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92章 作死的胧宇
    胧兴的脸在发烧,不敢看张斌。

    众多妖族高手的脸也是发烧,他们都有点不好意思。

    毕竟,若是没有张斌在这里牵制血尊,那么今天的大战,妖族根本没有办法取得胜利,落荒而逃的就不是血尊,而是他们了。而且会有很多人陨落。

    “我救了你们,你反而要抢夺我的宝物?”

    张斌的脸上写满了鄙夷之色。

    “是我们牵制了血尊,让你找到了机会,得到了血尊的9.9级仙药。我知道,你已经服用了9.9级仙果,所以你才能突破这么多瓶颈,才能强大这么多。那9.9级仙药按照道理属于我们。”胧宇蛮横地说着歪理。

    “仙果也好,仙药也罢,都被我服用了。”张斌冷冷地说,“你又能怎么样呢?”

    “若你不交出9.9级仙药,那我只能从你的尸体上取了。”

    胧宇哪里肯信?他的两个眼睛之中射出了贪婪之色,现在他有几百亿大军,这里又是太古魔界,不在张斌的仙国,他有把握杀死张斌。

    “唉……胧宇,怪不得你在七千亿年前,被那么多人围攻,然后禁锢,你是因为太过贪婪了。”张斌叹息了一声,“当时若你交出鸿蒙扇,和所有巨擘一起分享,什么事情也不会有,毕竟天地无限宽阔。太古大陆也就是沧海一粟而已。你哪里会落到那样的地步?而今天,血尊故意一句话,就让你上当了,要杀我张斌,抢夺9.9级仙药。且不说你也没有实力抢夺,就说你有实力,但也不能做,因为上了血尊的当,当我们两败俱伤的时候,他就会来割下你的头颅。你这样贪婪的本性,若不是被囚禁,估计是活不到今天。”

    张斌其实很想动手,直接干掉胧宇。

    但他还是忍住,因为大战的时候,血尊就会在一边拍手称快。

    而且会找好机会突袭,那他张斌和胧宇都可能被对方杀死。

    胧兴和三个太上长老暗暗地点头,张斌说得对。

    他们的老祖胧宇就是太过贪婪,而且太过凶残,这是天大的性格缺陷。

    “你……”

    胧宇勃然大怒,高高地举起界主印,作势就要攻击张斌。

    界主印是最恐怖的法宝了,若是用出,就等于用出最大底牌。

    也等于是要拼命了。

    “谁敢对付我的主人?”

    那个骨傀儡带着18个石傀儡冲了过来。把张斌挡在身后。

    他们的身上都爆发出滔天的威压和杀气。

    看上去那是格外的强大和可怕。

    “胧宇,我还带了魔城在身上,你是没有办法抢夺我的宝物的。你还是去追杀血尊吧,他还有更多的巢穴。还有很多宝物。”

    张斌的手中出现了魔城。

    “张斌,你不交出9.9级仙药,今天就只能变成尸体。你的傀儡,你的魔城都没用,里面的人都要被我斩杀。”胧宇反而狞笑起来,“我正好报仇。”

    他认为,不在张斌的仙国,魔城的防御能力不值一提。

    他可以轻松地攻破,能杀死惊鸿仙尊等人。

    还能得到无数宝物。包括9.9级仙药。很划算。

    “白痴……”

    张斌鄙夷地说。

    “杀了张斌,然后屠城。”

    胧宇再不耽搁,疯狂地大喊,狠狠一界主印轰向张斌。

    但是,张斌心念一动,就把所有傀儡收了起来,他的人也是如同鬼魅一样地沉入了地下,至于他的先天灵树分身,也早就被他收了起来。

    砰……

    界主印轰在地上,把地面砸出了一个巨大的坑。

    顿时是天摇地动,杀气冲霄。

    但是,没有听到张斌的惨叫,也没有看到张斌的影踪。

    他从地下离去了。

    虽然他强大了很多,外修修炼到了大仙帝大圆满,但境界还是距离胧宇太远,速度难以比拟对方,从空中离去,是难以做到。

    他可不想被胧宇追杀,然后让血尊找到暗算的机会。

    “混蛋……”

    胧宇气急败坏,愤怒之极。

    但却是无可奈何,张斌的土遁能力他是见过的。

    张斌潜入大地,那是追不到。

    何况,张斌现在又强大了很多,那土遁的能力更强了。

    “有没有什么办法,从张斌的手里抢到9.9级仙药呢?”胧宇还是不甘心,9.9级仙药啊,若是继续培育,将来甚至可能进化成10级仙药,那吃了后,天资就会提升到极致,修炼到天尊简直不要太过轻松。

    “老祖,他可不仅仅只有9.9级仙药呢,他还有一株先天灵树啊,那也是不亚于9.9级仙药的宝物。”胧源长在一边说。

    “对啊,张斌还有先天灵树,将之修炼成了分身,价值更巨大,张斌身上的宝物可不少。”胧宇的两个眼睛亮起,绞尽脑汁想办法,但他却是再也不敢威胁张斌去毁灭地球,滥杀无辜了,只想怎么抢夺。

    但他当然想不到好办法。

    胧兴很不高兴,狠狠地瞪了胧源长一眼。

    至于胧思思,更是对胧源长无比的鄙夷。

    “胧宇,不如我们合作一起对付张斌?杀死张斌之后,我只要我的9.9级仙药,你要他的先天灵树,他其余的宝物全归你,如何?”

    血尊突然就从远处现身,笑吟吟地说。

    “合作?你做梦呢,我怎么可能和仇人合作?我的主要目的还是要杀死你报仇。”胧宇冷笑着说。

    “杀你一些族人而已,那又算得了什么?现在你也杀了我近千亿属下和族人,而且还杀了我最看重的儿子灭世魔尊。这仇恨可以消了。”血尊舌灿莲花说,“我们要着眼将来,我们联手,可以轻松地杀死张斌,夺取他的宝物。这机会千载难逢,因为现在他就在地下深处潜行,我通过界主印可以感应到他,他却是感应不到我们。他似乎在往我另外一个基地而去,正是杀他的好机会啊。”

    “老祖,我们可以和血尊联手,杀死张斌之后,夺取张斌的宝物后,就可以翻脸对付血尊了。反正现在血尊没有强大的属下,他不可能是我们的对手。”胧源长传音说,“这是一石二鸟的好办法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