的念能力者时, 伊路米这样做也没有什么不对的。

    在揍敌客家女仆和管家是消耗品。

    且大少爷是和他的眼睛一样冰冷的人, 莉莉丝再次意识到。

    不知因为失血还是因为害怕, 莉莉丝仍在打颤, 但她的脑子已经逐渐清醒, 莉莉丝断断续续地说:“可我没有签协议和合约, 就算不保护大少爷也任何错都没有。”

    “啊, 是这样吗。”

    “是这样。”

    伊路米歪头看她, “那为什么我非要救你不可呢?”

    莉莉丝说:“因为我还不想死,大少爷你很强,又正好出现在我面前,我只能向您求救了。……当然最后做出选择的是您,所以您也不是非要救我不可。”

    伊路米并没有马上回答她。

    他似乎在权衡利弊,而他现在的状态并不满足莉莉丝能力发动的条件,现在不是计较伊路米会不会发现她的念能力的时候,莉莉丝却在关键时刻无法影响伊路米的决定。

    而伊路米的想法,仅仅担任相亲指导老师半个月的莉莉丝还没有办法掌握。

    是凶是吉,全靠运气了。

    莉莉丝屏息,短暂的停顿在此时也漫长得犹如一个世纪。

    笑声忽然从伊路米嘴中冒出,虽然他仍是面无表情的。伊路米说:“好牵强的逻辑。你这人太有意思了,很难想象你以前靠行骗为生啊。”

    “……”

    喂,这就过分了,不救就不救吧,为什么要在她的危机关头强行踩几脚,不怕以后恶鬼缠身吗?!

    然而“临死”的莉莉丝还没使出毕生勇气去瞪可恶的大少爷,伊路米说到:“第一次有人向身为杀手的我正经求救,耿直和愚蠢程度都超出了我的预期。好,我救你,但这份人情你以后要还给我。”

    就这么一句话,莉莉丝忽然松了口气,也不再害怕,发抖的身体逐渐平息。

    她想站起来,费了点劲也终于站起来了,这时候莉莉丝发现,平时疏于锻炼的自己在大失血后不但头晕,而且剩下的三只手脚使不上力气。

    这一点伊路米也发现了。

    因为他们才走没几步路,他就发现莉莉丝跟不太上。

    真是一名会给主人找麻烦的女仆,伊路米稍稍有点后悔。

    他说:“这附近有揍敌客家熟识的医生,我先带你过去把手臂接上,一直拿着很碍事。而且你现在用念止血已经很费劲了吧?”

    莉莉丝有点不好意思:“……确实如此。”

    伊路米很认真地问她:“你到底怎么面试合格的?”

    “……走后门?”

    “……”

    高速公路的途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想要去哪在拦不到车的情况下,只能靠两条腿。

    为了不影响行进速度,他们以伊路米抱着莉莉丝,莉莉丝抱着自己手臂的方式前行。

    而伊路米大少爷款人肉十一号公交车不是莉莉丝第一次乘坐,上次她只觉得胃疼,这次莉莉丝想称赞伊路米大少爷是个好人。

    “大少爷,您真是个好人。”事实证明莉莉丝也这么干了。

    伊路米很不解,“我救了你你为什么要骂我?”

    “……大少爷,我那是在称赞您。”

    “诶?真的吗?”语气是真的很疑惑。

    莉莉丝:“……”

    这马屁也是拍在马腿上了!

    她顿了顿,又问:“为什么我不能回枯枯戮山再接手臂?”

    伊路米说:“在身后的追踪者们没有全部解决之前,我暂时不想回去。你不觉得他们很碍眼吗,杀气隐藏得很好,我无法确定他们的位置,又要一直跟着伺机而动,让我很火大呢。”

    莉莉丝顺口说:“这不就是委托中确定了杀人时间,发现目标后又要消磨时间只能一直跟着的大少爷么?”

    您还有脸说别人吗?

