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07章 撕成两半
    “当……”

    又是一声惊天大响。

    “啊……”

    巴坨发出一声惊恐的惨叫。

    无数魔影瞬间消散。

    两人也是彻底地浮现在擂台上。

    巴坨的两个腿落在了张斌手中,被张斌倒提在空中,不过,巴坨的斧子也是砍入了张斌的胸膛。

    竟然是两败俱伤。

    “给我开……”

    张斌怒吼一声,他的两个手臂疯狂地用力往两边一撕。

    “不灭魔体永不灭……”

    巴坨发出了愤怒的大喊,他的身上亮起了浓郁的黑光。身上浮现无数密密麻麻的符箓,那似乎是一种不灭符箓,可以让他躯体不灭。

    同时他疯狂地用力,要用斧子把张斌斩成两半。

    但是,张斌的胸膛虽然被斩开,但却是发出一股恐怖的力量,把斧刃死死锁住。斧子再前进不了分毫,也拔不出去。

    张斌的双手爆出无数青筋,一股恐怖的力量也是爆发了出来。

    仿佛无数星系在拉扯一样。

    咔嚓……

    巴坨身上的符箓开始崩溃,躯体也是被撕开,血冒出来。

    啊……

    随着巴坨那愤怒的惨叫声响起,他的躯体被张斌彻底地撕开成了两半。

    血流了一地。

    砰……

    奇异的声音响起。

    巴坨的身躯彻底地崩溃,化成了一股黑烟,然后彻底地消散。

    他的虚神体陨落了!

    被张斌虐杀了。

    他一陨落,帝兵也是崩溃,化成了烟雾。

    而张斌胸膛的伤口也是瞬间愈合。似乎从来也没有受伤过一样。

    他傲然站在擂台上,散发出睥睨天下的威压和气势。

    这一战,张斌对战海鸥门尊者中期之才的巴坨,大战五分钟,然后活生生地把对方撕成两半。取得了胜利。

    展露出宇宙之子的恐怖实力。

    “天啊,竟然是张斌打败了巴坨?而且是撕开成两半。这怎么可能?”

    所有人都震撼得如同傻子,看怪物一样地看着张斌,半天也没人说话。

    “尼玛……这娃娃扮猪吃老虎,赢了我的筷子,我上当了,而且,还把巴坨都连累了,他的虚神体陨落了……”

    海鸥刑天气得脸都青了,牙齿都差点咬碎了。

    他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

    “哈哈哈……大师兄威武……”

    “大师兄无敌……”

    “大师兄你太帅了。”

    “……”

    缥缈门的弟子都兴奋死了,疯狂地舞动着手臂。发出了狂热到极致的大喊。

    一个个吐气扬眉,骄傲之极,也畅快之极。

    他们这样的小门派,素来都要被海鸥门碾压,被欺负过不知道多少回。

    这一次,终于有人给他们出了一口气。

    张斌淡然一笑,捡起巴坨掉落的储物袋。

    细细地看了看,他的脸上就露出了满意之色。

    储物袋中的宝物不少,高级的虚神药就有几十种,甚至有几种是9.5级的。价值巨大,可以让他的虚神体再次强大很多。

    那他参加天才榜比赛就更有把握了。

    另外还有一个奇异的宝物,那是一个流光溢彩的碗。

    散发出奇异的气息。

    精神力也是不能渗透进去。

    似乎,也是来自废墟的宝物,可能是创世神吃过饭的碗。

    张斌岂能不满意?

    他一闪就下了擂台,降落在海鸥刑天面前,邪笑着说:“你输了,把筷子给我。”

    “娃娃,你竟然敢阴我?”

    海鸥刑天的脸上写满了愤怒和憋屈。

    “是你自己想骗我的虚神戒,怪不得我。”

    张斌冷冷地说。

    “你……”

    巴坨气急败坏,郁闷到极致,恋恋不舍地取出了那一根筷子,给了张斌。

    不敢耍赖啊,额头上还有赌约符号呢。

    “好宝物,我喜欢。”

    张斌把玩着筷子,转身就走。

    “娃娃,你给我站住。”巴坨愤怒地大喊,“还敢不敢和我赌一次?”

    “怎么赌?”

    张斌停下了脚步,但却是没有回头。

    没办法,他在地球上就是世界赌王,对赌的兴趣很大。

    是难以忍受这样的诱惑。

    “还是天才擂台大战,我们海鸥门的大师兄和你对战。”

    海鸥刑天说。

    “没兴趣。”

    张斌淡淡地说完,举步就走。

    “等等。”

    海鸥刑天一闪就挡在张斌面前,用诱惑的语气说,“我还没说赌注呢。我的赌注价值连城,那是一副神图,画面就是城外的神之楼阁,现在成了废墟。有了这一幅图,那你在废墟寻宝就容易多了,甚至,可能寻到没有倒塌的建筑物,那你就发达了。”

    说完,他从储物袋中小心翼翼地取出了一副陈旧之极的画。

    缓缓地打开了一角,让张斌看。

    图画发出奇异的气息,果然是辉煌的楼阁。

    “让我摸摸?”

    张斌把手放了上去,细细地感应。

    他的精神力也是放出,想要潜入进去。

    可惜没有办法做到。

    “这一幅画,和我那一副美人图一样,都是创世神绘制出来的,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处,但是,就冲自己那一副美人图救过自己一次,把恐怖的石棺封印了。就值得赌一次了。”张斌在心中嘀咕着,脸上颇为意动。

    “我这么神奇的宝物做赌注,你只要用虚神戒和那一根筷子,外加巴坨的储物袋做赌注就行了。你可是占了老大便宜。”海鸥刑天一脸肉痛地说。

    “你区区一副没有任何用处的画,想要赌我三个宝物。你想得美呢。”

    张斌鄙夷地说。

    “你……”海鸥刑天气得差点吐血,“这一幅画才是真正的宝物,不要说三个宝物,就是三十个也比不上。”

    “若是和你们门派的八师兄对战,那我就和你赌了。”

    张斌迟疑了半天,才一咬牙说。

    “我退一步,二师兄。”

    海鸥刑天说。

    他们两个开始讨价还价。

    最后,终于达成了协议。

    张斌和海鸥门的五师兄比。

    他们两个马上就对天约赌,他们的额头上再次出现了一个金色符号。

    “五师兄他在闭关,要三个月才出关,所以,比试就定在三个月后……”

    海鸥刑天用看傻叉一样的目光看了张斌一眼,就飞天而去了。

    而众多看热闹的人也是嘻嘻哈哈地散开了,或者飞走了。

    当然,他们也都开始期待三个月后的天才大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