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50章 受伤
    张斌的身上爆射出浓郁的金光。

    宇宙碾压,宇宙金钟罩,同时施展。

    右手狠狠地打了过去。

    但箭速太快了,竟然没有碰触到。

    噗嗤

    箭射在张斌的胸口上,竟然很轻松就射了进去,深深地插入了张斌的心脏之中。

    啊

    张斌惨叫一声,掉落了下去。

    “死吧”

    我有点丑怒吼一声,手中的剑狠狠地斩向张斌的脑袋。

    “你找死”

    张斌勃然大怒。

    心念一动,鬼柜飞出,他瞬间就出现在一个鬼柜之中。

    我有点丑的剑是狠狠地斩在鬼柜上。

    当

    火花飞溅,鬼柜翻倒在地。

    但却是没有破碎。

    我有点丑正要继续攻击,但无数鬼柜冒出来,把她彻底地包围住了。

    恐怖的重力也是出现,作用在她的身上。

    她的脸色微变,心念一动,她的手中就出现了一面漆黑如墨的招魂幡。

    狠狠地插在地上。

    顿时飞沙走石,天地异变。

    鬼柜开始崩溃,出现了裂缝。

    显然,这是一个无比牛逼的神宝。

    “啊”

    张斌还在鬼柜之中惨叫,剧痛席卷全身。

    毁灭性的能量在他体内肆虐。

    若他不是施展了宇宙碾压,身躯化成了宇宙,绝对已经失去战力。

    这还是张斌出道以来,第一次遭受了如此恐怖的重创。

    主要是他刚才施展杀猪异能,没有把剑刺进我爱杀猪体内,而是踩了她一脚,抠出了一个魂珠。

    张斌的两个手猛然合拢,有鲜花绽放,然后迅速枯萎。

    顿时那射在张斌心脏中的箭也是急速地枯萎了,那种毁灭性能量也是萎缩了,消弭了。

    张斌才艰难把箭拔了出来。

    他快速地疗伤。

    还没有疗伤完毕,一把剑就狠狠地斩在鬼柜上。

    咔嚓

    鬼柜彻底地破碎。

    剑狠狠地斩向张斌。

    张斌手中的剑用力挡住。

    当

    一声巨响。

    火花飞溅。

    张斌翻倒在地。

    主要是那招魂幡太过恐怖了,让张斌的灵魂都在蠢蠢欲动。

    若不是有不灭神灯守护,张斌的灵魂定然已经崩溃。

    “丑八怪,你彻底惹怒我了,今天我要狠狠教训你。”

    张斌怒不可遏。

    他心念一动,藏宝塔飞出来,瞬间变大,他一步跨出,就到了楼梯上。

    他快速地往楼梯上跑去。

    同时他继续疗伤,而且他的魂体也是把那个魂珠吞噬了下去,疯狂地炼化起来。魂珠在快速地融合,被轻易地炼化。

    他的魂体在急速地强大,一盏盏魂灯快速地点燃。

    等张斌爬到第层,那个魂珠就已经被炼化完毕了,这是没有任何杂质的灵魂能量,等于就是张斌自己修炼出来的一样,而且质量比张斌自己的灵魂能量高太多。

    而他也是多点燃了20盏魂灯,让他的魂灯数量达到了20盏。

    算上和不灭神灯融合的那一盏魂灯,那就是20盏。

    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事情。

    修炼到张斌如今这样的地步,他要多点燃一盏魂灯,要修炼几千年,甚至几万年。可见,这金乌体内的魂珠是多么的神奇和宝贵。

    张斌这样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天才,能得到一个金乌魂珠,真是走了大运。

    他清楚知道,即使是强大的初期准神陆器宇,活了两个纪元,也仅仅点燃了20盏魂灯。

    所以,现在他的战力还比不上初期准神,但灵魂可以比拟了。

    这是一次大奇遇。

    幸好猪少和鸡少两人在疯狂大战,寻找金乌速度变慢,否则,他们两个也来到这里,张斌要得到,还是很艰难的。

    他们的背后都有强大半神,身上一定也有超级宝物。

    所以,张斌刚才遭受重创,他就明白到了自己太过轻敌,小看了这样的恐怖修二代。赶紧取出藏宝塔这个最牛逼的宝物,防止对方再施展什么恐怖的法宝。

    “张老三,你果然有点本事,竟然还是没死,不过,今天我一定要杀了你,敢摸我胸,敢说我是丑八怪,敢说不娶我。”我有点丑愤怒地大喊着,带着滔天杀机追了上去。

    一踏上楼梯,她就感觉到情况不对。

    她很机警,马上就退了下去。

    然后她就站在下面,指着张斌愤怒地大喊:“张老三,你快点下来受死,今天,我们两个只一人能活着出去。”

    张斌怒发冲冠,一边疗伤,一边愤怒地喝道:“疯女人,你给我滚,否则我可忍不住,或许会杀了你。”

    他和我有点丑无冤无仇,所以他才没下杀手,否则,他绝对不会受伤。

    但对方咄咄逼人,疯子一个,他也是有点忍不住了。

    “啊气死我了。”

    我有点丑气得差点吐血,是连连跺脚。

    张斌干脆不理会她了,把目光投射到金乌那个闭上的眼睛上。

    眼睛即使闭上了,也还是有淡淡的红光从中散发出来,所以,还是能看得清晰。

    没有任何缝隙,似乎没有了眼睛一样。

    这要再挖出那个魂珠,却是比较艰难了。

    “下来,快点下来,张老三,滚下来”

    我有点丑还在下面愤怒地大喊。

    “疯女人,你老纠缠我干什么?你去取那个魂珠啊?”

    张斌想起还要从我有点丑的姑姑手中得到秤盘,他强行压下心中的怒火,说。

    “取魂珠?取你个头。”我有点丑气急败坏,“若是有两人出现在金乌面前,只能一人取一个,若是一人出现,才能得到两个。刚才你想独霸两个。就让金乌的眼睛闭上了,要等下一纪元才会打开。白痴”

    “下一个纪元才会打开?”

    张斌愕然,脸上写满了不敢置信之色。

    一时之间,他不好做声,感觉自己真的有点不地道,刚才若他不阻拦我有点丑取魂珠,两人各自取一个,那两个魂珠都取出来了。现在我有点丑定然恨死他了。

    过了好一会,张斌才迟疑地说:“难道半神也没有办法吗?”

    “这金乌是半神克星,你说半神能有办法吗?”我有点丑愤怒地说,“你快点下来受死,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金乌是半神克星?什么意思?”

    张斌一脸懵逼,他真的很不明白。

    至于我有点丑后半句话,他是直接无视了。

    “金乌”

    兴奋的声音响起。

    是从猪少和鸡少的嘴里发出来的。

    他们两个一直在大战,同时在快速移动,寻找金乌。

    现在他们也终于靠近了这里,见到了金乌。

    “嗖嗖”

    他们两个也不大战了,闪电一样地冲了过来。

    “是谁取了我的魂珠?快交出来。”

    我爱杀猪气急败坏地大喊。

    他的神识一扫,就已经看得清楚,金乌的一个眼睛黑洞洞的,里面的魂珠已经不见了,显然是被取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