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52章 伊兰气哭了
    “这是我的战利品,还给你,你也太天真了。”

    张斌笑吟吟地说,“你还有什么底牌,就拿出来。否则,我这符箓就要用在你的身上了。”

    现在他已经研究清楚,准神杀符和至尊杀符的使用方法一样。

    所以,他也是能激发。

    “你给我去死……”

    鸡少气急败坏,他的手中再次出现一张准神杀符,直接就扔了出去。

    这符箓一出,就化成了一支寒冰箭,散发出冰寒到极致的杀气。

    化成了寒光,爆射向张斌的脑袋。

    张斌早就做好了准备,他飞快地后退到了藏宝塔的台阶上。

    嗖……

    寒冰箭爆射而来,眨眼就射进了藏宝塔的区域之中。

    恐怖的寒气也是侵袭而来。

    不过,古怪的事情发生了。

    寒冰箭就如同进入了另外一个时空一样,受到了一种莫名规则的禁锢。

    在快速地坠落。

    仔细看,可以看到藏宝塔猛然变得明亮,而且在不停战栗。

    “砰……”

    终于,寒冰箭掉落在台阶上,然后寸寸断裂,崩碎,冰寒的气息也是迅速瓦解,根本不能伤害到张斌丝毫。

    而一张无比珍贵的准神杀符就这样浪费了。

    张斌都有点心痛。

    猪少和我有点丑也是有点惋惜。

    “你这是什么法宝?”

    鸡少气得嗷嗷直叫,死死地看着张斌的藏宝塔,问道。

    “还有什么底牌?试试?”

    张斌怎么可能回答对方的问题,冷笑着说。

    鸡少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目光冰寒地看了张斌半天,才冷笑一声,“张老三,我赌你不能活着出归墟。”

    说完,他一闪而去,隐入了黑暗之中。

    “张老三,我也赌你不能活着出归墟。”

    猪少也怪笑了一声,同样一闪而去了。

    “张老三,我再问你一句,你愿不愿意娶我?”

    伊兰的目光也是落在张斌的脸上,冷冷地问。

    “不愿意。”

    张斌毫不犹豫拒绝。

    “那你就没有活路了,只能是死路一条了。”伊兰说,“养鸡半神不会放过你,他一定就在归墟出口等着你。”

    “想杀我,只能是做梦。”

    张斌的脸上写满了冷笑。

    虽然他知道归墟不能启动人形传送阵,但他却是能出去。

    潜入地下深处,出了阵法范围,就能传送离去。

    “那即使你能逃得一命,你也休想得到秤盘。”

    伊兰冷笑着说。

    “我要秤盘干什么?”

    张斌愕然道。

    “你在虚神界大赛的时候,我姑姑就推算过你,虽然推算不到什么。但却是推算到了,有一个秤盘和你有关。”我有点丑冷笑着说,“而且你这么天才,定然要创出自己的道,秤盘就是这个纪元唯一的道器,不在三千大道之中。不要说你不需要。”

    “我还真不需要。”

    张斌谎言道。

    “我住在丑姑大陆。秤盘是嫁妆。等你来提亲。”

    伊兰恨恨地看了张斌一会,才咬牙切齿地说。

    说完,她拔起招魂幡,转身就走。

    张斌很郁闷,很愤怒,很憋屈。

    他很想活捉她去交换秤盘,但知道做不到,对方太多底牌了。

    “若你答应娶我,现在我就可以把秤盘给你。”

    伊兰又回头,她的手中攸地出现了那个秤盘。

    “秤盘竟然在她身上,这是我得到秤盘的唯一机会啊。”

    张斌的眼睛爆射出了炽热的光芒,他的心脏也是狂跳起来,飞快地说:“这秤盘真是属于我的宝物,也只能我才能炼化。你拿着也没用。卖给我吧?”

    “上一次,在虚神界大战,我就和你说过,我发过誓,打败我的人就是我夫君。而且警告过你,不要打败我。但你不听,非要做我夫君。”我有点丑愤怒地说,“现在你又不承认?所以,你想要得到秤盘,就必须娶我。否则,卖给你又何妨?送给你也无所谓,反正也只有你才能炼化这个秤盘。”

    “你这歪理我赖得反驳。”张斌气得差点吐血,“你出个价,我只购买。”

    “你以为我真的很丑吗?”

    伊兰怒气冲冲地说完,她就收起了丑属性异能。

    顿时她就发生了奇异的变化,脸上的红斑急速消失了,光滑如玉,胜过白雪,容颜也是绝美,配上那飘逸的乌发,傲人的身材,活脱脱一个绝世罕见的美女。

    简直可以让任何男人迷失。

    “既然你这么美,何必找我?”张斌说,“做个普通朋友不好吗?”

    “张老三,我说过我发过誓,你不要胡搅蛮缠。”伊兰气得跺脚,“你以为我稀罕你吗?”

    “少废话,我们决一死战。你输了就把秤盘卖给我。”

    张斌的的手中攸地出现了天秤,身上爆射出滔天的威压和气势,狠狠把天秤轰了过去。

    “你竟然想要抢我的嫁妆?”

    伊兰怒不可遏,手中的招魂幡狠狠地轰在天秤上。

    砰……

    一声巨响。

    伊兰连续不断后退。

    但张斌仅仅后退了三步。

    一个是因为他用的是双手,二个是因为他炼化了一个魂珠,灵魂强大了太多太多,掌控身躯的能力提升了很多,战力自然也就大涨了。

    “进去……”

    我有点丑气急败坏,大喊一声,她想要把秤盘收进体内,用两手大战张斌。

    但让她惊恐的是,竟然不能收进去了,秤盘不愿意。

    “杀……”

    张斌的天秤再次轰了过去。

    秤砣嚣张地大喊:“秤砣虽小压千斤,我想问你有几斤?”

    秤钩也大喊:“我是秤钩有点黑,钩你喉咙有点痛。”

    在伊兰手中的秤盘也是兴奋地大喊:“秤盘圆圆像个饼,爱装万物和死人。”

    秤杆也是接着大喊:“细细长长一支杆,量天量地量命长。”

    “砰……”

    天秤轰在招魂幡上,伊兰翻倒在地。

    手中的秤盘也是在疯狂地挣扎,她竟然握不住。

    一下就脱手飞了出去。

    瞬间就挂在了张斌的天秤上。

    顿时天秤大放光芒,天地震动,唢呐声也是响起。

    虚空之中出现了无数的大道鲜花,无数的精灵。

    一个金色的神殿虚影也是出现,威严到极致。

    仔细看,可以看到上面有神文,可惜太过模糊,认不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