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94章 再挖隐秘
    “诸位,七千多亿年前,八界巨擘杀进我们太古仙界,杀了我们太多太多的高手,杀了我们太多太多的族人。他们还布置了恐怖的死亡区域,把太古妖界化成了牢笼,把我们囚禁了七千多亿年。这个仇我们不能不报。我身为界主,呕心沥血地研究阵法,想要杀出去报仇。经过七千多亿年的研究,终于研究出了破开死亡区域的阵法的办法,最多只要一年时间,我们就可以破开阵法杀出去。我们先去救出老界主胧宇,他虽然被禁锢,但是,他反而变得更加强大,七千多亿年的苦修,他早就突破到尊者中期,随时都可以突破到后期。我们的实力无比强大,太古大陆无人可挡,就是血尊也抵挡不住。我们先灭妖界,然后灭仙界,再去灭了太古仙界。把纯阳仙尊,惊鸿仙尊,霸域仙尊全部灭杀,一个不留……魔界和太古魔界绝对不会帮助他们的,我们正好各个击破……”

    “杀杀杀……”

    千万大军疯狂地大喊,气势那是惊天动地。

    恐怖到极致。

    “惊鸿仙尊,现在你看到了吗?他们甚至不知道纯阳仙尊陨落了。还想要杀死纯阳仙尊报仇呢?现在,你相信纯阳仙尊的死,纯阳门被人灭门,和真龙无关了吧?”张斌的声音响起在龙池之中,“现在你也应该相信我们和胧宇一族没有任何关系了吧?甚至,那个黑衣仙尊也和胧宇族后人无关了把?”

    “现在我相信了。”惊鸿仙尊一脸震惊地说,“他们还真七千多亿年没有出去。张斌,对不起,以前我误会了你。原来,你是朋友,不是敌人。我们应该携手合作,一起对付胧宇一族的入侵。”

    她的语气格外焦急。

    因为她见到了太古妖界的恐怖实力,太古仙界即使和太古鬼界联手,也绝对抵挡不住,不过,若是加上张斌这一方的势力,或许可以一战。

    “合作,当然可以,不过,我们先要调查清楚纯阳门和纯阳仙尊的冤案,要先把凶手灭杀,否则,我们可不敢和你们合作。因为一不小心,就会被人杀害。毕竟,黑衣仙尊囚禁过路阳平,也追杀过孤狼,甚至也暗算过我。”张斌冷冷地说。

    “张斌,我愿意配合你调查。但你们不能对霸域仙尊有成见。他绝对是好人,他绝对不是凶手。”惊鸿仙尊真诚地说。

    “很好,终于取得了惊鸿仙尊的信任。若她不是凶手的话,那要找出凶手就容易很多了。”张斌心中暗暗欢喜,嘴里却是说:“惊鸿仙尊,你放心,只要霸域仙尊不是凶手,我们不会对付他,而是会和他合作,一起对付入侵的胧宇族。”

    “我们不会冤枉好人,也不会放过凶手。”

    孤狼也是说。

    “那我就放心了。”惊鸿仙尊说,“不过,若是调查不出来,我希望你们也要和我们合作,对抗太古妖界的大军。”

    “只要你好好地配合我们调查,若真的没有结果,但胧宇一族却是入侵了,我可以答应你保护无辜之人,让他们免受刀兵之苦。”张斌真诚地说。

    “那太好了。”惊鸿仙尊的脸上浮出喜色,“张斌,你的智慧不亚于霸域仙尊,你说说,我们若是联手,再加上太古魂界,外加仙界妖界,有取得胜利的可能吗?”

    她认为,既然张斌答应保护无辜之人,就等于是和她联手了。因为看太古妖界的巨擘的架势,那可不仅仅是要报仇,而是要灭界。

    “难。”张斌严肃地说。

    他说的是真心话,若是胧宇一族有两个中期尊者,若魔界和太古魔界袖手旁观,那简直就没有任何胜利的可能,仅仅两个中期尊者就可以横扫一切了。

    “唉,他们的实力太强大了。这个族长竟然修炼到尊者中期了,而且那六个初期尊者也很强大,任何一个都不亚于我和霸域仙尊。他们不能获得禁海的宝物,怎么可能会强大到如此地步?”惊鸿仙尊发出了一声叹息,她的脸上写满了疑惑之色。

    “胧宇得到过创世神典上册,到很多修炼的秘法,都传给了后人。而真龙一族的天赋超级好,七千亿年,卧薪尝胆,矢志报仇,培育出这么多高手是正常的。”张斌淡淡地说。

    现在张斌没有以前那样痛恨胧宇族了,也没有那么痛恨胧宇了,真龙族和胧宇的确是受害者,他们被无数巨擘围杀,差点全族被灭,胧宇也是被囚禁了七千多亿年。

    围杀他们的那些巨擘有错。

    不过,胧宇也有错。

    得到创世神典上册,若是愿意和所有巨擘分享,那或许不会有灭族大祸。

    所以,若是胧宇族杀出去,不残杀苍生,他是不想管的。

    即使其中的巨擘有魔婉。

    他也只会想办法保住魔婉。

    他是不想去保护如同霸域仙尊,司空搏,断天魂尊那样的混蛋的。

    这样说来,他和胧宇族后人还是同仇敌忾。

    但张斌不想太古仙界所有的生灵,仙界妖界所有生灵一起陪葬,他才愿意答应惊鸿仙尊联手。

    而他也有绝对把握,可以在一年内调查出纯阳血案的凶手是谁。

    他们再在这里听了一会,张斌也就无声无息地潜入了地下,驾驭着乌美人急速地离去了。

    幸好有神奇的乌美人,才让那么多真龙族的巨擘没有发现。

    太古妖界之外。

    张斌和惊鸿仙尊并肩而立。

    他们的后面跟着孤狼,千刃,路阳平三人。

    “你打算怎么调查纯阳门的血案?”

    惊鸿仙尊看着张斌,严肃地问。

    “你得先告诉我昔日的情况。”

    张斌冷冷地说。

    “昔日我已经把情况都告诉了你。没有一句假话。”

    惊鸿仙尊说。

    “后面的情况你没有说呢?你有没有做霸域仙尊的女人?这七千亿年他是怎么对你的?他又是怎么看待界主印的?现在界主印又在哪里?”张斌严肃地问。

    “这是我的私事,没有必要回答你吧?界主印虽然不是我的,但却是纯阳仙尊托付给我保存的。只要我恢复自由,界主印就会回到我手中。除非纯阳仙尊再次回来,我才会把界主印还给他。其余任何人都休想从我手中得到界主印。”惊鸿仙尊冷冷地说。

    “你也牵扯到血案之中,你是嫌疑人,你的情况必须调查清楚……至于我们要询问界主印,当然也是有原因的。你也看到胧宇族的恐怖实力,若要保住仙界妖界太古仙界等等无辜生灵,可不仅仅只有人多就行的,必须炼化界主印。我们三个都有炼化界主印的可能,因为我们的天资可能比纯阳仙尊要好。你不是在选拔天才,要保护太古仙界吗?现在我们担心的是,即使你回去,某些人也不会把界主印还给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