    “虽然我说了要救你,但我也有反悔的权利。”

    “对不起少爷,我错了。”

    然后两人陷入沉默,只有刷刷划过的气流在耳边回响着。

    才安静了几分钟,莉莉丝又说到:“少爷您的相亲对象恐怕已经在四季大酒店里等待得不耐烦了吧?夫人说了,如果让对方生气再次投诉介绍人的话,夫人就把介绍人都得罪光了,这很不利于大少爷您之后的相亲活动。”

    闻言伊路米掏出手机向家中打电话。

    而在打电话之前他正公主抱着莉莉丝。

    即使手臂力量强大如伊路米,可他却不能保证在高速移动中能用一只手保证莉莉丝的平衡。

    于是等伊路米报备完毕,他发现双臂中的女仆掉了。

    黑不溜秋的高速公路上等待伊路米大少爷良心发现来捡的莉莉丝:“……”

    花了两个小时,两人终于抵达隔壁市的一间地下诊所。

    夜晚正是这座不夜城活跃的时间,人声杂乱,各式霓虹灯牌也如春日齐放的百花一样,闪烁着斗艳着。

    这间小诊所说是地下诊所但其具体位置并不在地下。

    而是当地有名贫民窟筒子楼的其中一间单元间里。

    环境倒是没有背叛它的性质,如果没有必要莉莉丝真的不想把自己的断臂交付到这里。

    医生也是满脸胡茬,一副郁郁不得志的中年大叔样。

    也是,得志的医生不会沦落到小诊所。

    但现在不是挑剔的时候,难得大少爷当一天好人。

    伊路米进来以后并没有和医生说话,医生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伤员一眼,喊了里间负责帮忙的护士,就把莉莉丝推进手术室。

    这里并没有全麻的医疗器具,医生让莉莉丝卸除掉包裹着伤口的念以后,就进行了简单的局部麻醉。

    莉莉丝人怂且怕痛,此时也不得不忍着点了,还能把手臂接回来已经是万幸。

    他们刚进去没几分钟,在外间等候并且又给家中打过去一支汇报电话的伊路米,忽然警觉起来。

    杀气。

    和刚才在高速公路上一样,充满恶意的念和浓浓的杀气。

    这一次毫不遮掩,充分散发出来。

    电线杆上的麻雀惊起,出于动物本能快速逃离。

    伊路米在警觉的同时,也觉得奇怪。

    之前他身后虽然一直有跟着人,但他可以确定跟得很远,不然他早就锁定对方的确切所在地了。

    而才过这么几分钟就追过来,首先时间上就不合理。

    再其次进入城区后,隔着长距离跟踪本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对方不但没有跟丢,反而更快的赶过来了。

    ……仿佛像从最先开始就知道他的目的地一样。

    想到这一点,伊路米微微眯眼,他忽然觉得这次相亲从一开始就很奇怪。

    郁金市从天气预报来看天气不错,飞艇却莫名不能降落;在临市降落以后,立刻高速上遇袭了;找来地下诊所,又马上被对方包围。

    要不是对方有“千里眼”或探测能力的念能力者;要不就是从最先开始,这些消息就走漏了。

    而具体到个人的“千里眼”或探测类的念能力,其限制也应该不少,伊路米不认为在他没有察觉时,就让对方满足了条件。

    那剩下的就是消息走漏了。

    会是谁呢?

    是谁知道他这次相亲的具体地点,是谁知道他们会选择在邻国降落,又是谁知道他们会选择来这间诊所。

    相亲的地点家里有人知道,邻国降落也算是在逻辑推测范围内,诊所他也在电话里和家里报备过。

    ——有内鬼?

    还是说……

    伊路米看了一眼紧闭的手术室大门。

    莉莉丝和医生暂时都没有要出来的迹象。

    而越是看不到的东西,越是能激发人们无限的想象力。

    伊路米想到一小时前在高速公路上,他不小心弄掉了莉莉丝,他们曾经短暂的分开过。

    目前位置,她是家中最清楚他相亲动态的人,并且刚刚也有机会通风报信。

    无聊且主观的动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名金发的愚蠢女仆,可能吗?

    伊路米的圆中,敌方已经来到了破旧公寓的楼下,并把它包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