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95章 真相
    惊鸿仙尊默然了一会,才说:“七千亿年前,我和纯阳仙尊的关系比较好,但却是连手也没牵过。不能算是他的女人。纯阳仙尊把界主印托付给我保管。是因为我值得他相信,也有能力保住界主印。纯阳仙尊和纯阳门血案发生,我和霸域仙尊都不在现场。所以我知道他不是凶手。之后我和霸域仙尊努力调查,但却是没有办法寻到凶手。霸域仙尊的确在追求我,追求了7000亿年。但我没有答应他。”

    “为什么你不答应他呢?”

    张斌的脸上写满了疑惑,一个女人,被一个男人追求了7000亿年,岂能不被感动?难道,惊鸿仙尊在说谎?

    “因为我坚信纯阳仙尊没死,总有一天他会回来。”惊鸿仙尊的脸上写满了憧憬之色,说,“我是仙尊,拥有无尽的生命。我相信自己可以等到他。他说过,要去禁海寻一种超好的宝物,做为聘礼,然后娶我。”

    三人默然,连熊大也是默然。

    他们都在心中叹息,若惊鸿仙尊说的是真话,那她真是一个痴情的女人。

    这样的女人值得他们尊重。

    而这样的情况,却是和张斌预估的不符了。

    “那你和霸域仙尊那么亲密,就没有私情吗?”

    张斌不敢置信地问。

    “哼……”惊鸿仙尊狠狠地瞪了张斌一眼,“你以为霸域仙尊是你这样的小人?他是谦谦君子。他很尊重我,从来也没有强求过我,他就是默默地追求我。见我永远忘不了纯阳仙尊,他也就放弃了。他仅仅是我的蓝颜知己。我们经常交流修炼经验。联手守护太古仙界。但是,我和他连手都没有碰过一次。事情就是这么简单,没有你想的那么龌龊。”

    “呵呵……”张斌发出了冷笑,“或许霸域仙尊是圣人。但是,我相信,就是圣人也未必不会真情流露,不会冲动。七千亿年没有任何身体接触,恰恰说明霸域仙尊就是装出来的圣人。他的目的应该就是想要得到界主印。”

    “你……”

    惊鸿仙尊气得差点吐血,愤怒地看着张斌。

    “你还没有回答完我的问题呢。”张斌说,“刚才的话仅仅是我的猜测,是不是真的,还要去调查。我不会污蔑任何好人。”

    “哼……明明你对霸域仙尊有成见。他就是真正的圣人。”惊鸿仙尊冷冷地说,不过,她也还是继续回答问题,道:“纯阳仙尊一去不复返,纯阳门惊天血案,太古仙界一片动荡。是霸域仙尊挺身而出,和我联手,一起稳定太古仙界。他建议乾坤门搬迁到纯阳秘境。守住纯阳门的财富。他和我一起调查凶手……他丝毫也没有想过要染指界主印。但是,因为没有界主,太古仙界的实力大降。处于极度的危险中。所以,霸域仙尊和我一样,大力地培育门中天才。之后,他又建议我炼化界主印,保护太古仙界。将来等纯阳仙尊回来,还给他就行了。我认为很对,若没有炼化界主印,那太古仙界迟早要被邪魔覆灭。所以,我尝试着炼化,但没有成功。我就又让霸域仙尊炼化,但也没有成功。于是我就突发奇想,弄出了一个天才选拔大赛,选拔天才,赐予他们炼化界主印的机会,若能炼化,我们太古仙界就安全了。一直延续到今天。”

    “他没有反对你的天才选拔大赛吗?”

    张斌淡淡地问。

    “霸域仙尊的确反对过,他说,选拔天才炼化界主印不妥,一个是不知道选拔出来的天才的性格,若是恶人,那可能会毁灭太古仙界。二个是,可能敌人会派出天才来参加天才选拔赛,比如胧宇族。同样会给太古仙界带来灾难。不过,我还是坚持己见,因为只要严格审查就可以了。”惊鸿仙尊说,“可惜的是,七千亿年过去,也还是没有寻到超级天才,没人能炼化界主印。幸好霸域仙尊的天赋超级好,终于出现了突破的气息,他随时可以突破到尊者中期。所以,我就把界主印给他,那么,他一旦突破,就可以炼化界主印了。”

    “果然是一个白痴的女人。界主印果然已经被霸域仙尊骗到手了。”

    张斌几人都心中冰凉,全部看白痴一样地看着惊鸿仙尊。

    “你们这样看我干什么?”惊鸿仙尊没好气地说,“霸域仙尊用七千多亿年的时间证明了他是好人,他完全值得信任。我不相信他?难道还相信你们?他比我要强大很多,让他来保护界主印,才是最适合的。否则,这一次,界主印不是被你们夺取了吗?虽然你们不是真龙,但未必就是好人,你们的目的或许就是要得到界主印吧?”

    “到现在这样的地步,你还相信霸域仙尊?不相信我们?我可是纯阳仙尊的后人,就是来调查血案的,就是来报仇的。而他张斌的所作所为,你也知道了,他难道还不值得你相信?”孤狼怒不可遏地说。

    “我当然更相信霸域仙尊。你即使真是纯阳仙尊的后人,但也未必就值得相信,也未必就是好人,谁知道你是不是想要夺取界主印呢?至于张斌,他很年轻,心性未定,怎么能和霸域仙尊比?”惊鸿仙尊看白痴一样地看着孤狼。

    “好了,好了。不要说这些。”张斌没好气地说,“惊鸿仙尊,你认为霸域仙尊最近就可以炼化界主印吗?你认为靠他就可以对抗胧宇族?”

    “有点难。”惊鸿仙尊的脸上浮出了痛苦之色,“若他不能尽快突破,炼化不了界主印,是抵挡不住胧宇一族的入侵的。那就是滔天的灾难。”

    “我们想要出一份力,不过,我们的实力还很弱。”张斌说,“抵挡不住胧宇一族的入侵。若是你能去要回界主印,让我们尝试炼化,若是能成功,那或许就可以了。你看如何?”

    “这办法不错。”惊鸿仙尊的眼睛一亮,“可惜啊,你才修炼到大仙帝初期,孤狼仅仅修炼到大仙帝巅峰,是没有办法炼化界主印的。至于路阳平,他虽然修炼到尊者初期了,但他却是没有取得我的信任,我很难相信他不是被邪恶夺舍了。”

    “炼化界主印未必就要大仙帝大圆满的境界。我们的实力完全超过大圆满仙帝了。或许可以炼化也不一定。让我们尝试一次吧,若是成功,那太古仙界就安全了。总不可能让无数生灵等死吧?”张斌淡淡地说。

    他也没有为路阳平争辩。

    路阳平的天赋虽然好,但要胜过纯阳仙尊还是无比艰难的。

    所以,炼化的可能性极少。

    而且,惊鸿仙尊也说得有道理,她还难以相信路阳平。

    若霸域仙尊真是圣人,那么,路阳平就是被人夺舍了,才被他囚禁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